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御鬼者传奇 > 第2463章 发疯的鼠王(第三更)

第2463章 发疯的鼠王(第三更)

    “唰唰唰——嗖嗖嗖!”

    恰在此时,石洞内风声陡起,巨蜂已经将自己释放的霾雾尽数收回,可是它没料到,这洞里有个家伙始终躲在暗处隐忍,蓄势待发,一看见巨蜂收回毒霾,此兽陡忽前窜,用头槌狠狠撞在了巨蜂魂体上:“嘭!”

    骤遭暗算,巨蜂吃了个小亏,转瞬倒飞了出去,“啪!”好巧不巧,被迎面而来的大伥鬼、婴白鬼稳稳接住。

    “嗡嗡嗡!”自从跟随了关横,巨蜂身经百战,都是力克强敌,几时吃过这种闷亏,直把它气得魂影乱颤,不住低鸣以示愤怒。

    关横和卿凰此时看到暗算巨蜂的家伙,正是一只浑身都是横七竖八伤痕,面目狰狞的巨大妖鼠,这家伙固然实力不弱,只可惜比起他们实在不是一个境界,所以谁都没把此鼠放在眼里。

    “巨蜂。”关横冷冷说道:“自己吃了亏,就得自己把场子找回来,听明白了吗?”

    主人的意思是让自己报仇雪恨,巨蜂当然听得出话里话外的意思,顿时亢奋嘶鸣,朝着金纹鼠王直扑而去。

    “沙鲎,你也别闲着。”关横随即低声道:“之前那妖鼠说过,巨蝎死尸和灵芝都在鼠洞尽头的密窟内,赶紧挖洞过去瞧瞧是否还在。”

    “吱吱。”沙鲎轻轻答应一声,立刻悄无声息的在原地掘土,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嗡嗡嗡——”说时迟,那时快,勃然大怒的巨蜂倏地朝对手疾飞过去,“唰唰唰——嗤嗤嗤!”电光火石间劲风此起彼伏,尾蛰针已经向鼠王连刺十余下。

    别看那鼠王躯体庞大,可是瞬间闪躲攻击并不慢,“呼呼呼呼!”眨眼工夫,巨蜂的尾蛰针几乎全部落空了。

    但,那也只是几乎而已……迅疾无伦的最后一击,这鼠王实在是闪避不过去,正巧被巨蜂蹭过肩头皮肉,硬生生划出一道血槽深痕,“噗!”大蓬红雾飙飞飘洒,鼠王惨叫一声,“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

    但巨蜂打算故意折磨一下对手,竟然没有在尾蛰针上面附着毒素,只是让鼠王皮肉受苦,这就给对方造成了一种错觉,认为它的实力不过如此。

    金纹鼠王感到自己伤口剧痛,再加上它的头脑有些不清醒,顿时咆哮一声,再次朝着巨蜂这边扑过来了。“唰唰唰!”一双硕大利爪上下翻飞,挟风猛击,巨蜂却在漫天爪影中轻松躲避,任凭对方使尽全力,也无法伤到它的分毫。

    “唧唧唧!”就在猛攻数息之后,这金纹鼠王陡忽尖声厉吼,而后用双爪捂住自己的脑袋不住颤抖,模样痛苦至极,看到这番情景,就连巨蜂也有些傻眼,忍不住停下了动作。

    卿凰在旁边低声道:“怎么回事?”

    “这家伙有些不对劲,你瞧。”关横伸手一指,但见鼠王双眼转瞬从蔚蓝转为赤红血瞳,紧接着整个脑袋表面浮现出无数骇人鼓包,此外更有如同扭曲蚯蚓一般的血筋,不断迸出。

    “这?!”卿凰低呼:“难道是它脑袋里有东西?!”

    ……

    此时此刻,单眼沙鲎已经迅速挖掘出狭长隧道,一鼓作气来到了妖鼠窝巢密洞附近,猛然间,它感到前方有股凶猛气息急袭而来,立刻将节足和脑袋缩进甲壳内躲避。

    “嘭!咣当!”转瞬遭受重击,沙鲎的甲壳被震得嗡嗡作响,不断颤晃,可它的防御力也相当惊人,居然就此扛住了对方的攻击,丝毫未伤。

    “吱吱吱!”数息后意识到没了动静,沙鲎尖叫一声,钻出脑袋试图反击,却看到隧道前方只有散碎泥土,其余的什么都没看见,稍一思索,它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刚才不过是一阵无形威压而已。

    这股威压是从前方、也就是鼠巢密洞内涌出来的,却不一定是针对自己的攻击,明白了这一点,沙鲎立刻毫不犹豫的继续掘土前行,因为现在可不是在乎这些东西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把自己辛苦栽培的灵芝夺回来!

    又挖掘了丈余远,单眼沙鲎敏锐的感觉到此处土层松软,立刻抬头猛撞,“嘭!咣!”几番碰击,泥土顿时坍塌纷落,现出了上方洞口,“哧溜——”沙鲎立刻冲了上去。

    可是一看到面前的情景,却让沙鲎惊得单眼圆睁,浑身栗抖起来。

    ……

    此时此刻,关横双眉微皱,扬声叫道:“巨蜂,别管这家伙犯了什么毛病,上!”

    “嗡嗡嗡——”

    得到主人的命令,巨蜂丝毫不敢怠慢,登时向着满脸青筋暴现的金纹鼠王扑去,“噗噗噗!”它的尾蛰针、巨颚和利爪疾如雨落不停倾泻在对方身上,可是结果却让关横和卿凰有些不敢相信。

    “无效?!”看到巨蜂的攻击被鼠王的外皮不断弹开,卿凰低呼道:“这怎么可能?”

    “依我看,肯定是这家伙体内的‘某种东西’在搞鬼。”关横此时沉声说:“暂时静观其变吧。”

    “呼——”就在下个瞬间,已经疼疯了的鼠王挥动利爪狠狠拍向巨蜂正面,它心中暗忖:“既然你能硬抗我的攻击,那我也可以,就让你看看巨蜂爷爷的傲气!”

    “嘭!”重若千钧的迅猛拍击正中目标,巨蜂登时应声倒飞,可是却硬生生在丈余外刹住了魂影,随即厉啸一声:“吼!”

    “嗷呜呜——”旁边的婴白鬼、大伥鬼和狌狌们俱都齐声咆哮,为同伴助威叫好。“好样的,巨蜂。”卿凰也在旁边喊道:“真厉害,我们都对你有信心,上吧!”

    “嗡嗡嗡——”听到女主人的鼓励,巨蜂立刻精神百倍,立刻振翅向着鼠王再次发起猛攻。

    正巧那家伙因为头疼,又用爪子捂住了脑袋,巨蜂趁着这个机会迅速挪移到它头部后方,“吭哧!”用巨颚狠狠咬住妖鼠之王的脖颈,紧接着就用力撕扯起来。

    “唧唧唧!”感到剧烈头疼的金纹鼠王后脖颈飙红,让它忍不住爆发惨叫,而后扭身向着侧面一片岩壁冲去。

    “咣咣咣、嘭嘭嘭!”已经失心疯的鼠王用自己的脑袋朝岩壁狠狠撞击,这番举动,就连巨蜂也感到太不寻常,倏然间振翅倒退数尺,静观其变。

    “砰啪、砰啪……”

    随着鼠王迅速碰击石壁,它头上那些怪异的鼓包一个个应声爆碎,里面泛出大量漆黑气体,关横和卿凰此时对望一眼,俱都意识到这家伙之前种种诡异举动,都和这气体有直接关系。

    “噗——”下个瞬间,鼠王的眼耳口鼻等七窍同时疾飙血箭,紧接着,身躯就重重的摔倒在地。“唧唧……唧唧……”瞪着惊恐的双眼,金纹鼠王勉强抬起头,对着那些向自己围拢过来的气体哀声尖叫,卿凰听到以后,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那家伙在说些什么?”面对,关横的询问,卿凰立刻说道:“它在叫‘诸位先祖,饶命’……”

    “呃?!”闻听此言,关横为之一愕,与此同时,大伥鬼和婴白鬼齐声低啸,向他传递讯息,原来那股黑气,正是十余道巨鼠妖魂!

    “控制住这些妖魂,再把鼠王擒住!”关横的两个命令几乎同时发出,七鬼立刻齐刷刷疾掠上前,卿凰突然说道:“糟了,也许沙鲎在前面尽头的密洞也遇到了……”

    “吱吱吱——”恰在此时,沙鲎的惊叫声赫然响起,正是从彼端洞口方向传来。

    “走,咱们赶紧过去瞧瞧。”话音甫落,关横和卿凰扔下七鬼和巨鼠妖魂恶斗,自己二人立刻向前方疾奔而去,瞬息间来到密洞近前,就只听里面“砰砰砰”疾响不断。

    “锵!”

    反手拽出莲花奇刃,卿凰一箭步就冲了进去,正好看见数道妖魂围着沙鲎疾飞旋转,她屈指疾弹,“铮!”莲花奇刃随着响声释放出大股寒气,登时将那些妖魂冻成了冰坨,砰然坠地的瞬间已经变成了飞灰齑粉。

    “吱吱?!”看到卿凰来助阵,单眼沙鲎大喜过望,急忙晃动甲壳向前方急速旋转,带起一股小飓风,周围十余道妖魂控制不住,不由自主全被吸扯了过去,硬生生被绞了个粉碎。

    “找到灵芝了……”关横此时看着前方不远那具残破不堪的巨蝎尸体,随即道:“万幸,这些妖魂对于灵芝不感兴趣,它们只是在啃噬巨蝎的血肉而已。”

    “嗤啦!”将那株灵芝从蝎尸连根扯了下来,关横立刻用木灵气、水灵气滋润它的根部,让灵芝在短时间内不至于枯死。

    而后,他们俩和沙鲎再次回到了外面,此时此刻,七鬼已经将大部分妖魂剿灭,生擒了剩余的两只和金纹鼠王。

    三言两语,卿凰就从那只重伤濒死的鼠王嘴里把事情经过问清楚了,原本这家伙也就是个实力平平的庸碌之辈,虽然在族群里是鼠王,可周围的妖兽都能够欺负它。

    金纹鼠王憋了满肚子闷气和怒火,突然想到一个提升实力的办法。在鼠巢密洞内,有数十只先代鼠王的妖魂栖息,对方俱都是实力强横之辈,虽说现在身死,可魂体依然不容小觑。

    鬼迷心窍的金纹鼠王决定悄悄吞噬几个祖先妖魂,借此壮大力量,实际上,它这个办法最开始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在第一次掘坑潜入密洞内部以后,鼠王偷袭了三道妖魂,硬生生将其吞噬,果然提升了实力,甚至还杀败了几只过去经常欺辱自己的强敌。

    食髓知味,得到这种便利,有了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就这样,金纹鼠王吸收的妖魂越来越多,就连它自己也数不清了,谁知道,厄运也在这时降临在这家伙头上。

    鼠王素来蠢钝,不爱思考费力,它只是将那些妖魂吞噬,却没有完全融合与自己同化,这样就给了对方反扑的机会,渐渐地,鼠王体内的妖魂,居然反过来将它控制了!

    自此以后,妖魂们每每在鼠王体内翻来覆去的折腾,弄得它苦不堪言,使得金纹鼠王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时常迁怒袭杀自己的同族。

    为了压制头疼,它还命令所有的妖鼠出动,为自己寻找大量的灵草或者矿石,因为吞噬这些东西,可以减缓鼠王的痛苦,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哼,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真是自作自受。”关横乜斜了金纹鼠王一眼,对方自知大限已到,顿时哀嚎喷血,就此呜呼哀哉了。

    ……

    少时片刻以后,大家顺着沙鲎挖掘出来的地道,匆匆回到了树林地面上。

    “好啦,咱们找一个好地方,帮助沙鲎把这灵芝栽种下去。”关横此时捧着灵芝笑呵呵的说道:“等到离去之前,再把这灵芝与大家一起分享,沙鲎,你觉得怎么样?”

    “吱吱吱、吱吱吱。”对于关横的提议,欢叫的沙鲎当然是没意见,不过它决定要自己选一个地点,于是关横便让巨蜂陪着沙鲎在树林内择地栽种灵芝,自己和卿凰朝着离宫那边走去。

    ……

    另一边,正在离宫花圃那里和汪桐、古桑女聊天的若桃却突然出了意外状况。

    “喂,这朵花不错,不如让我摘……”

    刚刚说到这里,若桃突然捂着自己的脸尖叫一声:“哎呦,好、好烫啊!”

    “什么?!”闻听此言,古桑女和汪桐互相对望了一眼,随即带着几分疑惑说:“你别开玩笑了,尸鬼之躯什么时候能感到痛楚了?”

    “不不,这回不是开玩笑。”若桃突然摘下自己的金箔面具,而后用手摩挲着那半边烧伤的脸庞嘀咕道:“确实烫得我很难受,这到底是怎么了?”

    “别着急,让我来瞧瞧。”

    古桑女其实也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不过她想到对方是觉得“烫”,那么降降温应该会好一些,于是抄起身边的水桶,来个了底朝下,随着“哗啦”声响全都倒在了若桃身上。

    “哇,这水是浇花用的,你为什么要泼我?”听到若桃的话,古桑女晃着空水桶说:“不是你觉得烫吗?”

    “我、我……”若桃此时又急又气,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行,还是好烫,难受死了。”

    “糟糕,桃子这次是真的出状况了。”古桑女扭头看向汪桐:“汪大哥,你说该怎么办?”

    “这……我也不知道啊。”汪桐说到这里,突然灵机一动,真被他想到一个注意。

    “既然是普通的水不管用,那就只能用‘水灵之精’试一试了。”汪桐说:“关横和卿凰现在都不在,这样吧,古桑女你赶紧带若桃去找云大姐,请她帮忙。”

    “好嘞,马上就去。”看到若桃此时难受,她也不敢怠慢,答应了一声,立刻拽起若桃向云小飘的房间跑去。

    “咣当!”数息之后,若桃和古桑女一起破门而入,后者立刻扯着嗓子叫道:“云大姐,快救命吧,桃、桃子她已经不行了。”

    “喂,古桑女。”若桃此时哭笑不得:“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哎呦,你们这是怎么了?”云小飘此时正在赶工饰物,见到对方急急火火进门,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戎金盘,而后道:“把她扶过来,告诉我是什么事?”

    古桑女马上搀着若桃坐到了云小飘面前,紧接着,把事情的经过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出来。

    “呃,若桃这种情况,只怕是水灵之精也没什么效果。”虽然嘴里是这么说,可云小飘还是立刻用灵气覆盖了若桃半边脸颊,随即问:“怎么样?”

    “呃……还是感觉烫得难受,只比方才好了一丁点。”

    “唉。”听了若桃的话,云小飘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也就没有别的招了。”

    闻听此言,古桑女脸色微变:“啊?那桃子怎么办?”

    看到对方关心自己,若桃心里感动,随即拉着她的说:“没事没事,其实我、我已经感觉好多了。”

    说罢,自己还勉强笑了笑,可是谁都看得出来,若桃现在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可恶,我一定得想办法减轻你的痛苦。”古桑女说着,霍的站起身,而后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她突然抬头问:“你们说,卿凰的莲花奇刃如果释放寒气,能不能对桃子有效果?”

    “那也不一定,但是可以试试。”云小飘一边说着,一边问若桃:“现在怎么样了?”

    “感觉那股滚烫之意渐渐削弱,可它还是会反复发作的,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若桃回答道:“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不过都不是很严重,所以我没在意,谁知道突然发作的如此强烈。”

    闻听此言,古桑女急忙问:“这还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去过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呃?!我没去过什么地方啊。”若桃苦恼的挠了挠头说道:“除了上次和公子、卿凰去追杀尸獴的时候。”

    云小飘问:“那个时候,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啊,我在之前都和你们讲了。”若桃回答道:“当时我一直留在九宫鸟身边,帮它雏鸟,而且还到地下河斩杀了褐斑巨鳝,救了白头寸鮈……”

    言到此处,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尖声叫道:“想起来啦,就是那个时候,我被巨鳝吞进了肚子,而后剖开对方的肚腹逃了出来,弄得一声都是鳝血,而后,就是第一次感觉金箔面具后的这半张脸发痒了。”

    “什么?和那巨鳝有关系?”闻听此言,古桑女瞠目结舌,若桃随后在怀里左摸右找,嘴里嘀咕道:“当时我还弄到了一个战利品,是什么来着,噢对了,好像叫做‘鳝胆红玉’,喏,就是这个。”

    说罢,若桃就把东西掏出来放在了桌案上。

    古桑女之前见过,倒是不吃惊,但云小飘是第一次看到此物,随即拈起观瞧,突然间,她说道:“我是魂体,都能感觉到此物冰凉舒适,若桃,要不然你把它摁在脸上试试,说不定会好受一些。”

    “呃,这样啊。”若桃苦笑一声道:“真的和公子所说一样,这就是所谓的‘有病乱投医’吧。”

    “咦?”可就在下一刻,若桃诧异的叫了起来:“怎么回事?我的脸只要碰触此物,灼热滚烫的感觉立刻就减轻了。”

    “什么?居然真的有效果。”云小飘和古桑女对望一眼,都有几分诧异,若桃此刻又低声道:“嗯,好舒服,真、真是不错的感觉。”

    “云大姐……”就在此时,古桑女轻轻一拽对方,而后在她耳边低语道:“你注意到没?桃子的脸上那些烧伤毁容的痕迹,似乎变淡了很多。”

    “是啊,难道说,这鳝胆红玉除了减轻她的滚烫感觉,还能恢复容貌不成?”

    云小飘喃喃自语,可在这个时候,若桃已经把手里的红玉放下,而后笑着说:“哈哈,不适感已经全部消失了,真该感激我自己的英明决断,当初留下此物在身边,绝对是最最正确的选择。”

    “好了,既然你已经没事,那就赶紧出去吧。”突然间,云小飘神秘一笑,而后下了逐客令:“快走快走,你和古桑妹妹都不能留在我这房间里。”

    “呃?!”闻听此言,二女感到莫名其妙,不约而同问道:“这是为什么?”

    “呵呵,那可不能提前告诉你们。”一边把她们往外轰,云小飘一边说:“别怪姐姐,因为就只是片刻而已,待会就把原因告诉你俩。”

    “咣当。”看着云小飘把房门关闭,若桃和古桑女对望一眼,俱都嘀咕道:“如此神秘,到底是要做什么?”

    “不如咱们瞧瞧偷看两眼如何?”听了古桑女的建议,若桃却摇了摇头:“不妥不妥,还是别莽撞了,这样会让云姐姐生气的,她不是说了吗?片刻之后就把原因告诉咱们。”

    “嘁,你的胆子越来越小了。”古桑女有意讥笑若桃,气得她过来伸手给对方挠痒:“最没资格说我胆小的就是你,哼,信不信我抓两只虫子放进你衣服里?”

    “哎呀,听着都瘆人,你可千万别这么做。”古桑女说着转身想逃,正好和对面跑来的家伙撞了个满怀,“嘭!”她自己险些坐倒在地。

    “尸马?!”若桃见到对方慌里慌张的,立刻问道:“怎么了?”

    “嗷嗷、呜呜……”见到二女,尸马这才停住脚步,火急火燎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就在刚才,尸马和龙鳞火猄以及几只火烈魇在离宫内玩耍,走着走着,有只火烈魇就提出来想玩捉迷藏的游戏。

    闻听此言,尸马和火猄也是闲得发慌,立刻点头答应,随后决定,让火猄来寻找大家。

    也仗着自己在祝融离宫内经常转悠,熟悉地形,龙鳞火猄没费吹灰之力,数息间就找到了尸马和三只火烈魇,它正得意洋洋,却发现居然少了一只没找到。

    这一下,尸马和龙鳞火猄有些着急了,于是立刻和众火烈魇四散寻找对方,尸马正好碰巧遇到二女了。

    “少了一只火烈魇?!”若桃和古桑女互相对望,而后同时道:“那我们就和你一起找找吧。”

    正所谓人多好办事,大家就此绕着离宫内的左右偏殿,走廊、回廊和庭院一通寻找,最后来到了靠左侧的一排建筑,那里正好是堆放杂物的大屋。

    “吱吱、吱吱。”恰在此时,几只火烈魇尖叫着从大门窜出,正好看见若桃,她立刻叫道:“别慌,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咣当!”还没等几只火烈魇回答,房间内又传出一声巨响,古桑女再也忍不住了,急忙一箭步冲了进去,她定睛细瞧,便尖叫:“桃子,你快看看,这是什么?”

    “在哪里?我瞅瞅。”话音甫落,若桃和火猄、尸马也跑了进来。

    下一刻,若桃就看见面前有块巨大方石在不断绽放异芒,上面还泛着暗紫火焰,烧得石头“劈啪”作响,她失声道:“这、这是个什么玩意?”

    “我也不知道……”古桑女嘀咕一声,可就在这时,方石的烈焰内传出了尖叫:“吱吱、吱吱——”

    “是火烈魇的声音,原来它被困在里面了。”若桃目光如炬,立刻嚷道:“退后,我把石头劈开,救它出来!”

    “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冒险……”

    古桑女感到那紫炎释放的热度让自己开始受不了,虽然有些不放心,可也只能依言照做,向后退去。“锵!”霎时间吞雷刃挟风出鞘,若桃低吼一声,挥动兵刃直扑了过去。

    “唰!”撕空疾斩,万没想到,无坚不摧的锋刃竟然反弹而起,若桃震得臂膀发麻,可就在下个瞬间,那只火烈魇顺势也窜了出来。

    “喂,你没事吧?”若桃伸手一拽对方,立刻向身后抛去,它另外三只同伴立刻将其接住。

    “嗡嗡嗡——嗡嗡嗡——”若桃面前的方石突然剧烈震颤起来,紧接着,石头上面出现了四个圆孔。

    “嚓、嚓、嚓、嚓!”刺耳摩擦声陡起,每个圆孔内俱都长出古怪的漆黑小柱子。

    若桃心中一动:“这东西为什么和‘穿界原火阵’的材料如此相似?”还没等她继续多想,“呼呼呼”风声涌动,一股暗紫之焰倏地卷住了若桃腰间。

    “危险!”

    “呜噜噜——”

    “唧唧唧!”

    古桑女、尸马和火猄见到她形势危急,立刻疾窜上前想把若桃拽回来,结果她们仨也被紫炎卷中,不等二女挣扎,四根黑柱上面赫然出现一个方圆丈余的炽热圆阵,硬生生把她们几个都扯了进去。

    “吱吱吱——”几只火烈魇尖叫着,正要一起跟随,即将消失的若桃却叫道:“不要跟来,你们在外面想办法营救大家就行了!”

    她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一来刚才那只火烈魇被困在方石内还能脱困,想必是对此物有些了解,二来,倘若自己和古桑女出不来,总得有谁去通知其他同伴才行。

    闻听此言,火烈魇们只得刹住身形,眼睁睁看着若桃和古桑女消失在了上方圆阵内,“唰!”一声轻响过后,这东西以及方石上的暗紫火焰也不见了。

    ……

    “呼呼呼——”霎时间风声陡起,大家立刻出现在了一片蓝天下。

    “咦,这里是哪儿啊?!”古桑女刚刚尖叫一声,就听见旁边的若桃焦急嚷道:“小心,下面是一片乱石,摔上去可了不得!”

    “呜噜噜——”闻听此言,戎宣尸马立刻打个响鼻,随即释放出大量玄磁黑沙,“呼呼呼——”黑沙挟风狂卷,立时聚集在了二女和火猄正下方。

    “砰、砰、砰!”大家接连掉在沙子上,这才安然无恙。可是尸马一时疏忽大意,竟然忘了给自己身下也垫上沙子,坠地时狠狠摔了个大跟头,直接惨叫着滚下了倾斜的巨大山坡:“骨碌碌——”

    “我的个天呐,尸马!!”若桃见状吓了一跳,急忙爬起身,趔趄着追了过去,古桑女抱起有些晕晕乎乎的小火猄在在后面叫道:“等、等等我。”

    “噌噌噌!”若桃迈动急促步伐越追越快,眼看着就要跟上数丈外不断翻滚的尸马了,谁知道此时骤变忽生!

    “呼呼呼——嗤嗤嗤——”电光火石间,山坡下树林边缘甩出十余根枝条,眨眼工夫就缠住了尸马腰身四肢,它正要挣扎叫唤,有个枝条又汇聚成团,正好堵住了尸马嘴巴,硬生生将其拽入了树林。

    “尸马!”若桃眼睁睁目睹对方遭擒被掳,气得目眦欲裂。

    “呃啊啊啊——”陡然狂吼一声,若桃拎着吞雷刃就扑了过去,谁知道树林内再次窜出无数狭长枝条,埋头没脑的朝她狠抽过来。

    “给我滚!”

    若桃这回是真的愤怒了,抡动兵刃上下翻飞,“唰唰唰、嚓嚓嚓!”将枝条削折成无数截,转瞬震成齑粉飞灰,她还在同时吼道:“山嵬、缚妖鬼王,立刻给我冲进树林,把尸马救回来!”

    “嗷嗷嗷——”听出了大姐头语气中的的极度恼怒,群鬼不敢怠慢,立刻冲进了树林内,古桑女此刻已经狂奔到了若桃的身边,她火急火燎说道:“别冲动,你不该就这样轻易派群鬼进去……”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若桃低吼道:“尸马、尸马都被抓走了,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桃子,听我说。”古桑女沉声道:“你忘了么?凡是上古树林,对于鬼物魂体都有克制作用,你让它们进去……”

    “呃,这个还真是没想到!”若桃猛地一拍脑门,又有些焦急的说:“那我把它们召唤回来吧。”

    “呜呜呜——”可就在这个时候,树林内传出了凄声厉吼,紧接着,四臂山嵬和缚妖鬼王就狼狈不堪的飞了出来。

    “扑通、扑通。”双鬼下个瞬间趔趄坠地,若桃发现它们身后没有其余的同伴跟随,立刻扬声问道:“其他的妖鬼呢?”

    闻听此言,山嵬哭丧着脸,对若桃连比带划,说是自己一行在树林里找到了埋伏,除了它和鬼王,其余的兄弟都被抓走了。

    “啥?!十几个同伴都被抓了!”若桃后悔的直跺脚:“那岂不是我害了它们?真该死。”

    “好了好了,别着急,咱们先问清楚再说。”听到古桑女这么说,若桃勉强压制住心中的焦急,开始询问事情的经过。

    原来就在方才,群鬼杀入树林的瞬间,突然遇到上百个木灵之体的袭击,对方二话不说,立刻发动猛攻,十几个妖鬼接二连三中招坠地,而后被木灵挥舞枝条缠住拽走了,要不是山嵬和鬼王溜得快,只怕自己也难幸免。

    “你们是被木灵袭击?那就好办了。”古桑女此时微微一笑:“凭我掌中的木神杖,要想从这里面召唤出几只木灵,那是小菜一碟,到时候咱们再仔细打听本地的情况,以及如何营救尸马和群鬼。”

    “对对,就这么办。”若桃叹了一口气:“当局者迷,大家一出事,我都急糊涂了,还是你想的透彻。”

    当下,古桑女便让若桃带着龙鳞火猄躲在旁边,自己挥动木神杖释放出几股木灵气,倏地窜进了树林,数息之后,里面很快就有了反应。

    “呼呼呼——嗖嗖嗖——”电光火石间,有道无形灵体从空中挟风疾掠而来,堪堪落在了树林边缘。

    这股灵体来到地面,倏地就地翻滚,在绽放碧绿光芒的同时,迅速变成了一个四、五尺高的青衣少年。

    紧接着,这木灵少年左瞧瞧右望望,嘴里还嘀咕道:“奇怪,哪里飘来如此精纯的灵气,好多年都没遇到过了。”

    突然间,古桑女从树后闪身而出,拿着木神杖就敲了对方脑袋一下,“啪。”而后说道:“喂,你找谁呢?”

    “哎呦,为、为什么要打我?”青衣少年捂着脑袋,满脸惊慌的看着她,就在此刻,若桃也气势汹汹的走出来,她低吼道:“打你?姑奶奶还要劈了你呢!”

    说罢,若桃抡着吞雷刃就要砍过去,少年吓得两腿发软,扭身就跑:“救命啊——”

    “还想跑?火猄,上!”听到古桑女呼喊,龙鳞火猄立刻晃身形疾窜过去,“吭哧!”一口咬住了青衣少年的脚踝。

    “妈呀,疼疼疼、疼死我了……”

    少年此时跌坐在地,双手朝着若桃乱摆:“别、别过来,我不想死啊……”

    “若桃,先留着活口。”古桑女用木神杖拦住她,随即说道:“咱们好歹也得先问问情况再说。”

    “呼……”闻听此言,若桃这才舒了一口气,她按捺几分怒气,而后冷冷说:“小东西,算你好狗运,要是不说实话,姑奶奶的吞雷刃可不是吃素的!”

    那少年的胆子似乎很小,此刻战战兢兢的低声道:“二位大姐,你们、你们到底想问什么?”

    古桑女用木神杖斜指对方说:“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和若桃好端端地待在祝融离宫,为何会来到此地?还有,我们的尸马、妖鬼同伴在哪里?”

    “对,快说。”若桃圆睁双眼,火苗子都快窜出来了,旁边的火猄也跟着低声嚎叫,意在威吓对方。

    “我、我们这里是‘七柳古林’……从上古年间就存在了。”木灵少年解释道:“此处原本是木神句芒、火神祝融大人降落凡间时,随手布置的一片林子,二位大人过去经常在此间散步闲游。”

    听完这话,若桃和古桑女互相对望颌首,而后示意木灵继续往下讲,就这样,对方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当初这片古林最先栽种的,是七棵充满灵气的柳树,它们百年成材,五百年后衍生出木灵拟人形态,被木神和火神任命为此林的守卫,所以这里才被称为“七柳古林”。

    为了方便来到古林散步游玩,火神祝融还在自己和句芒的离宫内布置了保存“穿界原火阵”的方石,也就是若桃她们碰触的东西。

    但后来,五行神因为变故重返灵界,这片古林就如同被遗弃了一样,不过木灵随着时间推移,却越来越多了,逐渐形成了以七位“古柳长老”为首领的大家庭。

    原本,这古林内的木灵生活得悠闲惬意,与世无争,可就在半年前,小小的七柳古林,却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因为这里竟然被一群凶恶的鬼物盯上,企图霸占为自己的窝巢。

    “在最近几个月,我们居住在此的木灵屡次找到凶恶妖鬼的掳劫、残杀,所以大家都很痛恨鬼物。”

    青衣少年,也就是“梓树木灵”解释道:“虽然我没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过估计二位姐姐的妖鬼同伴窜进古林时肯定引起大家的不满,故此、故此才袭击了它们。”

    “原来是这样。”若桃微微皱眉,紧接着又问道:“那我家尸马为什么也被偷袭了?”

    “这……”梓树木灵想了想,随即问:“姐姐,不知道您那个同伴长得什么模样?可否告知一二。”

    “哦,尸马,有个狮子脑袋,膘肥体壮的。”古桑女比划了一下,然后反问道:“你打听这个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梓树木灵急忙说:“噢,要是如此说来,带走你们尸马同伴的,也许是几位古柳长老爷爷。”

    “这是为什么?那几个古柳老头是何用意?”

    “具体的事情,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呢,尸马现在应该不会有危险。”

    梓树木灵此时和二女谈话已久,发现对方都不是凶恶之辈,于是大着胆子说:“二位姐姐,只要你们不为难我,小的立刻就带你们先去找妖鬼如何?我会求同伴将其释放的。”

    “好啊,梓树兄弟,这就对了。”古桑女哈哈一笑:“只要你肯帮我,做姐姐的绝不亏待你。”

    说罢,她就把一股精纯木灵气输送对方,又道:“喏,这个先收下,只要你用心融合,以后必会实力大增,只要我们的同伴没事,姐姐还会大大有赏。”

    “哎呦,多谢古桑姐姐、多谢古桑姐姐,我马上就带你们进入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