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药田种良缘 > 289、先皇后的局(一更)

289、先皇后的局(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凉枭和疯癫道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疯癫道人明显很不满意傅凉枭这个态度,哼声道“你娘是谁?跟我有何关系?”

    傅凉枭唇边泛着冷意,“大家都是聪明人,有的事何必点的太透,本王多费唇舌倒是没什么,就怕你没脸。”

    疯癫道人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伸手指着傅凉枭,“小王八蛋,你骂谁呢?”

    “谁对号入座就骂谁。”傅凉枭端起江亦臣递来的茶碗,似乎有些嫌弃茶碗的粗糙,皱皱眉头,一口没喝,又给搁下了。

    疯癫道人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冒,“嫌弃你还来?”

    “你把我娘还回来,本王马上就离开你这破地方。”

    “做梦!”

    “师父……”江亦臣忍不住打断二人的谈话,“你们聊,我去扫墓,昨夜雪好大,这会儿后山八成已经被覆盖住了。”

    傅凉枭闻言,忽然轻笑,看向疯癫道人,“你这徒儿不错。”

    说罢,站起身,吩咐江亦臣,“前头带路。”

    疯癫道人气得要打人,被慧远大师一把摁住,“别忘了霓裳临终前是怎么交代你的。”

    “滚你丫的!”疯癫道人狂喷慧远大师,“敢情隐姓埋名守着她这么多年的不是你,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

    慧远大师淡笑,“老衲早就六根清净不问俗事了。”

    “可拉倒吧你!”疯癫道人冷嗤道“不问俗事你还跟着那个小王八蛋来我九仙山做什么?”

    已经跨出门槛的傅凉枭听到这一句,回过头来,眸光在慧远大师身上幽幽转了一下,神情若有所思,随即便跟着江亦臣朝后山走。

    路上,傅凉枭仔细看了江亦臣一眼,“名满京城的大才子,竟然甘愿放下满身的清傲跑来这种破地方给一个疯老头洗衣做饭?你可真给读书人长脸。”

    江亦臣语气平静,“我本来就没想着出人头地,长不长脸又有什么关系?”

    “不出人头地,你拿什么来跟本王争?”傅凉枭挑眉,不等江亦臣回话,又像突然想起来似的,“忘了告诉你,筱筱为本王生了个儿子,取名离忧。”

    江亦臣脚步一停,站在雪松下,一种难言的钝痛从心口溢出来,俊逸如画的容颜上微微泛着白。

    傅凉枭见他这个反应,心情很是愉悦,“在这个世界上,权势,地位,金钱和女人,全都与实力挂钩,光凭满腔的爱意,你什么都做不到,什么也得不到。

    或许你很喜欢本王的爱妻,不过本王很认真的告诉你,就算我现在把她拱手让给你,你也养不起她,你甚至会让她沦为一个成天为柴米油盐操心的市井妇人。

    但她留在本王身边,便永远不会有这样的烦恼,所有物质上的条件,本王都能给她最好的。”

    江亦臣微微握拳,“晓瑜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人。”否则她当初就不会一气之下回汾州那种地方去了。

    “当然。”傅凉枭淡淡一笑,“她不在乎这些,可是本王在乎。本王要么不娶,要娶便只娶一个,把别的男人分给三妻四妾的金钱与宠爱都给她,让她一个人便能享受到满后院女人加起来才能得到的娇宠。换你你能做到?”

    江亦臣忽然瞪大眼睛,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神情看着他。

    傅凉枭是谁?整个傅家皇室最声名狼藉的王爷,手段残暴,女人在他眼里,向来不过玩物而已,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肯为了晓瑜做到如此这般了?

    江亦臣突然想起了关于城隍庙的那个传闻,说傅凉枭给杜晓瑜下跪求她回来。

    当时因为他被疯癫道人捆走了,没见着,所以不知道真假。

    不过江亦臣觉得,凭借傅凉枭的手段,要想平息那样一场流言简直轻而易举,可是他没有。

    那就说明有可能是真的,就算不是真的,光凭傅凉枭敢放低姿态任由外面的百姓评头论足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他的真的有心。

    要知道,这损害的不仅仅是皇室颜面,更是傅凉枭身为男人的尊严。

    能为了女人放下尊严,这得是多深厚的感情?

    哪怕他自诩喜欢杜晓瑜,欣赏杜晓瑜,也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

    江亦臣的面色逐渐变得复杂,喉咙口哽住,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去反驳傅凉枭这番话。

    傅凉枭的确是在以权压他,向他炫耀他是如何如何的有权有势,可傅凉枭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现实,一句“爱她”是维持不了漫长的几十年婚姻的,除了爱,他们还有生计要操心。

    “醒醒吧,你喜欢的,不过是被本王娇养以后的杜晓瑜罢了,她所有的美好都是建立在无忧无虑的基础上的,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每天为了吃饱饭为了帮你生儿育女忙得脚不沾地还有心情跟你风花雪月吟诗作赋。

    本王是个大俗人,不过本王觉得,相比较江三公子不屑入朝为官的‘清高’,筱筱她更喜欢本王的‘俗’。”

    江亦臣本就鲜血淋漓的心口再次遭受重击,疼得他微微颤栗。

    傅凉枭沉声道,“清醒了就前方带路。”

    江亦臣转过身,落寞的背影这一刻看来更添沧桑。

    二人来到后山的时候,那座孤坟果然被大雪覆盖了。

    江亦臣收了心思,从旁边的小木屋里拿出笤帚和铲子,小心翼翼地把坟冢周围的雪给清扫开来。

    因为江亦臣这一年勤快打扫的关系,坟墓周围除了雪便再也没有多余的杂草之类,很干净。

    傅凉枭站在无字碑前,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收了,只剩一片肃穆沉重。

    江亦臣没留在外面,去木屋里坐着等他。

    傅凉枭只是默默地站在墓碑前,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别的什么动作。

    疯癫道人追着慧远大师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当即冷嗤道“臭小子,没找着的时候整天念叨,如今找着了,连个下跪礼都不给亲娘行,有你这么个儿子,霓裳就算还在世,也早晚会被你活活给气死!”

    傅凉枭没搭理疯癫道人,又站了一会才侧过身,眸光幽深至极,隐隐含着怒意,“为什么要带她来这儿?”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疯癫道人仰起下巴,那副倨傲的模样,分毫不减当年。

    只是细看之下,一双老眼里竟然泛着红。

    傅凉枭想到五哥的死,想到弘顺帝,一瞬间怒从心来,唰一声抽出腰间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身到疯癫道人跟前,将短剑架在他脖子上,沉怒道“你已经害死了我母后,如今还反过来利用我去对付我父皇,你想做什么?光复大业,领着你庆国的兵马扫平我大魏的山河?就凭你?”声音里满是讽刺。

    慧远大师见疯癫道人脖子里已经被划出一道血痕,可见傅凉枭是真的动了怒,不由得脸色一变,忙出言道“王爷请息怒,先皇后的死与他无关。”

    傅凉枭毫不动容。

    怎么无关?

    若不是段濯垂涎他娘的美貌,不惜以庆国镇国之宝长生药把他娘换走,他娘就不会在半道上出事。

    要说导致他娘惨死的凶手,江其佑是一个,弘顺帝是一个,段濯更是脱不了干系!

    慧远大师见傅凉枭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忙又道“真的不是他,你娘的死另有原因。”

    傅凉枭紧紧皱着眉,脑海里浮现除夕宫宴上关于五哥的画面,五哥让他来九仙山,想必就是让他来见段濯的。

    他不甘心地握紧剑柄,死死盯了段濯一眼之后收了剑,直直刺进雪地里,人也跟着单膝跪在霓裳的坟墓前,俊美的面上爬满了伤色。

    段濯伸手一抹脖子,把血迹擦干净,这才冷哼一声,“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当年要不是我,你以为你能被弘顺帝宠得无法无天?别的不说,就光是火烧皇宫这一条,便足以让你被削爵变成什么都不是的庶人,老道我没找你要回报就算给你天大的人情了,你如今竟然还敢算账算到我头上来。

    来来来,你不是要杀我吗?动手啊,我倒要看看,当着霓裳的面,你要怎么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慧远大师叹口气,“阿弥陀佛。”

    傅凉枭跪了许久,才慢慢站起身来,眸底说不出的清冷,“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濯被傅凉枭气到了,不乐意说,一拂袖去了木屋里,见江亦臣傻乎乎地看着外面,忍不住伸手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门,“看什么看,还不做饭去?”

    江亦臣无语,“都这时候了您还吃得下去啊?”

    “天大地大这张嘴最大。”段濯抬脚踹他“你给我麻溜的。”

    江亦臣道“那等我听完再说。”

    段濯又敲了他一下,“人家的秘密,跟你有什么关系?”

    江亦臣又不是傻子,淡笑一声,“若是跟我无关,这天底下那么多人,师父为何偏偏收我为徒,教我炼丹?”

    段濯一噎,到底是没再说什么。

    指望段濯亲口说出来是没可能了,傅凉枭只好看向慧远大师。

    慧远大师看了霓裳的墓碑一眼,缓缓道“用长生药换走你娘,不过是她在荣华园遇到段世子之后的一个局罢了,所谓的吞金自杀,是她利用自己不肯屈服的性子做出来蒙蔽弘顺帝的假象,其实她当时并没有死,不仅没死,还在段世子的帮助下来了九仙山。

    不知王爷可还记得,当初把蛊虫交到你手上的那个老妪?”

    傅凉枭点点头,“本王有些印象,她身形佝偻,穿着一件宽大的兜帽披风,帽子遮挡着脸,看不清楚容貌。”

    “那个老妪便是先皇后假扮的。”慧远大师道“蛊虫也是她亲手给你的,而所谓的长生药,这世间并不存在,事实上庆国也没有。

    你娘只是想复仇,所以在荣华园见到庆国世子以后心生一计,请段世子帮忙配合,借着长生药的名,引弘顺帝上钩,给弘顺帝下蛊,此蛊能惑人心,将内心的情绪无限放大。

    她要弘顺帝因着愧疚,一辈子不敢亏待你,更要弘顺帝终有一日,死于自己的猜疑嫉妒之下,本来她想等你登上帝位之后再与你相认的,只是很可惜,因为试药的缘故,她没能撑住,两年前不幸去世了。”

    傅凉枭听完这个真相,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崩塌,又有什么东西在释然,说不清楚到底是欣慰还是难过。

    原来娘亲并没有印象中的那么软弱,原来她不是死于自杀,这一点,他是该欣慰的,可自己终究是来晚了一步,没能见上娘最后一面。

    把慧远大师的话消化了好久,傅凉枭才勉强定下神来,“这么说,我娘一直活到了两年前?”

    “嗯。”慧远大师颔首,“她是在你回京之后不久才去世的。”

    傅凉枭眼睛眯了一下,“试药,试什么药?”

    慧远大师又道“献给弘顺帝的‘长生药’。”

    傅凉枭身子一僵,“你的意思是,我娘也给自己种了蛊?”

    “对,为了试药,她也给自己种了蛊,否则‘长生药’不可能要分这么多次给弘顺帝,那是因为药没炼出来,每三年给弘顺帝一颗的,只是比上一次给的改进了一些,但都不是药效最佳的,所以你娘每次都是自己服了药之后觉得有效果了才请段世子以庆国的名义送到弘顺帝手里的。”

    “那可是蛊。”傅凉枭喘了口气,“她怎么能这么傻以身试药?”

    慧远大师拍拍傅凉枭的肩膀,“所以其实,借你的手对付弘顺帝的人并不是段世子,而是你娘霓裳,你错怪段世子了,这么些年,若不是他倾力相助,你娘不可能成功把蛊和药都弄到弘顺帝的身体里去。还有,为了完成你娘的遗愿,你娘去世以后,段世子也给自己种了蛊,每隔一段时间就在试药,有蛊虫作祟,他脾气不好也正常,你要理解他。”

    傅凉枭偏头,眸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坐在木屋里喝茶的段濯,抿了抿唇,上前几步,抱拳道“原是我错怪了前辈,还望前辈原谅我的无状鲁莽。”

    看在他认错态度还不错的份上,段濯也懒得跟他计较了,站起身走出来,说道“那你以后不会再见着我就要打要杀了吧?”

    “晚辈不敢。”傅凉枭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