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开诚布公

第七百八十三章 开诚布公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林宛记得,在最后大封南北朝内战的时候,北朝皇帝周天宏确实在快要战败之时,突然出现一支援军,令他反败为胜。

    剧本上并没有交待清楚那支援军的来历,只说是周天宏手上的一支秘密军队,是否就是林之淮所说的这一支御用军呢?

    按照剧情发展,再过几年周昌安就要驾崩了,而陆琦姗十几年后才去世。所以,那支军队应该从来就没有交给周昌安过,而是直接交给了周天宏。可是,陆琦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林宛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也不再多想了,抬起头来,看着林之淮,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她目光定定地看着林之淮,一字一句地道:“父亲,女儿有一个问题,希望父亲据实以告。”

    林之淮一怔,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林宛所问之事,一定不是一般的事情,否则不会如此郑重。

    林宛见林之淮没有表态,却还是毫不迟疑地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缓缓开口道:“父亲,有人给母亲下毒之事,您是否知晓?究竟是谁授意的?”

    林之淮眉头皱紧,将手中的奏折重重地放在桌案上,满脸怒气,沉声喝道:“宛儿,你这是在怀疑你的父亲吗?”

    林宛却毫不畏惧,拧眉看着林之淮,道:“父亲,女儿正是因为不相信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才想听您亲口解释。如果您不愿意告诉女儿,女儿也不能强求。但是,女儿不希望这件事情变成我们父女之间的心病。”

    林之淮看着林宛目光的坚毅和诚恳,不由有些迟疑,沉思良久,才缓缓点头,道:“宛儿大了,有些事情也瞒不过你。不过,为父希望你心平气和地听为父讲完,站在为父的角度想想,不要怪为父和你的祖母。”

    林宛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父亲请讲,女儿洗耳恭听。”

    林之淮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这件事情,为父也并不确定到底是皇上的意思,还是太后的意思。八年前,辰妃薨世之后不久,皇上召见为父,说辰妃手上有两样东西,可能在临死前交给了你母亲,让为父回来问问,但又不能直接问,只能旁敲侧击,说是东西非常重要,不能走漏了风声。可是,为父多次暗示你的母亲,她都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并不知道此事。为父回禀皇上之后,皇上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命为父看紧你的母亲,继续观察,万万不可让东西传递了出去。”

    林宛微微点头,问道:“父亲也不知道那两样东西是什么吗?”

    林之淮无奈地一笑,道:“我当时确实不知,可是后来经过了一番调查,才可以确定,辰妃当年留下的东西,应该就是丢失多年的东齐大军的兵符,和当年凤老将军留下的宝藏。”

    林宛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仔细听林之淮说下去。

    林之淮继续道:“三年前赵家太夫人去世,赵老太爷他们全家回了山东。我原本以为,如此一来,皇上应该可以暂时放下对赵家的猜忌了。可是,没有想到,赵老太爷刚走不久,皇上就又为此事召见了我,问那两样东西有没有可能被赵家带走了。我说不可能,因为我一直派人盯着丽娘,她身边绝对没有那两样东西,而且也没有机会去取,所以,那东西应该还在京城。半年后,丽娘回来了,皇上又命我趁着赵家的人不在,好好哄着娘丽,让她把东西交出来。”

    林宛微微蹙眉,疑惑地问道:“这么说,要给母亲下毒的,不是皇上?”

    林之淮摇了摇头,道:“为父也不十分清楚。一开始我也以为是皇上,可是最近与你祖母谈了谈此事,又觉得可能不是皇上。”顿了顿,又继续道:“是太后身边的金掌宫来到府里,见了你祖母,交给你祖母一瓶药水,说是皇上想要重用我,所以不愿我与赵家有什么瓜葛。”

    林宛面色平静,心中却暗暗怀恨,果然是陆琦姗!

    林之淮迟疑了片刻,继续讲述道:“当时金掌宫说,如果你母亲病逝了,就给为父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续弦,对为父的仕途会有很大的帮助。你祖母哪敢拒绝,只好应了下来,却又不愿亲自下手,就将这件事情交给了秦姨娘。后来,等为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母亲的病已经很重了。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发妻,为父也十分为难。”

    林宛冷冷地问道:“父亲,那最后那一次呢?我和祖母去灵山寺上香,回来的时候发现母亲又中毒了,而那两天,母亲只见过您一个人。”

    林之淮无奈地点了点头,道:“那一次,是齐公公亲自送来了药水,说是皇上命我尽快拿到那两样东西。如果拿不到,也不能让丽娘等到赵老太爷他们回来。我当时并没有怀疑,认为齐公公就一定是代表皇上的。可是仔细想想,后来皇上召我进宫禀报此事,却并没有提到药水的事情,只说让我再问问你,看丽娘是不是会在临死前,把东西并给你。”

    林宛拧眉沉思,暗暗想着,既然是齐公公亲自送来的,那么是不是表示此事真的是周昌安亲自授意的呢?如果不是周昌安的意思,那么,难道齐公公也是陆琦姗的人吗?如果齐公公是陆琦姗的人,是不是表示很多事情,陆琦姗已经知道了?

    可是,如果齐公公并非只忠于周昌安,以周昌安如此多疑的个性,又怎么会把齐公公视为心腹呢?

    林宛一时也想不到答案,只能暂且把事情放在一边儿,长出了一口气,道:“父亲,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了,希望以后,我们父女之间,有什么事情都能开诚布公地谈,莫要生了嫌隙。”

    林之淮见林宛情绪还算稳定,不由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抬眸凝视着林宛,缓缓开口,问道:“宛儿,你母亲的病,究竟怎么样了?你母亲是不是已经好了?所以,你才能如此平静地听为父解释,愿意放下对为父的怨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