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 第648章 我最喜欢和我老公来这里

第648章 我最喜欢和我老公来这里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首发:~布桐说她要去洗手间,她好像又喝多了。”

    “我没喝多!”布桐烦躁地打断了她,“谁告诉你我喝多了,进去喝你的酒去!”

    年轻女孩瑟缩了一下,怯怯地回到了包间。

    镀金大门关上,隔绝了里面的音乐声,耳边清静了下来。

    “小姐,很晚了,咱们回家吧。”钱进扶着布桐,一脸的担忧。

    “这才几点,我刚出来没一会儿,回什么家,”布桐推开他,踉跄着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男女授受不亲,你别碰我!”

    钱进无奈,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她身后,生怕她摔倒。

    布桐晃晃悠悠地来到洗手间外,开门走了进去,钱进犹豫了一下,没跟进去,转身吩咐身后的保镖,“去找两个女服务员来。”

    “是。”保镖很快离开。

    没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钱进扭头望去,只见英俊笔挺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正迈着长腿朝这边走来。

    钱进的眼底顿时燃起怒意,“厉景琛,谁让你来这里的!来人,拦住他!”

    布宅的保镖急忙上前挡人,可厉景琛带来的保镖人数更多,很快便把他们控制住。

    “厉景琛,你想干什么?”钱进挡在女洗手间门口,“给我滚,不许再招惹我家小姐,否则我跟你拼命!”

    两个保镖很快上前控制住钱进,沈彦推开女洗手间的门,让男人走了进去。

    厉景琛一眼,便看见坐在盥洗台旁边的地上,靠着墙醉得不省人事的女孩。

    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针织连衣裙,比起上次见面的时候,仿佛更瘦了一些,连衣服都撑不太起来。

    “沈彦,衣服。”

    沈彦急忙把手上拿着的羽绒服递了过去。

    厉景琛把羽绒服盖在女孩身上,小心翼翼地将她打横抱起,走出了洗手间。

    “厉景琛,你想干什么?”钱进彻底慌了,拼了命想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两个保镖的禁锢,只能大吼道,“你放开我们家小姐!你想带她去哪里,厉景琛!你站住!”

    男人充耳不闻,直接抱着女孩进了电梯,在保镖的护送下走出了会所,将女孩放在黑色世爵的副驾驶座上,帮她系好安全带,再绕到驾驶座上,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

    “唔......”布桐在一阵翻江倒海中猛地睁开眼睛,捂住嘴巴,喉间发出着急的声音。

    厉景琛急忙踩下刹车,转身扶着她,“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吐?”

    布桐胡乱地去解开安全带,开门下了车,脚刚落地,就俯身吐了出来。

    厉景琛也急忙解开安全带下车,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搂进了怀里,“老婆,吐出来有没有舒服一点?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嗯?”

    布桐好不容易吐完,打了一个冷颤,“好冷......”

    “来,咱们上车。”

    厉景琛扶着她重新上了车,没有急着离开,从一旁拿出了一个保温杯,打开盖子打出了一杯温水,“老婆,你漱漱口。”

    布桐醉得迷迷瞪瞪的,但似乎能听懂对方在说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接了过来,漱了漱口,不忘打开车门把水吐到外面去。

    男人拿出另一个保温杯,吹了吹热气,探了一下温度,喂到她嘴边,“老婆,这里面是醒酒汤,来,喝下去就舒服了,乖乖张嘴。”

    “不要碰我......”布桐紧皱着眉,抬手抗拒着对方的触碰,差点把醒酒汤全洒了。

    “好,我不碰你,你张嘴,把汤喝下去,来,乖。”

    厉景琛耐心地引导着,女孩也好像听进去了,乖巧地张开嘴,慢慢地将一杯温热的醒酒汤喝完。

    “老婆,舒服点了吗?”厉景琛抽了张纸巾,帮她擦去嘴角的水渍。

    女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闭眼睡觉。

    厉景琛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帮她系好安全带,开车离开。

    不知道开了多久,黑色世爵终于停了下来。

    厉景琛转身摸了摸身旁女孩的脸颊,感觉有点凉,又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他解开女孩身上的安全带,放下了她的座椅,让她躺下,又帮她把羽绒服和大衣盖好。

    “老婆,对不起......”男人摸着她清瘦的脸颊,心像被一直大掌狠狠攥住,疼得无法呼吸,“你不要生我的气,等着我回来,我很快就会回到你身边的,等我回来,我们就带上争争出发去旅行,我们结婚,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睡梦中的女孩张了张嘴巴,皱眉道,“水......”

    厉景琛急忙去倒了一杯温水出来,喂到她嘴边,“来,张嘴......慢点喝......”

    布桐咕咚咕咚喝下半杯水,修长卷翘的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朦胧的醉眼。

    “摩天轮......”女孩清澈的眼底倒映出不远出摩天轮的轮廓,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

    帝都的摩天轮是亚洲第一大的摩天轮,也是帝都的标志性建筑,昼夜亮灯不停地在转动,既壮观又漂亮。

    “好美啊......”布桐带着醉意的嗓音呢喃着开口道,“以前,我最喜欢和我老公来这里坐摩天轮了......”

    厉景琛的心骤然一痛,双手紧紧攥住了她身上的大衣。

    “那你想他吗?”他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

    “有时候想,有时候不想,白天澈哥和诗爷他们陪着我的时候,会给我找事情做,一般不想,到了晚上就会想,想得睡不着,我偷偷去找了安眠药来吃,吃了也睡不着,我就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让她们出来陪我喝酒,喝醉了就什么都记不得了,也不会再想他了,就可以好好睡觉了......”

    “你怎么能吃安眠药呢!”厉景琛握住她的肩膀,心痛得连嗓音都在颤抖,“不许再吃安眠药,对身体不好,听到了没有?”

    布桐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视线空洞而茫然,带着些许的醉意,呆呆地望着摩天轮。

    “我觉得自己好贱好贱,他那么对我,我却还是这么想他,所有人都劝我放下,我也想放下,可是我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