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1275 > 第六十六章 第二个

第六十六章 第二个

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楼最终还是没有烧成,因为随着那帮衣衫不整的女子被赶出门外,都猬集在大街上指指点点,引得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围观,人群堵住了整条街道,已经惊动了大兴县。这个时候真要烧起来事情就太大了,还是雉奴自己熄了那个念头,她不想为了一口气,让弟兄们行险。

    “天可怜见,我的晚霞还有亲人在世,天可怜见,刘公子你还......无恙。”刘禹突然间很讨厌这两个字,虽然那是后世一部很有名的装逼电影,他狠狠地盯着那个女人,将她嘴里的字眼逼了回去。

    这是最顶层的一个隔间,整层楼空无一人,刘禹随便挑了一间将人带上来,房中除了他和那个老鸨,还有雉奴同那个管事,老鸨子似乎笃定了自己没有被杀的危险,又回复了几分青楼做派,自来熟地叫上了,只是她没有说错,雉奴确定是人家的亲人。

    “哎,刘公子,你可不知道,当年将她们姐妹买......不,是收留在此,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不信你可以找人打听,那真真是当女儿在待。好吃好喝地供着,还要寻师傅教她们琴舞书画,客人见到了,哪一个不称一声伶俐可人?”老鸨子正吹得高兴,不防刘禹等人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她偷偷地一看就住了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废话休提,某只问你一句,当年你是从哪里将她们买来的?”

    眼前的这两个算是仇人么?既可说是也可说不是,青楼就是个火炕,这个道理放到后世也没有任何区别,可那老鸨子的话也有几道理,做为楼里的红倌人,她们的待遇在常人看来并不算差,小时候打骂或许是有的,等到一旦人红了,有时候就连这些老妈妈和管事也只能哄着她们,可是那样也无法改变倚门卖笑的娼伎身份。

    “自然是人伢子手里了。”老鸨子看了一眼那个管事,后者想都没想就出声说道,他们这些人才是最早的接手人,当然老鸨子能决定人的去留。

    “人还找得到么?”刘禹紧紧地追问道,雉奴的眼睛也盯在他身上,管事的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在那一瞬间,刘禹发现对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很显然,这个人没有说实话。

    “既然如此,就只能得罪了,找不到他们,就是你们了。”刘禹摇摇头,说完作势就欲抬脚出门,管事的与老鸨子交换了个眼神,都透着些许慌乱,人家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不交人出去,就得自己顶上,他们还有得选么?

    “公子且慢,容小的好生想一想,十多年前的事了,乍一时记不清也是有的,公子可否饶上一天,半天也成?”管事的只差给他跪下了,扯着衣襟不让他出门,刘禹盯了他一眼,才讪讪得放开手。

    “没有半天,给你一个时辰,就在这里想,什么时候想起了叫唤一声。若是还想不起,就不用麻烦了,写封书信同家人告别吧,她会陪着你,雉姐儿,咱们走。”

    刘禹指了一下老鸨子,也不待他答话,转身就带着雉奴出了门,这档子事必须要尽快了结,他原本也是临时起的意,不管是谁将人卖来的,都会是那张香案上的一份子,除非他已经死了。

    路过丁应文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既然前者愿意做事,刘禹决定让他试试,这件事正好手头没有合适的人选去做。

    “屋里的人若是有了动静,你记下名字和地址,带上几个人去打探清楚了,若是没有动静,就交与他们处置,自己回丁府去吧,有事会遣人去告知你。”说完就疾步下楼,那两个人会如何选择,刘禹已经不想去知道,不过是些小角色,李十一那边传来了消息,他必须要赶去处理。

    丁应文有些反应不及,等到他回过神来,刘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他举起手朝天拱了拱,心里一阵轻松,连带着这大半年的烦恼都似乎消失了,好像只要此人一来,一切就有了定数,这就是刘禹带给他的感觉。

    “有人么?我等招了,全招了,开开门。”没有过去多久,屋里就响起了敲门声,两人苦苦哀求着,生怕自己会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把门的军士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看着丁应文,后者愣了一会,才强作镇定地点点头,他还没有从熟悉的角色里转换过来。

    此去不远处的一座酒楼,李十一已经等了小半个时辰,消息就在他的脑子里,其实根本没用到一天。因为那件事实在太轰动了,全城的人几乎都知晓,虽然绝大多数都是瞎猜,谙熟内情的总会有那么几个,反正人都已经死了,官府又不再追究,谈论起来也没多少顾忌。

    “查得如何了?”进了房间刚刚落坐,他就开口问道,不然依雉奴的神色可不会有什么耐心,这件事刘禹不准备避开她,以防她又乱去闯。

    “有一些,侍制先看看。”李十一从怀里拿出一卷纸递过去,上面都是传音筒的通讯记录,看得出由于赶得急,他都没时间整理一下。

    这就是有了远距离通讯的好处,哪怕传输距离不够,也能够人工接力,上面消息的来源中,最远的地方已经到了鄂州,刘禹翻了个大概,眉头就皱了起来。

    “此人何时到的鄂州?”事情脱出了掌控,他没想到最主要的那个凶手此刻不在大都城中,而是远赴了鄂州。这一下子就鞭长莫及了,为了他的安全,外面几乎没有留什么人手,全都集中到了大都附近,那可不是个普通的角色,而是忽必烈的宿卫亲兵,一般的宋军都难以匹敌。

    “去了快三个月了,差不多与伯颜同时出的京,据弟兄们的消息,此人一直在阿里海牙行辕里,极少外出。不过最近有了动静,城中据闻有女子失踪,随后便会在城外的乱葬岗发现尸身,其状惨不忍睹,传说就与他的人有关。”李十一指着一份消息说道,刘禹听完脸上已经勃然变色,手指有着微微地颤动。

    “没错,就是这个人渣,那些事全是他干的。”刘禹恨恨地说着,手里的消息被雉奴抢了过去,一言不发地看完,又递还与他。

    “要不,属下带人过去?”

    李十一看了她一眼主动请缨道,刘禹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那里比大都城还要凶险,做为鞑子的前线要地,防卫森严,警惕性也非常高。他们使团一行过的时候都没让进城,李十一虽然这么说,很显然没有多少把握,刘禹不想仓促行事。

    “此人暂时不要动,你们谁都不许去,说下一个。”

    刘禹脸朝着雉奴,郑重其事地下令,后者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迭刺忽失此人属下倒是见过,总号开业时他着人送过礼,表面上一团和气,冲谁都笑,其实心黑手辣,丁家的产业大部都落入了他手中,前面那个铺子看到没,就是他名下的。”李十一朝窗外一指,那是一个足有三间大小的铺面,不但临街,而且占据了拐角,生意极好。

    “在城中他有三处宅子,都不是主宅,此人来自西域,在朝野上下都有人脉,特别是中书平章阿合马,常常到其府上做客,两人都有一个相同的嗜好,贪钱。”

    李十一细细地介绍道,这人是城中豪客,根本不用过多打听,不过他知道,侍制想听的不是这些表面文章,一笔带过之后,他又接着说道。

    “此人经常出入城中,一年倒有大半都在外,要想下手,并不困难,属下已经命人盯紧了他,据说这两日他在骡马行大肆雇人,料想不日就会有动作,此事包在属下身上,侍制大可放心。”

    “好,此人,某要活口。”刘禹大手一挥就将事情定下,具体如何做他就不管了,相信李十一他们会有妥善的计划,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大部分手下都有了经验。

    对方不过是个商人,纵然有些护卫,力量也与怯薛相去甚远,在刘禹的心目中拿他开刀更有把握,事情如果发生在城外,元人一时半会未必会反应过来,危险系数就会小一些,刘禹更希望用此人来分散雉奴的注意力,免得她一会儿又消失了。

    “丁家得来的,你命人去看看,此人应当不常住,先将那宅子的内外地形摸熟,拿出一个稳妥些的方案,等到他露出来的一天,就直接行动。”

    刘禹将丁应文送来的纸条递过去,李十一看了一眼记在了心里,然后将那纸条撕碎了扔进酒盅,仰起头一口喝下。这个人很麻烦,他大部分时候肯定住在宫里,要等到人需要一些运气,刘禹没有强求,只要等到机会,相信李十一他们会一击得手,毕竟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有心算无心,这些人到死只怕都不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