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纯情大明星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谢芷依真容

第二百六十五章 谢芷依真容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独推开门,床上有一人正躺着休息,看身形赫然正是谢芷依,顾独心里不由的万分紧张,当时车祸来的紧,如果不是谢芷依最后扑在他的身上,他不死也要重伤。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床上那人也听到动静,扭头看过来。

    “啊?”顾独惊讶的瞪大眼睛,这个身影很像谢芷依的女人赫然长着另一幅面孔。五官出众,面庞姣好美艳,额上的白纱布更是给这份容颜增了几分柔弱。

    谢芷依也同样面色复杂的看着顾独,“老大,你来了。”

    顾独错愕的看着面前的美艳女子,这个看起来很妩媚的女人口中竟然是自己那个容貌普通的助理谢芷依的声音。

    “你是...芷依?”顾独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谢芷依点了点头,眼中复杂之色掠去,微微一笑道:“老大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如果没有这件事,谢芷依可能会继续用那一副普通的面孔在顾独身边呆下去,但经历了这次车祸,之前她去看了钱德治一次,那个整天斗嘴的人却生死不知的躺在icu病房,时刻输着液,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就散手人寰。

    顾独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点头是因为他早就知道谢芷依是别人在他身边布下的一枚棋子,甚至这个“人”就是天成娱乐。谢芷依出现的很及时也很蹊跷,正是他一连多首歌在《华夏好音乐》大出风头的时候,不过有些秘密的人多了,顾独也怀疑不过来。

    在京城谢芷依虽然做的谨慎,但在现在的顾独眼中,说漏洞百出也不为过,顾独前世在莫老爷子手底下什么人没见过,只能说谢芷依还不够老辣。不过真正怀疑谢芷依是天成娱乐那一方的人是从苏州开始的。

    当时顾独去苏州宣传专辑《东风破》,时间赶的急,便先行派谢芷依去找落脚点,最后谢芷依找到了名声并不出众但各项设施却是很顶尖的中兴大酒店,没有常年在苏州呆过的人怎么可能短短一天时间就能找到这样的酒店?

    中兴大酒店老板姓柳,当时顾独和谢芷依搭话的时候,谢芷依层说漏一句“哪个柳总?”,若是别的柳,顾独不会发挥头脑风暴乱想,但是柳总二字对他的印象可是很深啊。

    他刚刚穿越来和天成娱乐解约便被带去见过天成娱乐掌管公司大小事务的副总柳如眉。这个女人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致使过去很久顾独也没有忘掉。后来在京城电视台更是得罪了柳如眉的绯闻男友,潘铁也多次提醒小心柳如眉的报复,顾独又怎么可能对姓柳的不多加注意?况且柳姓本来就不算太过常见。

    将之前种种的不对联系在一起,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天成娱乐,况且天成娱乐也是有动机,一个三年多在公司平庸毫无出彩的艺人,单飞之后竟然有一飞冲天的趋势,换成谁都会觉得里面有猫腻。

    顾独有自己的秘密,他也不是受虐狂,明知道身边有个间谍还满不在意,索性直接将谢芷依赶走,只是因为身在苏州暂时没有解除合约。

    不过后来谢芷依又找上来的时候,顾独便又决定不再非让她离开,留下她,好歹谢芷依在明他在暗,省的下次天成娱乐不死心,再派出个其他人防不胜防。况且留下谢芷依也不算一件坏事。

    比如上次方勇出走,《琅琊榜》陷入窘境,周英便通过谢芷依出现在了顾独面前,要说一个普通的助理竟然和圈内一线知名演员关系匪浅,顾独却是怎么也不相信,但让顾独至今难以想通的是如果谢芷依背后真的是柳如眉,柳如眉又怎么会找百世娱乐的的周英来帮他?照柳如眉一贯的性子这是应该落井下石的,没有下石八成也是因为瞧不上《琅琊榜》能有多大能量,不屑落井下石。

    顾独摇头也是因为谢芷依,如果谢芷依直接和他说出这些事,顾独断然不会像刚才那样失态,实在是顾独没想到谢芷依竟然还换了一张脸。顾独和谢芷依朝夕相处,虽然没有仔细观察过,但之前那个样子却是绝没有半分瑕疵,之前那副样子如果是化妆还好,但若是一副特制的面具,价格绝对不菲,这种手工哪怕前世燕京豪门的莫家子也只闻其名未见过其形。

    顾独拄着拐到桌前坐下,平静道:“嗯,我知道了。”

    谢芷依听了原本强装镇定的脸顿时变得有些愕然,“你就知道了?”

    谢芷依原以为将事情点透,顾独就算不会大声斥责,也该火冒三丈,但是顾独竟然是这样一幅表情,好似平常吃饭喝茶一样的平静与淡然。

    谢芷依心绪起伏不定,鼓囊囊的胸口也起起伏伏,她原本担心顾独会生气,但现在顾独不生气,她却是有些不开心了,难道在他心里自己就这样无足轻重?想起半月前那晚车祸的瞬间,哪怕明知可能会死也去给顾独做个缓冲物,没想到...

    顾独低头想着事情,等了片刻,发现谢芷依始终没有说话,便抬头看去。

    顾独不习惯面对这样一个陌生面孔,“还是原来那个看着舒坦。”顾独心中暗暗想着。

    此刻的谢芷依比顾独要凄惨很多,左腿和左臂打着石膏,骨折的挺严重,脑门上绕着厚厚一层纱布,脸色阴晴不定,时而咬牙,时而冷哼出声。

    顾独有些茫然,也有些莫名其妙,该生气的不应该是他吗?现在他脾气好念着救命之恩没有追究,怎么谢芷依又开始甩脸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