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小农民 > 第519章 判官笔到手

第519章 判官笔到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成化掏出判官笔,满脸杀气。“张辉,你不要欺人太甚。”

    唐成化境界不高,小宗师一名,远不如唐文轩。但是,他精通阴阳之术,凭借着一根判官笔,纵横华夏数十年,闯下偌大个名号。

    多少人谈唐色变?

    一世英名,不能就这么付之东流,晚节不保啊!

    大不了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了。

    “啪!”

    张辉漫不经心,晃晃悠悠一巴掌干唐成化脸上。“欺人太甚怎样?就欺负你了。”

    唐成化眼珠子暴跳,吃人的心都有。“你不要太过分。”

    “啪!”

    “我就过分了。”

    “王八蛋!你再动老夫一下试试。”

    “啪啪啪!”

    “三下了,满意不?”

    唐成化气的浑身直哆嗦,感觉跟要中风了一样。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张辉这会儿早已是千疮百孔。

    拼了?

    拿什么拼?

    以他小宗师境界的微末实力,张辉一刀就能剁了自己。

    唐成化咬牙切齿了很久,却始终没能鼓起勇气。

    身为一名阴阳师,唐成化比一般人更了解黄泉九幽,他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将来死了肯定是要下黄泉堕地狱。唐成化还没活够呢!怎么舍得去死。

    何况年纪越大越怕死。

    权衡再三,最终唐成化一口气吐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干瘪瘪的,放佛被抽离了精气神。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语气中略带哀求。“其他的老夫都可以答应,但是判官笔,不能给你。”

    判官笔乃是唐家的立家之本,也是他唐文轩最大的依仗。

    若是把判官笔交给张辉,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这老东西,那么不懂事呢?非得逼得我欺负老头是吧?”没看楚豪哭丧着个脸,捂着肚子还等着张辉请他吃饭呢!哪有时间跟个老东西在这儿耗下去。“真不给?”

    唐成化很为难。“不是给不给的问题,判官笔是我唐家立家之……”

    唐成化话没说完,张辉直接打断。“废那么多话,不给拉几把倒,我自己拿就是。”

    言毕,张辉一刀斩了过来。

    唐成化脸色骤变,吓一大跳,立即一个后滚翻,狼狈躲过。

    命是保住了,然刀罡罡气如霜,仍在老头胳膊上留下一道血痕,一阵阵隐隐作痛。

    唐成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惨白惨白的,跟死了十年一样。

    差一点,动作稍微迟缓一些,恐怕就要身首两段。

    唐成化心有余悸,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一双眼充斥着惶恐和绝望。

    张辉要杀人了。

    唐文轩金钱豹他们纷纷蜷缩墙根,抱着脑袋,一脸恐惧。

    尤其是唐文轩,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墙缝,跟一受尽委屈的小女孩儿似的,嘤嘤啜泣着,我见犹怜。

    楚豪都不忍心看,堂堂江南唐家大少爷,天潢贵胄,被张辉欺负成这样,太可怜了。

    叫人心酸呐!

    眼前这一幕幕,要是传出去,只怕华夏武界要掀起轩然大波。

    昔日恶名昭著,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无常唐成化,这会儿就跟张辉亲孙子似的,被欺负的不要不要。

    “不给,不给就去死吧!”张辉扬起赤血偃月刀,杀气凛冽。

    判官笔,张辉要定了。

    这玩意儿能把黑无常召唤过来,多霸气。

    以后碰上那些强敌,张辉都用不着亲自动手,判官笔唰唰写上几个字,便可定人生死。

    光想想都美滋滋的。

    江南唐家,不愧是大家族,好东西可是不少。

    早知道就不该让唐文轩写一个亿的借条,再弄几个宝贝多好。

    若是唐成化知道张辉此刻的想法,不知道他会不会哭出来。

    电梯空间狭窄,唐成化无路可退,面对着死亡一次次逼近,唐成化再也撑不下去。

    张辉扬刀之际,唐成化忍痛割爱,双手托着判官笔,毕恭毕敬呈递到张辉面前:“辉,辉爷,请笑纳!”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张辉喜上眉梢,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姿态,取走唐成化手中的判官笔。

    这一刻起,判官笔易主了。

    褐灰色,笔管雕刻着奇异的铭文,密密麻麻,就像蛇皮一样,摸上去特别的粗糙,渗人,阴气十足。

    笔尖十分锋锐,如针尖剑锋。

    张辉把玩着判官笔,爱不释手,放佛色中饿鬼温柔的摩挲着绝色美女吹弹可破的肌肤。

    “呜呜呜……”眼瞅着陪伴自己数十年的宝贝,就这么易手,唐成化再也止不住老泪纵横,哭的像个孩子。

    光丢人也就算了,连判官笔也丢了。

    名镇大江南北的唐家三宝,其中两件至宝落入张辉手中。

    天元棋盘,判官笔……楚豪眼珠子都红了,他深知判官笔有多可怕,这可是杀人利器。

    唐家三宝,已然名不副实。

    “这东西怎么用来的?”张辉问道。

    之所以留着唐成化一条老命,可不就想着从他那得判官笔的使用方法嘛!

    活着的说明书。

    “哎!”

    唐成化长叹一声,嘴巴微张着,刚准备言语。张辉大手一挥:“你等会儿,我试试。”

    张辉握着判官笔的刹那,脑子里边突然涌出来不少信息。

    是金篆玉函。

    ‘判官笔,判生死定别离,画的是世间正义,写的是无上大道。’

    ‘一笔断生机,一圈转轮回。’

    “太霸气了!”

    “这才是判官笔真正的可怕之处吧!”张辉手执判官笔,往左手中指一扎,一滴精血射出,立即被判官笔吞噬。真元注入,判官笔氤氲之气缭绕,通体血红,妖艳诡异,散发出阵阵阴寒之气。

    张辉握着笔杆,唰唰唰虚空写上三个血色大字‘唐文轩’。

    当张辉写出‘唐’字的时候,唐成化和唐文轩爷孙两人膀胱都炸了,瑟瑟发抖。

    唐成化持有判官笔数十个年头,张辉在做什么,他最清楚不过。

    当‘唐文轩’这三个大字呈现在众人面前时,唐文轩直接瘫了,瞳孔灰白,充斥着绝望。

    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名字而感到绝望。

    为什么?

    为什么父母要给我取这个名字?

    叫什么唐文轩,叫个唐三唐四也好了,为什么偏偏我叫唐文轩……

    唐文轩思绪万千,恨不得那三个字是别人的名字该多好。

    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唐成化震惊了。

    紧跟着,张辉又握着判官笔写上三个字——祁无言。

    虚空漂浮着六个血字,就像是六把利剑悬浮在众人脖子上,令人不由自主的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来。

    “你叫什么?”张辉踢了金钱豹丁博宏一脚。“哥几个,名字都报一遍吧!”

    丁博宏哭丧着脸,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眼巴巴瞅着张辉,那叫一个可怜。

    “我脸上有花呢?盯着我干嘛?问你话,叫什么名儿?你丫是不是聋了?”张辉气结,完事儿转过头看着唐文轩,指着丁博宏问道。“这孙子叫什么?”

    “丁丁丁……丁博宏。”

    唐文轩声音太小,完了还一直打颤,张辉没听清。“丁什么?”

    “丁博宏,博大的博,一展宏图的宏。”唐文轩脑袋耷拉着,有气无力的回应道。

    “这几个呢?”张辉问。

    “葛承新。”

    “卓文东。”

    “吉泽……”

    唐文轩一一回答,几个人全卖了。

    丁博文,卓文东几人脸色阴沉,怒视着唐文轩,恨不得剥皮抽筋,活生生把他剐了才泄气。

    本想着帮唐文轩一并对付张辉,巴结好唐文轩,往后仰仗着江南唐家好分一杯羹。

    谁曾想,唐文轩这么无能。见张辉就跟小学生见到老师一样,没有比他更乖巧老实的孩子了。

    到现在,还把他们名字全给报了一遍。

    丁博文心里憋屈,实在忍不住,咬牙切齿冲着汤博文破口大骂:“我特么真是瞎了眼,居然会选择一个怂包废物。江南第一人,真特么可笑。”

    东北经济连年下滑,混不下去了。丁博文是诚心想帮唐文轩杀张辉,夺赤血偃月刀,日后好把生意重心转移到江南。可没想到,唐文轩非但没给他带来利益,反而亲自把他送进火坑。

    丁博文后悔莫及。

    “唐文轩,我卓文东今儿个算是见识了,你特么就是一跳梁小丑。死后,化作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反正都要死了,卓文东他们也无所畏惧了,纷纷指责唐文轩废物,垃圾,丢祖宗的脸。

    骂到最后,连唐成化也没躲了。

    爷孙两人被丁博宏一干人骂的狗血淋头,只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骂完了吗?”

    “骂完了该我了。”张辉坏笑着,判官笔的笔尖,点在卓文东的名字上面。“卓文东,卓文东是你吧?”

    卓文东很有骨气,他挺起胸膛,摆出一副英雄就义,不惧生死的作态。“落到你手里,我卓文东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哦!”

    “这样啊!那你就去死吧!”笔锋一转,一道血横,犹如一把大刀将‘卓文东’三个字一刀劈开。

    血雾炸开,阴风阵阵。

    一团黑影从地底爬了出来,电梯内的温度骤然下降,众人顿觉得如坠冰窖,手脚冰凉,毛骨悚然。

    唐成化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嘴唇噏动着,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

    眼前的那团黑影,可不正是他供奉多年的黑无常。

    “他是怎么做到的?”唐成化浑浊的眼中写满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