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祭炼山河 > 第355章 道法

第355章 道法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士汲取天地灵力淬炼为自身法力,催动法力爆发大规模杀伤之术,被称为法术。踏入神魂境界开启魂魄空间,魂魄由不可触摸变得清晰,强化魂魄提升力量,以魂魄之力释放威能,被称为神通。

    法术、神通,对低等修士而言没有太过明确的划分,可区别就是区别,它一直存在只是你还没有获知的资格。

    这些当然不是废话,因为法术、神通之间截然不同,但在某些极特别的个例上,却又融合到一起。

    解释清楚就是:它可以用法力催动,是法术。它也可以魂魄爆发,是神通。

    任何一种既是法术又是神通的存在,于神魔之地有种全新的称呼,道法。道即规则,道法间蕴含规则之力,可被不同力量施展,是因规则无所不在无所不容。

    即便在强者如云,法术、神通无数的神魔之地,道法都是极罕见的存在,只有真正底蕴浑厚、传承悠久大型势力,才有可能掌握。

    秦宇跟这些是不沾边的,可他运气有时的确好,血龙注视生死一线间,他发现自己还有反抗之力。

    点苍第一,苍茫指。

    指落时,秦宇魂魄眼眸暗淡下去,恐怖的抽取力量,几乎将他魂魄撕碎。

    可他咬牙坚持着,意识保持清晰,因为此时昏迷过去他一定会死。

    不过呼吸时间,可对秦宇而言却漫长到似没有尽头,恐怖抽取终于停止,一根水晶般透明手指,与血光碰撞。

    没有半点波动,这根透明手指与血光同时开始崩溃,看似与敌同亡的结果,可秦宇魂魄表面上,瞬间多出无数裂纹。

    每一道都细微无比,像是烧制失败的瓷器,似乎略微碰触,便会粉碎一地。

    因为血光威能,超出了苍茫指承受极限,好在并不太多,否则即便将血光打碎,秦宇也要魂魄崩溃。

    血龙盯着遍布裂纹的魂魄,冰冷眼眸闪过一丝惊讶,它第一次真切的露出情绪波动,可旋即归于平静。

    就算挡下血光又如何?它依旧有着轻易湮灭魂魄的力量。

    血龙不愿再耽搁,它摆动尾巴游向魂魄,准备用嘴巴将它一点点撕碎。

    毫无预兆,血龙身体蓦地停下,眼眸之中,爆发出无尽冰寒。

    然后,它身体表面出现无数裂纹,看去跟秦宇魂魄的状态,倒是极为相似。

    暴戾无比的气息,自这些裂纹中传出,决绝狠厉透出惊怒。

    似这一切出乎意料!

    可这些毁灭气息,却没能爆发出来,因为一颗大日虚影出现,淡淡光芒洒落下来,像一双双无形大手,将血龙紧紧抓住,镇压了它身体中所有力量。

    血龙身体剧烈颤抖,双目深处浮现规则虚影,可这些规则力量,根本来不及爆发,就被虚无气息斩断。

    大日虚影及血龙,一起消失在虚无气息中。

    一口逆血喷出,秦宇仰面倒下,大口大口喘息,却丝毫不能缓解脑袋中,割裂般的痛苦。那感觉像是用,生满铁锈的钝刀,一点一点切割着,而且钝刀不是一把,是很多很多,浑身血肉因为痛苦,无意识的轻轻抽搐。

    这痛苦超乎想象,可秦宇心底此时,却充满了狂喜,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感受痛苦,死人没有知觉。

    如果不是小蓝灯,秦宇仍旧难逃一死,可他有清晰的直觉,如果抵挡不住血龙最后一击,小蓝灯不会出现。

    这不是考验,而是冷酷现实的选择,只有血龙削弱到一定程度,小蓝灯才有机会出手捕猎它。

    否则,它宁愿放任秦宇死去,也不会将自身,置于毁灭的边缘。

    秦宇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埋怨之类的情绪倒没有,如果真的会死,他更希望小蓝灯可以保存下来。在未来某个时间,被另一个不知幸运还是倒霉的家伙得到,重新走上逆天而行的道路,最好能帮他报仇。

    好吧,这真的想多了,所以剧烈的破门声,将秦宇思绪直接打断。

    南越国老祖第一眼,就看到了秦宇此时模样,他呆了一下眼眸骤然明亮,自地狱中重返天堂。

    活着,他还活着!

    而且此时,地面滚落着一颗造化丹,只是气息就让老祖明白,它已经炼制完成。

    地宫祭坛,老祖本体更加干瘪,像是一具风干多年的尸体,浓郁死气翻滚不休。周边九盏油灯,除熄灭一盏外,六盏火焰震颤着,勾勒出一张张模糊面孔,咆哮着似要挣脱。

    剩余两盏,也开始轻轻波动,像是在试探。

    老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当年老祖可以炼化你们,就不会给你们逃脱的机会!”他抬手缓缓点落,每一指都有一滴鲜血出现,八滴鲜血各自融入一盏油灯,火焰光芒骤然大盛,隐约似能听到一声声,被灼烧发出的痛苦咆哮。

    火焰勾勒出的面孔悉数消失不见,火焰重新平复下去,可老祖清楚这只是暂时压制,如果他不能恢复生机,随时都会遭受反噬。

    老祖暴露在外的身体部位已彻底干枯,像是死去的树枝,表面龟裂开无数细纹,看似细微却像是已经,直接贯穿到血肉深处,乃至魂魄!

    丹房外,五尊老祖分身面无表情,沉静眼眸中露出寒意,他们一动不动盯着门口。

    老祖扶秦宇走出,他手中握着一颗造化丹,散发气息尽管微弱,可在分身感应中如大日般耀眼。

    五尊分身眼中,同时露出挣扎,脚下上前一步,可他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血色枷锁自血肉中浮现出现,将他们囚禁原地,不能再有半点动作。

    老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声音却无比温柔,“宁秦,我们开启献祭。”

    平述的语气,却根本没有留下,任何反对余地。

    秦宇眼神扫过这一幕,强忍魂魄割裂痛苦,缓缓点头。只是这简单的动作,便让他汗如雨下,脸色更加苍白。

    老祖停在造化石碑外三丈,将造化丹交给他,松开手自然有暗金光芒,包裹住摇摇欲坠的秦宇,将他拉到近前。

    秦宇深吸口气,竭尽全力抬手,造化丹被暗金光芒卷走,消失在造化石碑中。做完这些,他再也抵挡不住魂魄间痛苦,意识消失前最后一个念头是:这块石碑今日起,总算是姓秦了。

    老祖微微闭上眼,感受着体内奔流的久违的生机,身体颤抖着露出无比沉醉的表情。

    就是这样,鲜活的生机,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力量。即便已存活十万年,可他对这世界,仍旧充满眷恋。

    如今,终于又有了百年寿元。

    百年岁月放入十万年间,不过弹指一瞬,可对原本生命就已走到尽头的老祖而言,却是弥足珍贵。

    有这百年岁月,他可以细细打磨,将所有准备做到最好,然后打破禁锢他的枷锁。

    劫仙老祖感觉自己与它从未如此接近。

    睁开双目,眼神落到昏迷的秦宇身上,露出一丝欣慰,果然自己没有看错人。

    救下他,是最正确的决定。

    不管怎么说,今日终归是承了,这小辈极大的人情,那便给他一场造化吧。

    更何况,如今送与的一切,都将在日后,加倍的偿还回来。

    老祖嘴角露出笑意,心思一动造化石碑震颤,丹房外静默五尊分身,同时露出痛苦之色。

    一道道虚影,在他们面庞上出现,扭曲哀嚎,丝丝缕缕精纯的魂魄力量被抽取出来。

    然后,以暗金光芒为媒介,融入秦宇体内,被他遍布裂纹魂魄吸收。

    这些魂魄力量,是不甘殒落的残魂所有,濒临油尽灯枯老祖,之前没有办法抹去他们,只能强行压制。

    今日,这些亡魂既然跳出来,那便趁此机会将他们,彻底斩杀一劳永逸。

    残魂们的凄厉嚎叫,形成秦宇的魂魄盛宴,贪婪吞噬吸收,魂魄表面裂纹飞快缩小、弥合。很快,秦宇的魂魄恢复如初。

    小灵脸上涨得通红,终于不再按捺冲动,她伸展双臂,魂魄力量疯狂向她涌来。

    这些残魂生前,每一个都强大无比,残留到今日还未散去的魂魄碎片,因为怀揣执念所以无比纯粹。它们产生的魂魄力量,远比想象中更多,即便秦宇魂魄与小灵全力以赴,都不能将它们完全吸收。

    而魂魄力量是无法存留的,一旦他们吸收不了,就会在极短时间内散溢出去,消失在天地之间。小灵急的脸上通红,可她已经拼了命,也不能再多吸收半点魂魄力量,眼睁睁看着它们就要跑掉,嘴唇都快咬破了。

    这么多精纯的魂魄力量,如果自己修炼,至少需要数十年乃至更久!

    就在这时,谁都未曾发现,造化石碑上某道线条突然亮了一下,秦宇魂魄空间内,顿时出现奇妙变化。

    涌入的魂魄力量,如被牵引般汇聚到一起,一颗圆珠虚影出现,快速变得凝实。它只有拳头大却像是无底深渊,澎湃魂魄力量融入其中,没有任何反应。

    小灵瞪大眼,“魂珠”露出一丝震动,她是秦宇伴生魂,可以感知到他做的一切。眼底闪过一丝明悟,旋即暗暗感叹,这位主人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小灵闭上眼,沉沉睡去。

    这次不仅秦宇魂魄伤势恢复,她也从中得到了极大好处,某些久远的、被封印在魂魄深处的记忆,开始缓缓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