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爱护

第五百二十四章 爱护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杨景行刚目送女朋友的车远去,校长的车又从外面开过来了,靠近的时候鸣笛了一下。杨景行路边站着恭迎:“杨校长。”

    校长只稍微减速:“等我。”

    杨景行跟着车屁股小跑进停车场,挺欢快:“我正准备去见贺教授,他说等会要去见您。”

    杨校长边下车边点头:“几件事情讨论一下,你给李教授打个电话,在不在学校……我们去她办公室谈,她年纪大了,我们多走几步。”

    杨景行点头:“谢谢您……”

    和校长一起走在校园里,比跟齐清诺手牵手还抢眼得多。

    杨景行建议:“您先去李教授那,我去接贺教授。”

    校长点头:“也好。”

    跑到贺宏垂的办公室,杨景行汇报:“校长去李教授那了,说您也过去。”

    贺宏垂点点头:“……你去叫龚教授。”拿起桌上打印好的《g大调钢琴协奏曲》谱子。

    太厚了,杨景行说:“我来拿。”

    贺宏垂摆手。

    龚晓玲视力还好,看乐谱也不用戴眼镜,听了杨景行的汇报解释后犹豫:“我就不用去了吧?”

    杨景行几乎撒娇:“您不帮我了?”

    龚晓玲呵呵:“贺主任去就行了……算了,我也去看看。”

    出了门,龚晓玲对准备好出发的贺宏垂笑:“又是钢琴系的事了。”

    贺宏垂点点头:“都一样。”

    两个教授并排走在前面,贺宏垂提着装乐谱的袋子,杨景行抱着龚晓玲的那一份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龚晓玲回头对杨景行和蔼:“早上和贺主任聊了一会,求同存异的原则,我觉得精致完美,贺主任认为结构稍微松散了一点,总体还是给你打九十分。”

    “谢谢您。”杨景行赶上几步让教授不用扭头,调皮:“我估计您打了一百二,贺教授给我六十。”

    龚晓玲笑:“我满分一百,贺主任八十,他对你要求更高。”

    贺宏垂正经:“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了,能不散?篇幅又只有那么长……看得到进步,先就这样吧。”

    走进李迎珍的办公室,发现钢琴系教研主任路楷平也在,于是钢琴系和作曲系之间客气寒暄了一下。龚晓玲说李迎珍越活越年轻,路楷平羡慕贺宏垂精神焕发,校长当中间人推波助澜一下。

    会场早准备好,围着办公室的茶几,沙发上可坐几个人,还有两把转椅,一把布垫椅。校长在左侧的单人沙发,是不用变了的,可作曲系和钢琴系又互相客气。

    杨景行都找好自己的布垫椅了,校长也催教授们:“都坐吧……”

    贺宏垂和龚晓玲坐在了长沙发上,路楷平还是让李迎珍坐校长对面的单人沙发,自己则坐椅子对杨景行和蔼一些。

    都是经验丰富的人,大家很快进入会议状态,路楷平还准备了笔记本记录。

    校长开始发言:“这个学期,不管是教职员还是学生都会很忙,很多事我也不能面面俱到,今天就和几位教授把几件事情商定了,能赶快执行。”

    路楷平说:“最忙就是您,真是辛苦,百忙之中……”

    校长继续说:“主要几件事情,第一个,国际钢琴大师班就要开课,路主任很负责任,大家工作都做得很到位,我很放心。就还有一点,杨景行在大师班期间怎么活动,说明白一点,就是准备扮演什么角色?也包括其他的优秀学生。”

    路楷平负责任:“系里也正准备开会讨论这个事情,要仔细。”

    杨校长看着李迎珍说:“李教授教学生涯里对钢琴事业的贡献,不需要我来赞美肯定,杨景行就是个最好的证明之一。”

    路楷平警醒杨景行:“师恩如山啊。”

    杨校长继续:“这是一个再次展示李教授教学水平和成果的好机会,我相信会达到相当好的效果和非常高的层次……再说,客人那么多,也是个面子问题。”

    大家呵呵笑,李迎珍问杨景行:“你自己怎么想?”

    路楷平连忙警告:“校长的话,不是儿戏!”

    杨景行说:“我是教授的学生,也是浦音的学生,愿意为教授争光,为学校尽力。”

    龚晓玲挺腰伸大拇指高度表扬:“这就对了,好样的!”

    李迎珍都快退休的年龄了,呵呵呵笑得似乎有点腼腆。

    校长也笑着点头:“表态就好。具体怎么做,李教授自己决定吧,学校尽量配合,应该还没问题。”

    路楷平有信心:“肯定没问题。”

    李迎珍点头:“我想想……”

    校长抓紧时间:“第二件事,杨景行入校考的是作曲系,贺主任龚教授教学有方,成果当然也要拿出来……”校长伸手,龚晓玲把自己的谱子递上去。

    翻开总谱第一页,看了几秒钟,又翻到第二页,校长边看边说:“我还没来得及看,但是我相信以贺主任对学生的要求,很不错就是最高的评价,没记错的话,奏鸣曲也才还行而已。”

    杨景行惊喜:“不错呀?”被贺宏垂和李迎珍合力眼神打压。

    校长继续看谱子,都翻到第六页了,大家也不敢打搅。有用了几秒钟翻到第八页,校长说评语了:“旧瓶新酒。”

    贺宏垂和龚晓玲都点点头,不多说,毕竟校长才是这一圈人里面作曲成就最高的,而且高得多。

    又看了两页,校长微微点头:“这里算奇思妙想……”偏身指给贺宏垂看。

    贺宏垂点头:“不算刻意。”

    杨景行都快乐开花了。

    龚晓玲对校长说:“第二第三乐章新颖的形式更多……”

    贺宏垂明显看不惯杨景行的嘴脸:“有些地方过度不够,尤其第二乐章,乐思比较杂,表现出来的旋律跟和声也没前后两个乐章干净清晰,织体稍显混乱,还有一些结构设计比较俗套。”

    校长就开始往第二乐章翻,贺宏垂帮忙能节约时间。

    第二乐章的第一页看了差不多半分钟,再翻到下一页,杨校长确定了:“声部比较多,对乐团有一定要求……主声部很动听嘛……不算俗套,融会贯通嘛……”杨景行某些地方的和声有典型的流行音乐手法。

    龚晓玲看看校长和贺宏垂关注的地方,帮杨景行说话:“这一段我也发现了,觉得杨景行是故意营造这种氛围……”

    贺宏垂不客气:“那就是哗众取宠。”

    校长呵呵一笑,继续看,而且能分心二用了,问:“编钟奖报名没?”

    龚晓玲汇报:“报了,就是这件作品。”

    校长点点头:“好……《就是我们》灵动十足,奏鸣曲更注重技术,现在更好,兼而有之。”

    李迎珍也说说学生好坏:“这件作品创作周期比较长,差不多半年时间。”

    校长点头:“看得出态度……乐思还是比较连贯的,这一段前面就有提示。叙事性比较明显。”

    龚晓玲又说:“三个乐章,有代表人生三个阶段的意思。”

    校长看杨景行,呵呵一笑:“立足点不低。”

    杨景行说:“就是我们这个不成熟的年龄才喜欢干这种不成熟的事。”

    老师们呵呵,似乎觉得杨景行说得对。

    校长再看了两页,深长地嗯了一声:“……不错,是这个年纪应该表现的东西。”

    龚晓玲继续旁白:“他的写作目的比较明确,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

    校长呵呵:“对……恰恰是我们更放不下面子。”

    第二乐章,杨校长跳着看了又好几分钟,评语并不多,但是看的时候挺认真,不像是做样子。

    第三乐章,校长更加仔细,每页都看上半分钟左右,路楷平这时候也拿过了李迎珍的那份谱子争取更上校长的进度。

    看着看着,校长呵呵:“是有点夕阳红的味道。”

    龚晓玲肯定:“可以感觉到特别温暖祥和,又那么精致,非常难得。”

    校长不看了,放下谱子:“我拿一份,今天能不能抽出时间来……丁老看了吗?”

    杨景行摇头。

    “明天正好……”校长找回思绪:“这件事情,刚刚说的第二件事情,这两年学生优秀作品不少,学校肯定要找出一步来来重点推荐出去,要有力度才行。”

    除了杨景行都点头。

    校长分析:“八十周年校庆纪念cd,能有杨景行一席之地吧?”

    路楷平提醒:“快谢谢校长。”

    校长摆手:“我的意思是既然要录音,就要认真对待,早点开始和乐团合作。”

    李迎珍担忧:“学校乐团日程太满,我们还在另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求几个人情。”

    路楷平有觉悟:“校长觉得怎么安排好?”

    校长又问杨景行:“你有什么想法?”

    杨景行说:“能和学校的乐团合作更好,最好乐手和指挥都是学生,我少点压力。”

    校长有点惊讶,看学生的几位老师,老师们也没明显反对。幸好杨景行提前挨过骂了,不然得在校长面前丢脸。

    校长似乎想了一下,点头:“想法不错……对同学有信心吗?”

    杨景行点头:“有,我也会努力让同学有信心。”

    校长呵呵点头:“好,我们也对你有信心,这件事交给你自己办,贺主任和李教授督促监督,怎么样?”

    杨景行点头乐:“我信心大增了。”

    贺宏垂终于表态:“锻炼一下也好。”

    李迎珍警告杨景行:“你要坚持,就坚持出效果,这件事是重中之重,什么公司乐队歌手,先给我放一边去。”

    杨景行连连点头:“遵命。”

    校长呵呵:“我的要讲的讲完了,主要就是这两件事,你们补充一下吧。”

    路楷平接话:“非常感谢校长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帮助,接下来我们能更加有的放矢做好各项准备。也替杨景行谢谢校长的关怀,不是我自夸钢琴系,我是非常了解的,杨景行确实有世界顶级的演奏水准,李教授应该为之骄傲……”

    校长看着李迎珍:“李教授,我的决定可能有些仓促,不周到的地方您提醒一下我们。”

    李迎珍直接:“我这几天都在考虑乐团的事,杨景行的决定也有他的考虑,只是他这方面的经验很欠缺,我比较担心。”

    龚晓玲更明白:“李教授的意思可能是杨景行缺乏乐团的管理经验,这个我觉得乐团会配合的。”

    校长说:“乐团正常管理,我跟孙主任强调一下,他提供支持,你们再探讨细节。还有一个问题,新作,杨景行自己弹吧?”

    杨景行点头:“难得有机会和乐团合作肯定抓住机会过把瘾,不过后面重任会交给同学……我的作曲成就感会强一些。”

    路楷平提醒校长:“喻昕婷弹是吧?也是李教授的学生。”

    校长点头:“我知道……”再看杨景行:“我们也不过多约束你,相信你都有自己的考量。”

    杨景行非常感激:“谢谢您。”

    龚晓玲对校长呵呵:“现在已经是李教授的助教了。”

    校长就表扬:“对学校能有这样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很好,希望你保持这种不骄不躁的心态。”

    李迎珍感谢:“谢谢校长关心。”

    校长又对贺宏垂说:“贺主任,你的工作就没有路主任这边这么直观,必须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作曲家不要想着一夜成名……”他自己也是作曲家,所以呵呵笑。

    贺宏垂点头:“还要接受磨砺。”

    校长真的很忙,拿起了乐谱:“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了我就先离席了,声乐系还有个会议……”

    大家恭送校长离开之后,路楷平欣慰地拍拍杨景行肩膀:“我就说吧,有志者事竟成,是金子总会发光!”

    龚晓玲赞同:“命运总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杨景行嘿嘿:“我好像也觉得没有辜负老师的教导。”

    路楷平哈哈笑,问:“贺主任,那我们继续?”

    贺宏垂点头:“路主任主导,我们配合就行。”

    李迎珍直接问杨景行:“指挥也要学生!你有人选?”

    杨景行点头:“有一个认识的。”

    李迎珍这时候就不顾语调了:“认识的!?都认识你!”

    路楷平慎重:“让指挥系推荐。”

    龚晓玲说:“杨景行有数的,我们别担心。”

    贺宏垂说:“他自己的作品,弄砸了是他自己的事。”

    龚晓玲呵呵:“贺主任就是这样……这还关系钢琴系呢。”

    路楷平有觉悟:“钢琴系不能拖作曲系的后退,这事,当重点抓。”

    接下来就是几位教授在之前的基础上商量细节,决定了杨景行自己选指挥选乐手,组建《g大调钢琴奏鸣曲》要求的乐团。

    国际钢琴大师班开课期间,杨景行降亲自演奏自己的两首作品。浦音交响乐团虽然不是什么国际知名团体,但是要把一首一点也不晦涩深奥的协奏曲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练到合格是完全没问题的。

    至于喻昕婷,十一月二十七号主庆日之前的桃李满天下钢琴盛会才是她的舞台,也好让杨景行先立个榜样。

    光是一系列英明决定就让路楷平激动了:“真正一鸣惊人的时候就要到了,以后记住,你始终是浦音的学子。”

    李迎珍却没这么喜庆,担忧警告:“这一次你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龚晓玲呵呵:“不会,杨景行不会。”

    告别钢琴系的时候已经快四点,杨景行又跟着贺宏垂去讨论明天见丁桑鹏的事。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