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场合同工 > 第3254章 野心与信仰

第3254章 野心与信仰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葡萄酒庄园内部的一处别墅之中,红男爵坐在椅子上慢慢品尝着酒杯之中的红酒。这段时间他恢复得很好,他上次的受伤本来就并不严重,只是被火药气体灼伤和背部有一些擦伤而已。经过精心的治疗,他已经恢复如初了。只是一侧脸上和脖子上的伤疤依然醒目。

    “医生说,这些伤疤会逐渐褪色,最终恢复如初的。”工藤正冈站在红男爵的身后,低声道。

    “你觉得我是那种在乎自己容貌的人么?”红男爵平静地道。

    “这只是医生的话。”工藤正冈低下头道。

    “我对医生的话没有兴趣。你不如跟我说说,现在利比亚的情况怎么样了?”红男爵缓缓地道。

    工藤正冈低声道,“我们已经按计划控制了苏尔特省全境,目前正在恢复苏尔特港口的运转情况。而且当地武装分子以及图阿雷格人形成的地方政府,除了对抗利比亚当局,也已经暗中在跟我们示好。”

    “哼,这是自然,我们在当地有强大的驻军,他们这些人不向我们示好,还能怎么样?而且他们想对抗利比亚政府,不找个靠山还能怎么办?”红男爵冷笑道。“看来局势对我们相当有利,只要操作得当,我们长期驻军苏尔特的目标将很容易达成。”

    “是的,男爵。”工藤正冈低声道。“不过……”

    “不过什么?”红男爵看着他道。

    “不过,这么一个大好机会,男爵不加以把握,反而到这里来见一个人。似乎太便宜策略家马克洛夫斯基了。这个俄国佬,本来就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跟白手套和黑珍珠贝蒂之前一直往来过密,一直对男爵不太忠诚,加上这次为组织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现在男爵又让他主持苏尔特一带的工作,难免又给了他壮大自己的机会。我怕这个人居功自傲,最终会威胁到男爵你的地位。”工藤正冈低声道。

    “哼,就凭他?也配?!”红男爵嘲讽道,“我受大公的直接委派,总领组织在非洲的一切事务。而他么,他做得再好,也只是在帮我做事。你觉得我该担心他?”

    “话虽如此,但秘社组织原本的核心总部一直是在俄罗斯,而这个马克洛夫斯基又是俄罗斯人,年纪虽轻,仗着是大公幕僚的身份本身就在俄罗斯总部的人脉甚广。虽然这次总部迁到了奥鲁米联邦,但他和很多组织的高层关系相当好。

    而这些人之中,如白手套怀特和黑珍珠贝蒂等人,还有之前那个傀儡大公瓦西里手下的人,都对男爵你畏惧有余,敬意不足。现在表面上他们还对男爵你唯唯诺诺,但如果有人敢起来跟男爵作对,我想他们肯定不会站在男爵你这一边。”工藤正冈低声道。

    红男爵放下了手中的红酒杯,缓缓地道,“你想说,马克洛夫斯基就是那个会站出来反对我的人?”

    “不敢,但是我觉得男爵你也不能不防。现在他代你行使指挥权,搞得有声有色。通过苏尔特的这件事,为组织立下了大功。按照他以往的性格,难免又会自大膨胀。但这个马克洛夫斯基这次却一反常态,事事向男爵你请示汇报。似乎是在向你表示绝对的忠诚。他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这个人城府太深,恐怕是另有所图。”工藤正冈低声道。“男爵信任他,放权给他是好事。但如果他另有图谋,借机壮大自己再来个党同伐异,针对男爵你。这事情可就好事变坏事了。”

    “哼,这个俄罗斯小崽子,他能翻出什么花样?即便是这次的苏尔特计划,也是遵从了秘社前任策略家的非洲攻略计划。跟他有半分钱关系么?他凭什么居功自傲?”红男爵慢慢地道,“你放心,他真要想搞事,我会在第一时间弄死他,就像弄死一只臭虫。跟我玩,他还嫩了点。”

    “是是是,是我多话了。”工藤正冈立刻点头道。

    “不,你说的很有道理。很多时候,最大的威胁往往不是来自于敌人,而是来自于我们自己内部。只是你的关注点错了,目前这个阶段马克洛夫斯基,还无法成为我们的问题。这个人有野心不假,而且也确实试图取代我。但他还有用处,至少对于组织来说,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并不要求他忠心于我,只要他能够忠心于组织。”红男爵看着工藤正冈道。

    工藤正冈低下了头。“是我考虑不周,见识浅薄,让男爵见笑了。”

    “秘社之所以存在到今天,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最大的一点,就是我们不关注自身的利益,不为自己的利益而进行私斗,能够着眼于整个组织的发展。我们聚集在一起,为的是一个伟大的目标,在这片非洲大陆上建立我们自己的国家,真正操控于我们自己手中的国家。为了这个目标,任何人都可以牺牲,任何人有都可以被放弃。

    包括所有的低层人员,也包括所有的秘社组织的高层。策略家马克洛夫斯基、白手套怀特,或者是黑珍珠贝蒂,甚至是,我们的秘社大公。我们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所有人都可以牺牲。但这种牺牲,不会白费,只要抱定了这一个决心,我们将会无往而不胜。

    很多人都认为,我们的成功是因为大公的远见卓识,是因为我红男爵悍不畏死,才打拼下了目前的这个局面。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信仰。我们是为信仰而战,为了我们的理想国度而战。”红男爵缓缓地道,“指引我们的并非大公,也并非是我。而是我们共同的信仰。为了这个信仰,我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更何况是一些私人利益?”

    工藤正冈低下了头。

    “如果你以为,秘社组织,还跟你以前的那些暴力团伙一样,那么你就错了。因为我们有着更深远的目光,更崇高的理想和信仰。”红男爵缓缓地道,“我相信马克洛夫斯基有野心,但我还不至于相信他会因为野心而背叛组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如果他那样做了,或者试图那样做,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