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妾 > 第二百六十章 奇怪老嬷嬷再出现

第二百六十章 奇怪老嬷嬷再出现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乌拉那拉氏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哭闹的声响。

    “这府里的规矩真是越来越差了,怎么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爷跟前钻呢!”四爷蹙着眉头,沉声道。

    尔芙撇了撇嘴,嘀咕着,“百福和雪球不知道都听话呢,也不知道您多稀罕呢!”

    苏培盛闻声,唇角微微上扬,生怕旁人瞧出什么破绽来,忙缩了缩身子,往四爷身后躲去。

    “以妾身看府里之所以这么乱哄哄的,怕是也和福晋这般仁心仁德的管理方式分不开!”一直闭嘴当哑巴的小李氏,眼神闪烁着贪婪的精光,拧着帕子说道。

    “闭嘴,这府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格格做主了!”刚刚还如纨绔子弟般饮酒作乐的四爷,脸色凛然,直接就将手里的酒盏丢到了小李氏眼前,厉声喝斥道。

    那副黑脸的模样,让一贯被李氏护着的小李氏,一时间有些慌神,身子打颤的跪倒在了地上,连连叩,与屏风外那些瑟瑟抖的乐师伶人相差无几。

    “行了,别在这丢人现眼的讨人嫌了,还不赶快滚下去!”四爷瞧也不瞧那美人垂泪的模样,径自摆了摆手,沉声道,转眸看向了旁边的乌拉那拉氏,示意乌拉那拉氏让那人进来回话。

    片刻过后,一面如枯树皮的老婆子被丫鬟引了起来。

    “你是何人?瞧着眼生的很?”四爷微抿了口酒水,朗声问道。

    尔芙却在那婆子进门的刹那,便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那身破烂烂的袍子和那蓬头垢面的模样,分明就是瓜尔佳府中那个与她亲近的老嬷嬷。

    她一时间有些摸不清楚来人的意图,袖管下的小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关节都有些白了,手心里更是留下了数枚月牙形的印记,可见其心中的不安。

    “老婆子是瓜尔佳府中的管事嬷嬷,亦是咱们二格格的奶嬷嬷。这次贸然闯到贝勒爷府里,还请贝勒爷见谅!”不待苏培盛继续催问,那嬷嬷就吐了两口唾沫抹了抹乱糟糟的髻,哭丧着脸叩一礼。低声说道。

    乌拉那拉氏眉心一跳,转眸看向了下的瓜尔佳尔芙,见尔芙没有什么动作,这才放松了些许紧张的心情,轻声问道:“即使侧福晋娘家的奶嬷嬷。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回四福晋的话,老奴实在是不忍心二格格被人如此欺辱,这才急匆匆的从瓜尔佳府里跑了过来,还来不及禀明咱们主子!”老奴眨巴着浑浊的双眸,眼角落下了两滴浑浊的泪水,满是疼惜的扫了一眼坐在屏风后的侧福晋尔芙,声音略带哽咽的说道。

    说着话,那老婆子就已经从袖管里取出了一枚象征身份的黄花梨木雕的名牌,交给了身旁的丫鬟验证,证明其并非是冒名顶替来闹事的老婆子。

    “不知道老嬷嬷这话从何说来。瓜尔佳侧福晋入府一来,便算得上是咱们爷心尖上的人,哪有人敢欺负她阿!”李氏翻了个白眼,酸溜溜的说道。

    “并非有宠爱,便能过得如意,难不成侧福晋不曾听过那样一句话吗!这万千宠爱集一人,亦是万千冤恨于一人。

    二格格在家时候就是个不善言辞的笨丫头,亏得有大格格护着,可是这入了四贝勒爷府里,大格格身为宫妃。自是不好经常叫二格格进去说话,这有些人的小心思就动了起来。

    前些日子,这京城里便传扬出了这样一番传言,说是咱们二格格在府中时心思狠辣。手段阴毒,更是不顾廉耻的缠着唱戏、唱曲的下九流们厮混,老奴这心里急得不行,福晋更是一气之下就病倒了。

    本想着是有人嫉妒咱们格格得四贝勒爷的心思,不过是说些个酸话罢了,可是前两日。居然有人拿着银子拉拢起了那些常在外头走动的粗使婆子们,也亏得老奴在府里有两分脸面,这才不等这事闹大就听说了,更是嘱咐人压住了消息,连福晋都不敢告诉,便独自一人来到了四贝勒爷的府里,替咱们格格说上两句公道话!”

    老嬷嬷口齿伶俐,说起话来字字珠玑,一双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着寒光,眼神锐利的打量着坐在上的李氏。

    “你这婆子还真是个胆子大的,不单单私自出府,还这般阴阳怪气的说话,莫不是瞧着咱们爷脾气好!”李氏心头一紧,拧着身子,与那跪在地上的婆子对视了片刻,沉声喝道。

    尔芙听这话,忍不住想要笑。

    若是这诸皇子中谁的脾气最差,那定然是四爷莫属,连当年康熙爷都曾经训斥过四爷喜怒不定,真不知道李氏这算不算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这事不单单尔芙听着好笑,即便是最稳重的乌拉那拉氏都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毕竟这假话说得也忒假了些,她都替李氏臊得慌。

    “行了行了,爷是个什么样的脾气,不需要你来替爷传扬,这嬷嬷如此胆大妄为的闯来,那也是为瓜尔佳侧福晋忧心所致,算得上是个忠仆了!”四爷握拳在唇边,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

    说完,转身瞧向了苏培盛,示意苏培盛替那嬷嬷添张绣墩落座,毕竟是尔芙的奶嬷嬷,他可不能这般落了尔芙的脸面,便如他这些年厚待大嬷嬷一般。

    老嬷嬷忙叩一礼,借着旁边丫鬟的臂力,欠身落座,继续说起了她未说完的话,字字直指坐在四爷身侧的侧福晋李氏,更是拿出了几样刻着内造徽章的珠钗、步摇来证明她所说非假。

    “这些都是老奴自几个交好的老姐妹那拿来的,据说那人穿着打扮都似是大户人家的得脸婆子,一身细棉布的小袄子上都绣着朵朵小花,倒是和一直站在李侧福晋身旁那位丫鬟衣裳的花样相似!”说着话,老嬷嬷就将手中的步摇、珠钗交到了上前的苏培盛手里,又将一幅看起来画技粗烂的工笔画送上。

    那画自是出自老嬷嬷的手笔,完全是按照其他个粗使婆子描述的人物所画,落款的位置上是几枚不一样的手印,似是在签字画押一般。

    “瞧着有几分眼熟,福晋瞧瞧吧。这内院的人事,爷实在是不太了解!”四爷只扫了一眼就认出了那人的身份,却并不点破,反而笑着送到了乌拉那拉氏手中。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乌拉那拉氏蹙眉瞧了半晌,这才似是不确定的瞧了瞧跟在身边的福嬷嬷,转眸对着四爷轻声说道:“妾身这双眼睛真是不中用,虽说瞧着很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是哪里伺候的。想必是近来不在府中伺候的!”

    “这人老奴认识,前些年李侧福晋身边有一得脸的嬷嬷,夫家姓邹,原是李侧福晋怀弘昐阿哥时,李家人送过来照料李侧福晋的,可是后来因为打骂包衣宫女,被李侧福晋打到了陪嫁的庄子上去了,这些年不在府中走动了,也难怪主子爷和主子瞧不出呢!”福嬷嬷适时的接过话茬,眯缝着眼睛说道。

    四爷眉头紧蹙。似是正在费劲回忆,果然过了片刻,大手一拍桌案,似是想起了一般,朗声道:“确是有这么个人,要是福嬷嬷不提,爷还真有些想不起来了!

    记得那时候,咱们还都在阿哥所的三进院子里住着,猛然添了这么个人,还让爷在内务府费了好一般口舌呢。只是那婆子也是个没眼界的,那上三旗的包衣奴才,虽是奴才,却也是身份不低。她一普通旗人家的家奴居然敢肆意打骂,真真是没个规矩!

    爷原想着将那婆子直接交到内务府的慎刑司去,却挨不住李侧福晋为其求情,这才给了份体面,让李氏落到她陪嫁的庄子里去!”

    经四爷这么一说,那些陈年往事。便似是被抽开了迷雾一般铺在了众人眼前,尔芙不自觉的撇着嘴瞧了眼愣神状态的李氏,暗道这老嬷嬷来的及时,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这戏得演到什么时候去。

    李氏被这突然出现的嬷嬷,打乱了阵脚,看着四爷那有些怀疑的眼神,一张脸变得惨白惨白的,没有半点血色,一双手不自觉的搅扰在了一起。

    “听爷说这话,那人都十余年不曾进府了,怎么能摸到李侧福晋的饰呢,莫不是有人存心构陷吧,这招可是真够损的了!”宋氏暗骂李氏猪队友,却也不得不出面替李氏兜一兜,细声细语的说着话,一双凤眸扫视着尔芙,意有所指的样子。

    乌拉那拉氏眼中划过了一抹不喜,那婆子十余年不曾进府,连尔芙都不曾见过,这明摆着就只有宋氏和她瞧过,而看宋氏那意思,分明是说这事就是她和尔芙设下的圈套,对于这种当面往她身上泼脏水的话,她真是很得牙根痒痒,却没办法解释一句。

    毕竟人家也没有指名道姓,若是这会儿她急吼吼的跳出来,倒似是做贼心虚了一般。

    而李氏却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手里掐着帕子沾着眼角就往四爷的怀里扑,便如受了天大委屈了似的。

    “爷,您可得给妾身做主阿,妾身虽说与瓜尔佳妹妹不算和睦,往日来往也少些,但是却也没有坏心思,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如此算计妾身,这分明是故意挑唆妾身与瓜尔佳妹妹的关系阿!”李氏哭哭啼啼的说道,却忘记了她已非妙龄少女,这脸上扑着的细粉、胭脂又不防水,这本该是梨花带雨的美人模样,倒显得如戏台上画着大浓妆的花脸似的可笑了。

    “有事就说,总是这般哭哭啼啼的做什么,平白让人瞧着笑话,还不赶快带你家主子下去洗洗!”四爷嫌弃的扯了扯袖子,沉声道。

    李氏可怜兮兮的抽搭着,却不忘对着身后站着的沈嬷嬷丢了个眼色,这才快步跟着丫鬟去暖阁里净面洗漱。

    沈嬷嬷则心领神会的对着门边守着的小丫鬟送了个眼色,这才低眉顺眼的跟着李氏往后头的暖阁足去。

    随着李氏的退场,厅堂里肃静了下来,尔芙吃东西的动静就显得清晰极了,落在宋氏和钮祜禄氏的耳中,那真真是刺耳之极。

    “难得瓜尔佳姐姐如此沉着,这事情都闹成这幅样子了,你作为这事情里的主角,难道就不想辩解几句呀?”钮祜禄氏抿了口茶水润喉,声音甜腻腻的如马卡龙一般甜人,柔声说道。

    尔芙傻愣愣的回眸一笑,“清者自清,难不成妹妹是不相信爷能断明白这糊涂官司,左右是些个奸险小人的陷害罢了,我瓜尔佳尔芙是不担心,倒是妹妹这急吼吼的样子,让瞧着似是好像做贼心虚阿!”

    说完话,她还不顾仪态的伸了个懒腰,起身对着乌拉那拉氏俯身一礼,柔声说道:“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乱了各位姐妹们与爷闲话家常的好时候,真是尔芙的罪过,还请福晋能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原谅了尔芙这一次的胡闹!”

    “好好好,你还好着比什么都好!”乌拉那拉氏抬了抬手,语气中多了一种轻松,笑呵呵的说道。

    尔芙这才重新落座,对着同样满脸担忧的老嬷嬷颔一礼。

    李氏去了暖阁里洗漱,宋庶福晋独木难支,这会儿见尔芙又似恢复了理智,也不禁紧张了起来,桌下的小手将一条绣活精致的帕子捏成了皱布条子。

    厅堂里安静的如无人一般,让刚走进厅堂的李氏暗道古怪,深觉不安,忙挤出了一张笑脸,轻声说道:“爷、福晋,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无事,你坐吧,今个儿这顿饭是吃不踏实了,爷还是抓紧时间把这事处理干净了,也好都早些散了歇着去!”四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蹙眉瞧着下跪着的众人,沉声说道。

    李氏惶惶不安的回到了座位上坐稳,便等不及的看向了宋氏,用眼神询问着。

    宋氏微微摆手,示意李氏静观其变就是,心里却打着别样的算计,左右闹到现在,露面的人手都是李氏的,她可是稳坐钓鱼台了,不管是谁倒了霉,她总是能捡到些便宜的。(未完待续。)

    ps:  ps:订阅惨淡的让绾心想死,难道是绾心的文笔和剧情烂到了极致?求大大们同情同情可怜的小绾心吧!谢谢月儿妹妹的打赏,(づ ̄ 3 ̄)づ!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