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冒牌愿望店 > 92.组织

92.组织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打那天那个有些虎头蛇尾的事情发生后, 顾秋开始对自己家人的安全上了心。

    他考虑过要不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诉父母和妹妹, 后来想了想, 还是放弃了。

    说起来,就是信不过,也说不明白。妹妹那个小屁孩正是虚荣的年纪, 指不定哪天和人家说话就顺嘴秃噜了出去。

    顾秋父母属于电脑只会用word, excal和蜘蛛纸牌的, 顾秋觉得给他们解释这个实在是有点挑战性, 因为说了他们也一知半解,弄不好哪天和大爷大妈聊天的时候, 也被人把话套了出去。

    思来想去,顾秋竟然发现自己谁都信不过, 还不如把这个秘密瞒到死。

    或者顾秋琢磨着可以换一种说法……如果有一天真的暴露了,最起码别用游戏的这个东西来解释,用点接地气的, 比如妖魔鬼怪什么的,这样……也算是比较贴近现实了?

    对于家人的安全问题,最后顾秋想了个算是歪招的点子。他把郭果留了下来,告诉郭果如果他不在家出事的话,立马带着爸妈往城堡里面跑。

    “法师老大,你为什么找我啊?”郭果有点怂,“这样我压力好大啊……”

    “别压力好大了, 带进去也就两秒钟的事, 你等着, 我先去试试。”顾秋转身进了隔壁卧室,把正在睡觉得妹妹抱了出来。

    他自己要带人进来,也就是心神一动的事,不过必须得看见对方,不然还是带不进来的。

    所以这种情况,倒不如找几个自己信得过的幽灵,这边有什么事,那边让幽灵偷偷的把人带进去……如果之前他就和郭果沟通好了,那么那天晚上倒也不用那么束手无策了。

    他这边被人家盯上,那边幽灵偷偷的运人……反正幽灵这种生物也是半透明的,存在感还很低,美滋滋。

    顾秋让郭果试了试,她还没办法把人带进来,所以顾秋就又下了一次副本,出了一个项链给了郭果,这次试了试,郭果就可以把人带进来了。

    “你很强啊,居然能碰到实体了吗?”顾秋有些神奇的看着郭果脖子上面的项链,郭果道,“一点都不轻松!很累的。”

    “有多累?”

    “就像脖子上挂了个铅球似的。”

    有了郭果在,顾秋就放心不少了,他本来担心那个女人还会半路回来,还特意的准备了一堆卷轴,陷阱什么的,可是这段时间内风平浪静的有些可怕。

    时间就这么平平安安的到了过年这一天,顾秋一大早起床,抱着妹妹贴了对联,然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外面的车都没有几辆。

    顾秋打开手机,挺多拜年的消息,有熟悉的,有不怎么熟悉的,他挑了几个熟悉的一一回复了,忽然就看到了郭雨发过来的拜年消息。

    啊……对了,郭雨最近怎么样了?怎么好长时间都能没有消息了?顾秋问了一句,郭雨过了好一会才回道,【很忙……】

    很忙?

    顾秋又看了看外面一个人都没有的街道,再一次确认了这是大年三十……大年三十还忙,这到底是有多苦啊?

    果然道士是个没前景也没发展的职业……顾秋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着,郭雨过了一会又发过来了一条消息,【最近有点忙……还记得前段时间的那个金道长吗?】

    金耐兴?

    顾秋心想怎么可能会忘啊……这么有存在感的一个人,他问,【怎么了?他没死吗?】

    【死是死透了。】西北这边还下着小雪,郭雨站在雪中,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罗盘,在山上走着,【就是……后面又出来了点麻烦……我有跟你说金耐兴是怎么死的了吗?】

    【说了。】被一个陌生人给定了身,然后围殴致死。

    【我说了啊……其实上次也没怎么说明白。】郭雨道,【其实这件事说起来还挺蹊跷的……我们找到金耐兴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脸上很安详,一点恐惧的表情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顾秋意味不明的发去了一个省略号。

    【所以你说……那个妖魔是怎么做到这点的?】郭雨没注意到顾秋这个有些诡异的省略号,只是继续打到,【虽然我也跟这个人说过几句话……但是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害怕,哪怕是金道长的表情再稍微狰狞一点,我都不会……】

    【算了。】郭雨忽然间止住了话头。

    顾秋哑口无言,他有点明白郭雨是什么意思了,无非就是觉得这个妖魔有点邪性,居然能让人在笑容中死亡什么的……但是天地良心,那关顾秋什么事,完全是金耐兴本人装习惯了。

    当时他就躺在床上,见到顾秋进来了也不起床,然后被顾秋突然间给定住了,也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

    定住对方之后,顾秋转身就走了,所以也没太仔细去看金道长是什么样子,现在看起来,搞不好就定在对方眨眼那一瞬间了……也是贼惨,顾秋不由得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同情之心。

    大家都知道拍照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眨眼没眨对时间,现在看起来,就连平时也得注意一下眨眼的时间了。

    那边的郭雨改了一个话头,继续对顾秋说道,【说起来最近我比较忙,还是因为这个金道长,上一次他死了之后,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搜出来了一些东西。】

    顾秋看着郭雨发过来的消息,一开始还没怎么上心,可是后来,他的眉头就渐渐地皱了起来……

    郭雨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他们在金道长伏诛之后,就搜寻了一下金道长的屋子。

    金耐兴这件事给大家造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毕竟之前大家都觉得这个金耐兴是个年轻有为的人,结果现在突然间人设崩塌,除了给大家心灵带来的冲击之外,大家考虑的最多的,则是他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流放的荒芜之地……这可是一个道观,金道长就这么平安无事的在道观上生活了这么多年,要不是这件事,可能大家还不会知道他的真面目。

    搜索的过程中,大家发现了一些书信,里面的一些话语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尽管书信上说的很是含糊不清,但是大家都隐约的看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类似于金道长的不止有一个,而是很多……

    更准确的来说,他们是一个组织,修炼的是同一种邪门的道法,专门偷取他人身体的一部分,来填补自己的缺陷。

    “我去……不会吧?”顾秋看的满头大汗,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上一次那个女人找上了门来……

    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顾秋觉得自己浑身血都凉了,他妹妹在他的怀里奇怪的问,“哥,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事……”顾秋压下了心里忐忑不安的心情,其实上一次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郭雨,因为没搞懂那个人到底是冲着巨魔来的,还是冲着他本身来的,现在来看,确实是冲着自己的本身来的。

    【其实……】顾秋犹豫了一会,给郭雨发出去了一个消息,【前段时间,好像有个他们组织的人找过我……】

    ……

    另一边的山头上,还在山上苦熬的郭雨,眼神无光的盯着手机,手里面的罗盘“咣当”一声,砸脚上了……

    ……

    “怎么了郭雨?”旁边跟他一起上山的人问。

    “……我徒弟……好像太淡定一点了。”郭雨道,“太淡定算不算是一种病啊?”

    “怎么淡定了?”旁边的人问,郭雨憋了一会,道,“没,没什么……”

    郭雨又站了一会,忽然继续给顾秋发去了消息,【那么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现在?还好啊。】不一会,那边回道。

    郭雨心中有点疑惑,他当然知道顾秋算是比较奇葩的那一种,但是他能从对方手中安然无恙的逃脱出来,倒是有点让他感到奇怪。也许一般人就不会想这么多了,但是郭雨并不是。

    他这么一疑惑,就又细问了一下,那边的回答也模模糊糊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上,到最后,郭雨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这样吧。】郭雨最后想,【你过完年之后赶紧回来……公寓17号就开门了,你尽早回来,然后我联系一下那边几个靠谱的人,最近帮你照顾一下你的爸妈……】

    那感情好啊。顾秋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对郭雨连连道谢,然后转手改签了火车票,准备过完年就回学校去,在这边他觉得自己爸妈的危险更大,毕竟他们下手的对象应该是顾秋自己。

    话说这边顾秋和郭雨都没弄清楚为什么那群组织里的人放过了顾秋,而且为什么这段时间内没人再找上门来,不过西北这边倒是依旧很热闹,尤其是前段时间飘满了花瓣的那座山。

    今天是大年三十,居然还有不少人上山,更甚者,还有那拖家带口的……最近道观都已经限制了出入的人数了,不然山上的人实在是太多。

    这些鲜花的来历……大家自然都清楚,不过却没有人多说什么,依旧还来这里看。

    “那个妖怪怎么最近都不出现了呢?”一个上山的人有些奇怪的道。

    “对啊。”旁边的另一个人接话,“最近在山上蹲他的人这么多……谁知道他居然还没影了,那这些人不白蹲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