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狙影 > 第九章 无果

第九章 无果

    寒朗看着镜头里的具尸体都彻底没了动静,车里也看不到目标之后,转过镜头看向小丫头,见她依旧静静的趴在那里,枪口锁定皮卡却不站起,也不乱动,不由诧异了下,暗自点头。

    在他看来,小丫头的冷静已经比一般老兵不差,面对弹雨和血腥的反应更是可圈可点。

    收回视线,感觉胸口伤口处隐隐作痛,深吸了口气,没有去看伤口,举着狙击枪搜索着直奔山下。

    距离小丫头二三十米了,小丫头依旧静静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蓝宝石,没事了,收起枪。”

    寒朗语气尽量平和,担心小丫头一紧张掉头给自己来一枪。

    伪装布下的小丫头闻声扭头看向小心走向自己的寒朗,大眼睛眨巴了下,利索的掀开伪装布,站起收枪,扭头看了眼皮卡的方向,又转回头来看着寒朗。

    寒朗没有询问为何开枪,更没有责怪小丫头的意思。

    这是战乱国度,这是战乱区域,这里,政斧军到来的可能很小,毕竟有可能被包围,所以,出现这里的都是反政府军,或者散兵游勇。一言不合掏枪射击属于正常。

    “受伤了没有?”寒朗视线从小丫头身上挪开,回到狙击镜上问道。

    小丫头大眼睛眨巴了眨巴,没什么表示,就这么看着寒朗。

    寒朗从她的动作来判断,知道没有受伤,不过看到了伪装布在她头上的位置有三个弹孔,暗暗心惊,但也知道小丫头不会回答,或者说根本就不会说话,也只是问问而已。

    问完,他抱着枪直奔皮卡,枪口扫动着,警惕前进。

    小丫头枪口斜指地下,按着寒朗教的紧跟身后,瘦弱的身体看不出一点紧张。

    靠近倒在中间的那个身影,寒朗快速收起狙击枪,拽出格洛克,枪口指着那人,看到那人除了被爆头外身上还有一个弹孔,心里动了动这才搜索向前。

    小丫头有样学样,背上突击步枪掏出M1911跟在寒朗身后,枪口也不断的指向皮卡两边。

    到了车旁,寒朗慢慢蹲下,枪口指着最后倒在那里的家伙,看到胳膊,还有脚踝,肋间上都有弹痕,诧异了下,顺手掏出刀来割喉,搜索向另一具尸体。

    小丫头也拽出了她的Strider BT SEAL 2001 野战刀,在寒朗搜索向另一侧的中蹲下,在已经流血不多的伤口旁边再次来了一刀,割完还看了看,似乎在判断深浅,或者位置是否正确,这才站起身,在在寒朗确认车边另一人颈动脉破裂已经毙命,顺手来了一刀搜索向后面中跟着补刀。

    一共六个人,全部毙命。

    寒朗也发现了除了自己射击留下的致命创口外,小丫头竟然射中了三个人,虽然就一个毙命,其他不知道是补枪还是也锁定了目标,起码意识不错。

    还有就是小丫头太冷静了,没有丁点初次见到血腥的反应,似乎很适应这种血腥的场面,没有第一次杀人的恐惧。

    看了眼身后跟着的小丫头,寒朗没有询问,询问了也没法沟通,他收起手枪和刀,快速的打扫战场,没有管跟在身后的小丫头学什么。

    小丫头的未来是不是会成为一个漠视生命的战士,这跟他无关,血腥,这一路早晚会见到,提早见到也避免有危险的时候,小丫头乱跑自己照顾不过来。将她带到政斧军控制的大城市,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战场打扫完,寒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两辆皮卡,跟自己缴获的那辆差不多,不是车而是车里的东西。

    两辆皮卡都有行军粮,方便面,淡水和油,都有劫掠来的金银以及上万,在这还通用的米金和全套的攀岩用具,也就是铁锁、绳套、岩石锥、岩石锤、岩石楔,以及超过五十米的攀爬绳索。

    似乎,这些人是一伙的,只是都没有通讯工具,连个步话机啥的都没有。

    面孔,也都是欧洲那边的西方面孔。

    枪支也出奇的近似,都使用着造价稍微贵一些的,算得上出名的突击步枪。打头车上被小丫头击中脖子毙命的更是使用的TAC50,也就是麦克米兰生产的12.7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

    这可不是便宜货,正常价格不带附件,这枪都七千米金了,加上附件过万了,黑市更贵,可不是散兵游勇可以使用的起的。光是弹药,就是个麻烦。

    而车里一共搜出了五百发各种用途的专用狙击弹,显然,这把枪的主人并不缺少弹药。

    要知道,远距离狙击专用弹还好说,穿甲弹,穿甲燃烧弹这些特殊弹种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这些人的手枪也杂七杂八,不过口径都近乎统一。突击步枪也一样,但都带着AK47和AK74M,似乎是为了适应各种作战的需求,也方便找子弹。

    但三辆车里的人都没有明显的必然联系,起码没有身份什么的识别,只是都是军人,起码是军人出身,或者受到过很严苛的军事训练,手掌上的老茧也说明,都是玩枪的老鸟。

    难道是雇佣兵?

    寒朗不确定,但也没办法细致研究,琢磨了会,将枪支挑选了下,留下了TAC50和全部弹药,突击步枪挑选了下,留下了弹药,剩余的都扔在了一辆车斗里,准备走的时候一起烧了。

    小丫头跟着打扫完战场后独自在那忙碌,将两辆车里的珠宝都倒在了毯子上,一样样的拿起看下,放进一个背包,兴致勃勃的有点孩子获得玩具的感觉。

    寒朗将装满物资的皮卡挪了个地方重新伪装,那俩也盖上了伪装网,尸体,则全部塞进了驾驶室,摇上了窗户。

    忙碌完,这才检查了一下伤口,确认没有挣开,松了口气,距离两辆皮卡百十米的位置开始宿营。

    这些人是什么人不重要了,是不是一伙的也不得而知,他也只打算在这呆一天,最多后天就会离开这里。

    安排好宿营,他叫过坐在那里,抱着膝盖看着他的小丫头,将手里的AK74M递给她说道:“蓝宝石,来,打枪了。”

    小丫头站起身,大眼睛眨巴了下,哈腰抄起AK74M,抱着,没啥表示。

    寒朗也没指望她回答,七八天的相处,他说或者问只是习惯,并不指望有什么回答。

    看到小丫头抱着突击步枪不撒手,他也不打算一定要小丫头先学会手枪使用了。

    到是AK74M很适合小丫头这会使用,毕竟后坐力小,单发精度也差强人意。

    枪声,在黄昏来临中不断的响起,也让天空中路过这里的秃鹫不敢停留。

    一直到天彻底黑透,才安静了下来。

    天亮,留下小丫头在那实弹射击,目标则是简易的标靶,寒朗独自来到了峭壁下。

    他要找到那个掉落的金属球体,找到他的战术马甲和避弹衣。

    因为马甲里有卫星通讯设备,是他能跟家里联系的工具。

    在枪声中,他不时观察下周围,剩余精力都放在了寻找上。

    太阳升到了高空,寒朗一无所获。

    马甲和避弹衣他没有看到,不知道是不是被路过这里的人捡走了。

    球体,在找遍他坠崖位置周围几十米后,也没有见到可以反光的球体,不知道是砸进了沙土里,或者被风沙掩埋,还是被人捡走了。

    不死心,在又指导了下小丫头射击的要领后,下午,寒朗继续寻找。

    可直到黄昏也没能找到任何东西。

    在太阳的温度有所下降,即将临近黄昏,寒朗放弃了寻找,带着小丫头再次来到山上,留下小丫头警戒,他用车上的攀爬绳索顺着自己掉下去的位置攀爬而下。

    再次站到那个向里凹陷的,岩石断层留下的平台上,看着已经干透,满是灰尘的血迹痕迹,又抬头看了眼光秃秃的枯树,心里一阵恍惚。

    要不是这颗枯树挂住了马甲,要不是恰巧这里有一溜平台,自己就光荣了。

    看着秃鹫挣扎时留下的血迹痕迹,寒朗摇了摇头。

    那只救了他的秃鹫,在山崖下已经尸骨无存。

    周围散落着羽毛和有限的骨头,肉,都不知道被什么动物吃了。

    沉默了会,他目光开始转动,向下,主要是观察峭壁。

    视线里,峭壁谈不上光滑,但也没有像他脚下这样凸起的平台,更看不到马甲的影子。

    细细观察了会什么也没发现,不死心,用了一个岩石楔,拽了拽攀爬绳索,抓着绳索攀爬而下。

    峭壁一共百十多米的高度,估计有一百三四十米那样,下面,还逐渐的放缓,直到出现平地。

    寒朗跟壁虎一样,每下降一段就细致的观察。

    可直到到了坡底,他也没能看到马甲的存在,也没有看到那个球体。

    解开绳索,看了眼稍远处的皮卡,寒朗深深的吸了口气,徐徐吐出。

    看来是找不到了。

    吐出浊气,顺下突击步枪,再次环顾了周围一眼,寒朗放弃了,掉头直奔山上,在小丫头依旧用AK74M警戒中,将石头堆修缮了下。

    站在那里,在凉意袭来中一个敬礼,没有多停留,下山的脚步坚定而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