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侠古殇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武侠殿大婚(六)

第三百六十一章 武侠殿大婚(六)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声渐止,旁观者原本已经归于平静的心却猛地沸腾,自以为有所预料者一齐目瞪口呆;看热闹者更是立马打起了精神。

    剑痴收剑,眸子更加凝重:“你,很强!”

    周围人诧异,这还是剑痴这个年轻一代中有名的翘楚第一次如此夸赞对手。

    世人皆知,剑之一道,唯快不攻,所以剑道高手出手往往不会麻烦,胜败常常是一瞬之间。

    特别是剑痴这样的剑道高手,搁在往日,一招拔剑术就已经足以震慑同辈,却不想在眼前这个其名不扬的青年手里受挫。

    所有人的目光紧接着望向孤煞,只是孤煞的神情仍旧是那千年不化的冷峻,便是剑痴对他的夸赞,他也只是淡淡开口。

    只是一出口,又石破天惊:“可惜,你却很弱!”

    自然又是一片愕然。

    剑痴道:“强与弱,试过方知!我会竭尽全力的。”

    剑痴终于开始正视起孤煞,决定全力出手。

    大战一触即发,剑痴果然不凡,剑锋纵横四方,剑气浩荡雄浑,他一出手,众人视线之中,他那手中的长剑竟是仿佛化作了十几柄,从不同的方位向孤煞刺去,似乎已经将孤煞所有的方位锁死。

    这一招,似乎已经彻底将孤煞逼入绝境。

    当即有人高呼:“是天地囚笼,竟然是天地囚笼!一剑门的剑法之中极为高深的一招,只是没有想到,这甚至是许多老一辈剑道高手都不会的剑诀,居然被剑痴学会了。”

    “剑痴的剑道天赋果然罕见!”

    面对众人恭维惊诧,长老剑一也是欣慰轻笑起来:“我一剑门能够有剑痴这样的弟子,也是有幸!”

    “只是不知道华夏这年轻人如何应对?”

    “剑痴这一招攻中带守,又在无形之中让对手无处可逃,简直无解,只怕这华夏小子要落败了!”

    万众瞩目。

    有人惊诧,“这华夏小子为何还不动?难道是被吓傻了?”

    “动了,他动了!”接着有人大呼。

    果然,就在剑痴的一招“天地囚笼”朝着孤煞笼罩过去,眼看就要倾覆在孤煞身上的那一瞬间,不,是一瞬间的一瞬间……

    孤煞动了!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便是惊鸿,只怕也不及此刻!

    便是闪电,只怕也不及此时!

    那黑剑被横起,化作一道光,一道黑光,瞬逝之间,若是用眼睛,根本就察觉不到丝毫,便是用心去观察,在场之中,除了少数的高手之外,也完全捕捉不到任何的端倪。

    只是众人皆在惊骇欲绝中发现,原本还在施展“天地囚笼”的剑痴,竟是脸色大变,竟是在下一刻就换了原本似乎都要成型的天地囚笼,竟是宁可换做仓促之中横出的一剑。

    铿锵——

    剑与剑碰撞时发出的尖锐低鸣!

    观战者们还在发愣,却见到原本似乎施展了天地囚笼之后胜券在握的剑痴,此刻堪堪用细剑挡住了孤煞手中大黑剑的一刺。

    只是孤煞这大黑剑何等的力道,虽然没有开锋,所有人却都清楚,大黑剑一刺之下究竟会爆发出多大的力量。

    果然,大黑剑的剑尖刺在细剑的剑身之后,仅仅是半个瞬间,一声清脆声响过后,在众人莫名震撼当中,剑痴手中的细剑,那剑身上居然就有密密麻麻的纹路迅速扩散。

    细剑发生了裂纹,下一刻,果不其然……咔嚓——剑痴手中细剑直接化作数块,节节碎裂开来。

    静!

    死寂像是波浪一般由剑痴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噗嗤——

    剑痴吐血,嘴角殷红,只是拿着手中断了的细剑,像是自己的女人被人杀死一般,悲痛欲绝。

    “不可能,不,不,这不可能!”剑痴喃喃,虽吐血,却恍若未闻,只是眼角竟是垂下大片大片的泪珠,悲痛化作哀嚎。

    剑痴的哀嚎打破了沉静,终于有人从震撼中回神:

    “剑痴的黑光剑居然断了,断了!那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宝剑啊!”

    “我曾听人说,剑痴痴于剑道,痴于宝剑,其中宝剑便是这“黑光剑”,又听说,剑痴早年学剑便立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剑痴,住手,你住手!”

    反应过来的剑一脸色大变,冲着剑痴大吼。

    剑痴已经将残剑举起,他仰天一声长叹:“剑断,人亡!”话语未落完,在剑一怒吼连连之中,断了的黑光剑,向着自己的颈动脉划去。

    铿——

    一道剑影,剑痴手中残缺的黑光剑被挑飞。

    众人又是一怔,长老剑一的脸色转惊为喜。

    剑痴望着出手的孤煞木讷开口:“我既已败,何必辱我?”

    孤煞冷笑:“我无意你死活,只是今日王上大喜,见不得血!况且,为了一柄剑而死,实在令人贻笑大方!”

    “我为剑痴,为剑而死,有何不妥?”

    “妥从何来?你败了,难道就不好奇,败在那里?”孤煞的话语清淡。

    剑痴的脸色轻变:“败就是败了,还找何理由!”

    “可若是你败不在武功,不在境界,而在剑心呢?”

    “剑心???不可能,我剑痴一生痴于剑道,爱于剑身,我的剑心怎么会败?”

    “那我且问你,剑为何物?”孤煞骤然喝问。

    剑痴一怔,“兵之利器!”

    “剑可有锋?”

    “有锋!”

    “剑意为何?”

    “一往直前,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可斩万物!”

    孤煞冷笑,“既然如此,你的剑,为何有了害怕?有了防御?”

    “我……”

    剑痴一怔,而随着两人的话语道开,周围的一些武林高手们也恍然大悟:是了,方才,孤煞之所以可以一剑破开剑痴的天地囚笼。

    无他,剑锋所指,直取剑痴咽喉!

    当时,剑痴若是仍旧施展天地囚笼,自然也可以重伤孤煞,可是他的咽喉却极有可能不保,衡量之下,剑痴心生怯意,这才撤了天地囚笼,又仓促出剑,这才直接落败。

    如此想来,孤煞方才那一剑,当真是一往直前,无所畏惧,剑心所指,无往不利。

    剑痴恍然,继而垂头:“我败了!”

    孤煞却又摇头,“此乃你之一败也,还有第二个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