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小农民 > 第626章 倚天剑

第626章 倚天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头山。

    上一次来的时候,是跟着郝巧他们来的,跟斐兴贤那孙子绕着白头山赛了一圈。

    完事儿之后,张辉领着苏瑾飞了一回儿,上到白头山山顶。

    山顶上有一座九层高塔,镇阴塔。

    塔下边,有一个专门用来焚香的香炉,铜质香炉,跟鼎差不多,长方形。

    张辉是第一次炼器,需要用到这东西。

    另外,金篆玉函上有这样一个说法,龙刀纯阳,凤剑属阴。

    除了用到香炉之外,在剑成之时,张辉还需要白头山的阴气。

    聚万千阴气于剑身,铸就神剑。

    要不是考虑到帮苏瑾炼剑,张辉早把白头山下的那些孤魂野鬼全部收进玉佩做护身符。

    “楚豪,小天,还有李步,半边脸,你们过来。”张辉表情严肃喊了一声,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张辉不信任。“一会儿我要炼个东西,可能动静会有点大,万一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们帮我个忙,帮我看把苏瑾送回洪州,别让任何人伤害他。”

    还有蔡洪熙,张辉直接给他下了一道死命令。

    现在还不确定底下是不是就是黑榜的巢穴,一旦剑成之时,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动静。黑榜的实力不容小觑,且不说万千阴龟子,连影魔那样的绝世高手只怕都不在少数。

    张辉不清楚黑榜的具体情况,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

    他每做一件事儿,哪怕有把握很大,也会把事情考虑到最差的结果。然后提前做好准备,以免到时候出现不可接受的纰漏。

    至于其他那些武者,他们多半是收到消息来看热闹的,就算是蔡少康和厉苍穹,张辉也不信任他们。

    “苏苏,你跟他们到对面的山头去,晚点我再去找你。”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让苏瑾跟在楚豪他们走远点好,要是黑榜的巢穴真在脚下,一会儿干起来,张辉很难确保苏瑾的安全。

    黑榜的可怕,毋庸置疑,且看蔡少康就知道了。

    一踏上白头山,两腿儿就不利索了,抖的那叫一个厉害,晃的人眼睛都酸了。

    说话时,张辉取出一枚精美的玉坠,递给了苏瑾。“这东西是师父昨天炼制的护身符,你把它戴在身上不要取下,除非它坏了,你就一直佩戴在身上,听到了吧?”

    看着张辉亲自将玉坠戴在苏瑾脖子上,不知道怎么,蔡文静突然心里酸酸的,好不羡慕。

    这枚护身符是张辉在参悟所有的道纹之后,闲暇无事,取出极品翡翠,抹去影魔的神识,将他的魂魄炼制的护身符。之后,张辉又尝试着在护身符上刻录了一个特别精细小巧的道阵。

    用道纹刻录成一个小小的防御阵法,虽然阵法很小,但效果却十分惊人。

    以前张辉炼制的那些护身符,对普通人来说,完全可以当做是多一条命。出了车祸,或者高空坠下,或者其他什么,完全可以挡住一次致命的伤害。

    但面对武者的话,大师境界的武者便可一掌把护身符干的稀碎。

    而现在张辉炼制的这枚护身符,就算是燕长天来了,一时半会也休想伤害苏瑾。

    张辉在玉坠里面注入了很多元气,这些元气足以维持道阵运转一炷香的时间,也就是说,除非能破了道阵,否则一炷香内休想伤害苏瑾分毫。

    有了道阵的守护,张辉大可不必担心苏瑾的安危,这样一来,影魔的魂魄就显得有些多余了。张辉突发奇想,不再用魂魄护住,反倒将影魔的魂魄炼制的极具攻击性。

    没错,这是一枚攻守兼备的护身符。

    不过,影魔残存的魂魄之力,只能发动一次暗杀。

    仅有的一次暗杀,将会是影魔毕生最华丽的一击,穷其毕生经验,一击必杀。

    哪怕传奇境界的武者,稍有不慎也容易着了道。

    魂魄之下的影魔,更精于藏匿,何况他本身就藏在玉佩之中,除了张辉之外,又有几人知晓。

    张辉送东西给苏瑾,哪怕就是一颗棒棒糖,要换做其他地方,苏瑾肯定会高兴的蹦起来。

    可是看着张辉表情凝重的样子,即使送的是最唯美的翡翠,苏瑾也高兴不起来,心中有些慌乱,害怕,放佛张辉要离自己而去。

    突然间,心里空落落的,似乎自己世界里面最宝贵的东西,正在剥离,然后离她远去。“师父,炼器是不是很危险?”

    看张辉严阵以待的样子,苏瑾很是担心。“师父,我们不练了好不好?不是有龙泉宝剑嘛!我都网上联系到他们了,只要花一两万他们就可以炼制一柄很好的剑了。”

    龙泉宝剑,两千年的铸剑传承,他们精心练出来的剑,可以开三胴,足以称得上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宝剑。

    所谓开三胴,就是把三个人,或者三具尸体并列摆在一块,然后一刀看下去,三个人或三具尸体直接被一刀切断。

    当初倭寇入侵华夏的时候,就曾经用活人死尸做过名刀测试的试验,一般的倭刀不会超过三胴。不过听说战时,有出现过倭刀开四胴,甚至开七胴的宝刀。

    这些所谓的宝刀,放在凡人的世界,足以称之为绝世宝剑,可放在武者的世界,就有些不够看。

    随随便便一个武者的兵器,开四胴就跟玩儿似的,张辉的赤血偃月刀,就是一百个人汇聚一排,张辉一刀之下,也能将这一百人斩成两截。

    光是刀罡便可开个十几胴了。

    做他张镇天的徒弟,岂能用一件凡品。

    “放心吧!”

    “师父不会有事儿的,乖!跟楚豪他们上那边呆着去,一会儿完事儿了,今天师父就带你回家。”张辉捏了捏苏瑾肥嘟嘟小脸蛋,心中很是欣慰。

    这丫头虽然平常懒了点,但人还是很不错的,知道关心师父。

    “去吧!”

    “楚豪,带苏苏走吧!”张辉摆了摆手。

    虽然做最坏的打算,但实际上张辉把握还是很大,即便黑榜强者如云,有先天之境的强者,张辉也悍然不惧。

    突破金丹后期,领悟金篆玉函上的道纹,这会儿张辉的实力比之昨天要强出数倍。

    这个时候的他要是碰到影魔,后者连躲的机会都没有,张辉一指能戳死他。

    尤其是张辉阵法上的造诣,更是冠绝当世。

    等楚豪楚天他们带着苏瑾离开之后,其他人也都纷纷下了山,大多数武者都爬到对面的山头,隔山远望。

    蔡少康欲言又止,最后一声不吭,走了。

    倒是厉苍穹留了下来,脸色颇为沉重。“张先生,要不要再等等?昨天晚上我已经电话通知总舵主,再过一会儿他老人家应该就要到了。”

    厉苍穹不知道张辉准备怎么做,但这里是白头山,在他们脚底下指不定就是黑榜的巢穴。

    一旦将那些人引出来,保不齐张辉要损落在这。

    这样的天才,要就这么死了,未免太可惜。

    鳌尘要在的话,事情会稳妥的多。

    毕竟他老人家能掐会算,万一危险太大,起码可以提前示警。

    而且,除了黑魔和黑榜之外,张辉当下的处境也不是很好,昨天晚上闹出那么大动静。张辉在香山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相信这会儿整个华夏武道都知道麟川张镇天在香山。

    看早上那些来酒店门口等候的武者就知道,怕就怕十大家族的人也会来香山,到那个时候,张辉可就真的危险了。

    若是燕长天来了,张辉又该如何自处?

    “你赶紧走你的吧!等老杂毛过来,天都黑了。”张辉摆了摆手,像在驱赶着烦人的苍蝇。“走走走,别在这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