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寇道 > 第五十六章 金丹(下)

第五十六章 金丹(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show_d();</script>    歪冠道人走入席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殿中人,按照世俗的说法,他和这些人还是连襟,按照小姨子和屁股的理论,互相都看不顺眼。

    凭什么老子的道侣要称你为姐夫(妹夫)。

    淡淡的竞争意识在几人之中环绕,就好比几个女婿回到娘家,大底都要显摆一下手段,人之常情,仙人都不能免俗。

    “老子的娘子可是交代了,若是解决不了此事,回头连洞府都进不去,到底是哪种海底妖物,直接说出来,老子一把火烧了它,”一位面如黑炭、须发如火的大汉声如响雷,他单是坐在地上,就比常人要高上一头,说这话时,头顶火焰乱窜,五火岛的修士,大底以性格暴躁著称,尤其他凝练的神火怒心丹,怒气越重,法力越强。

    “黑炭脸,人还未来呢,叫嚣个什么,真当这里是你那寸草不生的破地界么,”一位峨冠博带的中年人淡淡道,语气中,有一种淡淡的高傲感,也有种古练气士的苍茫气质。

    这种感觉,只有内岛中的地仙弟子,才有这份底蕴和积累。

    “嘿嘿,你这话说的,我这可是为了自家娘子,自然心急火燎,哪像你扶摇真人,道侣几十位,怕是忙不过来吧,自然也就不会上心了,”黑炭脸其实不傻,没跟对方硬顶,而是换了个说法,顿时噎的对方脸一黑,毕竟论起这风流之名,他也算是名传内海了。

    “把人唤上来吧,给我们几位道友看看,到底是中了什么封印,”玄云子道,他是出自青阳门的男性修士,自打修成金丹后,便与同门师妹移居另一座海岛,所以除了‘姐夫’的身份外,他还是青阳门上一代长老。

    “先看看再说,”歪冠道人点头,他可不是来做意气之争的。

    不一会儿,之前被封印的三十六女弟子便被搀扶过来,一个个面色苍白,脚步不稳,似是受了重伤,但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口。

    玄元子将手搭在其中一位女弟子的手上,一道青阳真气输入体内,刹那间如石城大海,眉头微皱,手上青光乍现,很显然是加强了真气强度。

    就在另外四人注目之时,一股危险的气息忽然从女弟子身上一闪而过,玄元子手一抖,‘嘶拉’一声,袖口裂成两块,同时掌心上多了一道血痕,刺痛感同时传来。

    “好犀利的剑气!”玄元子惊道。

    能将一道剑气封印入人体内而不消散,这本就是困难的事,更难的是,这道剑气还有了灵性,能透体反击。

    “大师伯,能破解吗,”一位青阳门长老小心翼翼的问。

    玄元子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用剑之人,剑术在我之上,我若强行镇压,怕是门内弟子性命不保。”

    “说了半天,还是没有办法,看老子一把火把剑气烧光,那便什么都不用说了!”黑炭脸怪笑一声,忽然伸出手,在惊叫声中拉来一位女弟子,一掌拍在胸口,透明的火光涌入其中,高温瞬间在四周蒸发起来。

    那女弟子先是俏脸一红,然后惨叫一声,脸色像是烤红了的猪皮,血水从五官中渗出,表情凄厉,惨叫不断。

    青阳门长老想说些什么,却被玄元子止住,解释道:“这是五火岛的火解法,乃天府真传,能以天火烧尽一切邪魅魍魉,他来解这道剑气,比我至少多了一倍的把握。”

    玄元子不仅是‘姐夫团’的一员,还是青阳门长辈,他是最用心的,所以哪怕黑炭脸态度凶横,他也姑且忍着。

    果不其然,半柱香后,女弟子体内,先是响起风箱的‘呜呜’声,继而是一道剑鸣声,越发清脆激昂。

    “抓到你了!”黑炭脸怒吼一声,黑毛大手虚捏,就要将剑气从体内抽出。

    “啊啊!!!!”

    就在这时,一道凄惨的尖叫声从女弟子口中爆出,十来道血线从皮肉中射出,杀伤一片,血水喷了黑炭脸一脸,等他放开手时,女弟子眼角已被撑裂,嘴巴张大足有面孔一半,一半鼻子裂开,像是被刀劈开。

    黑炭脸不仅脸上血水一片,而且胀的通红,信誓旦旦的出手,结果什么都没有解决,反而害死一个小辈。

    “刚刚只是失手,那道剑气就在被我炼化的关口,忽然裂开,这次有了经验,下次绝不会这样。”

    他虽是这般说,但是被封印的女弟子均是面色惊恐,躲他好似躲瘟疫般。

    “不用试了,你再试一百次都没用。”

    “你小子说什么,够胆再说一遍!”黑炭脸怒火冲天。

    那位一直没有开口的‘姐夫’平静的道:“这是古剑术,炼的是剑灵,神剑生灵,你以为它是剑气,其实他是一种生灵,你要炼死它,它在死前必然反扑,除非你的道行是施术者的百倍,可以在瞬间镇压一切变化,问题是你有吗?”

    黑炭脸讷讷无语,最后一拳锤在桌案上,那桌案就像被大火烧化,化作漫天黑絮。

    “这小贼,一身道行不过金丹,等他来了,老子用真火炼死他!”

    歪冠道人也缓缓收起了手,他感应到对方剑气中,蕴含着淡淡冰雪之意,修炼的该是水系神通,心中则在推演,用剑人出现时,自己几招之内,能够收拾掉对方。

    青阳门长老暗自松了口气,死了几位弟子他不关心,关键在于这几位愿不愿意出力,而很显然,三日前出剑的那人,成功的激起了这五人的怒意。

    结成道侣的青阳门弟子很多,但修为最高深者便是眼前五位,金丹一成,等于超越星宿海九成的修士。

    金丹之下无敌手,这是从未被打破的真理。

    “人,人来了!”

    正在这时,一位守岛弟子慌忙的跑了进来,神色像是见了妖魔般。

    “各位道兄,我们五人中,玄元子法力最为浅薄,就由我先去会一会对方,若事有不成,几位再出马。”

    其它几人都点了点头,一来客随主便,而来也想着试试对方深浅,能炼成这种剑术的,必有名师指点。

    玄元子飞到岛外,很快就看到那被轰裂开的阵眼,面色微变,不过联想到‘古剑术’,又松了口气,这或许便是古剑术的特殊变化。

    阵眼前方,一个年轻人正一步步的走来,乍看起来没什么特殊,但是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标尺量过般,没有半点机械的死硬,很是灵动。

    灵动中的秩序,这就是此人给与他的感觉。

    “为何破我山门,”玄元子落在对方面前,呵道。

    “无它,求个生路而已。”

    玄元子虽然被请了过来,但对于对方的身份和目的,也着实没摸清楚,不过联想到前几日攻岛的‘妖魔’,顿时色变道:“你是那伙妖物的领头者!”

    “娲人好歹也是古人族一种,他们若是妖物,你又算什么,”寇立幽幽道。

    “就算不是妖物,何故伤我门人、坏我大阵、破我剑阵?”

    “海底古洞府,与我族关系深厚,是故来讨一方活地,若我真与你门派有仇怨,尔等到来之前,青凤岛上,怕是已无有活物了。”

    玄元子默然,皱眉,刚要说些什么,却又被打断了。

    “忘了说了,在下白鲎,家姐白玉娘,均是天机上人门下弟子。”

    玄元子满含杀气的眼光,只因这一句话,便降了下去。

    地仙不可轻辱,这是星宿海的规矩,毕竟开辟这方地界,保人族平安者,皆是地仙。

    若是杀了他的弟子,谁来抗下仙人的雷霆之怒。

    过了许久,玄元子才睁开眼,缓缓道:“你待如何?”

    寇立道:“无它,我能看出来,贵岛上请了不少好手,不如就赌斗一番,若是我输了,立刻迁族离开,此生不找贵派麻烦,若是我赢了,便化剑为界,各安所居如何?”

    玄元子面色一凝,头顶一道碧光璀璨,只微微一绕,周围百丈,瑶花神树,尽皆断折,炼就金丹,心境必然圆满,而在剑术中,圆满的心境可以极大的提升剑术层面。

    避光一转,一轮青日从对方脑后深出,虽只有篮球大小,但碧光照耀大半个岛屿,虽然跟之前的剑阵相比,气势要小上许多,但是威胁至少要大上十倍。

    “你这一门的剑术,是只有这一招吗?”寇立叹气,拔剑,刹那间,岛屿下沉三尺。

    四道遁光同时射穿宫殿顶层,四姐夫面色剧变,在外人看来,岛屿只是凭空下沉三尺,但落在他们的眼中,岛上的元气在瞬间凝成了一座元气大日,包裹住了整座岛屿,演化出了白云苍狗、蓝天碧空,唯独少了一物。

    天上的大日没有了!

    “凝百里元气为己用,绝对是金丹高手,而且是顶尖的强手!”黑炭脸面黑如炭。

    “同道中人,地仙法脉的模拟法界!”峨冠博带者皱眉。

    “生灭之力居然融合化一,古剑术和中土剑术两脉,居然都炼到不可思议的境界,不可能啊。”少言寡语者脱口道。

    当大日在现之际,一道人影重重砸在地上,正是那玄元子。

    寇立从虚空中踏步走来,落在悬崖边上,垂首:“你们,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