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绝世兵王 > 第四百三十章 人我皆无

第四百三十章 人我皆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热的子弹从枪口喷射而出,飞快朝着陈南招呼过去,不愧是44马格努姆大口径子弹,划过的弹道在空中几乎燃成火雨!

    太谷村眼皮狂跳,都没反应过来对方竟会如此果断的就开枪!

    而林雨岚则是吓得花容失色,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陈南身体猛的向前一个俯冲,竟顶着枪林弹雨前行!

    关键是他的身影,就犹如出现幻影一般,瞬间出现在了众人咫尺之地!

    一群人瞠目结舌,根本反应不过来陈南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而且这么短的距离,要想再开枪干陈南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容他们细想,陈南又是一个箭步,迅速接近正前方两个马仔的身前,腾空两脚,像踢沙包似的,将他俩直接踹飞!

    “我靠!”剩下的人给吓得连连后退,谁也不敢对陈南贸然动手。

    而陈南似乎还未尽兴,身体犹如旋风般前行,如野兽般在几个人中来回冲撞。

    一帮马仔都来不及反应,就犹如天女散花般向四周倒射,与墙壁冲撞,七零八落的死伤一片。

    “这……这也太强了吧!”太谷村等人惊得眼珠子都快突了出来。

    毫发无伤,吊打三合会众高手,如此英姿,简直强得离谱!

    林雨岚长出一口气,看来她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以陈南的身手,眼下的还不过只是小场面罢了。

    “咳……咳……”趴在地上的千岛林太吐出两口血痰,眼中写满了难以言明的惊恐,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太谷村会将陈南奉为座上宾了。

    而陈南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他慢悠悠的把椅子拉开,施施然坐了上去,替自己点上一根烟。

    “没两把刷子也敢出来献丑,你丢不丢人。”陈南吐了口烟,戏谑地笑道。

    千岛林太脸色铁青,压低声音道:“小子,你真是出乎我意料的强,是我太小看你了。”

    “哦?”陈南饶有兴味的看了看千岛林太,他倒觉得这家伙有点意思。

    毕竟一般人见到自己大杀八方的场面后,还能像千岛林太那样保持镇定的人可不多见。

    “林太君,陈君是个讲道理的人,你起来和他赔个不是,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太谷村好心劝道。

    “道歉?”千岛林太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染血的牙齿,森然道:“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向人道歉,更何况,对象还是个华夏人。”

    “你!你真是冥顽不灵!愚蠢!”太谷村涨红脸,重重的一甩手,叹了口气。

    本来,他是想大家各退一步,不想和三合会彻底撕破脸皮,毕竟黑道之间若是不死不休的开战,对双方而言,都是极为沉重的负担。

    但千岛林太就跟吃了屎一样,非要想把事情彻底闹大,这就很伤脑筋了。

    “嘿嘿……”千岛林太诡异的一笑,道:“我出道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人把我教训得这么惨过,今天不弄死你小子,我就不用在这片儿混了。”

    众人眨了眨眼,疑惑的看向千岛林太,很想不通他这会儿明明被打成了死狗模样,从哪儿来的底气,能说出这种狠话。

    可这时,陈南皱了皱眉,忽然感受到一种极不寻常的波动传来!

    “有高手……”陈南眯了眯眼,沉着声道。

    一听这话,太谷村的脸色顿时一变,惊疑不定的揣测道:“难道说……?”

    “哈哈哈哈!”千岛林太奋力的撑地,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发出一道激烈的狂笑。

    “想不到吧!在十分钟以前,我将这里的事通知了那位高手!村君,你应该能猜到我说的是谁吧!那是我三合会,最强的存在!算算时间,他也该到了!”

    闻言,太谷村等人的脸色皆是大变,都立马反应过来千岛林太说的是何许人也!

    如果是那个人来了的话,那今天这副烂摊子,只怕很难收场!

    而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陡然降临,仿佛是在每个人心头挂了一个秤砣似的,让场内一帮人的身体,都变得异常僵硬。

    “就让你们见识下,我三合会的终极高手,到底是什么模样!”千岛林太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东瀛六大黑道中,每个家族都有自身的一柄定海神针,八岐会有,同样的,三合会也有。

    说起来,这位高手的事迹还挺传奇的。

    他的身手,在家族内原本就很是不俗,但并不能被称作是顶尖高手,可自从他去了一趟华夏。

    回国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他的眼中常常透着沧桑,仿佛看穿了人世间的一切。

    那是一种心境上的飞跃,在东瀛剑道中,被称为是“人我皆无”,纯在自然无为之中,心与意合,不分人我,外物皆忘而又涵盖之内的高阶段位。

    那种脱胎换骨般的进步,直接令他一跃成为家族第一高手,无人不服!

    “踏踏踏……”

    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场内众人死死的盯着大门。

    一个身穿破旧的浪人武士服,脸上胡子拉碴,腰佩太刀的中年男人晃晃悠悠的迈进门槛。

    他之所以晃晃悠悠,是因为手中还捧着一大瓶未喝完的烧酒,脏兮兮的脸上透着微醺的醉意。

    “春樱秋枫留不住,人去关卡亦成空,浮沉乱世身已去,惟有此名留松苔……哎呀呀呀呀……”他吟唱着和歌,声音中带着几分苍凉。

    不愧是看破红尘的浪人,其潇洒的姿态和凡人果真是大不相同!

    场内众人心神皆是大受感染,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两个字:“高人……”

    “佑太君,您来得正是时候!”千岛林太拍拍身上的灰尘,格外抬头挺胸的朝他走去。

    “身如朝露,飘渺,大阪叱咤风云,繁华如梦一场,哎呀呀呀。”佑太又吟唱了两句,然后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才道:“哦,原来是大家长,林太君,是……什……什么人敢欺负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