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昏婚如罪:爹地,你好坏 > 057、秦陌凜要和伊莎结婚?

057、秦陌凜要和伊莎结婚?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沛白毕竟是小孩子,不能一直待在医院。

    “小白。”薛凉末第一次见秦老爷子,她能够感受到秦老爷子身上那股威慑力。

    看到秦老爷子将秦沛白交给阿光,薛凉末反射性的就要将秦沛白抱过来,却被秦老爷子一个冰冷的眼神看过去,薛凉末就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送小白回去。”见薛凉末安分下来,秦老爷子冷冰冰吩咐道。

    “妈咪,小白先回去,你不要怕,爹地会没事的。”秦沛白经历今天的事情也非常累,眼睛都睁不开,不停地蹭着眼睛。

    “小白好好休息,一切都有妈咪在。”薛凉末心疼的看着秦沛白一直蹭眼睛的动作,柔声道。

    秦沛白打了一个哈欠,点点头,便趴在阿光的怀里睡着了。

    “爷爷,你也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就可以。”一直没有说话的伊莎,见秦老爷子面色沉凝的样子,上前说道。

    “陌凛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离开?”秦老爷子绷着脸,扫了薛凉末一眼之后,朝着伊莎淡淡道。

    伊莎看了秦老爷子一眼,随即道:“爷爷身体也不好,还是先回去休息,有消息我会给你打电话。”

    “那好吧,一旦有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秦老爷子被伊莎说服了,他目光暗沉的看着伊莎,说完便拄着拐杖,离开了医院。

    目送着秦老爷子离开之后,伊莎便坐在薛凉末身边的位置。

    “薛小姐也累了吧?折腾了一天,你也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伊莎微笑着看着薛凉末,举手投足那股优雅端庄的气息,莫名的让薛凉末有些烦。

    她垂下眼皮,冷淡道:“我不累,我想要在这里等秦陌凛出来。”

    “还有一个多星期,就是爷爷的八十一大寿了,爷爷这一次过来,不仅是因为想念自己的曾孙,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要在那一天,宣布我和陌凛的婚事,老爷子想要我和陌凛在京城举办婚礼。”

    “老爷子一直都很喜欢京城这个地方,所以希望我和陌凛能在京城举办婚礼。”伊莎又说了一句。

    秦陌凛……要和伊莎……结婚了?

    薛凉末的心,像是被无数只手掐住,很疼……

    她咬唇,绷着脸,扯了扯唇道:“是……吗?那还真的是……要恭喜伊莎小姐和秦少了。”

    “我们家和秦家一直都是世交,而且,我和秦陌凛从小一起长大,之前因为家族原因,必须要嫁给秦陌凛的哥哥,但是后面他哥哥发生意外,我就成为他挂名的大嫂,我们英国贵族那边讲究的是血统纯正,所以没有人会去计较这些伦理,我和秦陌凛的结合,是最完美的结局。”伊莎微笑的看着薛凉末,字里行间,都带着浓浓的得意甚至是警告。

    她像是透过这些话,告诉薛凉末,秦陌凛和她是一对,希望薛凉末不要痴心妄想嫁进秦家。

    薛凉末用力的掐住身边的衣服,因为太用力,将衣服捏的有些变形。

    见薛凉末一直都没有说话,伊莎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时间一晃而过,原本紧闭的手术室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薛凉末的身体狠狠一颤,抬头看着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起身激动问道:“医生,秦陌凛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脱离危险了,等下会转入普通病房。”医生淡淡的看了薛凉末一眼,摘掉口罩之后,便带着护士离开了。

    知道秦陌凛没事,薛凉末的心也放松了下来,而伊莎则是立刻给秦老爷子打电话,将秦陌凛脱离危险的事情告诉秦老爷子。

    薛凉末侧头看了伊莎一眼,抬脚便想要跟着护士一起去秦陌凛的病房,却被伊莎喊住了。

    “薛小姐已经很累了,陌凛交给我照顾就可以,薛小姐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伊莎浅笑的对着薛凉末说道。

    薛凉末听到伊莎的话,眉头狠狠皱了皱,她很想要在医院陪着伊莎,可是……刚才伊莎对薛凉末说了那么多,其中的用意是什么,薛凉末也是一清二楚。

    她和秦陌凛,原本只是两个人陌生人,他们之间,也不应该存在任何交集。

    “好,那我先回去了。”薛凉末挣扎良久之后,对着伊莎颔首,便扭头,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医院。

    伊莎摸着下巴,看着薛凉末离开的背影,眉眼间划过淡淡的沉凝之气。

    她冷笑一声,轻蔑的笑了笑。

    她已经将话说的非常明白,薛凉末是一个聪明人,应该……也能够听懂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吧?

    ……

    薛凉末走出医院的时候,整个头都有些晕乎乎的,她的脑子里,都是伊莎刚才说的话。

    秦陌凛和伊莎要在京城举办婚礼……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却和金童玉女一样。

    她又凭什么……和秦陌凛在一起?她离过婚,还有过精神病史,这种身份的她,怎么和秦陌凛在一起?

    “凉末。”薛凉末收拾好心情,闷头就要往对面的马路去打车的时候,沈择在此时出现。

    薛凉末拧眉,看着将车子停在自己面前的沈择,绷着脸,抿唇不语的看着沈择从车上下来。

    上次之后,沈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了,之前沈择的公司被秦陌凛整的很惨,后面好像是沈择找到了一个很大的靠山,公司反而越发的红火起来。

    至于沈择背后的金主是谁,没有人知道。

    “有事?”薛凉末绷着脸,冷淡道。

    薛凉末的客气疏离的态度,没有让沈择胆怯,他佯装痴情的看着薛凉末,温柔道:“我听说秦少出事了,特意过来看他,他没什么大问题吧?”

    “既然你是看秦陌凛的,就应该上楼上去看他。”沈择那副谄媚又野心勃勃的样子,让薛凉末厌恶。

    她现在心烦意乱的,不想要和沈择在这里废话。

    沈择见薛凉末满眼不耐烦,眸子深处划过一抹恼怒,面上却极力的克制住心中的那股暴戾。

    “凉末啊,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之前你不是和我去看设计表演吗?你怎么又对我这么冷漠?你果然还是在记恨着当年的事情对不对?我知道是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