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格杀勿论

第二百六十七章 格杀勿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刚包扎完伤口的侍卫,连滚带爬地跪到厉星宇面前,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禀报:“禀太师大人,大约未时末,弓箭手正好换班的时候,突然出现大批黑衣人,一举击杀了所有的弓箭手,手法利落,一招毙命,像是专业杀手干的。”

    厉星宇听着那侍卫的禀报,面色越来越冷,胸口剧烈起伏,气得青筋凸起。

    受伤侍卫继续道:“几乎是同一时刻,黑衣人的首领带着一队武艺高强的黑衣人冲进了院子里,杀光了隐在院子附近的守卫,几个人分头冲进三个房间,找到了犯人,将他用担架抬走了,还把朱大夫也带走了。”

    厉星宇紧紧地皱着眉头,目光看向周天启和林宛,厉声问道:“你们两个当时在哪儿?”

    林宛站起身来,小脸涨得通红,躺在周天启身后,不敢言语。

    周天启也迟疑着,目光躲闪,半晌没有回答。

    厉星宇见二人的神态有异,更加怀疑,转身又向那侍卫,大声喝问道:“你说!当时什么情形?”

    那侍卫也有一些迟疑,但还是颤声禀道:“周、周公子和阿木姑娘当时正在东厢房里亲热,黑衣人闯进去时,用刀砍向阿木姑娘,周公子用凳子挡了一下。然后,黑衣人见属下放出了信号弹,就迅速逃走了。”

    厉星宇看了一眼林宛羞红的脸,和红肿的嘴唇,再看了一眼东厢房里被快刀砍成两半的木凳,又相信了几分。

    看着这满地狼藉,厉星宇深吸了一口气,走到石桌边坐下,挥了挥手,让侍卫们将院子里的尸体都搬走。

    侍卫们动作非常迅速,不一会儿,就将那些尸体全都搬了出去,然后只听到马车远去的声音,也不知道那些尸体被拖去了哪里。

    院子里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厉星宇拧眉坐着,一动也不动。林宛和周天启紧紧地挨在一起,静静地站着。侍卫们站得笔直,目光中也满是哀痛,也不知是否在为死去的同伴感到悲哀。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晚,凉风习习,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周天启轻轻环着林宛的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晚风袭来的方向。

    林宛神情萧索,伤心欲绝,身子摇摇晃晃,已经有些站住了,依靠着周天启的力量才能勉强支撑。

    霍仑在天黑之前,终于赶了回来,风尘仆仆,面色十分难看。身后跟着的侍卫,也个个都身上带伤,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厉星宇见霍仑空手而回,就已经知道结果了,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沉声问道:“追到了人吗?”

    霍仑躬身垂头而立,抱拳请罪道:“主公,属下失职,请主公责罚!”

    厉星宇眉头紧蹙,凝视着霍仑许久,冷冷地喝道:“说!怎么回事?”

    霍仑垂首答道:“属下一路跟着车轮的痕迹追到了西边城郊,但是对方十分狡猾,早已经弃车而去了。属下看地上杂乱的足迹,判断他们是跑进了路边的树林里。可是,等我们冲进了树林,才发现那些贼人,竟然在树林里设下了阵法。属下在树林中遇到了黑衣人的首领,与他交过手了,那人的武功不如属下,但是对那阵法十分熟悉,所以还是让他逃走了。等属下等人从树林中原路退回时,那些人早已经没了踪迹。”

    厉星宇恨恨地道:“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的,你可看出他们的来历了吗?”

    霍仑想了想,咬牙切齿地道:“他们都是大封国人,而且都是非常有经验的杀手。依属下判断,应该是无影阁的人。之前属下追查那些女杀手的底细时,也曾发现似乎与无影阁有关。”

    厉星宇凌厉的目光中满含杀气,沉声吩咐道:“来人,封锁封黎江沿岸的所有码头。命宁副将军带着守城军即刻开始,全面搜城,还有齐城附近的所有山林、村庄都要仔细搜查,务必在三日之内将大小姐救回来,还有那些黑衣人,格杀勿论!”

    霍仑躬身领命道:“是,主公!”

    “回府!”厉星宇大喝一声,站起身来,大步往院外走去,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扫了周天启和林宛一眼,吩咐身边的侍卫道:“请周公子和阿木姑娘随本官一起回太师府。”

    “是,太师大人!”门口的两个侍卫躬身领命。

    不一会儿,院子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周天启、林宛,以及留下等他们的两个侍卫。

    一个侍卫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道:“周公子、阿木姑娘请!”

    林宛与周天启对视一眼,然后,满面委屈地对那侍卫,道:“侍卫小哥,我能收拾些东西吗?”

    那侍卫冷冷地拒绝道:“太师府里什么都有,姑娘什么也不用带!”

    林宛心中有气,拧眉道:“太师大人让我们去,肯定是为了让我们给他治病的,我当然要带些药材啊!”

    那侍卫闻言,有些迟疑,点了点头,道:“请姑娘快些,别让在下久等,若太师大人怪罪下来,在下可担待不起。”

    林宛点了点头,连忙跑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出来。然后又跑到后面的马房里,将红帆的缰绳解开,在它耳边低语道:“红帆乖乖,我要离开几天,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别乱跑哦!这里的草料够你吃好几天了,你就留在这儿等我,好吗?”

    红帆仿佛听懂了一般,踢踏着马蹄焦躁不安。

    林宛搂着红帆的脖子,哄了好一会儿,才安抚好它的情绪,转身跑了出来。

    那侍卫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皱着眉,没好气地道:“周公子、阿木姑娘,请上马车!”

    林宛也不再为难他们,大步往门外走去,只见门口果然停着一辆青布马车。林宛自己撩开车帘,在周天启的搀扶下,一跃而上。

    周天启也紧跟其后,上了马车。

    两个侍卫关上院门,坐在车架上,驱动马车,迅速向小巷的东边出口驶去。

    马车里,林宛靠在周天启的身上,柳眉轻蹙着,闭上了眼睛。

    这一日已经够累了,林宛早就已经感到头晕眼花了。如今上了马车,一颠簸,更是觉得头痛欲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