笔趣阁 > [综]六六大顺 > 50.-[49] 六六恋曲

50.-[49] 六六恋曲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苍天见怜, 虽然晚了几年, 但好坏还是让她整明白了这个世界到底是哪儿。

    于是让我们一边哼着三根皮带, 四斤大豆,一边回忆起这部影响了一代人的作品——《灌篮高手》。

    作为一部运动类题材的作品,《灌篮高手》的故事围绕着主人公樱木花道和他所属的湘北篮球队展开。从漫画到动画的发行量都相当可观, 与早年的《足球小将》和《棒球英豪》并称日本运动漫画的巅峰作品。

    作为90年代出生的孩子,陆六六都在电视台有幸看到了这三部作品的引进, 而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灌篮高手》。她见证了一名不良少年从最初为了迎合喜欢的女孩子到最后真心实意喊出了“我喜欢篮球”的整个经历。哪怕是若干年后,只要主题曲响起,就会将人带回那年夏天神奈川的海边, 等待电车呼啸而过, 见到最喜欢的人站在对面。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 陆六六早忘记了剧情和比赛的细节,但对于一些人物的大致记忆,她还是留有深刻印象的, 比如此时此刻正窝在她边上的座位呼呼大睡的男生。

    流川枫, 作为主人公樱木花道的死对头兼好队友, 在原作剧情中占了绝对重要的篇幅和位置,超一流的篮球技术和帅气的外表加成,戏里戏外的人气都不是盖的,巅峰时期的亲卫队可以说是人山人海, 红旗招展, 锣鼓喧天。

    当然了, 有这样认知的是在流川枫的高中时期,但帅哥这种生物不会因为年纪小就打个折扣,所以哪怕是只是国中生,一年A组来了个帅哥这种事也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富丘中学。

    作为身边唯一脸熟的角色,陆六六一开始当然是激动无比,要不然也不会泪腺不受控制地大崩溃。起码证明了她的梦实打实全部都是童年向的作品,生活又有了新的盼头。或许三年后她还能有幸看到湘北五虎将的比赛现场,见证那一场虽有遗憾却无后悔的结局——没错,全国大赛没有动画化是她一辈子的痛。

    所以,这次至少让她好好升上高中再醒过来吧。

    陆六六这么默默在心里拜了拜各路梦神梦婆,然后发现生活还是在继续,这个世界科学到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穿越要素,尤其是她这种不怎么关注体育的。

    至于终于找到自己座位挪到她右手边的流川枫,自陆六六每天跟他说的话加起来大概——

    “1、2、3……”

    她掰着手指数了数,不超过三句吧。

    不过第一次见面就又哭又笑得那么狼狈,她大概已经被贴上“奇怪的家伙”这样的标签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被记住。

    啧,前途堪忧啊。

    不过陆六六心态很好,也没说一定要跟原作人物产生深刻的友谊,所以两个礼拜一过她也习惯了右手边多了个睡神,而唯一让人头痛的是这位睡神总能惹来各式各样的麻烦。

    每天光是班上的女生路过他边上以各种姿势掉落铅笔橡皮作业本或是整个饭盒都要上演7、8次。一开始,陆六六还真以为那是别人不小心,见流川枫没反应,还特好心地不让大家都尴尬,替人家捡了好几回东西。结果换来的不是谢谢,而是一个白眼。

    后来,她才闹明白,这不过是流川命的萌芽期。

    不过有“邻座”、“女生”这两种敏感词汇加身,陆六六深觉自己一年级的生活应该会挺水深火热的,而与自己一起选择富丘中学的友人藤井还在隔壁班,真是连吐槽都没个就近对象。

    啧,真是越想越闹心。

    耳边的数学老师讲课的声音都飘远了,陆六六撑着下巴原本是用余光看着边上那个仍在呼呼大睡的家伙,结果看着看着已经整张脸都转了过去,也不明白那个家伙的后脑勺有啥好看的。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灼热,又或许是睡到一半要调整下姿势,流川枫忽然转了下脑袋,还半睁不睁了下眼睛,一下子就以完全无防备的姿态与她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

    “………………”

    相对无言,他眨了下眼睛,好半天才憋出一个字——

    “早。”

    然后就……又闭眼睡过去了。

    陆六六嘴角一抽,早什么早,这明明都已经下午了。

    她摇了摇头,再次确认跟这位大哥一时半会儿是很难建立起沟通的桥梁,不过只要维持住一个平衡点就足够了。

    在自我肯定了一番后,陆六六又将视线转移到正在努力板书的数学老师身上,没有请几乎一路睡过去的流川枫吃粉笔擦,还真是个面慈心善的老师。

    可惜,在那之后没过多久,她自以为可以维持下去的平衡点就被打破了。

    这天是学校社团招新的日子,校内各大社团一大早就在操场边上架设了摊位,在放学以后正式开始宣传招人。身负招新任务的二、三年级学生个个都猛足了劲儿要招到优秀的后辈,该展示的展示,该发传单的发传单。

    作为新生的陆六六当然也去凑热闹了,她和友人藤井跟着人群走马观花式地看过各大社团,还是以文体类的居多,没有什么特别独特有趣的。

    “奈奈,你有想报名什么社团吗?”

    藤井翻阅着手中厚厚一叠的宣传单,已经有些看花眼了。

    陆六六也看得颇为认真,并且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嗯,天文社吧。”

    “……诶?”藤井颇为讶异地看向身边的友人,连社团的宣传单都不翻了,“奈奈喜欢看星星吗?我还以为你会是回家派的。”

    陆六六拍了拍藤井的肩膀:“还是你了解我,不过……”

    她说话间一顿,抓起已经研究半天的传单指在了最下面一行:“‘凡是加入我社的新成员,均可获得5L装大豆油三瓶!’”

    “………………”

    “还真是令人无法拒绝的宣传方式啊。”

    陆六六赞赏地点点头,三大瓶大豆油够她跟阿部龙吃好几个月了,负责招新的家伙真是个小机灵鬼。

    什么?你问她为什么不选择篮球部?这才是穿越女主的标配?

    非常抱歉,因为从主观上讲,她并不是很懂篮球这项运动,而且阿部奈奈的运动细胞不足,光是跑八百米就能要了她的老命,而从客观上讲……人家篮球部根本没有在招女生!

    本着对主线剧情的尊重与向往,陆六六特意去篮球部的招新摊位那儿瞧了瞧,好几个个子已经超过180公分的三年级学生正穿着校队制服向来往新生展示自己的肌肉和运球技术,而站在摊位中间正拿着大纸扇卖力吆喝的是个身材火辣的长卷□□亮学姐。

    “同学!你喜欢打篮球吗?!”

    在这样的邀请之下,已经有好多男生里三圈外三圈地将篮球部的摊位包围,个个两眼冒心的正香抢夺申请表要填。

    哪怕是一眼就看出心思不纯的家伙,漂亮学姐都没有拒绝对方的申请表,只说明天会有一场入部测试,只有通过了才能加入篮球部。

    于是那几个男生立刻也跟打了鸡血似的捞起袖管开始展露肌肉,大吼着绝对没有问题,直到被篮球部的其他人大黑脸地拽着衣领拖走,表示报完名了就不要再继续挡路了。

    陆六六站在不远的地方,她听到了那些篮球部的学长称呼漂亮学姐为“彩子”,她是现在富丘篮球部的经理,也是将来湘北篮球部的经理。

    “大姐头好帅啊。”

    比起流川枫无时无刻不在放空的样子,彩子的豪爽热情就像一团跃动的火一样,鲜艳又明亮。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白,彩子很快便注意到了在摊位前面有个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学妹在,她扬起嘴角回以灿烂的笑容,表示今年篮球部的经理位置都够了,所以暂时不会招女生。

    “不过,三年级的学姐在最后两个学期会去备考,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有意愿的话,我们一定欢迎你来加入。”

    陆六六看着大姐头的笑容,立刻哐哐地摇了摇头,又很快砰砰地点了点头——

    大姐头说什么都对!

    “你身边有合适的男生介绍的话,也麻烦帮我们多宣传宣传咯。”

    彩子将篮球部招新的宣传单递给了她,还有跟在身后的另一个女生。

    陆六六看着传单上迎着的篮球飞人剪影,当然想起了邻座那位关键人物,不过他肯定已经自己来报名了。

    所以,最后的问题就是——

    “彩子学姐,请问你们篮球部平时接受部外的参观吗?就是平时你们训练的时候,很安静不作妖的那种。”

    彩子一愣,她在篮球部当了两年经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要求,毕竟富丘不是什么篮球名门学校,现在部内的大家虽然都很努力,但是距离县内优秀球手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而且就讨女孩子喜欢这点,他们的得分个个都是及格分以下。所以,平时根本不会有什么人来篮球部参观。

    但看着学妹真诚的目光,彩子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她笑了下,拍了拍对方的脑袋:“当然可以啦,欢迎你们过来。”

    “谢谢学姐!”

    陆六六是第一次觉得被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拍脑袋是那么令人高兴的事。

    在结束了与彩子大姐头的对话后,她跟藤井两人就奔赴了各自想要报名的社团摊位填了入部申请表,而与她接地气的选择理由不同,藤井遵从自己的喜好选择了素描班。

    今天过得还算不错,报了新社团又认识了彩子大姐头,最重要的还是有三瓶大豆油可以拎回家。

    藤井跟社团的负责人还有事要沟通,就让陆六六先回教室不用等她,而在回教室的路上,她发现来打破今天美好进程的事来了。

    从身边路过的学生在看到她后,都用很刻意的目光打量过来,然后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悄悄话,其中女生的比例更高,而且多数还附送一个用力的鼻音——

    “哼!”

    ……什么情况?难道心情好了人会变得漂亮?

    陆六六一脸懵逼,路过中庭喷泉的时候还特意停下脚步打量了下自己的倒影。可她看到的还是原来那个稚气未脱的黑发少女,娃娃脸,大眼睛,五官跟过早离开的母亲比较像,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跟跌入了糖罐子里似的甜。不过配上她略显世故的眼神,再可爱的长相都是白瞎。

    所以……她到底哪儿招人眼了?

    她看着水中的阿部奈奈朝自己疑惑地歪了脑袋,身后再次走过了两个同年级的女生,在看到她后开始了新一阵的“是她是她就是她”的咬耳朵。

    ……什么鬼?她又不是小哪吒。

    不过没出十分钟,她就找到了自己忽然受到特别关注的原因,答案就是社团招新现场新闻部打出的一整面最新一期的校刊。而因为开学没多久,此次的招新目标又是一年级新生,所以招新收效平平的新闻部在最后打出了最亮眼的一张牌,关于一年级最风云人物流川枫的——

    “世纪末的……绝美恋曲???”

    陆六六念着浮夸到没边的大标题,而下面特大张的配图就是开学当天她与流川枫就座位问题引发争执时的场景,还好死不死卡在了她刚知晓流川枫的存在而激动到掉眼泪的画面。

    然后与图片相配的就是一段不知道从哪儿瞎扯来的爱情故事,从幼时的初识,到后来的分别,最后化作了在富丘的久别重逢,少女感怀落泪,少年含情脉脉……

    我去……这到底是怎么从流川枫那张问号脸上解读出含情脉脉四个字的啊?!

    虽然从光影效果上,确实微妙地将当时两人都不怎么好看的表情做了美化,但这……真的不是真相啊!!!

    她怎么就跟那家伙谱写恋曲了?还是世纪末的???难怪刚才那些女生个个都像要把她生吞了似的,她真是冤枉啊!!!

    “我要投诉——!!”

    这么大喊了一声后,围绕在新闻稿前面的所有人都唰得回头看了过去,但在发出那声高昂女声的地方只有个消瘦的眼睛男慌乱地摆手表示不是自己喊的。

    在吵闹的人群中,有个小小的身影弯腰伏地挤出了人群,正是掩面行动的陆六六本六。

    她又不傻,在那种场合下,再怎么荒谬的误会凭她一个人都是讲不清的,所以她决定先想办法揪出那个在新闻部瞎扯淡的家伙。

    不过在那之前,她得先跟那位与自己谱下恋曲的家伙通个气,省得他又一脸状况外的把她气死。

    抱着这样直接的目的,陆六六直接杀回了教室,依照往常的习惯,流川枫一定会在放学后睡到自然醒再离开。

    可等她跑回教室时,她根本没有找到人,而整个一年级的楼层也没有多少人在,大多还在社团招新的现场,要么就是已经回家了。

    “……奇怪。”

    陆六六疑惑地离开了教室,琢磨着流川枫那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一反常态,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不用瞎琢磨了。

    本想上个厕所回家的她在经过隔壁男厕时听到了里面有砰砰啪啪的可疑动静,好几个男生骂咧咧的声音跟皮肉相搏的音效交杂在一起,一听就是有人在打架。

    陆六六不是好奇宝宝,但也是充满正义感的成年人。

    她眉毛一挑,知道大事不好,立刻贴墙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地朝里面张望了下,准备先观察下情况后去呼叫老师来制止暴力。

    可她头还没有伸出去,里面就有个一脸血的男生特别从容淡定地走了出来,吓得她倒抽口凉气,而那并不是别人,正是她找了好久的——

    “……流川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