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耻家族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人死不能复生

第三百七十八章 人死不能复生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011年2月至5月这一次漫长的欧洲之行,对徐腾整个人生和事业的影响是巨大的,过去很多并购决策,他都是在办公室决策。

    大部分的并购,说实话,也不亏。

    至少70%的企业,并购以后的一两年内都能扭亏为盈,15%的企业,本身就不赔,只是利润不多,仅有15%的收购确实是很难扭转局面。

    毕竟,华银财团是比较擅长在资本层面进行并购和整合的跨国财团,这一点和国内的大部分企业还是不同,像中国化工真要收购先正达,后面如何融合都是未知数,搞不好要吃大亏。

    华银财团要收购先正达的话,那就没什么问题。

    这种本事就是练出来的,收购一家欧洲企业能有多少麻烦事,有多少坑,华银财团内部都是一门清,吃亏几百次,对应的手段也是几百种。

    中国人还是很聪明的,聪明人特别多,又灵活,又务实。

    整个华银财团内部比徐腾聪明的人,没有10万,没有8万,徐腾这水平,当年拼死也就一本,华银财团上上下下,清华校友都有1万,江州四大高校的校友5万+,985高校的江工大、江科大占一半。

    现在网上有个笑话,说江科大某年某专业某重点班,1/2被华腾电子集团通吃了,另外1/2本校读研,准备三年之后再去报道。

    徐腾吃了这么多亏,将海外并购的本事练出来了,但他又不准备继续在海外大规模并购了,因为他明悟了,终于懂了,为什么华为不去兼并西诺,阿卡?

    最好的人才就在中国,即便对方还有很多人才,那就挖人嘛。

    实业的战斗,永远都是在拼人。

    5月份回国以后,第三元首不出国了,首都那边让他出门,他都不出去,就守在江州,一个产业接着一个产业,一个集团接着一个集团的清理。

    一周清理一个,所有的问题都拎出来,目标都是一样的,深化整合,统一股权,架构层面做到最好。

    现在就算有欧洲人指着徐腾的鼻子骂他盗窃技术和产品,他也认了,将别人吐在脸上唾沫擦干净,继续努力整合。

    什么叫深化整合?

    总部都在中国,海外都是分部,下达指标裁员,技术吸收了,实在处理不好就再转卖给其他国内企业,让别人做配套。

    汽车行业暂停和福特的收购谈判。

    徐腾的新决策很简单,将手里的品牌发挥到极限,华腾(同车型的欧洲版就是罗孚)、路虎、捷豹、阿斯顿马丁四个品牌只要发展起来,没道理挤不进全球四大车企的行列。

    靠自身的努力杀入前四,这是可持续发展的硬实力,靠并购,那终究还是水中月,虚。

    徐腾的标准也很清晰,在海外并购的业务盈利了,扭亏为盈了,这只能叫初步整合,深化整合是要彻底吃透别人的技术和产品,拿过来,加速搞出更好的新产品和竞争对手死拼。

    最后的彻底整合则是要将并购企业的品牌、人才、客户、形象,完全吸收过来,融入自身的体系,要实现1+1大于2的效果。

    具体要怎么执行,徐腾不过问的太细,他的标准给出来,哪个团队能做到,哪个团队能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哪个团队就上一个新台阶。

    一句话,本元首统统有赏。

    别的不说,徐腾发现自己有了元首的霸气以后,整个财团的事业也是明显犹如第三帝国的钢铁洪流啊,到了年底,他一查账,海外收购的企业基本都盈利。

    因为不盈利的那些几十家困难户都卖了。

    不要脸也没关系了,人才和技术弄到手,转手一卖,先将成本收回来再说。

    匆匆一年,RMB汇率又涨到手抽筋,财团跟着央妈混,外资买涨的压力太高,央妈快出手挤出一部分压力避免升势太快,华银AIG立刻心领神会,肆无忌惮的做空杀一局。

    这种事搞的次数多了,高盛、摩根、美银也不傻,特别是美银,1/5的股权在华银-AIG的手里,一贯是很擅长配合,毕竟这年头赚点钱不容易啊,谁会傻到和中国央妈这个级别的单挑。

    高盛、摩根就比较尴尬,前面刚唱红,尼玛,跌了,等几天刚唱白,尼玛,涨了。

    徐腾这位第三元首很忙,这一整年都没时间去华尔街开会,没关系,华尔街五巨头跑到江州开会,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能这么玩,对吧?

    难得这帮华尔街的元老都跑到江州旅游,徐腾也是好吃好喝招待着,但是,想要一起瓜分央妈的信息红利,免谈。

    这就是一群喂不饱的白眼狼,说翻脸就翻脸的。

    搞巴西,搞阿根廷,搞欧元,搞日元,搞石油,搞天然气,搞黄金,搞棉花……大家都可以联手,你高盛是带头大哥,你说做空,我跟上,你说买涨,我跟上。

    只要是剪外国人的羊毛,华银财团肯定积极配合。

    RMB的汇率,你们想玩,没门。

    不服?

    大家搞起!

    徐腾现在的元首霸气还是比较彪悍的,要说江湖兄弟,他也不少啊,法国兴业银行,他注资了25亿欧元,就当是拜把子的礼钱。

    苏格兰皇家银行和西敏寺银行的并购基本没问题了,小小持股14%。

    再加上美银。

    这些都是表兄弟,本家弟兄还有农行、交行,都是纳过投名状的堂兄弟。

    江湖很乱,大家都要联手捞钱,互通消息,光靠彭博社这个华尔街的狗头军师在中间串联,已经不可靠了。

    通过在苏格兰皇家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的渠道,徐腾现在拜了另外一个大哥,人称伦敦同业拆借利率协会,简称LIBOR。

    虽然这位大哥正被华尔街的老大——美帝拎着往死里揍,巨额罚款一波接着一波,但是,这个各家欧洲老牌银行互相协商的机制不会散,真要散了,欧洲金融业就彻底搞不过华尔街了。

    2011年,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元年。

    徐腾终于觉悟了,人不要脸则无敌啊。

    他这个人啊,过去就是太要脸,吃了不少亏,错过了很多赚大钱的机会,付出了不少学费,现在终于懂得了无耻的真谛,一下子就嚣张了,厉害了。

    大江东流,多少红尘旧事,随之湮灭。

    年复一年。

    春节又至。

    徐家还是挺有趣的,今年又注定要在伦敦度过春节。

    天下五湖四海,但有父母在,何处不是家,摄政公园16号别墅又何尝不是过年的好地方,何必拘泥于国内国外?

    默多克为了让新闻集团上一个新台阶,选择入籍美国,常住纽约,不就是为了兼并福克斯电视台?

    徐家这些年一直常住伦敦,同样是为了更好的扩展在欧洲的业务。

    当然,也是为了清静。

    这一次,徐腾一家是悄无声息的抵达伦敦,和卡相的会晤,和金融街各大银行董事长的会晤,也都是悄无声息的进行。

    徐腾晚上回到16号别墅,在小客厅里看到梅嘉莉和夏莉在一起闲聊,壁炉火焰熊熊,两位仿佛是不老的女神喝着红酒,聊着以前的旧事。

    这一幕让徐腾心思浮动。

    人呐,有感觉不代表就能在一起。

    光阴如梭,梅嘉莉已经是35岁的女子,终于决定要一个孩子——这事得从分开时说起,总之就是精子冷库的那些旧事。

    她肯定不会是一个很好的母亲。

    这些年,她也不谈感情,专心工作,真要讲做生意的水平,她也没达到一个新境界,相比过去并没有大的进步,总还是那么回事吧。

    她最厉害的地方无非就是一条,每天工作16个小时,没有假期。

    徐腾总是说,华银财团最勤奋的联席合伙人非她莫属,当然,还不是最辛苦的,做国际金融和投资生意,再苦也不如做实业的苦。

    陈志辛、史立荣这些年是正儿八经的苦,老梁、李东盛这些年也是正儿八经的苦。

    他们要面对的问题是最多的,华腾汽车公司和华腾电子集团的下属企业分布在全球各地,海外收购的规模都不小,有些事,搞了几年都不能说是深化整合成功。

    徐腾说一句话,别人要付出几年的努力。

    这是真苦,压力也非常大,一个车型没有搞好,一条生产线没有搞出来,那就可能被撤掉,现在投资一个车型,起步都得七八亿,重点车型得四五亿欧元。

    一条8.5代的面板生产线,一条22nm生产线都是几十亿美元的投资,不仅是设备,技术的攻克,生产线的整合,人员的培训,全部都是天价的成本。

    这要是没搞好,一亏就是十几亿。

    梅嘉莉就没有这么多问题,退一万步,即使今年没搞好,徐腾也不可能对她太严苛。

    想想去年,想想前年,想想2002年……徐腾忽然意识到,他和梅嘉莉已经相识十年了。

    人生啊,几个十年啊。

    徐腾从身边的女服务生那里拿了一杯轩尼诗,悄无声息的坐到妻子身边,坐在沙发的角落里,没打算说什么,就想这么无声的坐着,听她们聊天。

    “你回来了啊,晚上吃了吗?”自己的老公,自己得心疼啊,夏莉挺关心的看着徐腾。

    “吃过了,都是西餐,凑活还行吧。”徐腾刚从伦敦金融街那边回来,和西敏寺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董事长谈点事,不大不小的事,但只能闭门谈。

    “要不,你们聊吧,我回去看看我妹妹。”梅嘉莉也不太好意思打扰徐腾和夏莉的生活,她就是有半年时间没见到夏莉,过来聊一聊。

    “你妹妹那边有什么可看的啊。”徐腾直接道破,这姐妹关系也不是特别亲密,就是还行吧,毕竟有隔阂,“还不如在这里跟我们聊着呢。”

    “我一见到你就忍不住要谈公事,一谈公事吧,夏莉又无聊了。”梅嘉莉呵呵笑着,还是起身要走的意思。

    夏莉没说话,她没说话,梅嘉莉就只能走了,至于是找妹妹,还是四姨太,谁知道呢?

    夏莉能说什么?

    虽然她知道梅嘉莉和徐腾还有感觉,但是,老公毕竟不能掰成两半,对吧?

    徐腾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心里都明白,将夏莉搂在怀里,上午和卡相会晤,下午和银行家会晤,扯了一整天,这会儿真是什么都不想说了。

    夏莉也没什么要说的,她这些年基本没什么烦恼,从来不像别的老婆,老公一回来就抱怨,她真没什么可抱怨的啊!

    孩子们是闹腾了点,可又不用她操心。

    公公婆婆一年难得能见几次,也没有什么婆媳问题。

    有时候,没话说是一种挺幸福的事。

    两人搂在一起,感受着烈焰的温度,感受着温暖,感受着英伦半岛的情调,不管徐家有一千亿,还是一万亿,在家里,夫妻之间,融融洽洽才是真,恩恩爱爱才是福。

    正如徐腾一贯喜欢说的那样,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两杯红酒喝完,徐腾和夏莉正准备去看看孩子们,然后就上床分享一个浪漫的夜晚,指不定还能再生一个呢……结果,随着徐腾一家抵达伦敦的韩黛和花玲玲就慌慌张张的同时跑进小客厅。

    “理事长,柳俊生出车祸了。”韩黛知道的更多一些,抢先开口,随即补充一句,“酒驾,在医院抢救呢!”

    “这样啊……?”徐腾皱着眉头,柳俊生酒驾这种事不稀奇,他和陈健都提醒过几次,“人怎么样?”

    “挺严重的,还在做手术,医院那边反应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花玲玲是转述陈健的话,陈健的意思当然是让徐腾抓紧时间回国,搞不好是见最后一面。

    这就没什么可想的了。

    “尽快安排飞机回去……我父母那边通知了没有,都回去吧!”徐腾大致做一个安排,让韩黛取消他后面在欧洲的行程安排,特别是科萨奇总统连任竞选的事,他也只能抱歉了,不能去法国为科萨奇总统送上一个临门的大礼包。

    法国是真没救的,徐腾也不想去,但他确实组建了最好的团队帮助科萨奇总统竞选连任,在法国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十多个NGO组织和社会运动,投入了不少资金。

    按照行程的安排,过了春节,徐腾就会亲自去法国,参加巴黎科技大会,大力赞赏法国政府在过去两年对高科技和环保产业做出的贡献——帮执政党人民联盟拉票呗。

    这个行程还能否来得及参加,那就以后再说吧。

    柳俊生都出车祸了,那还过什么春节,管什么法国大选啊!

    徐家肯定都要回国,柳俊生不是徐腾的大学同学和好友那么简单,这是两代人的交情,最早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柳俊生父亲在嵍县大兴林场下乡的时候。

    用徐总的话说,当年他的最大情敌就是柳俊生的父亲柳国礼,幸亏徐总能说会道,要不然,这世上就没有徐腾了。

    上一代人之间,恩恩怨怨,但是,徐柳两家的关系是真不错。

    徐腾是亲自给唐宁街打电话,伦敦时间凌晨2点安排了回国的航线,一家人匆匆忙忙离别伦敦,返回江州,下了国际机场就直接去江大附属第二医院。

    这个医院是江州11家三级甲等医院之一,排名稍微差点,因为距离车祸地点最近,第一时间就送了过来。那时也不知道是柳俊生啊,交警查出来以后,临时从江大附一和省人民医院将最好的专家请过来会诊。

    徐腾下飞机之前已经知道了,第一次的手术不是很成功,只是勉强解决了生与死的问题,脑部出血非常严重,目前能不能醒过来都是问题,就这样还得进行第二次的手术,因为还有一个瘫不瘫的问题。

    这事还比较麻烦。

    当时是送过来两个人,另外一个是路人,被撞飞了,没到医院就死了,目前就在江大附二医院的太平间呢!

    酒驾,撞死人,自己也生死不明。

    市局的领导给徐腾发了一些现场资料,那辆保时捷都撞扁了。因为当时下雨,气温又低,整个车在猛烈刹车的情况下转了一圈,尾部先撞到防护栏,直接翻了,翻倒在地上还继续冲了十几米的距离。

    徐腾一家人到了医院,见到了柳国礼,陈永年、邢利宾、罗红岩、张丽英……长辈们基本都在医院,连老蒋也正在从首都飞回来。

    徐腾他们这一代人也都到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结果是在这种情况下聚集在一起,心情都很沉重。

    因为人还在ICU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徐腾只能隔着玻璃看了看,陈健、赵普、顾晨都在,韩星、陈真这些人都是从天南地北的各个地方飞过来的。

    有一些老同学,徐腾已经有好多年没见到了,大家握握手,抱一抱,也不知道柳俊生到底是生是死,也没什么心情寒暄。

    柳俊生的妻子,当年大学时代的那个G奶女神宫钥菲也在,挺坚强,没哭,带着两个孩子守在在走廊里,谢谢大家和长辈们。

    这两人从恋爱到结婚,分分合合三次,最后还是在2006年奉子成婚,结婚以后,感情也一直不错。

    毕竟对宫钥菲来说,虽然没有成为大明星,一直只是花瓶女配,最终能混到这个份上,嫁入豪门也是相当不错了,即便柳俊生偶尔会在外面招惹一些女大学生,她都能坐得住,不闹不打不骂,顶多就是讥讽两句。

    这女的是真聪明,她自己争气,连续给柳家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的干爹是徐腾,小儿子的干爹是陈健,她怕什么呀?

    徐腾在ICU外面看了十几分钟,没有等到柳俊生醒来,估计再几天也很难说,就跟着陈健、赵普几个人,到走廊的拐角商量这个事情。

    “人肯定是能救下来的,第一次的脑部手术还是很成功的,因为当时是几个医生同时主刀,腰椎的手术更复杂,第一次没有完全成功。”赵普是第一个到现场的,因为他父亲是市里的一把手,另外呢,当天晚上在酒吧喝酒的三个人,他是其中之一。

    赵普是比较精的,喝的不多,也没有自己开车回去,打的回家。

    他到家,还没睡呢,就从交警大队的一个朋友那边接到了电话,赶紧联系陈健,自己先跑到了附二医院处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

    “人能救下来就行了。”徐腾现在也真的不敢奢求太多,这个事,其实怪他,叹一口气,也不好说什么,问陈健,“撞死的那个人是什么情况?”

    “做销售的,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在江州打拼,他老婆倒是和咱们有点关系,维康生物科技公司的一个实验人员,搞抗酸酶牙膏开发的女研究生。这个事也是怪咱们,她上班的公司是咱们华腾高科投资的一家创业型药物研发企业,工作强度很大,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她晚上10点才到家,男的心疼她,大半夜的骑个电动车去给她买夜宵。本来就是郊区二环,路上根本就没什么人,柳俊生开车的性子,我们也都知道,再喝了点酒,肯定开的很快。”人嘛,谁不为自己朋友说话,陈健还怪对方半夜出来买夜宵呢。

    “谁去过了?”徐腾的意思是谁去对方家里探望过了,摆平了没有?

    “我让李莉去过了,女的跟女的,也比较好说话,两千万。他家里的人没意见,因为还有一个女儿,总归比一般的家庭能承受,而且有个孩子,一直丢在老人家里带着呢。他们夫妻在江州租的房子还是华腾高科提供的青年公寓呢!”陈健有点叹息,有点庆幸,不幸中的万幸是有点关系,还是好谈拢的。

    李莉,以前天天公司最早的会计员,那时搞大学创业,徐腾从学生会拉过来的一个学姐,后来天天公司分拆的时候,她去了天天创业基金,最后又去华腾高科下属的华科创融公司担任财务总监。

    江州维康生物科技公司,徐腾还是有点印象的,华科创融公司投资的一家小型创业公司,有一个江医大的副教授带队,属于那种就一个实验室的小型创业公司,项目做成了,基本全权授予给华腾高科,或者是博安集团生产。

    发展的好,这种公司也有可能上市。

    江州这个城市800万人口,华银财团下属员工在江州有10万多点,各种关联企业的下属员工,差不多也有10万左右。

    1/40的概率。

    李莉是一个比较好的中间人,她和柳俊生是认识的,和死者的老婆也有一点点关系,毕竟那个维康公司很小,她在华科创融公司管着这些生物工程和清洁环保的投资项目,肯定要去一趟,基本是见过面的。

    “这事要说起来真的是怪我,你说柳俊生从毕业到今天,一直在钢铁行业折腾着,干的挺用心,咱们以前读书的时候谁能想到……我是脑抽风,突然觉得自己觉悟了,要钱不要脸,在整个财团大搞深化整合,将他的华泰钢铁集团一刀切的卖给宝钢。”徐腾从听说柳俊生因为酒驾出了车祸,这一整天就在埋怨自己太贪心,差点害死哥们。

    柳俊生要说幸福,他幸福,要说不幸福,他也不幸福。

    特别是这些年,即将三十而立,柳俊生最大的志向就是搞好自己钢铁产业,去年,徐腾要去欧洲访问之前和他闲聊,他还信誓旦旦要超过宝钢,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镀锌钢板供应商。

    那会儿,柳俊生真是人生得意,他的华泰钢铁集团前身是父亲和陈永年几个长辈,在唐山合股创办的泰丰钢铁厂,1999年办厂,从1999年到2001年,几个人从老江泰集团合伙弄走了7亿现金,再加上和银行拆借的款子,搞出了唐山第二大的私营钢厂。

    陈永年撤资以后,徐家通过银河资本介入,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一路帮柳国礼和柳俊生父子扩张,加上在鲁省投资的日照钢铁,合并以后就成了国内最大的私营钢铁集团。

    从04年到08年,华银财团在幕后通过资本层面的运作,让华泰钢铁集团成型,持有华泰证券和华泰保险公司的资产,再吸收FMG集团在海外的矿产资源。

    到了2011年,柳俊生真的很得意,拥有全国最大的私营钢铁集团和国内最大的海外铁矿储备,还是国内仅次于宝钢的汽车热镀钢板供应商,又和福特、宝马签了出口合约,堪称是人生巅峰,闭着眼睛赚钱。

    然后就悲剧了。

    徐腾就在这个最巅峰的时刻将华泰钢铁集团一刀切给宝钢集团,本来是江钢、华煤铁、宝钢三家竞争,为了并购华泰钢铁,宝钢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沪州书记亲自出面为宝钢争取机会,价格也是最高的。

    “这事真他妈怪我!”徐腾是真后悔,他们几个人都不抽烟,只有赵普抽烟,赵普一抽烟,徐腾也主动拽出一根,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1404宿舍的四个男生聚在无人的角落里,抽着烟,埋怨着自己。

    “宝钢当时提议是给370亿和12%的股份,在董事会留两个席位,留一个副董事长的位置,柳俊生劝了我几次,给他留一条后路,继续去宝钢集团当个副总也没关系,他就喜欢这个行业,毕竟三十岁了,再去其他行业也晚了。”徐腾这一刻仔细想想,也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很烦,“我当时神经病啊,以为自己觉悟了,要钱不要脸,全部卖了,先搞个87亿美金的现钞再说。”

    噗通。

    不是陈健、顾晨和赵普发出的声音,拐角的休息室里有人,很快,跑出一个小护士,慌慌张张的都不敢看徐腾四个人,跑了。

    徐腾真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人,微微扭头,给赵普一个眼神,赵普立即追了过去。

    几十秒的时间,赵普跑了回来,拿着对方的手机翻一翻,免得小护士录音,最后用她的手机给自己拨一下,记录在手机电话簿里。

    以后要是有流言蜚语传出去,他好找到对方算账。

    徐腾和赵普高中时代都是流氓校霸出身,欺负人的本事是从小练出的,红尘历练十年,都临近三十岁了,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啊。

    宝钢这种事没什么可说的,他们给死者家里塞了两千万的事,可真是不能传出去。

    柳俊生的命是保住了,最差就是昏迷十几天,成为植物人的风险不是特别高,后面就等第二次手术解决瘫不瘫痪的问题。

    这一次,徐腾就不要江州的医生了,直接从301医院请最高的专家过来,也不用去美国请专家了,这种特别复杂的临床手术,国内的医生绝对是全球领先的水平,因为手术机会多啊。

    剩下的问题就是酒驾、红灯和撞死人的事。

    市局那边为了防止万一,车检报告之类的都处理好了,医院这边的很多东西,包括酒精检测数据……从一开始就没真实记录。

    但是,交通视频监控呢?

    市局现在的态度是那一条路的11个监控摄像都有问题,连续三天没修复,目前还在紧急更换。

    现在只要那家人不去法院,不去上访,这事就能当作没发生过,真到了法院也就是雨天路滑,刹车以后的反应时间不足,最终导致悲剧。

    这要是在美国,警察局和医院联手帮你处理成这样,就算到了法院,水平最好的律师团几轮整下来,你这一家人就是讹诈犯。

    这可是在中国,只要上了法院,上了新闻,大家做的这些处理全部都得出大事,老百姓又不是白痴,哪有这么巧的事!

    哦,正好柳俊生这种身价几十亿的青年富豪出车祸,一条路的监控都爆了,什么都没拍到,连续闯了四个红灯不知道,酒驾与否不知道,是先刹车后撞人,还是先撞人后刹车都不清楚。

    草,你江州不是宣称全国第一的智慧城市,360度无死角监控安全吗?

    人死不能复生。

    对死者家庭来说,比之让柳俊生坐牢,受到应有的审判和处罚,2000万RMB可能更重要一些,毕竟,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媳,一个刚满2周岁的孙女。

    柳俊生的父母肯定也会去道歉的,到时候,如果觉得2000万RMB不满意,也可以再谈。

    人命关天,2000万也买不回一条人命。

    现在其实就怕与整件事无关的第三方,还有死者家属的亲戚乱七八糟的爆料,比如刚才的那个小护士。

    赵普将小护士的手机直接拿过来检查,拿到号码,这是最保险的处理手段。

    陈健甚至去了休息室一趟,确定没有第二个人,大家就在这个护士休息室里抽烟,关起门商量,埋怨几句,安慰几句。

    “你那个觉悟是对的,要钱不要脸的真谛也是对的,你卖掉华泰钢铁集团的想法也是对的,唯一搞错的地方就是没有给柳俊生留一丁点的席位。”陈健是真没办法安慰徐腾,“宝钢并购华泰钢铁的事,我当时就和你说,宝钢既然愿意留给咱们一部分股份,你不如就留给柳俊生,你非要帮他做主,全部卖空了。你说你要卖给江钢和华煤铁,咱们还能挽回,你卖给宝钢,怎么挽回?”

    “他这几个月,不是找我喝酒,就是找陈健喝酒,连顾晨都找了不知道多少次,你是帮他赚到一笔大钱,但他真的很空虚。你说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什么事业都没了,就剩下用不完的钱,钱能干啥?”赵普和柳俊生这段时间喝酒的次数是很频繁的,几乎每周两三局,江州的酒吧都喝了一遍,他对柳俊生的整个状态也是最了解的。

    赵普还是过去的赵普,一直在开发页游和手机游戏,虽然没有柳俊生那么有钱,一年赚个几千万是没问题的。

    这是赵普的事业,真要说财富,他在外面创业这么多年,最主要的资产还是当年在腾讯和天天公司的那些原始股,既不卖,也不买,就一直留着,做为人生之中最重要的财富和回忆。

    顾晨倒是回归老本行,自己炒炒外汇,炒炒股,业余时间在赵普的公司,在腾讯游戏事业部做一些游戏音乐的编曲工作。

    这两人在离开天天公司之后,一直没有做出很伟大的事业,但到这个年纪,终于能够做一些自己喜欢的工作,对生活,对人生都还是很满意的。

    徐腾是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之中,会有被赵普批评的一天,而且被批评的很彻底,“有空啊,我得去死者家里一趟,应该致歉!“

    “哥,您饶了我吧。”赵普显然不同意。

    “你肯定不能去。”顾晨耸耸肩,也不同意徐腾去招惹这种事情,“他父母没什么,但他家的亲戚,恐怕不那么好说话,见到李莉都想谈个一年半载,狠敲一笔,真要见到你,立刻就得去首都上访闹事,除非你能满足人家的所有要求。别以为别人是普通人,就好欺负,好说话。”

    顾晨和李莉,以前在天天公司时期就谈过,这一次的事,他也陪李莉过去了,只是留在车里,没有登门。

    他听李莉的意思,死者的姐夫有点贪心,李莉原本是提议给600万的,死者父母听说柳俊生也是生死未知,所以还好,并没有要多少钱的意思,最后被那个姐夫抬到了2000万,还说了很多难听话,让李莉很难堪。

    “我去,我代表柳俊生去道歉,宫钥菲也跟我去,我再到他们县里找个朋友。”赵普的意思,我带一个能震住他们家的朋友过去,有话好好说,将事情彻底摆平,你们就别给我添麻烦了。

    徐腾仔细想想,感觉只能这样了,他也没想到,身为纨绔,他们还真有要花钱买人命的这一天,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他们这些人早就站在了普通人的对立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