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战之园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铁面无私包青天

第二百六十九章 铁面无私包青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着近乎精神分裂的王语凡,张子枫是真的没什么好办法了。

    每当觉得看到希望的时候王语凡总是来个反其道而行之。

    难道说要自己举白旗投降王语凡才会给自己的队友捣乱么?

    可是显然这又是在给自己添堵,说不定,王语凡还会拍手称快,然后非常爽快的笑纳了优先权。

    还是按照正常的比赛流程来作为好了。

    “请问,公元1024年,范仲淹调任为哪里的县令?”

    “兴化。请问,公元1027年,范仲淹因为什么事居住在应天府?”

    见到张子枫已经放弃了挑拨,王语凡立刻更改了战术,加快出题速度,看样子是要以快为胜。

    “因为为母守丧。而且晏殊还在当时邀请范仲淹到府学任职,书院的学风也为之焕然一新。王语凡,你曾经身为全国大赛亚军队的队长,难道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么?”

    张子枫觉得还是稍稍挑衅一下,让王语凡心态失衡一点,可能还会稍微的好对付一点。

    不过朱定是徒劳的,脸皮早已经比城墙还厚的王语凡才不会中这么简单的激将法。

    感到无趣的张子枫只好也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请问,公元1028年,范仲淹向朝廷上疏万言的《上执政书》后,得到了谁的赞赏?”

    “宰相王曾,再加上晏殊对于他功绩的陈述,范仲淹被任命为秘阁校理,负责皇家图书典籍的校勘和整理。”

    “这次的答案怎么这么详细?”

    “请问,范仲淹曾经几次被贬官?”

    对于张子枫的垃圾话,王语凡完全选择了无视。

    就是要让张子枫的所有努力最后都石沉大海一样。

    “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三次。”

    “很遗憾,回答正确了。”

    我明明回答对了的,你那一副摇头晃脑的遗憾的样子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知道抗议什么的也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因为刚刚他就已经领教了王语凡的无视战术了。

    “请问,公元1036年,范仲淹因为什么事件而被贬?”

    “景?党争。请问,范仲淹在北宋与西夏边境练兵的军队被宋仁宗诏命为什么军?”

    “康定军。”

    “连这个你都知道。”

    “那是当然,现在还有什么招数尽管都用出来吧,我可是一点都不怕你。”

    “现在该你提问了。”王语凡来了一个目无表情。

    气得张子枫差点饱以老拳。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请问,公元1046年,范仲淹设立了什么书院?”

    “花洲书院,闲暇之余到书院讲学。请问,范仲淹的名篇《岳阳楼记》在哪里写成?”

    这一次还真就将张子枫问住了。

    一时之间,天海队士气大盛。

    虽说是个不要脸组合,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够靠得住的。

    这是天海队队员的一致想法。

    至于辽省队,他们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看样子天海队就是让这两个人以强横的实力以力破巧,实在是任何应对的办法都没有。

    “程瑜兄,幸不辱命。”

    “语凡兄,合作愉快。”

    程瑜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看起来和王语凡精诚合作还是挺不错的。

    “我们认为,范仲淹早政治、军事、文学、教育等方面都有所建树,是华夏文明史熠熠生辉的宝贵财富。”

    程瑜率先说出了观点。

    “那我们认为,范仲淹虽然很值得后人学习和尊敬,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是太过于教条了。”张文枫也不甘示弱。

    虽说刚才的优先权争夺的确是非常的丢人,但是现在他们仍然还有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十分的渺茫。

    “我们觉得,范仲淹是一位文武兼备的难得贤臣,他在朝廷主政的时候,主动要求变法,推行庆历新政,想法设法的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虽说庆历新政只是短暂的一年就因为权贵的阻挠而宣告了失败,但也为王安石后来的变法奠定了基础。而在和西夏斗争的时候,也让西北的边陲在相当一段时间之内稳固,让西夏人非常的敬畏,小范老子胸有十万甲兵。而即使在地方,也是殚精竭虑,为了当地人谋福祉,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

    王语凡觉得这样的开局简直就是在虐菜。

    “可是无论范仲淹的做法有多么好,评价有多么高,他始终没有脱离‘文死谏’的套路,仍然是那迂腐的一套,其实也并不值得效仿。”

    张子枫知道自己哥哥的意思,也就从这个方面切入,看一看能不能驳倒王语凡。

    “你不觉得你这种想法非常的危险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文正公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才会在实现理想的道路上不断前进,至于什么‘文死谏’这一类的事我就只能用屈原的一句诗来回应,‘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可是在后世的戏文中,有的时候也会说范仲淹朋党为奸,其实也是有着很大自己的私心的。。”

    “那就证明了还是有很多的权贵因为范仲淹触及了他们的利益而做出的贬低,更何况朋党之说也不能一概而论,你这小子到底是何居心?”

    王语凡几乎是在大声地嚷嚷。

    让张文枫、张子枫这对双胞胎兄弟都是一阵心悸。

    论战就论战,怎么忽然之间就感觉生命安全都要受到威胁了。

    所以说,为了小命着想,还是不要继续比赛的为好。

    于是乎非常轻巧的认输了。

    王语凡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还没有发力,你们就倒下了。”

    “语凡兄还是悠着点的好,现在每一支队伍都是卧虎藏龙,你怎么知道就不会有咱们的对手?”

    程瑜虽然在提醒着王语凡不要得意忘形。

    但是他自己的态度还是暴露了很多的东西。

    那就是,现在程瑜也已经膨胀了。

    “程瑜兄,你太小心了,现在还是看我的吧。”

    王语凡完全不以为意。

    “你们辽省队,还有谁?”

    然后就真的这么大声的喊了出来。

    让辽省队的人都感觉到了深深的愤怒。

    就算是你们的实力再怎么强横,也不能这样的羞辱我们。

    因为出师不利而带来的负面影响现在几乎全被同仇敌忾的气愤取代了。

    好像现在这两人把对手的整体斗志都给激发出来了。

    弄巧成拙来着。

    辽省队第二个上场的程明几乎是咬着牙上场的。

    “这一次我们的论战题目是什么?”

    “你们要论战的是包拯。”

    “那好,就请二位多多指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