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夺嫡 > 第284章 陆铮不来!

第284章 陆铮不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淮河花魁大赛终于进入到了最如火如荼的阶段,最后的胜负便要在这几天见分晓了。

    花魁大赛之十强赛由郭颂担任公证人,这似乎更加激发了才子和花魁们的热情,十强赛开幕的当天,整个碧云阁都张灯结彩,万众云集,真比上元节还要热闹。

    比赛的地点就在碧云阁的顶楼,辰时初刻,花魁大赛前十的佳丽纷纷入场,围观之人爆发出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最顶楼,有一处装饰极其华丽的伞盖,伞盖之下,秦王世子龙中云气度雍容贵气,手握折扇,傲然而立。

    以他为中心,簇拥的才子多达百人,看这些才子,个个衣着光鲜华丽,从阵型上看,便占据了相当的优势。

    不得不说,有秦王世子在,海蜃阁这一边的气势便要高很多。

    四大画舫的头牌姑娘都到齐了,看这四人,范朵朵早就名声在外,如空谷幽兰一般,气质超然。

    李芊芊虽然是后起之秀,但是来势汹汹,如同盛开的牡丹花一般,艳丽无双。而连城阁的张新月和天水阁的宋晚舟,也皆是色艺俱佳的佳丽美人,四美聚齐,今天花魁大赛还没开赛,就让大家过足了眼瘾。

    在四大画舫的头牌之下,另外还有六名佳丽,也都是一等一的姑娘,这六位姑娘可并不都只是陪衬,其中既有可能隐藏有黑马呢。

    每一次,四大画舫新的头牌,几乎都是通过花魁大赛遴选出来的,这其中范朵朵便是黑马的典范。

    范朵朵早先并不是碧云阁的姑娘,而是在花魁大赛之中崭露头角,杀入了前十之后被碧云阁看中,临时选进了碧云阁,她踏入碧云阁,直接夺得冠军,成为秦淮河花魁大赛的佳话呢!

    所以,四大头牌也并非是高枕无忧,更何况十强赛选的是三甲,就算没有意外,四大头牌中也只有三人能够进入三甲之中……

    人群中,阮少林今天站在了连城阁这一边,今天是三甲之争,李芊芊是铁板钉钉的要进三强的人选,所以,阮家的张新月能够占据到一个三甲的位置,便是这一战的关键。

    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阮家阵营之中,有不少才子原本都是支持李芊芊的,现在都站在了阮家这边,由此可见,今天的这一场比赛,必然会极度的精彩。

    龙中云将折扇打开,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道:“那个什么天水阁,据说已经不在秦淮河上了,倘若这一艘画舫还能进三甲,恐怕会让秦淮河上的画舫无地自容啊!”

    “世子,您放心,那姓陆的眼高于顶,自以为才学高绝,便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而陆家早已经衰败,陆俊虽然有才子之名,其实腹中墨水不多,而依附于陆家的那些才子,根本就没有能力和阮家众才子相提并论,您瞧着吧,今天咱们就要给姓陆的一个下马威!”立刻有狗腿子凑到龙中云身边迎逢。

    龙中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这个时候听到有人大喊一声:“郭颂郭大人到!”这一声吆喝,所有人齐齐看向前面,只见郭颂今天一袭锦衣长袍,头戴四方巾,手握折扇,仪态潇洒的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过来。

    看郭颂身边之人,大抵都是画舫的掌控者,碧云阁这边的妈妈也跟随着,郭颂似乎对这一切都轻车熟路,他走到前面,朗声道:

    “今天的比赛,各位佳丽可要好好表现,唱词、歌舞、杂艺、才学,样样都得比,胜负之论,以人气来决高下,好了,我现在正式宣布,今日的花魁大赛开始!”

    花魁大赛正式开始,佳丽们的表演拉开帷幕了,数万人潮开始欢呼……

    花魁赛的赛制一共分三轮,每一轮末尾淘汰四人、两人、一人,最后决出前三名,具体的每一轮的胜负是由各花魁表演之后,由支持人气来决定胜负,所谓人气,则是由才子给花魁送花。

    某位才子觉得某位姑娘的才艺高绝,便可以赠花一朵,倘若其觉得一朵花不足以表达他的支持,便可以赠诗词。

    一首诗词相当于十朵花,倘若诗词高绝,能得传阅,则一首诗抵一百朵花。而倘若诗词更妙,能得到众人赞赏,花魁青睐,能在众人面前公然唱出来,一首词则可以抵一千多花。

    而花魁唱的诗词,倘若能引起更大的轰动,则会有更多的支持者,会有更多才子献诗献词,所以归根到底,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在于支持花魁的才子的才学的高低。

    倘若某花魁背后能够有大才子支持,大才子一首诗做出来,满堂喝彩,立刻就会引发支持如潮,更甚者,甚至花魁一首诗唱出来,对手无人敢接招。

    比如,倘若在花魁大赛上,有姑娘唱出了陆铮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全场其他才子无人敢再作词,那就这一首词,便能捧出一个花魁来。

    花魁大赛的精髓也恰恰就在于此,将最美的姑娘和最有才学的才子结合在一起,才子们借机扬名立万,而且还能趁此机会抱得美人归,一场花魁大赛,能传出很多的佳话。

    而每一个佳话都有可能捧红一个姑娘,或者捧出一名大才子,想想金陵的众多才子,哪一个不是在秦淮河上被捧出来的呢?

    今天这样的场合,万众聚集,但凡是胸有锦绣的才子,要想扬名更待何时?

    龙中云将长衫一展,手中的折扇指向前方,傲然道:“那天水阁的阵营中,谁是陆铮?”

    龙中云身后,一名管事的仆从慢慢凑过来,道:“回禀殿下,这些人中没有陆铮公子,那一位坐在交椅上的年轻公子是陆家的陆俊,陆俊旁边的那一位是陆家的门客西门野,另外还有几位,分别是扬州商人顾至伦,六合县县尊大人聂永,陆家门客刘小然……”

    “嗯?”龙中云眉头一挑,豁然站起身来道:“你说什么?陆铮竟然没来?”龙中云这话说得声音很大,他周围众多才子们齐齐惊呼。

    要知道龙中云身边的人,大抵都是从北地过来的,他们也只听过陆铮的名字,从来没有见过陆铮的模样。

    今天这个场合,龙中云早就放出了话,说是要和陆铮在花魁大赛上一较高低,今天这个场合,正是大家期待已久两人角力的时候,陆铮竟然没出现?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龙中云也有些发懵,他沉吟了一下,道:“兴许是有事情耽搁了,没有按时赴约吧,稍后应该就到了!”

    龙中云这么说,其他的人也都不说话了,而这个时候花魁大赛已经开始,有一名姑娘已经开始唱词了。

    下面有人送花喝彩,有才子开始赠送诗词,场面渐渐的变得热闹喧嚣,比赛的顺序安排很巧妙,先热场的都是排名靠后的姑娘,现场的热度会随着出场姑娘的名气越来越大,而一点点的升温。

    龙中云这一边,李芊芊的地位很高,第一轮出场需要在最后面,而前面那些姑娘们的表演,龙中云也完全没有兴趣去欣赏,他一直都在关注天水阁的方向呢!

    而陆铮也一直没有出现,天水阁那边,只有陆俊一人在坐镇,龙中云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可是堂堂的秦王世子,撇开他的尊贵身份不谈,他的才学也不俗。他已经很明确的向陆铮发出了挑战,陆铮为什么没有出现,这是什么原因?

    秦王世子脸色难看,他身边的跟班拥趸们心中自然也不舒服,而终于,轮到了天水阁的宋晚舟姑娘要登台了。

    阮少林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着天水阁方向大声道:“天水阁的各位兄台,今天花魁赛的十强大比,为什么不见你们陆家的陆铮?

    难道他不知道今天的这一场大比之前,世子殿下已经公开说过,要借这个机会和他碰一碰么?他为什么迟迟不来?”

    阮少林顿了顿,继续道:“难不成陆铮可以狂妄的认为今天天水阁就一定能进入三甲么?”

    阮少林这话一出口,引起一阵骚动,无数好事之人跟着起哄,一时天水阁方面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

    坐在交椅上的陆俊脸色瞬间变白了,他扭头看向西门野,道:“西门先生,人家叫阵了,该怎么办?”

    西门野定了定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运足中气,大声道:

    “各位兄台,尔等听我一言!我家公子陆铮今日的确没有过来,而且他也不会过来!

    我们今天来参加花魁大赛之前,他特意叮嘱我,让我告诉在场的诸位才子,我家公子说今年的花魁大赛的本质乃是北地人欺负我江南无才,倘若有人在大赛上向天水阁叫板,他就让我反问一句,叫板之人可否是江南才子?倘若是江南才子,为何甘心做北地奴才?奴颜婢膝,丑态百出?”

    “哗!”西门野这话一说出来,全场哗然,阮少林整个人脸都绿了,西门野这是说什么?他怎么成了北地奴才了?

    “你……你……”阮少林气急怒道。

    西门野打断他的话,继续道:“陆铮公子还说了,今日他倘若来了,那是不给江南才子机会,江南自古出才子,江南才子的风骨并不只有他陆铮才有,今天这场花魁大赛,陆铮公子不来,便是让北地的客人趁此机会先会一会其他的江南才子,而不用盯着他一人!倘若江南其他的才子真是不济,陆铮公子一个人也孤掌难鸣,他甘拜下风……”

    西门野说完,遥遥冲着龙中云这边拱手,哈哈大笑道:“北地的贵人,请吧!尔所见之人,环顾左右皆是我江南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