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无耻家族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中国的那个梦之队
    柳俊生第一次出现在徐腾、顾晨这些人的视野中时,给大家留下最大的那个印象就是一串保时捷的车钥匙,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有着这个特殊的习惯和喜好,不管遇到很开心的事,还是不开心的事,都会深更半夜开着一辆银色的保时捷飞驰在城市边缘的道路上。

    以他的技术,120公里/小时以下的车速都能很稳,除非他喝的酒有点多。

    结果就出事了。

    不幸的是撞死别人,不幸的万幸是他经过两次大手术以后,居然还有机会“痊愈”,专家组说的“痊愈”是指正常的身体机能,不瘸不拐不瘫痪,不脑残不痴呆。

    在徐腾的人生里,他有三个十几年如一日的健身好友,柳俊生就是其中一个,身体非常好,但经过这么惨烈的一撞,别说是和以前比,和普通人比起来都会差很多。

    脾切了,肝切了半叶,后脑有小孩巴掌大的地方是换了人工合成骨壳,刚醒来的那几天,除了父母和陈健,谁都不认识……这有点奇怪,他老婆孩子都不认识了,居然还认识陈健。

    徐腾和顾晨开他的玩笑,难怪你这个混蛋第一次到咱们宿舍,就非要和陈健上下铺。

    两个多月以后,柳俊生总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段时间,徐腾去了一趟法国参加巴黎科技大会,后面就一直在英国,除了协助苏格兰皇家银行和西敏寺银行合并,亲自坐镇英国,整合华腾汽车集团在英国的体系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观察法国大选。

    徐腾还是想了很多办法,从全球招集了一批最优秀的竞选团队,以华腾公司国际公关部欧洲执行总裁阿斯戴尔-坎贝尔为首,运用了最高的科技和网络社交媒体的传播技术,在幕后协助科萨奇总统竞选。

    说起阿斯戴尔-坎贝尔这位老兄,那就有话说了,这是大英帝国前首相布莱尔的首席新闻官,对,就是最早炮制出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新闻的那位老兄,布莱尔两次竞选都有这位老兄的汗马功劳。

    事实证明,这种狠人出马,确实比一般软蛋厉害多了,最后的效果也很不错,为小萨总统在幕后设计的各种竞选招数是既粗暴简单,又非常有效。

    在徐腾印象中,小萨总统连任失败,姓奥的左派死鱼脸随之上台,结果还真的扭转了局面,他在幕后筹资组建的这个团队,帮小萨总统牢牢抓住了右翼和青年人的选票,加上一部分针对伊斯兰的精准削减福利政策,从极右翼手里抢了不少票,最后居然是57%的支持度大胜死鱼脸。

    法国家底已经不多了,小萨连任,也不能给予徐腾多少回报。

    徐腾也不要什么回报,不管是小萨,还是大萨,谁都救不了法国,小萨总统宣称要推行更强硬的改革,宣称要让法国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赢家……都是说说而已,就法国现在这种病入膏肓的情况,谁都做不了大事,只能装腔作势混口饭吃。

    回国之后,徐腾第一件事就是兑现此前的承诺,召开华腾汽车集团公司的董事会,委任柳俊生担任集团的常务董事。

    其实早在徐腾将华泰钢铁集团出售之前,他就考虑让柳俊生转行做汽车,钢铁和铁矿石产业是必须卖掉的,原因很简单,第一,连欧洲钢铁那种技术水平,现在都亏的一塌糊涂,日韩也好不到哪里去。

    第二,在央企占据主导地位的产业,早卖早安心。

    徐腾的生意经很简单,只要是华银财团不能控股的资产,价格合适立刻卖,别后悔,别等,因为时间才是最重要的资源。

    特别是从2011年开始,徐腾在整个财团采取了强势“深化整合”战略后,对华银财团的长远发展目标已无价值的产业,他都在套现获利。

    至于柳俊生,徐腾一直觉得,与其五十岁时再去转行,不如三十岁就立即转行。

    徐腾也知道柳俊生会难过一段时间,但没想到他会出车祸。

    徐腾也很早就想过,让柳俊生到华腾汽车集团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转行做汽车,毕竟这是柳俊生最容易转行的一个方向。

    这个事,徐腾犹豫了很长时间。

    华腾汽车集团的董事长是陈志辛,这位老叔没有阿斯戴尔-坎贝尔那位老兄那么狠,陈志辛也是78年考上大学的那一批人,82年分配到上汽当技术员。

    上汽和大众第一合资搞桑塔纳的时候,提前一年外派了3个技术员到大众沃尔夫斯堡的工厂实习,陈志辛就是组长,负责带队的。

    桑塔纳在国产化的过程中,其实遇到了非常多的问题,陈志辛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取得了非常多的成就,最终在他40岁的那一年,成为上汽大众的第二任中方总经理,也正是在他的任上,上汽大众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

    此后,陈志辛进入上汽的高层,力主引入通用、马自达等新的合作方,使得上汽从无到有,一跃成为中国利润最丰厚的车企巨头。

    2002年底,华银财团邀请陈志辛加入当时正在组建华腾汽车公司,双方谈了三个月,最后基本同意了陈志辛的所有价码,而陈志辛也用自己的努力和实力,回报了财团的理事会。

    从2002年到2003年,华腾汽车公司筹备的这一年中,陈志辛不仅从上汽大众挖走了超过30人的团队,还依靠自己在中国汽车工业的深厚人脉,从一汽、东汽、广汽、宇通各家车企,从设计到生产,到销售,广泛招募最优秀的团队,整个团队的挖走,堪称是为华银财团组建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梦之队。

    这个梦之队在组建之初就有470人的庞大规模。

    在随后的8年时间,这个中国汽车工业的梦之队在华银财团高达400亿RMB的巨额投资下,一路高歌猛进,迅速超越国内五大车企,成为第一家跻身全球十大车企的新巨头。

    今天,华腾汽车集团在SUV、MPV商务车、中级轿车、中大型客车、中重型卡车、特种卡车、电动力轿车、电动力客车等领域都占据了一席之地,也是国内唯一能够打造高端跑车和豪华车型的汽车集团。

    更可喜的地方在于,同国内五大国有车企不同,华腾汽车集团在海外的业绩占总销售额的30%,与宝马、福特的合资车型,也仅占集团总销售额的22%,主要的利润额也来自于自主品牌。

    这是一个真正的梦之队,即便陈志辛退休,下面能接班的高级合伙人也至少有六七位,竞争激烈。

    徐腾现在将柳俊生派过去,意味着什么,别人会怎么想?

    柳俊生是华泰钢铁集团的前任高级执行总裁,几个月前还在负责运营一家全国最大的综合性私企钢铁集团,距离华银财团联席合伙人的至高宝座仅有一步之遥。

    徐腾突然将柳俊生安插到华腾汽车集团担任常务董事,这简直是对中国汽车工业梦之队的一个羞辱,仿佛是直接告诉所有拼死拼搏的高级合伙人,你们不用努力了,再努力也没有关系重要,再努力也没有出身重要。

    正因为这些很复杂的原因,徐腾犹豫了很长时间,一直就没有做这个调动,说是让柳俊生继续负责配合宝钢集团整合华泰钢铁,基本就是闲置,甚至是有点残忍的让柳俊生一天又一天的,反复目睹自己努力打拼的这一切,最终都成了国企的子公司。

    在将柳俊生正式调入华腾汽车集团之前,徐腾慎重起见,还是将陈志辛和华腾汽车的14位高级合伙人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闭门会议,就是告诉大家,他这个做老板的,也有做老板的难处,希望大家多体谅,多配合。

    这件事过去半个多月。

    这天的下午,徐腾约了刚从首都飞到江州的陈大桥,谈一谈亚洲电视台和环球电视网的事,2011年,徐腾从欧洲回国之后就下了决心,搞出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全球性媒体集团。

    当然,不能花太多钱。

    所以,他们去加拿大收购了一家很小的环球电视网,别看它小,在北美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收视率,网站的流量也凑活。

    徐腾的思路基本和今日俄罗斯差不多,但比对方更巧妙,主要是抓住现代网络媒体的新特征,自己做节目,在网站上直播,电视广播运营牌照也是要有的。

    两人正在聊着,韩黛忽然通知徐腾,柳俊生来了。

    “他身体还行吧?”陈大桥挺惊讶的,没想到柳俊生这么快就重新上班了,柳俊生住院的时候,他去看过,当时感觉还是很惨烈的,基本是面目全非,身体插满管子的那种情况。

    “半个月前还要拄个手杖,现在应该不用了。”徐腾按了一下通话键,告诉韩黛,让柳俊生进来吧,反正他要和陈大桥谈的事情也差不多了。

    神州传媒集团是整体上市公司,不是今日俄罗斯,没有政府出资,即便一直有这种组建全球性媒体集团的野望,也得考虑利润问题。

    所以,他们的步伐肯定不能像今日俄罗斯那么快。

    很快,柳俊生就进了徐腾的这间办公室,结果还是拄着手杖,有点像是老绅士的感觉,气色也终究是比以前差多了,原本就很白的男子,现在即便稍微胖了一点,脸色还是偏惨白虚胖的那一类。

    这娃要是再和他爹一样秃顶谢发,对比大学时代不羁校草的回忆,那简直是不能看,不堪回首。

    “让人帮你倒杯热水吧。”徐腾有点小尴尬,他和陈大桥喝的可是轩尼诗VSOP,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喜欢喝VSOP这个档次的干邑。

    “好。”柳俊生再也不会逼着谁给他倒酒了,几个月前的车祸足以让他半辈子余悸在心,何况他经过两次大手术,肝功能已经远不如以前,如今是三十岁的男人,四十岁的身体。

    “梦之队那边的人,对你都还好吧?”徐腾挺关心这个问题,有时候,一个团队太团结也挺麻烦。

    “挺好的,大家对我都很客气,我也知道,你特意为我打过招呼。”柳俊生苦笑,挠了挠头,“其实我这一次过来是有点事和你请教。”

    “瞎客气什么呢,你跟我还有什么请教的,有事你就问。”徐腾心里有点小唏嘘,因为他执意一刀切的出售整个华泰钢铁集团,自以为是为对方着想,其实还真是伤了弟兄情义。

    他只能说,再等两三年吧,柳俊生就会知道他根据财团统计的行业数据,最终做出的决策是最正确的。

    “我听陆志丰说,他去年底还带队和福特公司谈过一次,对方的报价已经很合理,你还是没有接受,我就有点纳闷,按照咱们的水平和财务状况,并购福特简直是最合理的选择啊。”柳俊生确实是不理解,2011年,华银财团突然开始沽售各种资产,不仅是地产业、钢铁工业大幅收缩,石油天然气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业务都在快速交易转让,国内国外的媒体都在议论华银财团在欧洲的频繁收购终于撞上冰山,陷入全面亏损。

    凡此种种,华腾公司虽然一直在强力反驳,但并未能有效遏制国内外的质疑浪潮,甚至财团内部很多基层员工都信以为真,但在柳俊生、陈大桥这种级别,当然很清楚都是胡扯。

    华银财团从1997年开始就已经是快速国际化的财团,在海外资本并购的水准,相比国内企业高出的绝对不止两三个境界,每一次并购都有多个目标挑选,每一次都是选择最容易扭亏的。

    如果说财团的资金流比2008年的现金流爆炸期有所紧缩,那是事实,但要说困难,根本就是骗人的把戏。

    柳俊生做了十年的钢材生意,对徐腾又特别了解,很清楚徐腾就是故意这种市场谣言进行快速交易,避免各方察觉华银财团的战略大转向。

    柳俊生甚至怀疑,关于华银财团资金链紧张和陷入亏损的传闻,就是徐腾自己故意伪造的,让别人以为他快速转让地产和大宗商品资产是为了弥补财团的巨额亏损,而不是在高价套现离场。

    “这个事啊……!”徐腾想了想,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其实你看丰田在美国的销量为什么比福特好,除了福特在技术和平台上的劣势外,福特在成本和质量的控制上,其实是很糟糕的。福特目前在美国有3个工厂,总共2万多工人,全部都是美国汽车工人协会的会员,简单来说就是高薪低能,仗着工会的保护往死里吃福特公司,吃死为止,除非整个厂子关闭,否则根本没法裁员。丰田有2个厂,2.4万职工,一个都不是会员。丰田的态度很简单,薪水可以一样,但是,你加入美国汽车工会就裁员。丰田的工人没有后台,那就好管了,要你培训,你就得培训,说你不合格,你就不合格,说你干的差,你就干的差。”

    “第二,双方在工业自动化的水平上差距也不小,福特不是不想继续增加工业机械人的比例,而是很麻烦,一谈就是半年。我去年从欧洲回来,就和大家说,资本主义就是要搞强制性的剥削,不是搞人性化服务的社会主义。”

    “你说德国车的制造水平为什么比美国三大车企好,你去德国看一看,一线工人有30%是东欧来的,大众公司在德累斯特的工厂,17%的员工来自波兰。德国人的工会比美国自律多了,咱们在欧洲投资,德国的工厂最容易扭亏为盈,道理就在这里,想裁就裁员,交一笔钱保证对方三个月的生活费就行,如何让别人再就业,或者三个月以后的事,那都是政府和社会机构解决。英国和瑞典也还行,稍微麻烦一点,意大利和法国就惨了。”

    “美国汽车工人协会的难缠程度是历史性的问题,意大利和法国则是所有工会都比较麻烦,但都不至于是美国汽车工人协会那么神经病,那么强势……我用神经病来形容他们,绝对不过分。”

    徐腾在这个问题上说了这么多,确实是深有体会,“奔驰和克莱斯勒合伙这么多年,也没有将克莱斯勒搞起来,去年还问我们要不要接盘,接他妈盘。福特这个公司怎么说呢,它的品牌,它的底蕴,它的客户积累,我都想要,但是,它现在既没技术,也没有畅销车型,还有一大堆的头疼问题。我的意思,我宁愿拿出两百亿美元在美国建立新的体系,也不想接盘了。”

    “懂了。”柳俊生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我觉得可以收购,毕竟,光是福特信贷公司就值得咱们拿出150亿美元兼并对方,再考虑它现有的车型,在国内和亚洲还是能卖的。双方在零配件体系的整合基本达到90%,这更是我们收购的最佳基础,至少省去四五年的麻烦。我不是随便说说的,我算了十几天的帐,如果你觉得可以相信我一次,那让我负责,我可以在美国常驻。”

    “这样啊……?”徐腾大致懂了柳俊生的意思,梦之队对柳俊生还是比较排斥的,特别核心的那七八个高级合伙人,肯定怕柳俊生以后超过他们,接班陈志辛。

    这种事,徐腾能够理解,别人努力了十年,内部竞争已经够激烈了,再来一个比所有人都拥有特殊优势的柳俊生,大家内心肯定很排斥,不是他开一个会就能解决的。

    “你和陆志丰合得来吗?”徐腾必须得问清楚,他和柳俊生的判断各有优劣,那是大家的出发点不同,你不喜欢一个人,肯定能找出很多理由,你喜欢一个人,同样能找出很多理由。

    事实上,这个生意是合并也行,不合并也行,关键就看福特公司的报价,至于汽车工人协会的问题,他其实是能想法解决的,只是不愿意浪费这些人情罢了。

    “他还行吧,我会想办法。”柳俊生肯定没说实话,因为陆志丰是广汽本田出来的,2004年带了整个团队加入梦之队,主抓生产和零配件,完全是日系的那一套生产管理基础框架,结合国企和国情做一些调整,一直被视作接替陈志辛的最佳人选之一。

    这个陆志丰性格倒是不那么好相处,对自己和下面的人都要求的很严苛,柳俊生则是做生意比较灵活的人,两种人想要相处的愉快,难度不小。

    要说做生意,柳俊生真不是什么好人,他曾经将一批劣质不合格的钢材,贴了竞争对手的标牌编号低价卖了出去,既收回了亏损,处理了库存,又打击了对手。

    这种事,陆志丰是绝对干不出来,但在监管机制严重混乱的中国钢材市场,也就柳俊生这种流氓,不管行情好坏都能想到方法赚钱。

    当然,这是七年前的旧事了,后来生意做大了,柳俊生的很多坏招比这一种阴多了。

    “那行,你和陆志丰继续同福特谈判,如果福特那边的报价真能让我满意,我就同意并购,让你们负责福特业务部门。”徐腾开出了很不错的条件,因为福特董事会真正想要的是他手里的一些高科技公司筹码,被他钓上钩后,反而是比他更想合并。

    福特目前在美国的3个厂,他都能关掉,将70%的产能都迁移到墨西哥,再在美国找个合适的地方重建一个新厂区,壮士断腕,花70亿美金重建整个体系……完全没有问题。

    这种事对福特公司目前的董事会来说,那就根本不可能,根本不想继续大规模投资,就和咱们国内很多小老板一样,做一天是一天,赚多少是多少。

    福特的高管层肯定还是有斗志的,毕竟干了几十年,毕竟都是职业经理人,靠这个公司赚钱养家,但对股东层来说,这个生意根本不值得继续投资。

    今天亏,明天赚,竞争还这么厉害,连本土市场都完全不是日系和欧系的对手,你是老板,你也不愿意投资,你为什么不去买APPLE公司的股票,为什么不去Facebook公司的股票啊?

    你就是去投资微软的股票,都比投资美国汽车工业强。

    丰田、本田、宝马、大众……全球各大车企的股东层面,心态都是类似的,各家在新技术领域的投资都在快速收缩,一个平台能反复使用十几年,改一改外形装饰就继续卖下去。

    徐腾如果不是为了智能汽车这个长远的考虑,其实也犯不着继续在这个领域扩大投资,继续冲击上游席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