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兽召唤师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惊人的密报

第三百五十六章 惊人的密报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史子兴站在房顶上,自然也看到了远处赶来的城卫军。

    现在这种敏感时期,大家还是不要多接触的好。史子兴并没有对李振邦放下什么狠话,经历了众多生死的人对这种满口跑火车的事情显然并不热衷,狠狠的瞪了李振邦一眼,翻身跃下屋顶,带着史飞天一行人快速离开了。

    史飞天离开之前怨毒的看了李振邦和宇辰一眼,这才紧紧跟在史子兴的身后离开了。

    李振邦也不想惹麻烦,带着宇辰跳下房子,很快的融入到了人群之中。

    帝都的城卫军哪有没有眼力见的,即便普通的小兵没有,那领队的小队长还能没有吗?听说这边打起了群架,他们吵吵嚷嚷的朝着这边赶了过来,声势那是相当浩大,可是行进速度却是非常缓慢的。

    敢在帝都聚众闹事那能是一般人吗?他们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城卫军和普通的小队长,哪里敢和这些人作对。

    只要不闹出人命来,在城卫军赶来之前自行解散,城卫军就睁只眼闭只眼,权当做来这里巡查了。这里毕竟是帝都,城卫军代表的是国王陛下的颜面,所以大家还是会给他们台阶下的。大家互不相见,就是对护卫军们最好的支持了……

    “少爷,对不起,我没有完成您的任务,您责罚我吧!”宇辰神色愧疚的说道。

    “宇辰,你并没有失败,我看得到,你做的已经非常好了,至少在我眼里已经几近完美了,只不过我们都低估了那个老家伙罢了。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已经被钉在屋顶上了。”李振邦拍了拍宇辰的肩膀安慰道。

    “对不起少爷,失败就是失败了,不用安慰我。如果这是在战场上,恐怕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了。”宇辰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

    看到宇辰痛苦的眼神,李振邦心头一颤,本来还想劝解的话愣是停在了嘴边。他知道,宇辰这是又想起来复仇的事情了。

    宇辰现在虽然还没有开始复仇,但是李振邦并没有停止为他搜集当事人的情报。自从知道那些人之中有一些人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而死去以后,宇辰的情绪一直都有些低落。显然那些人没有死在他的手中,让他心有不甘,同时又有些无可奈何。

    李振邦没有继续劝慰宇辰,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不是靠几句话的劝说就可以解决的,需要宇辰自己走出来才行……

    看到李振邦活蹦乱跳的回来了,叶婉秋绷着的心弦总算是放松了下来,不过还是不放心的检查了一遍,直到确定李振邦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

    “族长呢?”叶婉秋并没有看到李战峰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担忧的问道。

    “族长爷爷正在和国王陛下商讨问题呢!国王陛下让我自己先回来了。”李振邦怕母亲叶婉秋担心,并没有说实话,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的事情解决了?”叶婉秋疑惑的看着李振邦,她不相信打伤光明教廷使者的事情仅仅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全部解决了。

    “呃……应该解决了吧!”李振邦有些心虚的说道。

    “应该解决?应该解决是什么意思?”叶婉秋柳眉倒竖,死死的盯着李振邦。

    “这应该解决嘛!这……是这样的,其实打的并不是光明教廷的使者,只是他们的随从。随从本来就是下人,打了也就打了,还能怎么样?难道他们敢让我这个红枫叶家族的直系弟子给他们赔礼道歉不成?他们本来就犯错在先,我不过就是略施惩戒罢了。他们那狗屁神不管,我就替他们的神教育教育他们。”李振邦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一天天哪来那么多歪理?看族长回来怎么收拾你!”叶婉秋伸出纤细的食指,在李振邦的额头上点了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族长,振邦的事情……”叶婉秋看到李战峰脸色阴沉的回来,心中有些忐忑的问道。

    “这混小子,他也许没事了,但是陛下把这烂摊子扔给我了。那些教廷的人实在是得寸进尺,竟然用他们的人被打的事情来要挟我!”李战峰冷哼道。

    “他们知道是振邦这孩子干的了?”叶婉秋担忧的看着李战峰。

    “那倒没有,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和振邦有关!振邦还算聪明,没有亲自出面,否则事情还真不好办。不过即便如此,他们已经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了,说我们没有尽到保护他们的安全的义务,是对他们的轻蔑,是对教皇的蔑视,说我们对光明神不尊重,非要我给个说法!真他,奶奶,的混蛋,他们那狗屁的教皇光明神跟我有屁的关系,我干鸟尊重他!”李战峰说完才想起来叶婉秋还在面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放心吧!有我在,振邦不会有事的!”李战峰说完,挥了挥手走开了。

    叶婉秋从来没有见到李战峰如此失态过,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起来。尽管李战峰说李振邦没有事,但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般……

    “李战峰,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这袭击我们教廷的凶犯缉拿归案啊?”一名身穿乳白色长袍浓眉小眼的中年人不怀好意的盯着李战峰。

    “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你们和那么多人打起来,双方互有损伤,哪有什么凶犯?如果真要算起来,那些重伤的平民你们准备怎么负责?依照我们卡罗帝国的律法,故意伤人可是要关进大牢的。怎么?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参观参观?”李战峰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这些人怎么又提起来捉拿凶犯的事情了。

    “李战峰,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律法,那我们就讲讲律法。麻烦你和我们说说你们帝国的律法关于殴打来使、犯事逃逸、徇私舞弊、欺上瞒下、包庇犯人该如何定罪啊?”浓眉小眼的中年人冷笑着看向李战峰。

    李战峰心头一跳,瞳孔稍微有些放大,不过面色依然平静的看着中年人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天啊!你竟然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太好笑了吗?也许你把李振邦叫出来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中年人哈哈大笑着说道,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

    听到中年人提到李振邦,李战峰心中了然,没想到对让竟然知道了李振邦,想必对这件事情也有所了解了。李战峰心中虽然疑惑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他并没有失态,反而露出了微笑。他很清楚,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露怯,否则就真的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李振邦?你们找他干什么?我们可是在谈论国家大事,叫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来这里成何体统!难道你们伟大的光明神昨夜托梦给你们,让你们拜见一个毛头孩子?”李战峰冷哼着说道。

    “李战峰,我警告你,不要再用我们的光明神开玩笑,否则即便是豁出性命,我也不会和你善罢甘休的!实话告诉你,我们得到密报,一开始和我们对峙的人,正是你们红枫叶家族直系弟子李振邦的手下,你敢说李振邦没有参与其中吗?”浓眉小眼的中年人语气咄咄逼人,眼神轻蔑的盯着李战峰。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李战峰心中凛然。密报,虽然仅仅是两个字,但是却暴露了太多的消息。这密报是他们的人收集的,还是帝国的人告密?

    如果是他们自己收集的,那问题可就很严重了,他们不过才来了几天,怎么可能会有李振邦的情报?如果真是他们自己收集的,那这情报系统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建成的。

    如果是帝国的人告密,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在如此敏感时期,里通外国,损害国家利益,这与叛国无异了。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对李战峰来说都不啻于晴天霹雳,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必须要上报国王陛下才行了。

    “李战峰,你怎么不说话了?这律法不会只是针对我们这些东大陆的人吧?亦或者说,你们红枫叶家族的人可以跳出律法之外?”看到李战峰没有说话,浓眉小眼的中年人阴恻恻的说道。

    中年人这大帽子一扣下来,对李战峰来说已经十分不利了,而且他的话可谓是句句诛心。

    “你……你……”李战峰指着中年人,浑身发抖,最后没有说出话来,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了大殿。

    离开大殿以后,李战峰的脸色瞬间恢复如常,哪还有一丝怒意,脸上只剩下焦急和担心……

    “陛下,臣从他们口中得知一件重要的事情,特来像陛下请示。”李战峰虽然焦急,但是丝毫没有乱了礼数。

    “密报的事情?”赵天龙举起手中的茶杯轻抿了一口淡然的问道。

    “陛下英明,正是这密报一事。”听到赵天龙的话,李战峰松了一口气,心也安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