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宛启天下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绝无虚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绝无虚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门玉岷看着西门玉清冰冷的目光,不禁有些沮丧,无奈地点了点头,喃喃地道:“我明白的,我再也不敢了。而且,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方式得到她。今天晚上,确实是喝得太多了。我很庆幸,那个女人不是她,否则,如果是她受到了那样委屈,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不过,如果她抵死不从,我也是不会强行……”

    “够了!”西门玉清一声暴喝,陡然打断了西门玉岷的话,声音冰寒刺骨,咬牙切齿地郑重地警告道:“你是应该庆幸,今天晚上的人不是她。否则,你不仅要死,而且还会死得非常惨。不光是本太子不会放过你,还有很多拼死也要保护她的人,绝对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而且还可能会毁了整个西陵国。本太子,绝无虚言!”

    西门玉岷心下一震,愣愣地看着西门玉清,许久,才点了点头,道:“太子堂弟,你说的这些,我都记在心里了。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对宛公主有任何非分之想。但是,能不能请你,再帮我这一次。我真的不想把和硕公主娶回家,我宁愿终身不娶,也不愿意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回去。你是知道我的,我若不是忍受不了那些愚蠢的女人,我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娶妻了。”

    西门玉清缓缓点头,低声应道:“好吧,我会暂时帮你封锁消息。但是,能不能瞒得住,能瞒多久,我不能保证。只希望你,如果真的东窗事发的话,可以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莫要让别人替你受过,莫要牵连他人。”

    西门玉岷见西门玉清答应了,顿时目光一亮,连连点头,高兴地拱手道:“多谢太子堂弟!你放心,如果真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你为难的。”

    于是,西门玉清派了心湖亲自去善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件事情也就隐瞒了下来。而陆曼婷也确实和西门玉岷预料的一样,以为那是自己的心上人,所以,并没有声张。而且还格外低调,生怕别人知道了什么,怀疑到她。

    今早,西门玉清派人把周承宽找去,就是想将这件事情跟周承宽交个底,免得等陆曼婷来找他的时候,他什么也不知道。

    周承宽听了这件事情,也非常气愤,恨不得把西门玉岷抓来千刀万剐。可是,西门玉清考虑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事情闹大了,不仅给大封国丢了脸,还让兰子恒抓到把柄,向大封国和西陵国索要赔偿,说不定还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万一,南越国要求用封南城,或者是林宛,作为弥补,岂不是更让大家头疼?何况,现在大封国是周天宏作主,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所以,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先让周天启莫名其妙地背上这个黑锅,其余的以后再说。于是,周承宽决定在西陵国的这些日子里,尽量避着陆曼婷,等事情过去了,等大封国和西陵国的局势稳定一些,再见机行事。

    然而,让西门玉清没有想到的是,陆曼婷竟然会来找林宛,而且,还害得林宛吐血昏迷。当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悔恨不已,他真不应该答应帮西门玉岷隐瞒的。他宁愿花一百倍的精力和代价去解决这件事情,也不愿意让林宛受到一丁点儿伤害。

    西门玉清和周承宽坐在大厅里,静默不语,各自想着心事。

    周承宽还有一件更头疼的事情,那就是上官云。他要如何解释周天启和林宛,以及陆曼婷之间的关系呢?又要如何解释,自己不是周天启,更不可能和陆曼婷有任何联系呢?还有陆曼仪的事情,是否需要和上官云说清楚呢?

    西门玉清见周承宽皱着眉头,似乎非常苦恼,不由想了想,好奇地问道:“周兄是真心喜欢云儿的吗?是想娶她为妻,还是图一时新鲜?”

    周承宽一怔,眉头皱得更紧了,不悦地道:“本将军在西门太子的心里,是那种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玩弄感情的男人吗?”

    西门玉清勾唇一笑,又淡淡地问道:“你喜欢云儿什么?”

    周承宽略一思索,认真地答道:“我喜欢她美丽善良,天真活泼,开朗爱笑,勤劳勇敢,爱憎分明,聪明直率,心思单纯,不拐弯抹角,不钻牛角尖儿。”

    西门玉清哈哈一笑,道:“我倒还没有发现,云儿竟然有这么多的优点。”

    周承宽却斜睨了西门玉清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声音里有淡淡地怨怒和责备,一字一句地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注意到她,没有真正关心过她,你以为她在皇宫里衣食无忧,没有人敢欺负她,就算是过上了好日子,就算是你这个做兄长地照顾好她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有多寂寞,多无聊,有多怀念她的奶娘和她童年的生活。”

    西门玉清闻言,怔愣半晌,才点了点头,道:“是我疏忽了,没有照顾好她,我希望有机会弥补。”

    周承宽淡淡一笑,道:“不必了,她以后的日子有我,不再需要你的关心和照顾了。”

    西门玉清静静地看着周承宽,许久,才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以后,她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我都唯你是问。”

    周承宽不屑地一笑,冷冷地应道:“我自然是会好好照顾她的,却不是因为你的托付和警告。”

    西门玉清蹙眉,不解地问道:“周兄似乎对本太子有很大的意见,不知能否请周兄明言?”

    周承宽冷哼一声,郑重其事地道:“第一,自然是因为云儿,想起云儿这几年在皇宫里过的那些孤单寂寞的日子,我就为她深深地感到心疼。第二,是因为宛儿,你明知道她与天启两情相悦,情深似海,你却还要逼着她来参加选妃盛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西门玉清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淡淡地道:“还有吗?周兄尽管畅言,本太子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