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后的保镖男友 > 第一百零八章 什么是情

第一百零八章 什么是情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很聪明,但是已经太晚了,这个地方很隐秘,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简苍听完她口中阐述的事实,神色如常,并没有很慌乱或者怎样,随后俯身,在快要接触到林悠钰的前一秒,再次被她的开口打断。

    “我很小的时候进了孤儿院,但之前的记忆就像从不存在一样,有很多人说过,我和尤清长得很像,但是今天我才敢确定一件事。”

    林悠钰没有继续说下去,就等着简苍的反应。

    “你是小清的……小清的……”简苍面色如灰,说完这句话身子不自觉踉跄一下,差点倒在地上,声音变得颤抖起来,再也没有先前的冷静。

    “可能是吧,我也不知道。”其实除了上次在采访途中主持人说过,还真的没有别的人这么说过。

    但是简苍口中的小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影后尤清。其实刚才林悠钰所说的一切,都是她情急之下胡乱编造的。

    关于自己和她有关系的事情,不过是眼下的权宜之计罢了,也许凭借这个能够为自己换取更多的时间,帮助她逃离这里。

    毕竟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不过是有点相像而已,又怎么一定会有血缘关系呢。

    更何况对方是谁,那可是一代影后,没准人家消失只是厌倦了娱乐圈的尔虞我诈,隐退而已。

    不过这个方法好像有点作用,从简苍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如果是换做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一定会发现这件事的可疑之处,但是他显然已经变得疯魔。

    和一个疯子说话,就要表现的异常冷静才能让对方相信。

    “怎么样,简苍,你还打算继续那样做么?”

    “不不、不会的,小清她,她没有留下孩子,她只是一个人去到了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不会的……”

    简苍连连摇头,否认着刚才所说的一切,这让她不禁紧张了起来,就怕这人不相信这些,果然还是逃不掉吗?

    “你老老实实在这待着,我需要确认一些东西,对,确认一些事情。”简苍说完这句话,就把她一个人丢在房间,自顾自的出去,连门都忘记锁了。

    林悠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直到拐角处彻底不见,悄悄把门打开,耳朵附在每个房门上,想从里面听到人说话的声音。

    刚才简苍说,甜甜姐就关在这里面其中的一间,应该不是骗她的。

    接连听了几个之后,终于在一扇红色门前停下,里面摔东西的声音很大,把林悠钰给逗乐了。

    果然即使被关起来了,性子还是那样暴躁。

    “你在里面么,甜甜姐?”林悠钰敲了敲房门,小声说道。

    里面的人起初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那些人又来警告自己,抡起一个花瓶,刚要朝门砸过去,外头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声音虽小,但能听清说的是什么。

    把手里东西放下,薛甜甜走到门边,“悠钰,你还好吗?”

    “我没事,倒是你还能自由活动,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那些人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了吗,他们还是小瞧了我,看我不把这里……”薛甜甜素日冷静的样子已经消失不见。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是林悠钰从语气里能听出此时门那边的人有多生气,赶紧开口阻止了她的动作,一旦把简苍引回来,事情就难办了。

    “甜甜姐,你听我说,把我们带到这里的人,是简苍,但我刚才已经想办法刺激到了他,他现在不在,我们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

    “什么,简董事长?”看得出,薛甜甜原来还是很尊敬他的,毕竟能把公司经营的这么大,而且治下有方,给简氏员工的待遇向来不错。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能干出这么败坏人品的事情,绑架,呵呵,亏他想得出来。

    “甜甜姐,你先休息一下,我想……我应该有办法让人来救我们。”

    林悠钰胸有成竹的开口,想必是真的有什么办法,她才打消了心里把这里搅个天翻地覆的念头,“那好,你自己小心点。”

    林悠钰并不打算立刻逃离这里,而是回到原来的房间,简苍既然这么放心把她留在这里,那就说明外头肯定还有看守的人,她一个女人怎么也对付不了那些人。

    虽然手机没了,但是风宿送她的那个手镯还在,本来在他走后,为了避免睹物思人,林悠钰把这镯子收了起来。

    如果不是今天要赶去港城见他,她是想不起起来戴上这东西,现在却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林悠钰用手指按了一下中间的那颗红色宝石,手指刚离开,宝石顷刻就化成了粉末。

    看到这里,她不禁想着,某人还真是有够奢侈的,好好的一颗宝石,说没就没了。

    眼睛盯着镯子的变化,良久,除了宝石消失,其他的什么变化也没有,这东西不会是被自己放置的太久,坏了吧?

    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

    ——

    港城。

    风宿刚刚从宿号按例视察运营回来,想着今天刚刚从风煞那里得到的消息,嘴角微微上扬,走进别墅,里面的管家见他这样,脸上是毫不掩饰的诧异之色。

    从进了这个别墅,还没见过这人有过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不禁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能把他变成这样。

    “风爷,您这是怎么了?”管家开口问道。

    “待会收拾一间客房出来,要挨着我的房间。”风宿刚说完这话,似乎是想到什么,大手一挥道:

    “不用收拾了,去准备一些女人穿的衣服放到我的房间,至于大小么,要模特穿的型号就可以。”

    说完这话,他就上了楼,留下管家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什、什么?他没听错吧,风爷这是有女人了,还把人给带到家里面?想不到在他有生之年还能遇上这种事。

    面容和蔼的老人抬手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湿润,紧接着就拨通了客厅桌子上的电话。

    风宿回到房间,看着一柜子的睡衣,第一次有些发愁,也不知道那女人喜欢什么款式的,是这种浴袍式的,还是这种颜色深沉一些的呢?

    剑眉之下的一双眼此时纠结不已,仿佛在做出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思考一会后,还是决定先洗个澡,修长的手指逐颗解开衬衫扣子,完美的倒三角一览无余,小麦色的皮肤上横亘着几条浅色伤疤。

    看起来狂野至极,却因为他俊美的脸庞把这戾气消减了几分。上衣脱下随手搭在椅子上,紧接着就是皮带轻解的声音,男人大步跨进浴室。

    站在花洒下面,水流自上而下冲刷过他的身体,紧密的黑发被打湿,水珠从脸上滑落到下巴。

    睁开的棕色眸子里平淡如水,微红的薄唇轻抿,一切都浑然天成,性感异常。

    就在这时,手腕蓦的震动起来,抬起一看,上面原本有的红色宝石粉碎成末,不一会,手镯就没了动静。

    他走之前送给林悠钰的东西是一对,另外一只在自己这里,一旦那边出了什么事,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显然,今天就是这样。

    风宿关掉水流,从架子上取下一条浴巾围在腰侧,头发都没拭干,赤脚出了浴室,在光洁的地板上留下一道水渍。

    “林悠钰现在在哪儿,你是怎么办事的?”拨通电话后,风宿开口恼怒异常,让那边的人吓了一跳。

    “她这会应该在去港城的飞机上啊,怎么了爷?”风煞还有些不明所以,刚才他给她们打过电话,但是却无法接通。

    想了一会,发现这个时候正好是在飞机上,不接电话也是正常,就没再问过,只等飞机落地再联系。

    不过听爷这样说,难不成林悠钰出什么事了?

    “爷,林悠钰她……”

    “她启动了手镯上的报警装置,你快点把她现在的定位找到,明天我要见到她平平安安的出现在我面前,一根头发都不能少。”

    风宿说话的时候,有些失去理智,只能控制着自己把话说完,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头痛欲裂,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逐渐变得清明,一幕幕的画面似曾相识。

    开心的笑颜,佯装恼怒的表情,温柔的触碰,还有那人在耳边说的话。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就像泡沫在眼前逐个炸开。

    但这并不是美轮美奂的梦境,是真实的,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我终于,找到你了。”喃喃开口,现在的他是风宿,也是曾经的风夜。

    ——

    电话被挂断后,风煞反应过来,就赶紧查找手镯的定位,最后锁定在隆城郊外的一处密林。

    叫上几个得力的人,就立即驱车赶了过去。

    林悠钰在那里,作为她的经纪人,是不是甜甜也在那里?风煞此时不敢继续往下想,再想可能他也会崩溃。

    从这里出发到那边,跨过了大半个隆城,期间已经顾不得闯了多少红灯,车子开得飞快,只盼着能够及时赶到,把人救下来。

    原本一小时的路程,只花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到隆城这么久,他也是头一次来到这里。

    遮天的树木下,竟然有人在这里建了一幢房子,其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但是等风煞下车,做好要和守在这里的人进行搏斗的准备,脚步却生生被顶楼的火光拦下。

    奇怪的是,房子周围并没有人,静悄悄的一片。

    “救命!我在这里!”在冲天的火光中,其中一间窗户里探头露出一张熟悉的小脸,正是薛甜甜。

    风煞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带过来的人想把他拦下,但是却被狠狠推开。

    “甜甜,我在这,你等我上去找你!”

    看见远处有辆车过来,薛甜甜朝外面大声呼救,直到车上的人跑到楼下,转身进楼,她才看清是谁。

    风煞,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悠钰说过会找人救她们,说的是他吗?

    因为房间门被锁死,她根本出不去,只能听着外面依稀传来的脚步声。“你在哪里,甜甜?”

    因为开了窗户,房间的窗帘已经被从外面吹进来的火花点燃,薛甜甜跑到门边,两手握拳使劲的敲打。

    直到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清朗的少年声已经被烟熏的沙哑,但她还是瞬间听了出来。“风煞,我在这!”

    风煞走到这扇门边,转动了几下门把,但是并没有用,“你退后点,我试试能不能踹开!”,他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好让对面的人能听见。

    随后退后几步,借着冲力,一脚揣在门上,门栓有了松动的迹象,心中顿时一喜。刚要继续,那边就传来夹杂着啜泣的声音:

    “风煞,你别管我了,我这里暂时还没什么事,先去救悠钰,她的房间门是开着的。”

    听后,风煞纠结半天,想起爷的嘱托,是要把她平安带回去,但是到了这里,一心只有薛甜甜一个人。

    现在,陷入两难的境地,手掌狠狠地拍在门框上,风煞,你真是没用,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你快去,回来在找我也来得及!”

    眼看着走廊里烟雾越来越浓,终是继续穿梭在各个房间门口,眼睛被烟熏得生疼,却还是努力睁开。

    走到尽头的房间门口,见闪了一个小缝,打开后里面却空无一人,地上躺着一只手镯,正是林悠钰的那只。

    一把捡起来揣进怀里,赶紧往回跑去。

    找到那间门框松动的房间,继续大力蹬踹,里面的人见他折返回来,问道:“怎么样,悠钰呢?”

    风煞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完了,大门轰然倒塌,室内已经满是火光,薛甜甜躲在门边,身子瑟瑟发抖。

    脱下上衣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单手揽着她就往外走。

    “悠钰她在哪里?”

    风煞见她都已经吓成这样,心里却还在想着别人的安危,虽然那人是风爷的女人,但是她怎么就不知道关心自己呢?

    一边往外走着,口气很不和善的说道:“她不在这里,应该是被人带走了,你不要担心。”

    风煞带来的那几个人也进了房子,刚到楼梯拐角处就看到他揽着一个人从里面出来,难道这就是他们今晚要找的人吗?

    慌张迎了上去,想把女人从风煞那里接过来,但是他却没有松手的迹象:“出去再说!”

    几人迅速往外走,到了门口,刚松了一口气,风煞抬头看见横梁摇摇欲坠,最后一刻,用尽力气把怀里的人推了出去。

    “风煞!”等薛甜甜反应过来,身后的人已经被火光淹没,再也找不到了。

    ------题外话------

    冷冷清清的评论区。呜呜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