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无耻家族 第三百七十六章 BBC,从不要脸
    21世纪,什么最重要?

    徐腾的答案是时间!

    The-ShunFamliy控制着英国凤凰资本、华银AIG、SVB硅谷银行三个跨国财团,形成一个全球性的HAPS联盟,不断实施广泛的全球性投资和收购,核心目标都是争取时间,用合适的资本换取最多的时间。

    全球性的收购可以得到三个东西——人才、技术、客户,这三个东西都是需要时间的累积才能实现的。

    对中国人来说,跨国财团是拔吊无情的,对德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瑞典人……跨国财团也是有利润则插,没有利润则拔。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寓意深远。

    汉字的精妙之处,华人文化的重商主义,在这个“润”字上显得格外明晰,淋漓尽致,湿“润”柔滑的润,利“润”横流的润,都是同一个字,同一个音,同一个意思。

    正如“朋友”、“朋党”的朋字,象形的寓意都是指金钱交易,两串钱,你一串,我一串,才是朋友朋党。

    在这种文化中成长的中华骚年,每一个都是天生的生意人。

    徐腾的生意经就是用金钱换时间,两串钱,他一串,白皮一串,让无“润”之业务重新变得有“润”可图。

    以华银财团收购瑞典沃瑞克机床公司为例,在钣金和锻压机械领域的生产,80%的总装地转移到中国,整个公司彻底沦为“江州华腾精密工业设备集团”的下属配套企业。

    最终,沃瑞克公司会消失,人才、技术、客户都被吸纳到刚成立不到两年的华腾精工集团,同其他被并购的欧洲机床公司融合,成为华腾精工集团的欧洲分部,不裁员,但也不会聘用更多的新员工。

    即便是位居全球十大精密机床工业第七位的意大利普瑞玛公司,一旦被收购,最终也难逃这个下场——欧洲资本财团出售这些企业套现时,绝不是将这些企业当成女儿出嫁,而是像卖猪一样论斤计价,联手华银财团肢解获利。

    华银财团控股的华腾精工集团,也绝非是100%的中国资本企业,而是融合了欧洲资本财团的大量股份,瑞典沃瑞克的股东、法国弗雷里特的股东……未来也可能包含普瑞玛的股东,全球资本财团的媾和,历来只是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

    这些欧洲精密工业的著名品牌不会消失,只是成为华腾精工集团的高端业务,而规模庞大的中端市场则会由华腾精工集团的本土品牌占据。

    这些欧洲企业在海外的业务部门和人才,也会慢慢融入新的体系。

    在技术开发领域,未来二十年是中欧合作,但随着现有这一批富有经验的欧洲研发人员逐渐退休,二十年后,技术领域的开发工作就会完全转移到中国,以及其他新兴的低成本国家,包括印度。

    跨国资本对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拔吊无情,央企国企最终全面升华为跨国性资本公司时,也是一样一样的拔吊无情,最多也就是稍微有点节操罢了。

    徐腾在英国的行程很忙碌,完全不是在法国的那种悠闲节奏,原因很简单,在英国的所有投资,很快都将体现在股市。

    在徐腾这个层次,他的生意经很简单,投资、造势……在全球金融市场套现收回本金,继续投资、造势、套现,真要全部等到这些投资产生实体利润,那是二流生意人的水平。

    所有参与到这个游戏中的全球资本财团都要积极配合,朋党媾和,一起收获丰厚的回报和利润。

    所以,百忙之中,徐腾也要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参加BBC的采访节目《西方观点》,各方在背后反复磋商协调,最终将主持人定为EmilyMaitlis,可提的问题范围也收缩到40个,并且提前48小时递交给徐腾的团队。

    虽然晚间节目,录制时间还是下午,下午4点前录制完,晚上7点30分就要播出,类似于国内的焦点访谈,收视率很高,但是节奏更快,都在关注最新的时事热点。

    节目刚一开始。

    “在过去的一周,英国迎来了全球最重要的一位科技界领袖的来访,我们也都知道,他和他的家庭是全球最富有的家族,在过去十年,他们仅是在英国的直接投资就高达270亿英镑,而根据今天全球股市的表现,这些投资为他们带来了700亿英镑的财富。”

    “今天,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The-ShunFamliy的继承人,全球三大科技公司创始人,ShunTen理事长!”艾梅丽-迈特莉斯就用很热烈的方式欢迎徐腾。

    “谢谢BBC的邀请,并且,我要感谢BBC公司,在《神探夏洛克》的第二季给我安排了一个模板角色,我保准,虽然不用我亲自去扮演,但我还是会仔细观看这个人物在第二季的表现。”镜头转向徐腾时,徐腾尽量用一个很亲民的话题开场,表情挺惊讶的。

    “麦奎格说他一定要在第二季,增加一个类似于《华尔街》和《纸牌屋》那种的无限权力与财富的角色,我也和你一样惊讶,并且充满好奇。我们都知道文艺作品总是在隐射现实社会,您和您的家族就是世界上最热门的话题,每个人都无法理解您的家族是如何达到了今天的财富规模。”

    艾梅丽-迈特莉斯轻松引入正题,问一个她必须要问,而且是所有节目主持人都要问的话题,“我能否问你一个问题,当然,这是您回答过无数次的话题,您和您的家族到底是如何实现了这种不可思议程度的财富增长神话?”

    “你的提问可以变得更简单点,你为什么能有这么多钱!”徐腾笑的很有点无奈,思考一下,“这一次,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准确的回答,我父母的财富主要来源于中国经济刚开始高速增长的那个阶段,他们从西方引入保健品,在国内推销,在积累了几千万英镑的财富后,他们开始投资房地产、博彩业和金融业。当我创业时,他们大约有一百亿英镑的财富,并且给了我三百万英镑的支票。在我取得一些成就后,他们给予更多的支票,鼓励我大胆的投资于我认为一定能发展起来的新型产业。”

    “终于有一天,我父亲到我的办公室参观时,坐在我的面前,大概有二十多分钟,我一直在忙着各种各样的事,偶尔和他谈几句,为他的生意出点主意。大概他真的无法忍受了,他突然对我说,儿子,你比我厉害很多,你天生就是最好的生意人,但你已经很有钱,你真的应该多结交点朋友,别将所有竞争对手都打垮,你给家人多留点时间,我和你妈妈每天都在变得更老,你和你的妻子也在变老,你的孩子每天都在长大,你真的要停一停,看看我们。”

    “在那一刻,我看着他,大约有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像是一种觉醒,就像是佛教的醍醐灌顶,就像是在黎明时分睁开双眼,你可以看见整个世界,就在你的眼前。”

    “在那以后,我改变了我的经营策略,我在全球寻找最优秀的企业管理团队,聘用他们,投资他们,为他们提供最多的资金和资源,为他们打造一个更高的平台,让他们为世界贡献更多的智力。”

    “今天,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他是我的联席合伙人之一。”徐腾用平板电脑调出马枟董事长的照片,展示给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过目,“你也许知道他是谁,众趣集团的董事长马枟先生,最初,他是我的竞争对手,但他能用少的资金和我的项目周旋很长时间。这让我意识到,他就是我要寻找的人,在和他进行多次接触后,我更加清晰的意识到,他是极少数能够驾驭数千亿美元市值上市公司的那种企业家。所以,我收购他的企业,为他提供他想要的一切资源,绝不干预他的管理。”

    “所以,您的意思是投资最好的企业家,这是您收获财富的秘诀?”BBC的这位著名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已经她懂了徐腾的意思。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我觉得应该给你一个更好的素材,这是你们BBC节目自己的新闻源,我直接带了过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你们将大屏幕的端口留给我控制的原因,让我们看看你们在十二年前录制的一段采访新闻。”徐腾直接调出视频,在节目组背景墙的大屏幕上同步播放。

    时间仿佛回到了1999年,BBC的一个新闻访谈节目《世界商业报道》听说中国正在掀起一股网络科技的创业潮,于是通过很多渠道邀请中国的创业者接受访问。

    最终只有一个人愿意接受这种很可能是羞辱式的访问,结果也真的是羞辱式的。

    这个是马枟。

    徐腾以前也不知道这个事,后来在一次年会上听马枟自己调侃过,几天前,忽然想起这件事,就让团队将视频调了出来。

    当时负责采访的主持人是Richard-Blunse,现在还在BBC,但已经淡出了前线访谈和主持,出镜率很低,在十年前则正处于巅峰,以风格犀利、反应敏锐和毒舌著称。

    简单点说,十年前的Richard-Blunse就是一个白胖子,比之十年前的马枟肯定帅飞了,完全是碾压马枟的颜值标准,一身高端订制的西装,相比马枟那一身几百块的蓝色羊毛衫,不知道高端多少,马枟的衬衫和羊毛衫的选搭更是败笔,失败的一塌糊涂,稍微有点美学标准的女生都知道有所惨。

    这个节目一开始,主持人就非常犀利的给马枟下套,问马枟,他们已经对互联网能做什么听腻了,希望马枟给他们提供一点新鲜的例子。

    马枟说电子商务。

    啪,一个耳光——主持人直接告诉马枟,所有人都听腻了。

    马枟说中国有几亿年轻人,都对互联网有巨大的兴趣,中国对互联网的激情正在超过美国……。

    啪,又是一个耳光——主持人直接打断马枟的话,问马枟,你是百万富翁吗?

    马枟还笑,笑着说,现在还不是,以后……。

    主持人再度打断,问马枟,你想成为百万富翁吗?

    马枟继续笑,笑着说,当然想。

    主持人终于拿出一脸教训的表情,问马枟,你现在怎么赚钱?

    马枟也终于感觉到不妙了,开始辩解,现在没有赚钱,正在积累客户,为中小企业提供免费的服务。

    主持人等的就是这句话,开始拿出最后一句话,你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赚钱途径,还满嘴空话,你这样的人不会成功的。

    视频结束了,BBC自己可能都没有想过,他们曾经在10年前采访过众趣集团的马枟董事长,只给了不到2分钟的采访时间。

    马枟在年会里告诉徐腾,他当时连飞机票钱都是借的,好不容易飞到伦敦,住的地方都没有,准备了两天,结果上台2分钟就被踢出电视台。

    马枟其实还是很记仇的,徐腾当时在和大家分析众趣集团是否可以在伦敦、纽约同时上市时,马枟第一时间否决了伦敦。

    当然,这件事对他当年造成的打击肯定是挺厉害的。

    视频播放了。

    BBC《世界商业报道》栏目的标志和布景都在那里,不骗人,主持人Richard-Blunse更是如假包换。

    艾梅丽-迈特莉斯已经看呆了,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尴尬的只能用手捂着额头苦笑,然后问徐腾,“您是从哪里拿到的视频,我要是现在去找Richard核实此事,他一定会疯的,这绝对是他的新闻史上第一丑事。”

    “我的财团每年都会将所有的联席合伙人召集到一起,共同核对每家集团公司的财务报表,分析每个人负责的企业有哪些问题,为对方提供新的建议,除此之外,我们还要一起分析全球的经济局势和数据,分析新的投资热点。”徐腾大致解释一下华银财团年会的基础信息,“有时候,我们会聚集在一起吃饭喝酒,有一次,马枟自己告诉我,他在创业之初就曾经接受过BBC的采访,被打击的很厉害,但他还是熬了过来。这绝对不算是他人生中的大挫折,事实上,在我和他展开电子商务行业的竞争期,他才算是经历了最痛苦的几次挫折,可他都撑了下来。相信我,他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性格最坚韧的那一个,即使他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直到四年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方式,可他总是不服输,他堵上一切,每个月工作30天,每天18个小时,只为了带领他的人走向成功。”

    “所以,您的意思是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挑选最优秀的领导者。”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终于有点明白了徐腾的意思,但还是不能确定。

    “不要被无法盈利和亏损迷惑你的眼睛,用自己信奉的原则挑选最好的领导者,帮助他分析失误,和他一起挑选最适合他的团队。并且,不要被言论和新闻误导,信任你的人,给予你能给予的一切支持。”

    徐腾给出了标准答案,耸耸肩,“你的问题是复杂的,也许要用一本书才能给出完整的答案,但我现在说的这些是最重要的。这是我做事的方式,我从父亲那里学习到的经验,并且用我自己的体会,不断完善这种模式。在过去的七年时间里,我总计对马枟的众趣公司注资四次,总投入是5.75亿美元。也许明年上半年,他的企业就会在纳斯达克上市,我相信这将是全球第三大,或者是第四大,甚至可能是第二大的网络科技即将上市,市值应该会超过两千亿美元。”

    “您在众趣公司持股的比例是多少?”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很想问清楚这个更重要的问题,很认真的看着徐腾。

    “一半左右,我在华腾公司持股70%,而华腾公司在众趣集团持股70%。”徐腾并不会隐瞒,这其实是公开的信息,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这就是说,如果众趣集团在纳斯达克上市,您的个人财富将再度增加一千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全球十大高科技企业中,您已经控制着四家。”艾梅丽-迈特莉斯真正的目标就是要说出这个结果,全球十大高科技企业,徐腾以绝对控股的方式持有4家。

    “唔!”徐腾没什么表情的微微点头,再惊悚又如何,稍微上网搜一下都知道。

    “哇噢,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相信,观众也一定会震惊,但如果我们将话题回归到英国,在最近这段时间,英国人非常关注一件事,我们一直以为英国凤凰资本公司是一家英国企业,这是它能收购像英国能源公司这种企业的重要原因,我的问题是它究竟在什么时候成为了您的家族控股的公司?”艾梅丽-迈特莉斯最初的提问方式,可比现在这种问法严苛多了,试图直接问徐腾,英国凤凰资本公司是不是一直属于徐家控股?

    最终还是迫于各方的压力,改用一种更温和的方式引导观众。

    “据我所知,英国凤凰资本公司最初是英方资本占一半,我的家族和美国的海外基金公司占据另一半,最早成立这家公司是为了收购法国的红酒企业。那时,我的父亲和格罗夫纳先生有一个共同的推论,中国有14亿人口,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是8%,这意味着从2005年开始,中国就将拥有7000万中产阶级,2015年时,这个数字会增加到2亿,而这意味着中高端的红酒市场,会在中国迎来一个供不应求的黄金繁荣。”

    “所以,凤凰资本公司最早的合作方都是一些酒业和奢侈品投资基金,他们在法国重组了卡蒂亚集团,在全球广泛投资葡萄酒庄,几年后,随着凤凰资本公司的投资策略转移,这些酒业投资基金开始更多的持有卡蒂亚集团的股份,而我们则增持了凤凰资本公司的股份,并且不断注资,用于投资更大规模的产业和公司。”

    “我们在中国市场拥有更快的增长速度,在对凤凰资本公司的四次注资过程中,我们所能提供的资本一次比一次多,直到收购英国能源公司和注资苏格兰皇家银行时,我们提供的150亿英镑注资彻底改变了凤凰资本公司的股权结构。”徐腾的回答是非常官方的,只是稍微更详细一些。

    唐宁街当然清楚这是假的,只不过,事已至此,谁都不能揭破。

    “那在目前的凤凰资本公司,The-ShunFamliy的持股比例到底是多少?”这是BBC一定要问清楚的问题,因为所谓的英国凤凰资本公司持有英国能源公司64%的股份,已经接近将英国能源公司私有化的标准。

    “我父亲持有40%,我持有23.5%,正如我此前所说,依据我的商业原则,我们绝对信任凤凰资本公司现有高管层,我们也绝不干涉董事长艾迪-乔治先生的任何决策!我的工作是支持董事会和企业,确保他们拥有更高的平台,去做那些更伟大的事情。”徐腾的解释有点乏力,毕竟瞎子都知道,在徐家持有63.5%股权的基础上,董事会已经形同虚设。

    大英帝国的威斯敏斯特六世公爵,英国首富杰拉尔德-格罗夫纳,前大英帝国的央行行长艾迪-乔治,都不过是跪倒在The-ShunFamliy黄金权杖下的傀儡。

    在和徐家的合作中,格罗夫纳家族的财富从2002年的70亿英镑增长到了155亿英镑,艾迪-乔治的财富则从2005年的300万英镑,激增到4000万英镑。

    没有人能对The-ShunFamliy说不,卡相也不行啊。

    “我们都知道您在高科技和网络科技领域的投资非常成功,为什么您要决定投资英国能源公司?这是英国最大的核电公司,同时,英国的另外一家核电公司,苏格兰电力公司也在凤凰资本公司的控制下。我们都知道核电意味着什么,这是非常敏感的事情。”艾梅丽-迈特莉斯的神情很严肃,标准的BBC体,代表大英帝国审判你。

    “这是董事会的决策,当然,这个决策得到了我的全力支持。英国核电工业在整个90年代至今都是悲剧性,你们在和法国、美国的竞争近乎完败,今天,你们已经没有这个领域的专家,无论是英国能源公司,还是苏格兰电力公司都缺乏资金投资第三代核电技术。”

    徐腾不介意打大英帝国的脸,当然,他还是很平淡的叙述事实,“我们都知道新能源的技术正在不断进步,但是,有可能客观的限制是无法解决的,譬如光伏和风力发电对天气情况的依赖,这就必然导致发电技术的不稳定。所以,在未来五十年,核电依然是最好最稳定的新能源。我在大范围的投资核电技术,不仅是三代核电,也包括四代,甚至是更遥远的核聚变模式。在我看来,核电是一门有着数十年历史的老生意,但它依然是人类技术进步的关键性问题。我们对核电的研究只能说是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阶段,距离真正的人类巅峰,还很遥远。”

    “我真的认为英国可以在这条路上做出更多的贡献,创造更多的价值……事实上,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拥有三种投资模式,第一种,预判新型科技发展的趋势,抢先找到最好的团队,信任团队,持续不断的投资;第二种,整合传统的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利用全球化的布局,创造更高的价值;第三种,如果你在某个地区,或者某个国家,确信它拥有良好的治理能力和更多的发展空间,因此而投资了数百亿美元时,别犹豫,继续投资它,直到你投资了上千亿美元,甚至是数千亿美元,让它的各行各业都空前繁荣为止。”

    徐腾说出了他的真正秘密,这三种投资手段是他能够达到今天这种级别的主要原因,特别是第三种,几乎无法复制,“在英国的投资,基本都符合这三点,我和我的家族,在英国的投资还会继续不断扩大,因为英国值得我们投资更多资金,直到它走向更高水平的繁荣期。直到那时,我才会抽离资本,寻找更好的投资区域。我信奉一个很简单的理念,如果你拥有十亿英镑的财富,那你基本就用不完了,除非你真的很疯狂。在几年前,我就已经不在乎自己拥有多少钱,我只在乎一件事,我是否可以为这个世界做出更多的更好的事。”

    “我拥有这样一个机会,像人类证明,我们值得拥有这个星球,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拥有这样的机会,你们的首相,法国总统,德国总理,他们都有这样的机会,每个人都想给出他们力所能及的最好答案,我也是如此。”

    “这真是让人很惊讶的答案。”艾梅丽-迈特莉斯表示自己是懵逼的,好像是觉得有道理,“但是,现在有很多人怀疑您和您的家族投资欧洲,投资英国是为了窃取欧洲的技术,将它们带回中国。我这里有一份统计数据,在过去5年,您的华腾公司,以及您的家族控股的银河资本公司、凤凰资本公司,总计在欧洲收购了477家公司,这些并购金额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了640亿英镑。您是否真的觉得这么大规模的频繁收购,真是合理的商业行为?”

    “告诉我,在我们收购的英国企业中,有什么技术是我需要的,有什么技术是中国没有的?”徐腾静静的看着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等待她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罗孚75的制造技术?阿斯顿马丁的发动机技术?RAM公司的技术?英国核电站的运行技术?”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还真的说出了几个东西。

    “英国汽车工业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经停滞了,你们被德国人和日本人打的一败涂地。至于ARM公司,当我们投资这家公司,它还是一家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小公司,我们花了十年时间,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不断推进生态的建设。”

    “英国核电在80年代放弃了自己的气冷堆技术,引进美国西屋公司的压水堆,除了最初的几套机组是从西屋公司进口,后面想要尝试的自行改进型号并不成功,被迫全部引进法国人的机组,正是这个决策,让英国核电站的工业链近乎崩溃,只剩下极少数的部门,也基本被法国人并购。”

    徐腾必须给BBC和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上课,让艾梅丽-迈特莉斯知道自己有多肤浅,“如果你说我是出于技术、人才、客户和欧盟市场的考虑,收购英国企业,那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判断,如果你说,我是为了偷窃技术才收购英国企业,那就是一种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种族主义自大,因为你们的很多技术早就落后于其他国家。”

    徐腾这一刻算是火力全开,痛斥BBC和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的无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每年毕业的博士超过5万人,而第二名的美国仅有1.9万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每年毕业的本科生超过700万人。”

    “在我的27名联席合伙人中,马枟是最聪明的人,但还不能说是最勤奋的那一批,有一些联席合伙人已经超过60岁,他们依然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每个月只休息两天,即便他们每个人拥有的财富都超过10亿英镑。”

    “我每一年的休假时间比你要少很多,比绝大多数的英国人要少很多,我的公寓就在我的公司楼上,任何时间,公司的人都可以喊醒我,让我处理最紧急的工作,这就是中国人的事业心!”

    徐腾完全就是在训斥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对于中国,对于中国人,你根本一无所知,你们对中国技术水平的整体认知就像孩子一样幼稚和无聊,正如你的同事Richard-Blunse对马枟的训斥,用一种19世纪的商业教材训斥全球网络科技史上最好的一位企业家。正如纳粹认为盎格鲁撒克逊是高贵的种族,而精通算账的犹太人是最肮脏的种族,只是靠诈骗和高利贷谋取暴利一样。”

    “美国人在说,中国偷窃了他们的工作,欧洲人在说,中国不仅偷窃了他们的工作,还在偷窃他们的技术,这些都是你们的政府和精英阶层在推卸责任。你们不批评你们的享乐主义文化,却指责我们勤奋工作是盗窃你们的技术和财富,身为媒体,你们不指责政府毫无改革能力,完全被选票束缚住,只能靠无限宽松和印钞票解决问题,却将所有问题都归罪于我们。”

    “你们就像是活在19世纪,依旧深信华人是劣等民族,深信你们的文化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深信我们华人的文化是愚昧无知的,深信我们的一切进步是源自抄袭和盗窃。”

    “我们有14亿人口,我们的勤奋和热爱学习的程度,超乎你们的狭隘认知,我们努力工作,不是为了超越谁,而是为了我们的孩子能和瑞士的孩子一样,生活在一个最富裕的国家,为了我们的孩子能和美国的孩子一样,生活在一个高等教育最发达的国家。”

    “我们距离目标还很遥远,这就是为什么,我和我的同事,我们的科研人员,我们的工人,我们的政府都在继续努力工作。我们才取得一点点的成绩,积累了一点点的财富,你们就迫不及待的宣称我们是盗窃犯,就像你们在19世纪指责犹太人都是诈骗犯一样。”

    徐腾今天来参加BBC的节目,基本就是两手准备,一切顺利,他就谈一谈中欧经济合作的大趋势,如果不顺利,他就让BBC自食其果。

    他的准备非常充分,在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开始反驳之前,告诉她,“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这里有很多关于BBC在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时期,对于犹太人和德国人的攻击言论,基本和你们对中国经济的抨击如出一辙。不要以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只有德国人在歧视犹太人,你们BBC也是如此,而且,你们还在歧视德国人抄袭你们的技术,这些都是你们的原话。”

    主持人艾梅丽-迈特莉斯已经完全无语,她知道,今天的节目必须重新录制……她依旧深信不疑,中国人在盗窃欧洲的技术,但无论是她,还是BBC,都不会将这种谈话播放出去。

    很快,节目录制到一半就被迫休息,负责新闻频道的一位BBC女性高层也不得不现身,介入协商。

    双方的团队在一间办公室里,徐腾和这位BBC的高层都很沉默,听着节目组和华腾公司国际公关部的员工争吵不休。

    这是一种既充满现代职业精神,媒体道德,又充满傲慢主义的争吵。

    没有人在乎真相。

    BBC的这位女性高层明确要求一个观众能够接受的“真相”,而华腾公司国际公关部需要维护BOSS和华银财团的形象。

    BBC通过指责中资收购是在盗窃技术的方式,直接侮辱徐腾和华银财团,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徐腾很淡定,拿着平板电脑调阅公司的电子邮件,等待双方吵出一个结果,他可以取消这个节目的行程,浪费一个下午的时间罢了。

    这一刻,他忽然想,如果他回到国内和马枟谈及此事,分享一下心得,估计也只能说,BBC就是BBC,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脑子有病。

    有一点是确定的,越接近西方世界的内核,特别是西方媒体和政府的内层,他越能感受到这种盲目自信的精神特质,就像是19世纪大清帝国的翻版。

    很好,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

    BBC、ABC、CNN,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都有一个通病,一神论宗教体系和文化的通病,总以为自己信仰的一切都是对的,它们就是上帝的代言人,可以藐视一切权威,一切强权。

    这不是媒体,这是21世纪的宗教审判所,神经病!

    徐腾在这里玩着平板,等待各方协商出新的结果时,忽然诞生了一个更好的想法,他已经有必要在神州传媒集团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更好的全球性新闻集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