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家破人亡

第六百一十九章 家破人亡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中年公公走到林宛面前,躬身一礼,道:“杂家姓白,请宛心郡主和我们公主一起坐前面的马车,郡主可以带一个侍女跟着伺候。另一名侍女可以坐后面的马车。”

    林宛向着那马车的方向,屈膝一福,恭恭敬敬地道:“多谢大长公主!”接着,又对着白公公福了福,客客气气道:“多谢白公公!”说完,就随着白公公向前面的马车走去。

    青桐跟在林宛的身后,王琪向后面的马车走去。

    白公公掀开车帘,只见大长公主端坐在马车里,眼眸低垂,衣着朴素,但气质端庄。身边坐着一名满面慈祥的老宫女,大约四十多岁,与大长公主差不多的年纪。

    林宛走到马车前,先是躬身一礼,恭恭敬敬地道:“宛儿参见大长公主,大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周昌英缓缓抬起眼眸,对林宛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淡淡地道:“宛儿不必多礼,过来坐吧。”

    青桐搀扶着林宛上了马车,二人恭恭敬敬地坐在周昌英的对面。

    周昌英身边的老宫女也向林宛微微点了点头,道:“奴婢冯掌宫参见宛心郡主。”

    林宛客客气气蹲身一福,道:“冯掌宫客气了。”

    周昌英淡淡地吩咐道:“走吧。”说完,又垂下了眼眸,仿佛不愿再多说一句话。

    林宛心下暗暗着急,大长公主这样冷淡的态度,叫她如何才能把自己所求之事说出来呢?

    马车缓缓前行,林宛渐渐开始昏昏沉沉,不知不觉就又靠在青桐的肩上睡着了。

    听着林宛均匀的呼吸,周昌英又缓缓抬起眼来,看着眼前这已经睡着了的小姑娘,不禁淡淡一笑,心中没有来由地就放松下来。

    周昌英昨日接到林宛的拜贴,看着那拜贴上面似曾相识的小字,不由想起了七夕宴上的情形。

    她这一生孤苦,连与她亲近过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如今还活着的都寥寥无几。宁家若不是因为她这个大长公主的身份和权势,也不会遭到皇上的忌惮,最后落得家破人亡。

    她对当年的京城两大才女都十分欣赏,如今也一死一病。年轻时的闺中好友,也都已经没有来往了。她一生没有孩子,唯一挂念的就是凤雪瑜死前写信来,托付给她的七皇子周天启。

    七夕宴那日,她一直关注着周天启,也不知是因为周天启对她不设防,还是周昌英太过敏锐,竟然看出了周天启对林宛的不同。

    周昌英着眼前的小姑娘,美丽纯善,和当年的凤雪瑜和赵丽娘都很像,而且更有灵性。只是,这小姑娘突然找到自己,是有什么事情呢?这外表单纯的小姑娘,总有一些让人看不透。她身边的侍女也非常稳重,看起来似乎是会武功的。她们此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周昌英心中暗暗猜测着。

    今日是十月十六日,是宁家满门的忌日,周昌英每年的今日都要去灵山寺祭拜宁家的亡灵。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因为周昌英为人低调,连灵山寺的僧人都只知道周昌英每年的今日都会去,却不知道她是在祭拜谁。

    离灵山寺越来越近,周昌英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微蹙着眉头,掀开窗帘,向外看去。

    林宛被窗外吹来的冷风惊醒了,睁开眼睛,见周昌英脸色不好看,不由赧然一笑,抱歉地道:“大长公主,宛儿晕马车,所以一上马车就想睡觉,实在是太失礼了。”

    周昌英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无妨!只是,早知道你晕马车,我就不该让你陪我来灵山寺的,难为你了。”

    林宛连忙摇头,道:“大长公主,您愿意让宛儿陪您来,是宛儿的荣幸,宛儿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是难为我呢?一点儿也不为难的,我睡一觉就没事儿了。”说着,一脸轻松和喜悦,表明自己真的很开心。

    周昌英微微一笑,慈爱地道:“你这孩子,的确讨人喜欢。”

    林宛嫣然一笑,道:“大长公主您不嫌我烦就好。”说着,感觉马车上有些热,就解下了身上的披风。露出了脖子上,昨日林瑞晨给她的红色玉佩。

    周昌英一见那玉佩,顿时大惊失色,指着林宛的脖子,颤声道:“你、你、你这玉佩是哪儿来的?”

    林宛见周昌英如此模样,不由也吓得花容失色,抚着玉佩,颤声道:“大、大长公主,这、这玉佩有、有什么不对吗?”

    周昌英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道:“宛儿,将你的玉佩给我看看,好吗?”

    林宛点了点头,连忙让青桐帮她摘下玉佩,双手递给周昌英,怯怯地道:“大长公主,这是无忧姐姐上次在大公主府救我时,给我戴上压惊的,我一直戴着,想等哪天遇见她,再还给她。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周昌英将玉佩还给林宛,蹙了蹙眉,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的无忧姐姐,是不是就是无忧坊的宁无忧?”

    林宛点了点头,皱起眉头,伤心地道:“是啊,只可惜无忧坊因为牵涉到彩云绣庄的案子里,如此已经解散了。无忧姐姐也不知道如今现在何处?”

    “宁无忧,宁小悠……”周昌英口中喃喃地念着,脸色越来越白,眉头越皱越紧,到最后竟捂着胸口,难过地弯下腰去。

    林宛连忙上前两步,跪在地上,帮忙扶住周昌英,用手抚着她的胸口,口中着急地道:“大长公主,您怎么呢?您不舒服吗?”

    冯掌宫伸出手来,握住周昌英的手,暗暗运功。过了一会儿,周昌英才抬起头来,深呼吸了几次,面色才又缓了过来。

    林宛跪在周昌英的面前,焦急地看着她,目光中满是担忧。

    周昌英虚弱地一笑,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儿,宛儿不用担心。只是有个心痛的老毛病,一会儿就好。”

    林宛不由松了口气,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想了想,低声问道:“大长公主,您是认识无忧姐姐吗?无忧姐姐说她的真名叫宁小悠,可是,她说除了我和她的奶娘,没有人知道的。大长公主,您是怎么知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