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324章 谢谢你的提醒

第1324章 谢谢你的提醒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嘉贝如何能想到江姜竟然信口雌黄到这种程度。

    他眉头打结,倒是真想起来一些细节。

    他和曾明悦在一起,曾明悦确实是表现的很不自信,之前她甚至总说有种做梦的感觉。

    而且先前他说想让她和自己一起来参加迟家晚宴,曾明悦也表现出了忐忑紧张的情绪来。

    难道真的是因为不自信,害怕,临时缺乏勇气就不来了吗?

    傅嘉贝有些无奈,非但没生气,反倒有些自责和心疼。

    江姜观察着傅嘉贝的表情变化,看到他如此,江姜的心里简直要嫉恨死曾明悦了!

    这也让她意识到傅嘉贝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她绝对不能让给曾明悦,一定要得到他。

    “傅少,你不要生曾小姐的气!毕竟她从小和我们生活的环境不一样,这样的晚宴第一次参加,总是会紧张的……”

    江姜一副担心傅嘉贝生曾明悦气的样子,焦急的说着。

    其实是想告诉傅嘉贝,曾明悦小家子气,拿不出手,而且出身低,根本没法融入上流社会,融入不了傅嘉贝的圈子。

    傅嘉贝却根本没耐心听她说话,打断她的话。

    “她还说了什么?她去了哪里?”

    江姜神情微微一僵,“我是在花醉的化妆间碰上她的,她也没和我说多少话,只是听说我也是来参加迟家晚宴的,便让我给你带话,说她不想来了,对不起。然后她就离开了,我也不清楚她去了哪里哦。”

    傅嘉贝刚刚在车上已经联系了杨琪琪和别墅,杨琪琪也不知道曾明悦去了哪儿,而别墅里王妈说曾明悦没有回去过。

    傅嘉贝很担心曾明悦,听江姜说她也不知道曾明悦去了哪儿,他便有些失望,不自觉的沉声道。

    “你怎么不问清楚她要去哪儿!”

    江姜,“……”

    她真是快要吐血了,她又不是曾明悦的老妈子。自己都这样说曾明悦了,傅嘉贝非但没生曾明悦的气,反倒对她一个无辜的人发脾气,什么鬼!

    “抱歉,我只是太担心我女朋友,迁怒了你。”

    傅嘉贝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问题,疏离的冲江姜道。

    却不知道他这话简直又一句神补刀,扎的江姜心里都要流血了。

    “没关系,我可真羡慕曾小姐,有傅少这样疼她的男朋友。”

    “我不够好,让她为难了,我应该再多给她一点时间的。”

    傅嘉贝相信了江姜的话。

    也只能是这样了,那傻瓜,肯定是因为临阵脱逃所以心怀愧疚才关机的,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真是个傻瓜,如果不想来,只要告诉他就好了,他愿意等她的啊。

    江姜,“……”

    不行了,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撑不住脸上表情,狰狞起来了。

    江姜低了头,平息了半响才道。

    “嗯,傅少确实应该多给曾小姐一点时间,我相信爱情是会让每个女孩子有勇气面对任何困难的!”

    言下之意就是曾明悦对傅嘉贝不是爱情,不然也不会临阵脱逃。

    傅嘉贝冲江姜点头,“谢谢你的提醒,是我太粗心,对她的关爱还不够。”

    江姜再忍不住五官扭曲了下,双拳紧握,整个人都隐隐颤抖了。

    她是那个意思吗?为什么傅嘉贝一定要这样曲解她的意思,使劲的往她心口上扎刀子。

    江姜简直都要以为傅嘉贝是什么都看穿了,故意玩儿她呢。

    “你怎么了?”

    见江姜神情不对,傅嘉贝随意问了句。

    江姜扯开一个僵硬的笑,“有蚊子。”

    “别再外面逗留了。”

    傅嘉贝略点了下头,他不关心江姜,自然也没心思探究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江姜,“……”

    她追了两步,紧跟上傅嘉贝,本来还想以知心人的身份,在花园里多和傅嘉贝聊聊天的,现在也没机会了。

    不过两人走到门口,倒是正好听到晚宴厅里响起了舞曲声。

    江姜便眼眸一亮,“我能请傅少跳支舞吗?顺便,我可以和傅少多分析分析我们女孩子的心思,教傅少几招讨好女朋友的小花招哦。”

    见傅嘉贝看过来,江姜冲傅嘉贝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抱歉,我不和除了女朋友之外的女孩跳舞。”

    傅嘉贝毫不迟疑的说道,因为傅奕臣有洁癖,就是这样的。

    傅嘉贝从小耳濡目染,虽然没有傅奕臣那么性情孤僻古怪,可却也受了影响。

    江姜的脸彻底不能看了,不过傅嘉贝根本就没多留意她,他说完就大步进去了。

    而傅嘉贝刚刚走进大厅,就看到燕捷和迟南睿都站在嘉宝的面前,皆是邀舞的动作。

    傅嘉贝眸光微凌,迈步就走了过去,毫不客气的撞开燕捷和迟南睿,牵着嘉宝的手,带着妹妹便滑进了舞池。

    “哥,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嘉宝长松了一口气,抬眸冲哥哥笑着道。

    傅嘉贝神情微冷的扫了眼僵在那里的迟南睿和燕捷一眼,低头冲嘉宝道。

    “大哥看这两个是越活越回去了,没一个配得上你,干脆都不要了,哥哥再给你找个好的。”

    两个男人就知道步步紧逼,倒叫他的妹妹夹在中间难做人,傅嘉贝明显对二人的意见更大了。

    “好啊好啊!我觉得这个可以,要是哥哥认识一个像哥哥一样的男人,一定要介绍给我……不,不用介绍,直接通知我和他领证结婚都行。”

    嘉宝不觉笑着说道。

    傅嘉贝被妹妹恭维的唇边有了笑意,刚刚有些糟糕的心情得到了纾解。

    然后他就听嘉宝道,“哥,你第一支舞和我一起跳,未来嫂子不会吃醋生气吗?”

    傅嘉贝扬眉,轻叹了一声,“不告诉她就好了,大哥还没搞定你未来嫂子呢。”

    嘉宝微微错愕,扫了眼和几个女孩子说话的江姜。

    什么意思?

    江姜不是就在这边吗,自己有眼睛都能看到哥哥和自己跳舞啊,大哥为什么说不告诉江姜就好?

    “哥,你女朋友难道不是……”

    嘉宝正要问傅嘉贝,这时候音乐声却停止了,而迟景遇带着迟南睿站在灯光显眼处,明显有话要讲,大家都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