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娱乐教父 > 第1220章许老板请自重(二合一)

第1220章许老板请自重(二合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说实话,白重山这会儿是真想把许断那孙子给摁在地上摩擦半小时,简直太特么无耻了,无耻到突破极限了。

    “老白呀,你不能这么意气用事啊,你好好想一想,万一成功了呢?多大的好处啊。”许断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在乎这点小利干嘛呀,是不是?身为总裁CEO,目光要放长远啊。”

    白重山沉默,万一成功,就是这四个字,这也是他到现在被许断气成这样都没挂电话的原因,如果不是为了这四个字,就冲许断那孙子那无耻的嘴脸他也早特么把丫电话给挂了,可是就这么白白让丫用自己的律师团也特么是真不甘心啊,毕竟仇人,特么还是坑过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的仇人,白让丫用自己的律师团,真特么忍不下去啊。

    沉默半响,白重山叹了口气问道:“新京城不是也有法律顾问吗?你为什么不用他们?”

    “老白你糊涂啊,他们多忙啊,我怎么舍得打扰他们?!”许断闻言顿时道,一副你怎么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的模样,差点给白重山气的把面前的办公桌都给掀了。

    你大爷的,你的人忙老子的人就特么都是吃白饭的啊?老子的人也特么很忙的好不好!白重山气的直喘粗气的模样,真心是被那孙子气想冲到丫面前把丫摁住了使劲儿摩擦。

    “我的人也很忙!”白重山咬牙切齿的道。

    “我知道啊,但你也得考虑万一成功了得有什么好处啊,而且掌握事情进展的具体情况,对你多有利啊对不对?”许断道。

    万一万一,万一你大爷!白重山都快被万一这俩字跟烦死了,我尼玛,要不是为了万一这俩字老子把电话摔你丫脸上你个无耻的坟蛋!

    白重山心里咆哮着,咬牙切齿的道:“好,我给你用!”

    “哎,这才是我们的好老白嘛,对不对,万事好商量啊是不是。”许断闻言高兴的模样道。

    “还有事儿没有,没有我就挂了。”白重山道。

    “哎对了,你那个律师团周芸得在啊。”许断道。

    我就知道!你特么就是冲周芸来的!白重山闻言心里冷哼,冷冷的道:“周芸不是我公司的人,你想请她自己掏钱。”

    “我去,老白你至不至于啊,多大的老板啊这点钱还跟我算来算去的,行不行啊?想想这事儿万一成了对你多有好处啊你。”许断闻言顿时道。

    我特么至不至于?我特么凭什么不至于?你特么知道周芸多贵吗?特么别的律师按小时收费,特么那妞按分钟收费!你特么说我至不至于?白重山都快被许断给气崩了,就气愤的道:“我管你多少好处,想请周芸你就自己掏钱去请!”

    “咋说着说着又急了呢?老白你这脾气可不行啊,心里藏不住事儿这当不好老板啊,容易被手下揣摩出心思以后篡位啊老白,要小心啊。”许断一副我为你好的模样提醒道。

    “我要你管!”白重山彻底被许断气崩了,我尼玛,你特么还敢再无耻点吗?还特么敢再不要脸点吗?还特么教起老子怎么当老板了,老子这老板怎么当用特么你教?

    “好吧好吧,那我不管了,周芸不来的话我想想这事儿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去寻寻幻影看他们有没有兴趣掺和这个事儿吧。”许断闻言一副特遗憾的模样咂嘴道。

    我艹尼玛!你是真特么还敢更无耻啊你!特么爷们律师团都赔上了你特么说不带爷们玩就特么不带爷们玩了,你特么威胁爷们都特么不带转脸的啊你?白重山这下算是明白电话对面那孙子下限到底在哪了,特么就特么没下限啊那孙子,那孙子无耻起来什么下限都特么浮云!

    “好,周芸我请!”白重山后槽牙咬的咯嘣乱响,今天真心是他要被许断给气出心脏病了,这尼玛,怎一个无耻了得!

    “哎呀,我就说老白是个好同志,果然特别爱助人为乐啊。”许断闻言顿时笑靥如花的模样夸赞白重山道。

    “没事儿了吧,没事儿我挂了。”白重山听着那孙子无耻的声音心里颇有些无力感,我尼玛,多少年了,真心爷们第一次被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气成这样啊,话说江湖上爷们也飘这么多年了,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世所罕见啊。

    “别别别,这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就挂了啊。”许断闻言顿时道。

    “还有什么事儿?”白重山有气无力的模样,心说这孙子不定又特么想出什么骚点子等着坑他呢。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顺便叮嘱你一句,那个晚上做梦的时候记得梦到我啊。”许断笑嘻嘻的道。

    “去死!”白重山闻言顿时咆哮,肺都特么快气炸了,咆哮完直接就特么把电话挂了。

    “咋又急了呢?脾气这么爆怎么当领导啊,万一被小弟摸透心思造反了可怎么办?唉,老白同志真是太让我操心了。”许断看着挂掉的电话咂嘴道,一副特别关心白重山的模样,得亏这会儿白重山已经把他电话给挂了,不然不定被他给气成什么样呢,话说一个人能无耻成这样也真是天下少有了。

    第二天。

    许断在新京城的红楼接待了白氏的律师团一行,果然周芸出现在了白氏律师团中。

    此次前来新京城的白氏律师团一共五人,三男两女,不过显然周芸在队伍里这一行人是以周芸为首的,虽然周芸不是白重山公司的人,但周芸名气大啊,而且就算输给许断那一场官司,周芸也真是没让许断占到太多便宜,就算最后官司判许断胜了,那其实也是在公众的预料之中的,因为那个案子白氏侵权侵的太明目张胆了,许断实在是铁证如山,就算再换八个人,遇上许断那个官司也是没戏。

    许断看到白氏律师团一行,顿时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迎了上去,“哎哟,芸姐姐咱们又见面了,你有没有想我呀?”说着就跑上来拉着人家周芸的手摇了半天,也不管人家周芸同意不同意,就仿佛跟人家多亲似的。

    说实话,周芸顶不想见到的就是许断了,只是白氏舍得花钱,她也跟钱没仇,没办法,就来了,只是,这货这么热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姐们儿跟他很熟吗?姐们儿怎么不知道?还没想好怎么跟许断说话的周芸被许断摇着手一脸懵逼的模样。

    “芸姐姐,你怎么不理人家啊?”许断看到周芸一脸懵逼的模样顿时特委屈的道。

    “啊…你…你好。”周芸别提多懵逼了,我尼玛,这什么情况?话说姐们儿什么时候跟这货这么熟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谁特么是你芸姐姐啊?

    “芸姐姐,你怎么还跟人家生分了起来,人家不高兴了!”许断闻言噘嘴的一副哥们生气了的模样。

    “啊?对…对不起?”周芸一脸茫然的四下打量,话说姐们儿这是到哪了?哪的事儿啊?怎么你就觉得我跟你生分了还不高兴了?我们什么时候不生分啊倒是?你倒是告诉我一声我们什么时候不生分的啊?

    “哼!芸姐姐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的!”许断看着周芸的模样心里都快笑抽了,话说这是那个江湖人称周铁嘴的大律师吧?怎么哥们这随便调戏两句就呆萌成了这个德行?

    我…我特么有一句妈卖批想讲给你听不知道好不好!周芸茫然半响看到许断眼角掩饰不住的笑意,终于反应过来了,那孙子特么调戏自己呢!顿时挣开许断的手沉下脸道:“许老板,我们还是谈正事儿吧。”

    “好吧,周大律师这边请。”许断看着反应过来的周芸咂了咂嘴,带着一行五人向红楼的会客厅而去。

    到了会客厅以后,各人分宾主坐了。

    周芸首先开口道:“不知道许老板手里现在掌握了多少东西,我们能先看一下吗?”

    “先不急,我先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吧,因为就算现在就给你们看,其实和我说的也没多少差别。”许断见周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就说道,毕竟公事儿要紧不是,调戏人这种事儿毕竟只是娱乐,不能耽误正事儿啊。

    “好,许老板请说。”周芸点头,毕竟对面那孙子对法律也是溜熟,怎么办事儿其实也是门儿清,所以周芸也不多话。

    “就我现在掌握证据来说,拿下郑坤不成问题,甚至把他送进牢房也是绰绰有余了,但关键的问题不是把郑坤送不送进牢房的问题,而是我要把那孙子的嘴给撬开,最好能把他掌握的东西给挖出来。”许断道。

    “你的意思就是想把他变成你的污点证人,最好是那种掌握盛方大量证据的污点证人!”周芸道。

    “对!”许断点头,话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你这边才张嘴那边人家就理解你的意思了,果然不愧是哥们欣赏的人,就是有水平。

    周芸闻言手在桌子上转着一只钢笔,转的也不快,但一直没停下,就那么一直转着没说话。

    许断见周芸不说话,也不催促,就跟对面等着。

    “如果如许老板你所说证据的足够的话,我还需要他的个人资料,亲朋好友兄弟姐妹父母长辈女朋友或者媳妇儿的都要,越详细越好。”过了好半响周芸才开口道。

    “这个不成问题,昨天我就已经让人去查了,下午应该就能有完整的资料。”许断闻言点头道,昨天决定弄郑坤以后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些,电视台又有记者,自然是立刻就派人去查了。

    “还有一个,郑坤住的地方让人盯着,别让人毁了他的证据。”周芸道。

    “这个也没问题,老白那里有人,你跟老白说一声让他派人盯着。”许断道,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估摸着白重山如果跟这的话是要再对他说一句MMP了,尼玛,什么玩意儿都用爷们那还要你干毛?你特么就光动动嘴皮子收胜利果实啊?

    “剩下的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得先看过你的证据再说了。”周芸道。

    “赵欢,把我们收集来的证据给几位过一下目。”许断闻言点头对赵欢道。

    “哎。”跟在许断身边的赵欢闻言顿时把一摞资料发给了周芸等人。

    周芸等人接过资料之后就看开了。

    等周芸等人看过资料,许断又把自己从小依那弄来的视频给周芸等人看,除了许断放在微博上公开的那一份视频之外,其实郑坤还见过几次小依,只不过里边的话题没有许断放微博上那个劲爆直白,许断就没拿出来公开。

    打开视频观看的间隙,许断拉着个椅子挨着周芸坐下,一副久别重逢的小情人的模样挨着周芸道:“芸姐姐,我们分开这么久你有没有做梦梦到人家啊?”

    “许老板请自重。”周芸翻了许断个白眼道,这倒霉孩子,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尼玛,姐们儿就特么跟他打官司的时候见过一次面,居然见面就特么调戏姐们儿,调戏还特么就算了,你特么弄得跟姐们儿地下情儿似的你是要上天?还特么问姐们儿有没有梦到你?姐们儿凭特么什么要梦到你啊?还特么分开那么久?我特么就想问问咱们什么时候在特么一起过?

    “芸姐姐你变了,你不喜欢人家了!”许断闻言顿时一脸委屈的模样道。

    我特么什么时候喜欢过你?!周芸看着那孙子无耻的样子一脑袋的黑线,终于明白白重山提起那孙子为毛那么没好气了,就特么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货啊,第二次见面就特么如此厚颜无耻的调戏人谁特么见过?

    不过周芸对付许断这样的货还是挺有一套的,闻言就再次重复道:“许老板请自重。”说完眼睛也不看许断,只管盯着赵欢打开的视频跟那认真看。

    “芸姐姐你理人家一理嘛!”许断一副小媳妇被人冷落了的模样别提多无耻了,话说人家周芸跟他有毛关系啊?

    “许老板你再如此无耻信不信明天我免费给盛方做个咨询?”周芸淡淡的瞥了许断一眼跟许断咬耳朵道,说实话,自打上次输了官司之后周芸是真想再找回场子,因为从业数年,她就没输过啊,结果年年打雁,居然一不小心被这孙子一个连茅庐都没出的货给啄瞎了眼睛,实在是不甘心的很。

    额,许断闻言顿时一头冷汗,就像是被人拿住了七寸一样,不敢再调戏周芸了,也没办法,现在周芸已经知道了他手里都有什么东西,要是这会儿这姑娘奔了盛方那边,分分钟他这所有筹谋就全被盛方洞悉了,那结果如何根本就不用说了,妥妥的他想干什么盛方都有招弄他。

    今天有点晚,就不分章了,四千字长章,顺便求票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