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不负流年伤 > 第2032章 没听到我叫你滚吗?

第2032章 没听到我叫你滚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淑芬知道自己出现的不是时候,但她是因为偷听到了乔如生和安冉的对话,知道他们是去警察局见乔司宴的,这才厚着脸皮上来,只为了探听乔司宴的情况,但就这么贸贸然的问,恐怕又会惹来安冉的怀疑,这才巧借送茶的名义。

    “我看老爷和夫人刚回来,应该渴了吧?我正好在厨房泡了夫人最喜欢喝的茶,要不……”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乔如生面无表情的喝断:“没看到我们正在说话吗?滚!”

    这下,不止淑芬,就连安冉也愣住了。

    在安冉的记忆当中,乔如生就没这么粗俗过,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为了折磨淑芬,她也一早就叫对方滚了。

    淑芬咽了咽口水,强撑着勇气,道:“老爷,夫人,我这就把茶水给你们放桌上……”

    这回乔如生没说什么了,她赶紧转身将茶杯摆放好,然后退到一边,垂着脑袋,想听乔如生和安冉接着讨论乔司宴的事。

    熟料她的小心思压根就没逃过乔如生的眼睛,只听他再次冷喝:“没听到我叫你滚吗?”

    淑芬的脸刷地一白,飞也似的离开了乔如生的视线。

    见状,安冉意味深长的问:“你平时不是一直视她做空气的吗?怎么今天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你是在不满她,还是在借她撒我让你受的气?”

    乔如生没好气的说:“她是我们一切烦恼和争吵的源头,我不应该对她发火吗?”

    对此,安冉还算满意的说:“你知道就好。”

    末了,又道:“可惜她没办法讨得白小姐的喜欢,要不然就可以在白小姐面前替我们司宴求求情了,唉,你说我明天还要不要去找白小姐了?”

    乔如生想了想,说:“这个看你自己吧。”

    安冉轻“嗯”一声后,不再说话了。

    翌日。

    安冉还是忍不住去了白家。

    不过今天她是自己一个人去的,没带淑芬。

    “安冉阿姨,请喝茶。”

    对上白童惜清澈见底的明眸,安冉反而有些不自在:“……白小姐,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一谈司宴的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白童惜淡淡的问:“我听说您昨天去警察局见乔司宴了,还想把他保释出来,是这样吗?”

    闻言,安冉心里的那份不自在更甚:“是的,白小姐,我知道是我们司宴不好,但……”

    白童惜挽了下耳边的落发,轻柔的打断她:“安冉阿姨,没有‘但’,他对我和我丈夫做的那些事,足够我起诉他两回的了,谁替他说情都没用。”

    安冉哑然。

    白童惜接着道:“其实我今天请您进来,多少也猜到了您的意图,我之所以没有避而不见,是因为我觉得您是一个厚道的人,所以才想要当面跟您说清楚,

    乔司宴是您的儿子,您想保他,天经地义,但麻烦您将心比心一下,我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当时被乔司宴动不动就叫人拿枪抵着肚子的滋味,您觉得好受吗?”

    安冉呼吸一窒:“司宴他……在这件事上……确实做过头了!白小姐,我不是要为他开脱,只是……你和他毕竟是兄弟姐妹,你要是将他告上法庭,你的身世没准也会泄露出去,这会不会给你和白家带来困扰呢?”

    白童惜微微一笑:“安冉阿姨,谢谢您这么为我们着想,不过我爸说了,只要能为我讨回公道,后果如何他们会陪我一起承担,我觉得这才是身为父母应该具备的素质,没事陪着孩子乐,有事陪着孩子扛,您说呢?”

    安冉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脸上不由一臊,却又无力反驳。

    片刻后,只听她沉沉的叹了口气,像是做出了某种沉重的决定:“白小姐,看来我们只能在法庭上见了?”

    “嗯。”白童惜肯定道。

    “到时候,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我是不会让律师嘴下留情的。”安冉的话中,带着强烈的暗示。

    白童惜回以:“谢谢您的提醒,再糟糕的情况我都挺过来了,不在乎多这一件。”

    *

    “她回去了?”

    听到声音的白童惜向后一瞥,只见孟沛远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她轻轻一点头,表示安冉已经回去了。

    孟沛远徐徐发问:“为什么要让我藏在楼上,不让我下来应付她?”

    白童惜说:“就你那脾气,一言不合就开怼,她毕竟帮过我,我不想惹她过分伤心。”

    孟沛远摇了摇头:“你不惹她,她就不会来惹你吗?”

    白童惜问:“你怎么知道她跟我说什么?”

    孟沛远说:“想想都知道,还好我另有准备。”

    “嗯?”白童惜好奇的看着他。

    “还记得我把你救回来后,又给你和乔司宴重新做了次亲缘关系鉴定吗?”

    “记得啊,结果显示我和他有关系不是吗?”

    “是,但我又让医生伪造了一份假的报告,证明你和他没有亲缘关系。”

    “什么?”白童惜愣住了。

    孟沛远注视着她:“惜儿,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用意。”

    “我……明白了。”白童惜花了半分钟消化完他的话,并道:“这样也好……”

    *

    孟沛远没有留给乔家人太多准备的时间,两日后,他便让法院宣布“乔司宴涉嫌绑架”一案正式开庭!

    白童惜身为被害人以及原告,准时入场。

    诚如她所说,大场面她经历得多了,自然也就看淡了,再加上有家人给她撑腰,她就更是云淡风轻了。

    而由于孟、白、乔三家都没有事先对外声张过此事,所以今天并没有媒体记者到场。

    乔家是恨不得私下里解决此事,孟沛远则是想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对媒体放出消息,到时候报道的文章该如何下笔,还不是由他说了算?

    就在这时,狱警押着乔司宴现身众人的眼帘。

    与白童惜目光交汇的那一刹那,乔司宴的眸光先是一凝,再是舒展眉心冲她笑,仿佛很是熟络的样子。

    白童惜假装看不见的移开双眼,一副和他不熟的样子。

    真是无情啊,需要的时候叫他“好哥哥”,不需要的时候……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