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961章 威逼利诱

第961章 威逼利诱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新有那么瞬间的迟疑。?

    第一个想法就是,冷雪瞳会照顾人吗?

    第二个想法是,冷雪瞳去照顾尹风华?

    第三个想法就是,怎么没人来照顾我?

    夏新默默的吃着饭,从一贯的习惯来看,莎莎的话并不能全信,她刚刚才骗了自己,还害的自己出丑呢。

    稍微想下也知道。

    第一,冷雪瞳是根本不会照顾人的,夏新犹记得上次差点被车撞的时候,冷雪瞳好心来照顾自己,喂个汤,还整个汤都全洒自己身上了,还压到自己手了,然后聊着聊着莫名的自己就遭殃了。

    还挨了她好几下,反而让自己伤的还更重了。

    如果冷雪瞳去照顾尹风华,估计怎么弄死他的都不知道。

    是工作上的事吗?

    夏新不清楚,他觉得大概只有问巫白云才清楚了。

    夏新并不喜欢冷雪瞳去看尹风华。

    两人不久前才生死相搏过呢。

    夏新觉得自己能赢,有很大程度的侥幸成分在里面,现在再来一次,估计不一定打的过,他也是才知道尹风华双手差点被废。

    当时到最后的时候,他已经浑浑噩噩,完全是靠怒气,或者意志力在支撑着身体的行动,与其说是想好再动,倒不如说,全凭本能。

    残不残忍他不知道,反正当时,自己如果没把尹风华撂趴下,那倒下的就是自己,而且自己绝对会更惨。

    那家伙是认真的,认真的想要废了自己,凌虐自己的。

    所以,到了当时那种情况,也就没有什么残不残忍的区别了,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说话。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自己这种平凡,普通的小人物,面对那种万众瞩目的大少爷级别的人物,能活下来,真的只能说万幸了,所以,夏新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这话,他没办法跟冷雪瞳说。

    甚至根本没人知道他受伤,除了夏诗琪,诗琪表面上一副严厉的表情,其实还挺细心,挺关心人的。

    夏新也没告诉其他人,就是不想其他人担心,所以把所有的事都藏在了心底。

    他也不认为尹风华会跟冷雪瞳说,是一个叫夏新的无名小卒差点把他废了。

    那么高傲的人,不可能说出这种话,他的自尊,他的骄傲,都不会容许的。

    所以,雪瞳应该也不知道的吧,那,为什么又会来问我呢?

    夏新想到这,马上就摇了摇头,觉得这并不重要。

    下一个问题是,雪瞳为什么会去看尹风华?

    应该有公事成分在里面,但也有私事成分在里面吧。

    站在自己角度来讲,跟尹风华肯定是势不两立了,毕竟自己当时差点被打死,是被王云中捡回去的,而尹风华也差点被自己废了,算他们家有钱,硬生生医好了。

    但,冷雪瞳并不知道。

    站在她的角度看,估计跟普通女生看到的是一样的尹风华吧,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能力极强,为人处世受人敬仰,身聚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尹风华吧。

    于公,尹风华勉强算是冷雪瞳的上司,于私,尹风华对冷雪瞳也很照顾,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从上次看他要送冷雪瞳回去就知道了。

    他们俩应该也算朋友了,朋友出事,会去医院看他也正常,再加上雪瞳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哪怕是普通朋友有事,她也会愿意帮忙的。

    别说是尹风华,恐怕就算是班里的普通朋友,遭遇横难,双手残废,她估计也愿意帮个忙,去看望一下的,从她愿意参加爱心社团,去义务助人就能看出来了。

    是啊,雪瞳一直是这样的人啊。

    想是这么想,理性可以接受,可感性还是不太能接受的,心中忍不住的会去想,自己受伤了压根都没人知道,自己差点死掉了,那尹风华真的差点杀了自己,而现在……

    不过,雪瞳跟自己毕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吧。

    如果是舒月舞夏新可以强制要求,至于冷雪瞳,他真的管不着……

    “哦哟?怎么不说话了?”忆莎笑眯眯的打断了夏新的思绪,“是不是在想人家现在就在甜甜蜜蜜的共进晚餐啊。”

    “……拜托,关我什么事。”

    夏新默默的低头扒饭了。

    旁边的夏夜扒了两口饭,视线在夏新跟忆莎的脸上来回巡视了下,然后阴沉着表情,嘟着小嘴,又继续吃饭了……

    忆莎扬了扬眉毛,一伸筷子把夏新刚夹过去的排骨给抢了过去,“你倒吃的挺安心,我有医院的地址哦,不想过去看看吗。”

    “拜托,我为什么要过去看啊,我也没有什么不安心的,倒是你……你会有报应的。”

    夏新狠狠的瞪了忆莎一眼,心中诅咒着忆莎遭包赢。

    还别说,这报应来的还挺快的,第二天就来了……

    ……

    ……

    夏新表面上说着不在意,心中其实还是挺在意的,因为冷雪瞳虽然来上课,不过又短信通知了他,不回来吃午饭,晚饭。

    夏新也没道理上去说什么。

    晚上回去的时候,就去级市场买了点菜,然后准备回家做饭。

    只是,刚从电梯出来,就被一脸紧张的忆莎给拽回了电梯里,同时拿脚把电梯门卡住了。

    夏新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小新,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委托你执行。”

    夏新一脸不解的上下打量了下忆莎。

    忆莎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T恤,外罩一件丝织的蕾丝短袖,高耸的双峰,把里面的T恤撑出了一道傲人的弧度,底下是一件白色的热裤,热裤连大腿的一半都不到,露出了一双性感雪白的大长腿,很是诱惑。

    这绝对是居家的装束,忆莎是从来不会这样出门的,哪怕仅仅是走出家门到电梯也不行。

    会让她这样冲出来的只有紧急事态了。

    不过……

    夏新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直截了当的拒绝说,“我不要。”

    就是因为这个人,害的自己再没脸见夏朝宗,到现在还被夏诗琪鄙视呢,怎么解释都没用。

    而且还拿这事,威胁自己,夏新愿意帮她做事才有鬼了。

    忆莎竖起一根食指,一本正经道,“只要你做好了,奖励大大的有,想要什么奖励,你可以尽管提出来。”

    “我拒绝,”夏新面无表情的推开忆莎的手就要出电梯。

    “别啊,小新,有话好好说啊,我让你期末过还不行吗,不,我还能联系其他老师,至少三门,不对,五门,保证帮你搞定5门,不用考试,直接过,交给我就是。”

    这人真的是老师吗?

    这简直是教师带头徇私舞弊啊。

    夏新一口回绝了,“谢谢,我的作弊水平还可以,用不着你。”

    到时候找蚊子抄就行了。

    忆莎难得的堆起满脸的笑容,赔笑道,“那其他条件也行啊,有事好商量嘛。”

    夏新直接撇过了视线。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这女人确实天生就有演戏的天赋,这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居然还有几分优雅动人的高贵气质,很有几分知性,雅性,有一股成熟女性的诱人风味。

    夏新也猜到,能让忆莎做到这地步的,估计就是很严重的事了。

    可惜……

    “你也是忘了你耍我的时候,有多开心了,亏我还信以为真,担心的要死。”

    毕竟夏新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完全被忆莎耍的团团转,还担心的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仔细想想,怎么可能会有女生内衣能治病的吗,自己真是太傻了。

    夏新直接就走出了电梯。

    他这人是比较记仇的,当然,这里不是仇恨的仇,而是忆莎昨天才耍了他,他才不要马上就帮忆莎做什么呢。

    “小新,我在这里无依无靠,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你真的忍心,忍心,就把我这样一个人……”

    忆莎一把拉住了夏新的手腕,还做出一副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表情,另一只手还象征性的抹着眼泪,简直要多逼真有多逼真。

    夏新嘴角抽搐了下道,“你想都别想。”

    忆莎马上变了副脸色,“那好,我拼了,你不是整天yy幻想女生身体什么的吗,这样吧,我牺牲一下,让你看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哦。”

    夏新一下子就脸红了,面红耳赤道,“拜托,谁整天幻想了,我只是,只是,偶尔……偶尔会想起好吗,再说,我才不会做这种事呢,我有女朋友了好吗。”

    忆莎一脸慎重的点了点头,沉重道,“我明白了,让你摸一下吧,你不是好奇吗,让你亲手摸一下也可以哦,我这牺牲够大了吧,”

    “……我说啊,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啊。”

    夏新直接甩开了忆莎的手。

    正要进门,从背后传来忆莎阴恻恻的一句,“哼哼,这是你逼我的,这样好吗,小新,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抖出去吗,哎呀,也不知道雪瞳啊那些其他女生,要是知道,你晚上幻想过人家的果体……”

    夏新一下子顿住了脚步,脸色僵硬的转头望向了忆莎,“你还真是,威逼利诱,都用上了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忆莎轻笑,“都是被你逼的,大不了就鱼死网破,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太卑鄙了吧。”

    忆莎扬了扬眉毛道,“哼哼,看来你该补补课,知道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

    “……”

    夏新没回答。

    他在心里猜想着,自己这事暴露的话,真的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但要是就这么心甘情愿接受威胁,又……

    到底是什么事,逼的忆莎做到这地步。

    夏新正疑惑间,有人回答了他,马上就有答案了。

    从背后响起了一阵开门声,然后传来一道温和圆润中,透着几分严厉的嗓音,“莎莎,你跑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给我回来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