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村夫

第九百二十七章 村夫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

    大公主以手支额,“这也是让我觉得开心的事情。因为接下来,会有很精彩的热闹看。近来的帝都,确实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那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助推皇上呢?”弥姑姑请示道。

    大公主愉快的摇摇头,“他们父子相争,可是我一直在等着的好事。皇上这么多年,都一直都对太子的危险野心忍而不发,不过是不想让我渔翁得利。可是你瞧孩子们长得这样快,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能如此花样百出的,寻他们父皇的不开心手段灵巧。你们放心吧,那美妙的计策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来想出了。皇上那颗冰冻三尺的心,会变成千万道,精妙绝伦的利剑,一股脑的抛向我们的太子殿下的。本来我们也许真的应该做点什么,比如说守住,石头与紫色布条的秘密,但是,皇上一定会想到,这些东西的存在如果被太子获知,那么接下来一切的妙计,都会化成泡影,所以,不用我们提醒,他也会好好的,保守那些秘密的。当然或许,这种保护的可能还有另外一种解法。就是为了保护而故意放出风声去。”

    其实,正当大公主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皇上派出去散播已经找到杀害曲舒郡主的凶手留下的有力的指证证据风声的侍卫早已密布帝都的大街小巷。

    而且与此同时,传诏信利可汗入宫并且特意允许他去见曲舒最后一面的地点正是皇上得到了太后容许格外开恩的后宫西轩。

    另一边自从东宫管事带回来消息,说是,当时动手的侍卫,手上不利索,好像是留下了有些分量的证据。

    自从他禀报给,太子这些消息之后,太子就一直,默立在窗前保持着脸上的思索表情再不出声。他在想,他派出的那个侍卫身上,到底会留下什么东西,直接将自己指证。可是想了许久,也不能确定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或许这漫天在散播的消息,本身就是他父皇的杜撰!他只是用言辞作了一场戏,然后让他顺其自然的陷入他的陷阱之中惶急忧虑,禁不住犯错,比如说,派人去皇宫中打听消息。自曝机宜。

    但他刚刚这样想过之后,又马上自我否定。能想到整件事的幕后指使有可能是自己,应该是他父皇连各路证据都没有见到时就已经在坚信的东西!而他的真正用意,也不是为了蒙蔽他父皇的眼睛,反而是要带偏了信利可汗的猜测。

    也就是说,现在的信利可汗反而成了他与他父皇双方争夺信任的焦点。

    他正想到这些的时候,外面有小厮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要说什么消息,被管事打住,然后悄悄地告诉给了管事。又是悄悄的退出去。

    太子看了一眼管事听完之后已经变得有些苍白的脸色,示意他可以禀报。

    管事言简意赅的说道,“有消息说,皇上已经派人传召,信利可汗入宫,不知道是不是要同他说证据的事。难道他们已经确然手握什么重要证据了吗?”

    太子凝了凝眉,“父皇果然打的是信利的主意。也许这个很真诚的邀请之后,还会有更加真诚的证据……”可是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挣扎,如果他们现在随便动作,就会变得更加瞩目!其实能够解决一切的万全之策应该是从今日而起,得到再不会让信利可汗动摇的那种坚固相信,那样的话……就应该让自己与曲舒的死,擦掉所有干系。而能做到这一切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那种彻头彻尾的毁灭!

    他抬起目光,用尽全力的盯住管事。似乎有一片熊熊的赤色火焰在他的眼眸之中,毁天灭地。

    但管事这一次,却依然没有搞懂他的意思。因而有些焦急的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用火。”他只说了两个字。然后马上摊开放置于书案之上的皇宫图构,指给管事看他的意思,“不管那些,有可能存在的线索是真的存在还是假的存在,只要将曲舒当时所在的西轩连同尸体付之一炬,一切的指证与嫌疑也就会一同消失。我们一开始就大意了,这些事情应该早点做的。因为迟了,就只好冒更大的风险。不过好在,父皇他一定会以为我早已经被吓怕了,并不敢再做出什么吸引人目光的大事来。所以,眼前的激烈形式,反而会变成我们能够紧紧抓住的空隙。”

    管事觉得现在做这些太过冒险。本想劝他家太子暂且放弃这个计划,从长计议,但是刚要出口的话,却被太子看过来的目光给截了回去。他已经参透太子势在必行的肯定意图。只能行了礼之后,吩咐人前去。

    望着,管事出去的背影,太子感觉到胸口一阵接一阵的憋闷。回想了一下,刚刚自己作出决定和大胆的冒险。他已经在想,如果这个决定是错误的,那么他又该以何为退路……

    ****

    正坐在妆台前,呆呆的望着铜镜的倾染染,给身后婢子的轻轻呼唤,惊的回神!然后看到有一个小衣襟短打扮的村夫,正跪在门边等着她的吩咐。

    她移过目光来看了婢子一眼。

    婢子回道,“就是这个人。他们在外面找到的,说是,曾经见过无忧与合周公子,而且有他们衣物为证。”

    倾染染闻言慢慢拿起妆台之上的牙梳,“你是嘉兴人。”

    那人听她发问,忙以头杵地答道,“正是。”

    “那我问你,刚刚,你进王府的时候,可曾看到正门之上悬挂了几个气死风灯?”她语声轻轻,似乎是不含一点感情的随意之问。

    那人呆了一下,开始仔细回忆,“并没有悬挂风灯,小的,在进来的时候是仔细看过的。”

    倾染染再次看向。她的婢子。

    婢子忙点头。

    “恕你无罪,抬起头来回话,你说,你手上有他们的衣服。可这种随身之物,又怎么会到你的手上?难不成是你们偷盗而来的吗?”倾染染看向这农夫的目光一瞬锋利。

    那人虽然有点忐忑,但是回话的时候,眼神与语气皆是肯定,“小人虽然贫贱,但却不是盗贼!这些衣物乃是他们,主动拿出来与小人交换一些朴素衣衫。小的一开始不知道他们真正用意是什么,也是拒绝的,但是他们很是讲理,用如此华贵的衣衫也只换小的一套粗布衣服。而且那位相公说起话来又很是得体,

    最快小说阅读 bQg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