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七百零八章 错付终身

第七百零八章 错付终身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意园原本就是林相府南边最大的院子,吴总管又请了工匠来重新扩建过了。如今除了正屋和两间厢房以外,又还新建了几间客房,足够容纳她们三个女子,和身边的侍女居住了。

    靳若心是大姐,林宛和林慧心自然是要把正屋让给她住,靳若心也没有过多推辞。林宛还是住在西厢房,林慧心住在东厢房。

    林慧心身边有四个侍女,都是林慧心的亲信,其中有两个是她从大封带去北陈的,有两个是北萧楠送给她的贴身侍女,都会武功,负责保护她的安全,都被安排在东厢房旁边的客房居住。

    正屋很大,旁边还有两间小卧房,是以前照顾赵丽娘时,翠环、翠佩她们住的。靳若心身边的侍女就住在那里,但是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跟在靳若心身边,进城时引起了百姓围观,啧啧赞叹的美貌侍女——冰儿。

    在靳浩然和靳若心进城前,林宛让烈风把冰儿送出城去,让她和靳浩然他们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京城。

    自从冰儿跟着林宛回京以来,林宛一直刻意不让外人看到她,就是因为她长得太引人注目,而且一看就不是大封人。如果突然在林宛身边出现,一定会被人怀疑。

    更何况,周天宏和兰紫月在封南城都是见到过冰儿的,虽然当时也进行了一些伪装,但为了安全起见,林宛还是给冰儿重新安排了一个身份。

    冰儿是东黎人,如果由靳若心带到大封来,那是再合理不过了。

    不过,林宛还有另外一个顾虑,那就是冰儿对宁广琰的心思。虽然冰儿跟在她身边这几个月,一直没有再提到宁广琰,但是,在林宛的心里,还一直记着,自己曾经说过,要给冰儿一个足以匹配宁大将军的身份。

    当夜,林宛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和靳若心睡在一起,二人挤在一张床上,说着分别后发生的点点滴滴。

    林宛从自己离开京城开始说起,把自己在东黎见到了东黎王和东黎王后的经过,还有后来去了封南城,以及回京后发生的一切都讲给了靳若心听。

    在东黎国发生的事情,大部分靳若心都已经知道了,但听了林宛的叙述,仍然是惊心动魄,感慨万分。拉着林宛的手,动情地道:“宛儿,你是我的恩人,也是我们东黎国的功臣,没有你……”

    林宛连忙打断了靳若心的话,道:“姐姐,我不是你的恩人,我是你的妹妹啊!我是东黎国的宛心公主,东黎国也是我的国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靳若心笑着点了点头,又道:“还要感谢七皇子,若是没有他相助,我们也没有办法除去厉老贼。”

    林宛呵呵一笑,脱口道:“他也不用谢,他将来是东黎国的驸马。”

    靳若心掩唇一笑,刮了刮林宛的鼻子,宠溺地笑道:“你呀,不害臊!”

    林宛靠在靳若心的肩上,假意羞怯了一番。转了话题,直接了当地道:“姐姐,宁大将军现在娶妻了吗?宁丞相有没有给他订亲,或是纳妾、收通房?”

    靳若心眉头微蹙,奇怪地一笑,低声问道:“你为什么突然问起他来?难道你对我们东黎的宁大将军也……”

    林宛连忙打断了靳若心的调笑,拖长了声音,无奈地唤道:“姐姐——!”叹了口气,又一本正经地道:“姐姐,我说的是认真的,他究竟有没有和别的女人好上?”

    靳若心见林宛一脸严肃,想了想,答道:“宁大将军虽然还没有成亲,但是听说已经订亲了,女方家世不比宁家差,是我们东黎国的名门望族,才情样貌都是齐城数一数二的,与宁大将军十分相配。过年前可能就要成婚了,这次原本浩然想让他跟着一起来的。就是因为他要筹备婚事,所以才没有跟来。”

    林宛沮丧地垂下头,轻轻一叹,道:“姐姐,你知道吗?冰儿心里喜欢宁大将军,当初我为了让冰儿跟我走,许诺将来要给她一个足以匹配宁大将军的身份,好让她和宁大将军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却没有想到,宁大将军这么快就要成亲了,这叫我如何向她交待呢?”

    靳若心闻言,也不禁皱紧了眉头,摇了摇头道:“宛儿,身份的事并不难,我认她当妹妹,让父王封她当郡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听说宁大将军与他那未婚妻子经常一起出游,感情很好。就算冰儿跟我回去,也不一定能把宁大将军给夺回来。总不能让父王下旨赐婚吧?”

    林宛点了点头,叹道:“姐姐说得是,其实当初我就已经看出来,宁大将军虽然对冰儿有些意思,但是并不像冰儿一样用情那么深。我将冰儿带走,也是不希望她失望伤心,更不希望她错付终身。宁大将军如果真的喜欢冰儿,且不说他会不会与别的女子订婚,至少他应该不会放过这次来大封国看冰儿的机会。可是,他没有来,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靳若心点了点头,道:“宛儿说得对,虽然宁大将军确实是人中翘楚,冰儿也是一个好姑娘。但她若真的嫁进了宁相府,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宁夫人和宁家的小姐们都不是好相与的,冰儿嫁过去,就算有我们撑腰,也一定会受气受罪的。何况,宁大将军虽然还没有成亲,家里的通房却已经不少了。”

    林宛眉头一皱,果断地摇了摇头,怒道:“这不行,我要好好劝劝冰儿,这样的男人即使求上门来,也不能要!”

    正说着,窗外突然传来一声轻笑,道:“小妹,什么男人让你如此生气?求上门来,也不能要?”

    林宛一听,不由转怒为喜,笑道:“大哥,我正在和姐姐说,那种半夜三更翻人院墙,听人墙角的男人,绝对不能要!”

    长风哈哈一笑,推窗而入,又轻轻关上窗户,挑亮了桌上的油灯,站在外面,放低了姿态,隔着屏风,讨好地道:“小妹,你就看在我为了帮妹夫疗伤,差点儿送了命的份上,就别再消遣我了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