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715章 第七百一十二 太子殁(2)

第715章 第七百一十二 太子殁(2)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宫的丧钟一响起,清舒就立即放下手中的东西站了起来。

    丧钟一共敲了七十二下。

    皇帝驾崩钟声是敲八十一,代表着九九归一。太后跟皇后以及太子殁,丧钟敲七十二下。

    钟声停止,兰先生立即召集众人说道“让学生回家,等学生走了你们将东西都收拾好也都回去。”

    太子殁是国丧,众人都得穿孝服,有品阶的官员诰命还得去东宫哭灵。

    清舒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清舒立即吩咐大管家在门口挂上白幡,然后自己也换上了一身没绣任何花纹的月牙白衣裳。

    去年就传出说太子命不久矣,大部分人家都准备了丧服。顾家也做了准备,所以这会并不慌乱。

    顾老夫人坐在软塌上,与清舒说道“去年十二皇子没了,皇上伤心得三天没上朝。这次太子去世,也不知道皇上是否又要三天不上朝。”

    清舒说道“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肯定是有的。不过十二皇子是意外过逝,皇上才会悲痛欲绝。可是太子一直病着,他早有心理准备了,不会再如上次那般了。”

    顾老夫人想想也觉得有理。

    因为诰命夫人要去东宫哭灵,所以顾老夫人第二日天蒙蒙亮就去东宫哭灵。

    上了年岁的人心都软,想着太子这般年轻就没了也挺伤感的。再听到周围都是哭声,顾老夫人的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落。

    傍晚的时候,顾老夫人回到家中与清舒说道“长孙殿下伤心的晕厥过去了。太监扶他下去休息,可一醒他又回到灵堂前跪着,这孩子真是孝顺啊!”

    自长孙殿下死里逃生回来,他就一直在东宫侍疾。对于朝堂上的纷争他并不理会,以致朝野上下谁都夸赞他孝顺。

    现在太子病逝他不顾身体守灵,这么一个至纯至孝的孩子肯定能得皇帝的喜欢。

    清舒觉得只要长孙殿下不遭了意外,将来说不准他真的能问鼎大宝。

    清舒自言自语道“希望他能顺利成为太孙,将来成为一个明君。”

    太子驾崩,朝臣跟诰命夫人要去哭灵三天。结果顾老夫人只去了一天,当日晚上头就痛了起来。

    大半夜的宵禁了,也没法去请大夫。清舒只能用土办法给她退烧,等天蒙蒙亮就让大管家去黄记医馆请黄大夫来。

    花妈妈有些不解地问道“姑娘,为何不去济仁堂请薛大夫?”

    平日顾老夫人生病了,都是请的这位薛大夫。虽说跟秦太医关系不错,可秦太医年岁大了不好总劳烦他,一般头疼脑热清舒都请的济仁堂的坐诊大夫。

    清舒说道“昨日生病的肯定不止外婆一人,我们去济仁堂也请不到薛大夫。”

    正如清舒所料,昨日哭灵的老人家有不少回去就病了。

    虽病了,但哭灵还是得去。

    清舒担心得不行,要送顾老夫人去东宫,可惜被拒绝了。

    顾老夫人说道“你跟安安好好地守着家,我很快就回来。”

    安安忧心忡忡地说道“姐,外婆这个样子还要去哭灵,身体哪受得了。”

    “朝廷没有恩旨降下,哪怕身体不行也得去。”

    安安听了不由说道“这规矩也太不近人情了,这样哭上了年岁的人哪受得了。”

    清舒板着脸说道“祸从口出,这样简单的道理还用我来教吗?”

    其实现在很多规矩都比简化了不少。像前朝如周朝,皇帝驾崩朝臣要哭灵二十七天,现在改成了九天;而太子殁也由原来的十八天改为三天。

    安安顿时恹了。

    清舒也很烦躁,可这事她也没办法,所以只能去书房练字平复心情。

    安安昨晚下半夜没合眼,她无事可干就回屋补觉去了。

    清舒正练着字,林菲就急匆匆地进来说道“姑娘,老夫人回来了。”

    清舒赶紧放下笔去了主院。

    看到顾老夫人躺在床上,清舒焦急地说道“外婆,外婆你哪不舒服?”

    顾老夫人笑着说道“我没事,是长孙殿下向皇上讨了恩典,五十以上的诰命夫人不用去哭灵。”

    “外婆,那你头还疼不疼了?”

    顾老夫人摇头道“不疼了,早上吃了黄大夫的药就好了许多。”

    “清舒,我觉得黄大夫比那位薛大夫好,以后我不舒服就请黄大夫吧!”

    并不是黄大夫的医术比薛大夫好,只是她年岁跟顾老夫人相仿,看病的时候不仅态度好还会跟顾老夫人拉家常。

    早晨因为时间紧也就聊了几句,不过等下次来她要好好跟黄大夫唠嗑唠嗑。

    清舒并不知道她的心理,但黄大夫医术也并不差也就没拒绝。

    昨晚没睡好今儿个一早就起来了,顾老夫人躺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林菲与清舒说道“姑娘,这长孙殿下还真是个仁善的,若是皇上能立他为储君就好了。”

    清舒说道“只凭这件事就判断他是仁善,太过草率了。”

    谁知道是不是在作秀。现在正式争储的重要阶段,他自然要收买人心。当然,清舒是希望他是真的仁善。这样一旦他登基为帝,老百姓也能继续过安稳的日子。

    林菲说道“姑娘,你是不是因为当初长孙殿下要娶邬姑娘所以不喜欢他?”

    “我没有不喜欢他,也没有讨厌他,我只是实事求。”清舒看向林菲说道“皇家的人不能以单纯的善恶去评判他们,有时他们做的事是带有目的性。”

    林菲哦了一声,没说话了。

    安安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一起来就听到顾老夫人回来了。

    她见到清舒,说了与林菲一样的话“姐,长孙殿下真是一个好人。”

    清舒这次没说不好的话,嗯了一声问道“你们学堂放了几天假?”

    “三天。”

    清舒笑着说道“我们学堂也放假三天。不过现在禁止娱乐,这三日不能外出不然我带你去骑马。”

    安安一脸嫌弃地说道“姐,这么热的天我才不去骑马。对了,姐,等放假我们还能去避暑山庄吗?京城太热了,若不能去避暑山庄咱就去你的庄子”

    安安也怕热得很,不过她比清舒好些。不像清舒哪怕坐着不动也会一身的汗,练功的时候更是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清舒说道“下个月中旬再去吧!”

    太子得停灵二十七天才能发丧,而顾老夫人作为诰命夫人是要去送过的。

    安安点头道“能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