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余宋 > 第三十七章 海棠花烙(二更)

第三十七章 海棠花烙(二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姓名:高小余

    金钱:两贯又十三文,钱引一千三百贯

    物品:铜琵琶(又名苏琵琶);虎皮百纳袋

    技能:火药专精(中级);龙虎山内天罡诀法(初级);察言观色(中级);乐器专精(宗师级);投掷(中级);清创缝合术(高级)

    +++++++++++++++++++++++++

    无尽虚空中,光阴蝉双眸紧闭,似在熟睡中。

    高小余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状态,因为他发现在技能栏里,又多出了一个精创缝合术的技能。

    他的财富,似乎没有增加吧!

    这新出现的技能,又是怎么回事?

    清创缝合术,源于《诸病源候论》一书记载。

    事实上早在东汉末年,神医华佗开创外科手术以来,虽则其最为重要的医学著作《青囊书》未曾全部流传,但其中一部分内容,还是得以传承。此后,历经多年,历代医家总结、发明、创新,逐渐就衍生出来一套完整的外科医术。

    崔郎中为高小余所做的‘清创缝合术’,便是其中一种。

    不过,很显然,光阴蝉交给高小余的这套清创缝合术似乎更高级,也更加的全面。

    光阴蝉所传承的清创缝合术,并非简单的缝合伤口。

    其中还包括了在紧急情况下如何急救,如何在复杂的环境中,寻找适合的药材自救,甚至还有一些急救药品的单方,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

    “你什么意思?”

    高小余在接收了技能之后,疑惑看着光阴蝉问道。

    就见那光阴蝉缓缓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了高小余一眼之后,旋即又闭上了眼。

    它,在鄙视我吗?

    高小余清楚的看到,在光阴蝉睁眼的一刹那,眼中所流露出的不屑和鄙夷之色……

    直娘贼,它就是在鄙视我!

    想想,高小余也觉得挺丢人的。

    张良得了虎符,成为汉初三杰,帮助刘邦创立四百年汉室江山。

    张道陵得了龙符,创立天师道,延续近千年……

    唯有自己,似乎很没有用。

    得了与那龙虎符相提并论的光阴蝉之后,却险些丢了性命,也怪不得光阴蝉鄙视。

    可你传我清创缝合术又算什么?

    按道理说,你不是应该传授我高深的拳脚,然后横行江湖,打遍天下无敌手才对吗?

    “蝉哥!”

    高小余露出阿谀笑容道:“你看,江湖凶险,是不是应该给我个拳脚精通的技能呢?

    这天下间,高手众多。

    我总要有些自保之力才好,总不成每次被人追杀的狼狈而逃,传出去也丢了蝉哥你的脸面不是?”

    光阴蝉,紧闭双眸,仿佛已经沉睡……

    +++++++++++++++++++++++++++++++

    高小余躺在床上,双眸紧闭,面色惨白。

    房间里生着火,很暖和。

    他赤裸上身,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高杰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掀开了被子,就看到他腹部的缠着一条白棉布制成的绷带,伤口处隐隐现出血色。看到这一幕,高杰心里一阵心疼,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咦?

    他的目光旋即落在了高小余身上的刺青纹身。

    高杰忍不住笑了……这年月,纹身的人很多。有的是猛兽,有的纹飞禽,还有人纹牡丹,纹植物,却没有见过有人在身上纹一只蝉,而且还纹的那么大,从手臂一直延伸到胸口。

    小道长,还真是品味独特啊!

    想到这里,高杰摇摇头,就准备盖上被子。

    可就在那一刹那间,高杰的目光陡然一凝,手随之一颤,被子旋即脱手掉落……

    “都监,你没事吧。”

    跟随在高杰身后的扈三娘,忙上前问道。

    高杰回过神,摆了摆手,探手再次撩起了被子。

    “这小道长怎还刺青?不过,这只蝉却纹的逼真,好像活了一样,不知是何人所作。”

    扈三娘看到高小余精壮的身子,脸顿时一红。

    不过,她旋即被那刺青纹身所吸引,忍不住开口说道。

    只是高杰却恍若未觉,眼睛直勾勾盯着高小余的右肩窝,手更颤抖不停,申请显得格外激动。

    “都监,你怎么了?”

    “海棠花烙,海棠花烙……”

    高杰手指着高小余肩窝上一处好像花朵似地烙印,眼泪夺眶而出。

    “他是小四,他真的是小四!”

    看着高杰那激动的样子,扈三娘糊涂了。

    “都监!”

    “我没事,我没事,我只是,只是太高兴了……来人,来人,来人啊!”高杰为高小余盖好了被子,转身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大声喊叫道:“赶快来人,来人!”

    门外,一群家人狼狈的跑过来。

    高杰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突然指着其中一个人道:“高安,高安你过来。”

    “大官人,唤小人什么吩咐?”

    这高安,是高杰从汴梁带来的随从。

    高杰抓住他的领子,大声道:“你立刻准备一下,待贼兵退走之后,便出城赶回汴梁。

    告诉我二哥,就说我找到小四了!”

    “啊?”

    高安一脸迷茫,不太明白高杰的话。

    高杰却懒得解释,道:“莫要多问,你只管把我原话转告二哥,二哥他自能明白。”

    “小人,明白……不过大官人,那城外的贼兵……”

    “放心,最迟正午,他们一定会退走,你先去准备,然后到西门候着。贼兵撤退之后,你就持我令牌,出城返回汴梁。”

    “遵命!”

    那高安转身离去。

    高杰则挥手,示意那些下人们离开。

    他站在门阶上,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后长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老天保佑,让我终于把小四找到了。”

    他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返回屋中。

    就见扈三娘、马大壮和周四娘三人围着高小余,见他进来,六道目光齐刷刷在他身上汇聚。

    高杰,却毫不在意。

    他走到床榻边上,慢慢坐下来,握住了高小余的手掌,眼中充满了溺爱之色。

    良久,他看着扈三娘三人道:“你们可是在奇怪,我刚才为何激动?”

    扈三娘三人,摇了摇头。

    “学士生前,爱煞海棠。

    我记得有一年,学士醉酒之后作‘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诗句,以赞美海棠妖娆。后来,他把那首诗送给了我二兄。”

    关于高家和苏学士之间的关系,马大壮和周四娘肯定不知道。

    但扈三娘却因为扈成的缘故,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内幕。

    难道说……

    联想到方才高杰的反应,扈三娘心里莫名一动,目光落在了高小余身上,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