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319、丁镜【04】要求见面【三更】

319、丁镜【04】要求见面【三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01章 丁镜【04】要求见面【三更】

    手中把玩的手机忽然消失,墨上筠挑了挑眉,朝丁镜丢了个白眼。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铃声和震动声吸引着丁镜,她不由得朝屏幕看了一眼。

    结果,却看到一串数字号码。

    而且还有些眼熟。

    不到一秒,丁镜就将这串号码的来路想了出来——是阎天邢的电话。

    在酒吧的时候,她接到过阎天邢的电话,因为当时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反复的看了好几遍,加上时间过去不久,所以现在很快就能想起来。

    “你怎么没有阎教官的电话备注?”

    丁镜询问了一句,将手机丢给墨上筠。

    在丁镜印象里,墨上筠跟阎天邢曾经是同事,现在关系看起来剑拔弩张吧,但说他俩是多年好友都不为过,没有存阎天邢的电话也太奇怪了。

    “不需要。”

    墨上筠懒懒回了一声,把手机捞在手里,顺手划了接听。

    对于她而言,阎天邢的电话记在脑海里,一眼就能认出来,有没有备注都无所谓。

    不过,当初删掉“阎可爱”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因为去gs9这种地方,他们的私人物品肯定是会被检查的,尽管对方检查的行为不会被他们发现,但墨上筠不可能连这点潜规则都搞不懂。

    后来她改成“阎天邢”的名字。

    可这次手机到手上,墨上筠看到“阎天邢”几个字,怎么看都觉得太生硬了,方块字死板冷漠地存在通讯录里,没有一点感情,跟其他所有的备注都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点。

    想来想去,墨上筠也找不到合适的昵称,干脆就将阎天邢的电话删了。

    无论有怎样大胆的想法,她还是暂且放心里吧。

    她记得就成。

    “阎教官。”墨上筠略带敬意地喊道。

    尽管除了口吻,眼神和表情都看不出一点“敬意”。

    “不要轻举妄动,听到没有?”

    没有任何客套话,阎天邢直接单刀直入,声音多了些许冷峻。

    隔着电话,墨上筠都能想象阎天邢板着脸,一脸严肃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

    “这么凶?”墨上筠扬眉。

    “……”

    阎天邢沉默了会儿,似是在思考自己刚刚的口吻是否真的“很凶”。

    半响,他决定不跟墨上筠计较,而是放缓了语气,重复地问:“听到没有?”

    这磁性诱惑的嗓音,简直能要人命了。

    抬手一摸鼻子,墨上筠大概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便也老实地说道:“知道。”

    但下一刻,她就听见阎天邢说:“嗯。让丁镜接电话。”

    墨上筠:“……”

    就这么完了?

    说了两句话就让丁镜接电话?

    墨上筠不爽地蹙眉,将手机丢给丁镜。

    注意到墨上筠神情不对劲,丁镜还以为她是被批评了,心想这位阎爷脾气还挺大的。

    她拿起手机,递到耳边,喊了一声“阎教官”。

    本以为自己“也”会被骂一通,但阎天邢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完全无暇顾及“是否会被骂”一事了。

    坐在一侧的墨上筠,本以为丁镜会很快聊完,却没有想到,阎天邢和丁镜聊了好几分钟,而越聊到后面,丁镜的脸色就越难看。

    最终,她听到丁镜神情凝重地吐出两个字,“我去。”

    说完,她把电话给挂了。

    “什么情况?”

    墨上筠狐疑地询问。

    瞧得丁镜这脸色,肯定也不是被阎天邢骂几句那么简单。

    丁镜烦躁地皱眉,说道:“我们俩应该被发现了。换句话说,我们这些贸贸然闯进去跟踪的,基本都被事先有所准备的他们发现了。就刚刚,刘明一走,我们这边就有人被抓了,那人说让我去一趟。”

    “那人?”

    虽然能猜到对方身份,但墨上筠还是问了一句。

    丁镜道:“就我们刚见到的那个,长得人模狗样的,s团高层。”

    墨上筠:“……”不好意思,以她那个角度,以及照片放大后的模糊程度,她看不出对方是否“人模狗样的”。

    唔。

    既然丁镜这么说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那么,应该就没错了吧。

    墨上筠走神了会儿,很快思路就落到眼下的事情上面。

    墨上筠问:“你会有危险吗?”

    “不知道,”丁镜冷静地回答,“不过有你们在,应该不会吧。”

    对这个问题,丁镜不是很担心。

    入虎穴的事,她没少做过。

    以前也好,现在也好,她总是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推到风险之地。

    他们说,只有你能做,别人做不了。

    于是全都得由她来做。

    “他为什么要见你?”

    停顿良久。

    最终,丁镜凉声道:“叙旧吧。”

    近几年,他被调到s团来,他们也打过几次照面了。

    不过从来没有交谈过。

    以前遇见都是在交战的时候,你生我死、你死我活,见个面就是战斗,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

    但他们都清楚对方的现状就是了。

    一个兵,一个匪,完全对立的状态。

    这几年来,丁镜也没见他来到东国境内,没想到他会筹划着在东国境内拓展生意。

    不过也是,组织本就是靠这个起家的,作为分支的s团,肯定不会放过这一块肥肉。

    谁带头都那样。

    “旧相识啊。”墨上筠声音悠长,她顿了顿,然后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简少宁。”

    出乎墨上筠意料的,丁镜说出个通俗易懂且很接地气的名字。

    墨上筠有些没想到,遂愣了一下才问:“东国人?”

    丁镜肯定地道:“东国人。”

    “哦。”

    墨上筠应了一声。

    东国人……

    一个境外组织,高层竟然是东国人?

    滑稽可笑。

    但,又那么的可恨。

    丁镜道:“把车开回去吧。”

    “嗯。”

    墨上筠再次发动了车。

    越野车内。

    阎天邢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忙了两天一夜,到现在也没什么休息时间,阎天邢只能在车上休息片刻。

    步以容则是坐在驾驶位置。

    他将车停到这里,却一直都没有打开车门下去,而是等着某个急着见他们的赶来。

    果不其然,才等了几分钟,中午刚跟他见过面的武警,就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跟中午那番好友的态度完全不同,他现在都已经面临暴走的边缘了,跟步以容仅存的那点情分、那些革命友谊早就被抛在脑后,唯有满肚子的怒火占据他此刻的全部情绪。

    他来到车门旁边,伸手要去拉车门,想将门给打开,结果门压根就没开,他怎么拉也拉不动。

    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好在车窗没有关,他将手往车顶一搭,只手插着腰,然后没好气地冲着步以容喷口水,“步队,你什么意思?你给我塞的都是些什么人?一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小公主,那金贵的,我们这里得有人惹得起才行;一个跟s团有说不清扯不断关系的杀——”

    “和哥,那是我们的学员。”

    步以容唇角自带的笑容淡去,他语气肯定地打断了武警、和尚口不择言的话。

    被他这么一打断,和尚也意识到自己说话是有些冲动,但他心里的怒火却没有因此而消散。

    “这种人你们自己那里敢接受,我们这里可没有这个本事。”和尚愤怒地说着,继而又抱怨道,“我说你,我们认识也有好几年了,交情匪浅吧,你怎么把这俩烫手山芋塞给我?而且,你连个提醒都没有,是不是想害死我啊?!”

    “她们只是我们的学员。”步以容只是换了几个字,但却换了强调的重点。

    不管她们以前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现在能在gs9,那就是他们的学员。

    以后她们若是有能耐留下来,那她们将会是他们的正式队员。

    她们过去如何,都不重要。

    这才是他们的gs9。

    无差别对待。

    和尚哑言片刻,最后还是没忍住爆发了,“但问题是,现在!人家点名了!要见你们的学员!你说说,你们一般的学员,能有这待遇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