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宫凤华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流言(二)

第四百四十三章 流言(二)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云曦红着眼眶冲出了白鹭书院。

    贴身丫鬟胭脂神色惊惶地追了上去,一边跑得气喘吁吁,一边急促地张口:“小姐,等等奴婢。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儿?”

    她要去哪儿?

    谢云曦终于停下脚步,用力地擦了擦眼角,咬牙道:“我要去问一问母亲,这些流言到底是真是假!”

    谢云曦在读书上天资平平,算不得聪慧伶俐。可她也不是蠢人。

    流言铺天盖地喧嚣而来,在短短两日间就传得同窗们皆知。想也知道,这些流言绝不是空穴来风……

    她不是谢家嫡女,不是永宁郡主所出,而是个卑贱丫鬟所生?

    这个念头一窜过脑海,便有一股极强烈的寒意自心底涌出,仿佛将跌入无边深渊。

    谢云曦生生打了个寒颤,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

    这一切都是假的!

    一定是谢家故意放出风声,抹黑永宁郡主,连带她也受了牵连……一定是这样!她自生来就是谢家嫡女,是永宁郡主所出!

    她要回府,她要见永宁郡主。

    “胭脂,立刻随我回府!”

    ……

    流言来势汹汹,迅疾扩散。

    永宁郡主“闭门养病”,府中的下人也未出府。流言一时未传至耳中。直至面色有异的淮南王世子妃登门。

    “妹妹,外面传言,你和谢钧是假凤虚凰的假夫妻,云娘也不是你所生。她的生母是你的陪嫁丫鬟嫣然。”

    淮南王世子妃心思纷乱,无心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这些可是真的?”

    永宁郡主神色巨震,脱口而出道:“大嫂从何处听说这些?”

    淮南王世子妃便知这些都是真的,心情别提多复杂了。

    身为长嫂,她待这个小姑一直颇为迁就忍让。皆因公公淮南王宠溺爱女,丈夫淮南王世子对唯一的胞妹也格外疼爱。她百般捧着让着,心里不是不气闷,只是从不表露出来罢了。

    没想到,永宁郡主闹起了和离,动手打了公婆夫婿小叔妯娌。连累得淮南王府和七皇子斗了一回合,淮南王被建文帝发作了一回,心中恼怒,迁怒于世子……

    现在看来,明明就是永宁郡主欺人太甚!

    亏得谢钧忍了这么多年!

    “外面已经传遍了,”淮南王世子妃语气冷淡下来,神色中透露出一丝似有若无的鄙薄:“我又不是聋子,岂能不知?”

    “想来父王和世子很快也会知晓此事。你还是好好想想,要如何向他们解释吧!”

    永宁郡主心神俱乱,一时竟未听出长嫂语气不佳。

    是谢明曦!

    一定是谢明曦命人放出的流言!

    早知今日,当初她真不该犹豫忍让,痛下杀手要了谢明曦的命,便是落个恶毒的嫡母名声,也比此时此刻落入全然被动强的多……

    “大嫂,我该怎么办?”永宁郡主心神慌乱,六神无主,全然没了平日的骄傲:“父王命我装病,不准我出府半步。我也无机会撇清流言。大嫂,我现在该怎么办?”

    淮南王世子妃声音冷淡:“这等丑事,一旦曝露,想遮也是遮不住了。我生平也从未应对过此类之事。等父王和世子回府再行商议吧!”

    到底忍不住刺了永宁郡主一回:“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郡主既不喜男子,又何必嫁给谢钧,还弄出个女儿来。岂不是现成的把柄落在谢家?”

    谢家忍了多年,现在忍无可忍,将此事曝露出来。永宁郡主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永宁郡主心乱如麻,更深的隐忧和惊惧在心头涌动。

    她异于常人的癖好被世人知晓,会不会紧接着有人疑心到宫中李太后身上?

    ……

    “郡主,二小姐回来了。”

    门被敲响,门外响起瑶碧恭敬的声音:“二小姐要见郡主!”

    永宁郡主此时哪有心思应付谢云曦,扬声怒道:“让她回白鹭书院,安心读书去!”

    瑶碧只得应下。

    府中消息再闭塞,淮南王世子妃一登门,该知道的事也知道了。瑶碧此时心绪同样纷乱,和神色晦暗的点翠对视一眼,心中各自长叹一声。

    瑶碧打起精神,去了谢云曦面前,委婉地传了永宁郡主的话。

    不出所料,谢云曦立刻涨红了脸,杏眼喷出火星:“母亲怎么会不见我?一定是你这个贱婢拦着我,不让我见母亲!”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

    瑶碧无辜挨骂,心头火起,不冷不热地应道:“奴婢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拦着二小姐。二小姐若不信,自己去郡主门外问上一问便知。”

    话音未落,谢明曦已冲了出去。

    瑶碧话一出口便后悔了。谢云曦闹腾起来,永宁郡主便会动怒。到最后,挨罚受苦的还不是她这个出气筒?

    瑶碧暗暗咬牙,追了上去想拦下谢云曦。

    可惜已经迟了。

    谢云曦已飞速冲到了永宁郡主的门外,用尽全力拍门嘶喊:“母亲,母亲!我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她们一定是胡言乱语,故意污蔑于我。”

    “母亲,我要见你!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她们说的都是假的。我分明是出自你的肚子,我是谢家嫡女,绝不是陪嫁丫鬟生的……”

    谢云曦一边喊一边哭,泪水早已夺眶而出。

    喊到后来,她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颠三倒四,语无伦次,声音嘶哑。

    她喊哑了嗓子,捶肿了拳头。

    那扇门,至始至终,都未开。

    ……

    莲池书院。

    有关永宁郡主和谢钧的流言在短短两日间喧嚣尘上,学舍里一众同窗看谢明曦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微妙。

    奈何谢明曦依然从容自若,看不出半分羞恼愤怒。

    难得有此良机,李湘如自不肯放过,故意当着众人的面问谢明曦:“近日听闻谢家出了不少事,谢妹妹竟不为所动,安然无常地留在书院。这份镇定,着实令人佩服!”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瞥了李湘如一眼:“岁考将至,李姐姐有余暇关心谢家这点闲事,还不如温习课业。免得第二名的位置不保。”

    李湘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