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无耻家族 第三百七十七章 想做大事,还是不能要脸
    事实证明,BBC要脸的时候是可以做出好新闻的。

    徐腾最初可以在英国三大电视台的ITV和天空广播之间选一家,因为这两家都是华银财团的影响范围内,面对他,基本都是要脸的。

    ITV的主要广告商是WPP集团,而WPP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就是神州传媒集团,其他股东也多是华尔街和英国的财团。

    天空广播则是默多克新闻集团的子公司之一,而默多克新闻集团也是神州传媒集团的第三大股东。

    总之,这是传媒幕后金主之间的权力游戏。

    徐腾只是因为翻出了BBC当初采访马枟的新闻视频,有点想为马总报仇的意思,加上BBC监管委员会,特别是唐宁街和王室的保证,中间也有其他人的游说,才让徐腾改变了决定,临时选择BBC的《西方观点》节目。

    结果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事件。

    在距离节目预定播出的时间仅有两个小时,BBC的副总裁乔治-恩特威斯尔、新闻总监海伦-波登——就是最快介入节目谈判的那位四十多岁的女性高层,陆续介入后,同华腾公司国际公关部欧洲执行总裁阿斯戴尔-坎贝尔紧急磋商,最终达成了协议。

    双方采用华腾公司“初选”的可靠数据,邀请徐腾讲述中欧经济合作的优点,分析欧洲经济停滞的原因。

    做为妥协,徐腾可以分享一些有趣的个人故事,观众有兴趣的那些事,比如他个人到底有多少钱,他在英国有几栋城堡,他平时的生活和办公。

    BBC之所以妥协,其实更关键的是来自唐宁街的电话。

    在各种各样的大人物陆续介入后,45分钟的访谈节目终于不脑残了,完美的符合徐腾和唐宁街的要求,能够有效反击工党对于中国资本控制英国能源公司的那些攻击。

    至于BBC在十二年前采访马枟的新闻视频,显然是必须得播出,打脸也得认了,谁让你家主持人那么自大。

    这件事很快告一段落。

    因为即便徐腾在BBC这边小胜一局,也无法扭转大部分欧洲人对中国的歧视心态,这种事,最终等中国人均GDP超过欧盟,拥有十艘核动力航母驰聘全球时,自然会成为历史中的一个小波澜。

    ……

    徐腾在欧洲的访问行程是漫长的,在英国停留了半个月后,才继续前往比利时、瑞典、德、意大利和捷克访问,随行团队中不乏国内的企业家,一同考察欧洲的投资环境,就一些项目展开讨论。

    正因为这一次的访欧之旅,国内网友开始给徐腾起了一个“第三元首”的新绰号,听起来很像是第三德意志帝国元首的意思,实质当然是另一种说法。

    第三元首!

    徐腾其实无所谓在海外访问多久,他的工作基本都能靠在线解决,只是相比在国内,网络数据的保密工作更困难罢了,有些重要的数据只能是由其他联席、高级合伙人乘坐专机带到徐腾身边,当面讨论决策。

    譬如收购普瑞玛集团过程中会遇到的麻烦。

    普瑞玛怎么说呢,真正接触过机床这个行业的人士基本有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相比通快、吉迈特、马扎克这些日德系的顶尖机床集团,普瑞玛在国内基本就是高薪低能的代言人,价格差不多的,精度和性能低一档,相比国货数控机床,又完全没有价格优势。

    目前在国内唯一有点竞争力的就是激光切割领域,后来在国内的生产和销售部门也倒闭关门了。

    徐腾说普瑞玛是全球高端机床领域的七巨头之一,对不起,那得是2002年的数据,从2003年开始,普瑞玛就像是掉线的风筝一样,啪啪啪的直线下滑。

    普瑞玛集团的控股方,同忠利保险的控股方基本重叠,也不是没想过办法,比如将主要生产岗位迁移到捷克和中国。

    现在终于发狠了,准备将在都灵的总部砍掉。

    徐腾收购沃瑞克是怎么快速扭亏为盈的,一样的办法啊,将总部人员直接砍了一半,连集团财报的统计工作都放在中国总部做。

    你想啊,一个前台的月薪都高达7000欧元,一个月还只用工作20天,每天工作5个小时顶多的了,至于总部的各种行政部门,经理、主管……别提了。

    不管是普瑞玛的董事会,还是沃瑞克的前控股方银瑞达财团,以及现控股方华银财团,思路基本一致,将华腾精工集团的欧洲总部迁移到捷克,工资低,税收低,注册地迁移到荷兰,企业税收更低。

    各家工厂是肯定不能迁,一线工人还是很重要的。

    所以,不重要的工厂就直接卖给其他公司,拆了卖光。

    合并后的普瑞玛、沃瑞克、华腾精工加在一起,17个产品线,设计到1.3万个配件体系,全部都要在5年内完成整合,将配件体系收缩,尽量使用中国制造降低成本。

    欧洲现在的机床销量基本不值得一提,除了捷克、意大利和瑞典三个机床中心厂区,80%的产能集中在中国的六个厂区。

    在徐腾访问意大利期间,三方股东在一起开了5次会议,直到徐腾离开欧洲的最后一周,才最终达成合并协议。

    这个并购案不一定能通过,因为普瑞玛和沃瑞克一样,都拥有一定规模的军工机床限制,沃瑞克是瑞典企业,不受欧盟钳制,只要瑞典政府批准就行了,普瑞玛的并购则要先报批意大利政府,再过欧盟这一关,最后回头还要在都灵市走一圈——这一圈也要拖垮一层皮,工会各种闹腾,一个不小心就得翻船。

    其实吧,普瑞玛就算不被并购,也迟早要将产能迁移到东欧和中国,不会保留在都灵,随之一起迁移的中小配件企业不会少。

    意大利的工人要比法国工人好对付,但是,工会也不太厉害,除非是意大利南部——所以,意大利南部基本没啥工业,傻子才去意大利南部投资工厂呢。

    徐腾在意大利的收购次数还是比较多的,对意大利的情况都比较了解,他个人感觉,只要美国不出面闹腾,欧盟那边大致也能搞定。

    最多就是和都灵市政府、工会这边谈妥条件,保证不裁撤工厂——是啊,大家本来就不会裁撤工厂,至少短期不裁撤,裁的是白领啊。

    所以说,意大利的大学生一毕业就彻底失业,根本没啥工作,都靠父母退休金过日子。

    反正这个合并案有70%的成功率,万一没成功,普瑞玛集团赔一笔钱就算了,如果成功了,意大利人不仅能套现52亿欧元,还能拿到华腾精工集团31%的股权,绝对是有赚到。

    徐腾在普瑞玛集团的机床中心和几个厂区参观以后,也是讲真话,破厂子能卖出这个价格,已经很不错了,难怪普瑞玛集团的几大股东都这么急着脱手,厂区设备至少十年没更新过,工人全部是40岁以上的老职工。

    欧洲现在最大的麻烦是青年招工很困难,青年人宁可拿救助金,也不去工厂上班,特别是老欧洲,德国还好,能从东欧招人,意大利是真麻烦,只能开出很高的工资,待遇优厚到徐腾都想来上班,只恨当年没有欧盟护照啊。

    工资高,成本高,设备就卖不掉,后续的研发资金也没保障,恶性循环就开始了。

    特别是机床产业,工人其实很重要,需要很长时间的培养,必须能吃苦,能耐着性子慢慢学习锻炼……这尼玛开玩笑呢,和意大利的80后青年说吃苦耐劳,你一定是有病。

    意大利的80后,90后,基本就是巴神那样,对不起,巴神真心算很好的意大利青年了,绝大多数的意大利青年、法国青年都是小确幸的祖师爷。

    随便混混都能大学毕业,然后就傻叉了,因为70%都是人文科学类的,学的那些乱七八糟东西,鬼知道有什么用。

    徐腾这一次在欧洲的访问,时间长达3个月,每天都要开两三个会议,商量各种处理,分析各种数据和原因,最后就得出一个结论,谁他妈要号召中国高等教育学欧洲,谁他妈就是卖国贼!

    徐腾在英国访问的时候,伯明翰大学的一个教授,在他们的核电项目部担任技术顾问,就和徐腾说,伯明翰大学的自然科学和理工系的本科生,1/3来自亚洲,1/4来自中国,这个教授今年总共带了4个博士生,3个是中国的,这3个还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

    这是英国核电工业领域的一个很有威望的教授啊。

    欧洲到底怎么废成这个德性的,徐腾就真有点搞不懂了,所以啊,他都有点理解默大妈为什么要吸收难民,绿教怎么了,好歹能干活啊——当然,默大妈也确实没有想到,不仅他们欧洲人一代不如一代,阿拉伯世界的青年人也是稀烂,烂到扶不上墙,到欧洲就是来混福利的,根本不打算干活。

    总体来讲,徐腾在欧洲观察了三个月,各种数据分析一遍,感觉盎格鲁-撒克逊人真的还凑活了,南欧,特别是意大利——没法提,法国青年不比意大利好多少,就这还圣日耳曼呢,简直是给第三帝国抹黑。

    当然,欧洲也有好青年,成绩很好的,名校毕业的,同龄人中的比例是在10%左右,一般都集中在伦敦、巴黎、伯明翰这种大城市。

    在终于飞回江州的旅程上,因为夏莉提前一个月带着几个孩子回家,免得耽误两个女儿上幼稚园,徐腾这边就清静多了,和众人在会议室里总结这一次访欧行程,包括将未处理的事情总结一下。

    徐腾这一次是真心有感觉,从幼稚园到大学,一定要在国内,孩子读研读博的时候再到英国剑桥深造,接触一下国际氛围,美国就算了,太不安全。

    他的三个孩子所就读的幼稚园,那是相当高水准,他和夏莉对孩子的教育不放心啊,自己投资建了一家,就在翡翠湖庄园内部,基本都是华银财团的子弟幼稚园,校长都是婴幼儿教育领域的海归博士……现在想想,徐腾都有点怕怕,这个校长要敢和他玩欧美教育那一套东西,他回去立刻炒了对方的鱿鱼。

    别替他心疼孩子,什么寓教于乐啊,培养出来的就是欧洲青年这种祸害,平均成材率只有10%,能不是一群赔钱货吗?

    中国传统教育的那一套思维,老师的地位比父母还要高,这就对了。

    正好,梁纬艮、史立荣、罗玉奎几个联席合伙人在场,还有其他各个部门的高级合伙人,特别是跟着徐腾多年的韩黛,大家就在一起谈着这些事。

    徐腾、罗玉奎、韩黛是一代人,罗玉奎是78年,徐腾和韩黛都是80后,徐腾84年,韩黛82年。

    他们这几个年轻人就想到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氛围,那才是真正的读书,接受教育,欧洲这一套根本不是教育,纯粹是糊弄穷人,有钱的都去读私立学校,要求也很严厉,很多都是住宿制,最后都能进入牛津、剑桥这样的名校。

    最后教出来的这群青年,不仅是糊弄了两代人,也糊弄了政府和整个国家。

    徐腾特意将英国和中国的小初高教材比了一下,3年级读2年级的,6年级读4年级的,然后一样升入初中,后面就彻底垮了。

    最后到了高中,强行一致,不然就没法考大学,总不能让高中生读五年吧?

    所以,欧洲大学和高中之间还有一个预备大学教育。

    徐腾说实话,他高二时候就已经读完了这个所谓预备大学教育,直接冲着高考去了,韩黛和罗玉奎也是一样,在三个省的高中,进度都是一致的。

    “这就说明什么,咱们国家在70后、80后和90后的三个批次,培养出来的青年,同欧洲的这三个批次,完全是不同级别的青年。他们最好的那一批,和咱们最好的那一批差距不大,但咱们基数是多少啊,平均一年1500万出生人口,从70后开始考大学的1990年开始计算,三个批次累计下来有1.2亿大学生吧,精中选精,那得有2000万的人才吧,欧洲能有多少,充其量500万的精华,其他都废了,要么是很普通,要么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徐腾做了一个总结,想一想,又有点感慨,“我们以前总是美国不行了,这些年,咱们从北美到南美,从中东到欧洲,一路跑下来,讲真话,我们拿自己和美国比,真觉得美国人才储备有问题,但要拿美国和其他国家比,绝对还是最厉害的。美国从70后到90后,三个批次下来,最起码有700万的人才,加上从国际吸收的人才,1000万总还是有的。你说韩国经济为什么厉害,老欧洲拼不过他们,台湾在70年代到2000年为什么猛,归根结底都是教育问题,现在为什么不行了,还是教育有问题。咱们再看韩国,他们的教育基本还是和咱们这种模式差不多,都是典型的东方式。”

    “真正大国比拼,最后就是拼人才,拼教育。”老梁感慨一声,基本认同徐腾的判断,“所以啊,要我说,咱们这些年在海外的并购要停一停,缓一缓,欧洲经济的问题不是国家政策有问题,而是他们的教育搞崩了。

    “基本也并购的差不多了吧,特别是普瑞玛的这个业务谈下来,不敢说和快通、吉迈特比,整个华腾普瑞玛的规模和水准,至少能入围全球机床精工产业的前十……最后就差化工领域和先正达的谈判,盖瑞特精细化工的体量和规格,终究还是有不足,对永泰化工的弥补不算是特别强。”别看韩黛是1982年的姐们,人和人是不一样的,2003年大学毕业就一直在华腾公司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么多年下来,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韩黛对于整个华银财团的数据和布局的了解,有时比徐腾还清楚,她要处理的事情多,必须各个方面都要弄清楚。

    “嗯……工业3.0这一块的话,基本差不多了。”徐腾大致算了算,确实也是到位了,人是挺有意思的,BBC的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说他在欧洲收购了四百多家企业,就是为了盗窃技术,他还和对方死磕。

    磕什么呀,其实瞎子都知道。

    真正来讲,艾梅丽-迈特莉斯的统计数据还是不对的,实际至少还有70多家企业,因为技术比较敏感,徐腾用了其他手法收购。

    徐腾在过去7年收购的554家企业,高科技企业占1/4,3/4都属于传统型企业,主要是为欧洲的大企业做配套的中等规模公司,很多都是专注于很小的领域。

    小到什么程度呢,可能这个公司就专门做某一类型的轴承,而且做了七十年,有的是一两种特型的齿轮,或者是刀具,有的可能是做钢瓶的。还有做葡萄酒的橡木桶的,一百五十多年的家族企业,就专门做橡木桶和修橡木桶。

    大企业,像英国能源公司、苏格兰电力、库卡、普麦斯特机械、沃瑞克数控机床、罗盖特化工、普特林精细化工……也有90家。

    这些大大小小的欧洲企业加在一起,基本构成了整个华腾工业的欧洲配套体系。

    华腾重工、华腾汽车、华腾精工、永泰化工、华腾电子、华腾高科、神州电器、中控集团、中腾集团……都是受益方,也是主要的采购方。

    这些欧洲配套公司的产品,相比日韩,相比各个领域的德系、日系巨头,可能是有一定差距的,但至少都属于二线品牌,就是在华银财团能够收购的范围,最好的那些选择。

    比如说普瑞玛,这都是老欧洲内部竞争失败的二流巨头,就这样还不一定能谈妥。

    先正达的谈判刚开始启动,其实也一样啊,先正达和拜耳、巴斯夫的竞争力差距,不是一点半点,不是五年十年啊,就这已经是华银财团能并购的终极目标了。

    真要去和拜耳、巴斯夫谈判,估计连报价的机会都没有,即便谈成功了,搞不好也是拜耳并购永泰化工,弥补在PX亚洲市场的不足。

    别看永泰化工的赚钱能力不弱于拜耳太多,真要比技术水平和专利积累,包括人才和客户,那个差距至少是30年以上,比之先正达,特别是农药原化工领域也是25年的差距。

    欧洲人批评徐腾是为了抢走技术才收购这些企业,徐腾还死磕呢,其实人家说的也没差,就是难听点而已。

    普瑞玛在生产上的成本高居不下,主要问题是工资太高,劳动效率又比不上德国的竞争对手,在新产品的研发上,成本高,效率低,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没人。

    以前有人说,中国航天工业都是80后,美国全部是老头,其实在普瑞玛集团这种机床产业也都是中老年人为主,生产和技术部门都是四十岁以上,年轻人基本是行政类的白领。

    比如搞售后,在全球工业体系中搞售后服务都是很幸苦的,到处出差的体力活,普瑞玛集团在都灵总部的售后基本都是中年人,三十岁的,二十岁的少之又少。

    一方面是效益差,它基本不招,另一方面,它也很难招到合适的,原因还是福利体系有问题,年轻人就根本不愿意吃苦。

    失业,不失业,这些意大利的年轻人根本无所谓,大家都不去竞争辛苦的岗位,工资就越抬越高。

    欧盟的法律体系又非常严密,企业很难将工作外包出去,也不能招聘欧盟以外的员工,普瑞玛这种大集团还能撑,很多中小企业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那在华腾精工集团就是完全两回事,售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985毕业也要卯足劲的竞争一个机会,普瑞玛的那个售后工资要是给华腾精工啊,就是出差到非洲呆五年,照样一大堆人要冲过去。

    徐腾这几年慢慢观察下来,他必须得说,欧洲、中国、美国这些专家对全球经济危机的分析都是狗屁,写出来的那些论文,他这种搞企业的财团理事长都看不懂。

    他还是经济系毕业,长江商学院的MBA呢。

    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欧洲没有劳动力,至少比上世纪90年代少一半。

    大家都说美国的GDP很虚,其实,欧盟的GDP更虚。

    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就是剥削,你都不让资本家剥削人,让资本家将员工当老爷一样供着,这个企业还能经营吗?

    这个国家经济能好吗?

    欧洲这些企业为什么很容易收购,真的做不下去,当老板的生不如死啊,还不如将企业卖了,将资金都交给银行打理呢,一年稳收5%的理财回报就行。

    到了银行那边,基本就是玩数字游戏,在国际市场炒汇率,炒期货,搞出一大堆几百万亿欧元的金融衍生品。

    你有种跑到中国收购看看,人家赚钱的企业,为什么要低价卖给你?

    徐腾这些年在国内收购的企业,绝大多数都是国企,为什么,还不是上面有安排,搞产业整合。

    在飞回国内的路上,他将这一次的所见所闻,将自己这几个月分析的大量数据整理一下,最后做一个总结,回国以后好好搞,想做大事,还得指望在国内。

    想做大事,还是不能要脸,大丈夫不拘小节。

    以后要是继续有人指责他到欧洲盗窃技术,那就让对方指责好了,尽情骂,他不还口,不死磕。

    他这些年花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收购欧洲企业,完善整个华银财团的工业体系,不敢说媲美日韩欧第一流的巨头,基本也能在国内国外市场竞争。

    再给他十年时间,从拜耳开始数,到通快、天田、小松、丰田、本田、通用、三星、英特尔、爱立信、强生、美敦力……华银财团通过在中欧两个板块的布局,基本都有一套应对阵容。

    收购先正达还有意义,收购福特基本没意义了。

    通过这七年的快速并购,徐腾可以有点嚣张的说,他基本解决了整个华腾工业体系的技术问题,与最顶尖的国际巨头相比,差距也就是五到十年。

    相比国内各个领域的竞争对手,他的海外并购速度和整个体系的完善速度是非常快的,代价是要花更多的心思和成本整合,所以从2011年开始,整个华银财团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专注自身,不能急于求成,反正竞争对手的大环境都不行。

    徐腾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终于在搞企业的这个领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很多想法和思维方式都在返璞归真了。

    高手相搏,毫厘之差。

    我的工人比你勤快,我的研究人员比你聪明,我的高管比你积极,我的架构比你灵活,我最后就一定能赢你。

    徐腾是彻底领悟了一个道理,搞实业就和战争一样,拼的就是人,其他都只是细节问题,好与很好的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