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无耻家族 第三百七十五章 君临伦敦!
    徐腾以前曾经来过法国多次,平均两年一次,最早的那一次,他迄今还记得特别清楚,每一个细节都深刻在心灵的港湾,那是他第一次陪两位女神到欧洲度假,那时年少轻狂,浪荡不羁三人行,在塞纳河畔畅玩欢笑,在凡尔赛宫流连忘返,不亦乐乎。

    好时光总是短暂。

    此后的几次赴法,他都是为了生意而来,有时数日,有时半月,最多的一次签了四份收购协约,迄今,徐家和华银财团在法国的直接投资总额约有170亿欧元,一半投资于奢侈品和酒业,在法国相对有优势的汽车、化工、通信、水处理等领域也有广泛的投资。

    每一次,徐腾都是匆匆过客,没有认真思考这个市场的未来和前途,直到这一次才终于意识到法国前景的暗淡。

    即便如此,该做的生意还是要做,就算法兰西斯坦必然会出现,也应该是半个世纪后的事情。

    徐腾做决定的速度很快,短短几天时间,同LVMH集团达成了一个初步的交易框架,将卡蒂亚集团旗下的多个奢侈品牌出售给LVMH,甚至包括徐腾个人挺喜欢的天梭、梅花、浪琴、宝玑四大名表品牌,同时收购LVMH集团旗下的酒业资产。

    酒与女人。

    这是徐腾给卡蒂亚集团的最清晰定位,也不用做到极致,维持现有香奈儿、普拉达、巴宝莉三个女装品牌的优势地位,继续和爱马仕控股公司、寇驰公司的谈判,最终收购两家公司

    男装品牌除了登喜路、杜嘉班纳外,依旧是以Huntsman这些高端订制服务的TOP顶级品牌为主,腕表领域仅剩下硕果仅存的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

    珠宝品牌以卡蒂亚、施华洛、梵克雅宝三大全球性品牌为基础,继续在中国、印度、中东、美洲扩展副品牌的黄金首饰珠宝连锁店的控股权。

    剩下来的都是酒业,除了顶级的法国五大红酒、凯歌香槟、唐侬里培香槟和轩尼诗、拿破仑两大干邑,在澳洲、新西兰、智利、意大利、中国、美国都拥有广泛的酒庄和副牌,在威士忌、伏特加、金酒、龙舌兰、朗姆酒、茴香酒拥有完善一二线世界性品牌布局,在国内也持有郎酒、剑南春、西凤酒三个白酒品牌,同时是茅台和洋河的第二大股东。

    对于奢侈品和酒业生意,徐腾已经没有了多少兴趣,但他还没有蠢到将卡蒂亚、香奈儿、百达翡丽三个顶级珍宝转让给竞争对手。

    过去,这是The-ShunFamliy的象征,现在,这是The-ShunFamliy的收藏品。

    徐腾之所以将卡蒂亚集团旗下的四大名表转让给LVMH集团,更多还是出于他的判断,名表的时代快要结束了,在智能手表的冲击下,大概只有百达翡丽之流的顶端艺术级品牌能够残存于世。

    至于江诗丹顿,他会尝试转型看看,做几款高端的副牌智能表,如果转型不成功,他也会卖掉。

    在这一次和LVMH集团签署意向性的资产转让协议时,徐腾也第一次通过法国媒体的采访,证实了英国凤凰资本公司和The-ShunFamliy之间的诸多传闻。

    正如欧洲媒体广泛的猜测一样,The-ShunFamliy是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主要控股方,徐家通过控股英国凤凰资本公司,持有法国卡蒂亚集团的控股地位。

    在离开法国的最后一天,徐腾公开了一个震撼法国的大新闻,基本像是在老欧洲心坎上狠狠刺了一刀,法国最好的八大酒庄,其中五家是在卡蒂亚集团旗下,这可真是太扎心了。

    幸亏,这是The-ShunFamliy,要是换了其他中资富豪家族,法国人估计会上街游行。

    欧美世界也得承认实力的意义。

    在徐腾乘坐专机离开巴黎,前往伦敦,距离中国春节还有两天之际,《泰晤士报》用头条新闻迎接他的到来——The-ShunFamliy君临伦敦摄政公园。

    过年总是要一家团圆,在徐腾飞往伦敦之前,The-ShunFamliy的第一代,徐总徐妈已经提前三天抵达伦敦摄政公园,准备一家在这里团聚,共度春节。

    其实在过去的几年,徐总徐妈在英国的时间要多于在澳门,经常代替徐腾去观看利物浦的比赛,梅嘉莉和四姨太也大多是住在伦敦。

    澳门富信银行在澳门又能有多少业务,全球性总部早就迁移至伦敦金融街。

    这里还住着梅嘉莉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梅嘉鑫就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书,以后也会是在富信国际集团工作。

    至于那个妹妹梅嘉琪,在一家规模不算大的英国律师行工作,自食其力,据说是基本不从梅家伸手要钱,算是比较特立独行的那一个。

    大致上,姐弟三人的关系还行吧,徐腾也都见过。

    徐腾还没有到英国,整个英国都已经在讨论他的到来,《泰晤士报》还是有手段的,确认徐腾父母持有的是英国护照,准确的说,大英海外公民护照。

    这玩意,英国其实发放了非常多,香港富豪、法律界、金融界、政界、教育公会、会计公会基本人手一册,甚至有一种说法,警界也是人手一册。

    《泰晤士报》宣称从徐家身边人士那里拿到了内幕消息,徐家随时会入籍英国,各方面的入籍条件都已满足——这是要给大英帝国脸上贴金呢,不做G2公民,跑去当一个二流落魄帝国的二等公民,徐腾大概是闲的蛋疼。

    这个所谓徐家身边人士发布的消息只是安慰剂,安抚一下大英帝国的民众和精英层,让他们再多傲娇一会儿吧。

    在欧洲,华银财团投资最多的国家是德国,其次是英国,而徐家,The-ShunFamliy投资最多的地方是英国,无论是金融、地产,徐家都有着非常广泛的投资。

    不客气的讲,英国现有的汽车工业基本就是靠华银财团在支撑,虽说已经将很多制造业岗位迁移到东欧,但也毕竟维持着英国汽车工业的最后荣光。

    与以往的海外访问不同。

    这一次,英国首相接见的是整个The-ShunFamliy家族三代,从徐腾飞抵伦敦,到一家三代的7口人,同时现身唐宁街,大英帝国的所有媒体都盯着这个新闻。

    这是徐家第一次,以整个家族的身份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中,不仅会得到卡相的接见,随后还会前往白金汉宫,“觐见”女王及亲王。

    在徐腾抵达英国的第二天,他将偕同妻子与王储夫妇会晤。

    春节时,徐腾夫妇和三个孩子会应邀再度前往唐宁街,参加卡相在大英历史上的第一次春节贺词仪式。

    这是非常高级别的待遇。

    原因很简单,Power!

    徐家和华银财团目前已经知晓的在英国直接投资就高达270亿英镑,而唐宁街的估测可能是在530亿英镑,最主要的资产分布在金融、半导体、汽车和高科技领域的投资。

    徐家在英国最重要的合作方是威斯敏斯特六世公爵——杰拉尔德-格罗夫纳,英国首富,同英国皇室和唐宁街的关系非常密切,不可能会和唐宁街隐瞒真相。

    这位公爵的格罗夫纳公司不仅是伦敦最大的地产公司,也是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是21.35%,而这家英国凤凰资本公司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在英国的扩张速度非常快,不仅将ARM公司私有化,同时是英国能源公司、苏格兰电力、英美资源、沃达丰四大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这几年也一直在广泛注资英国金融产业。

    特别是在2008年4月对苏格兰皇家银行的70亿英镑的注资,近乎是一夜之间稳定了整个伦敦金融街,有效防范伦敦遭受次贷危机第二轮冲击的可能性。

    目前,伦敦金融街内部已经有新的消息传出,在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主导和协助下,苏格兰皇家银行将有可能收购英国西敏寺银行,交易一旦达成,这将取代汇丰控股,成为英国第一大商业银行。

    外界普遍传闻,The-ShunFamliy是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以及最主要的幕后融资方,这一点,徐腾此次抵达英国之前不仅予以证实,甚至明确了一个更惊人的消息——他的家族实际上已经是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控股方。

    当然,他也明确的说明,他个人并未持有凤凰资本公司的股份,也就是说,这是他父母的公司。

    徐家和华银财团在英国的直接投资总额是530亿英镑,目前到底市值多少,那就是另外一个数字了。

    不管这个数字是多少,唐宁街对The-ShunFamliy一家在英国度过春节,以及徐腾的访问是绝对持欢迎态度……甚至可以视作保守党的政治胜利,因为在过去的四年里,The-ShunFamliy和华银财团是英国高科技投资的最主要力量,涉及七十多个领域,非常广泛和深入。

    金融和高科技。

    这才是真正的Power和影响力!

    比如,ARM在RICS64位架构领域的高速开拓,进度已经领先于英特尔,与之配套的华腾电子集团也在英国投资芯片工艺制程研究公司,两家公司几乎云集了欧洲最优秀的芯片产业人才。

    徐腾这一次在唐宁街,要和卡相商谈的几个投资问题,首要议题就是在英国现有RICS架构和制程工艺的研究成果上,在伯明翰投资一家全球顶尖的半导体芯片生产型企业,另一个更重要的议题是英国的核电工程投资和融资计划。

    徐腾在抵达英国之前,突然承认徐家是英国凤凰资本公司的多数股东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英国凤凰资本公司,已经实质性的完成了在英国的所有重要收购,其中就包括英国能源公司和苏格兰电力公司,一举成为英国最大核电站业主方。

    英国凤凰资本公司击败的竞购对手分别是法国EDF集团和西班牙IBER电力公司,而这两件事都发生在英国保守党和卡相上台之后,个中原因,哪怕是《泰晤士报》也不敢妄自猜测。

    现在,徐家在英国已经没有更多需要并购的对方,剩下来的工作就继续投入巨资,继续扩大在英国的投资,因为纵观整个欧洲,英国的经济仍然最佳。

    为了绝对保护自身的投资利益,The-ShunFamliy为保守党提供的竞选团队,也为极力阻止脱欧公投的可能性,避免卡相采取这种冒险策略。

    如果卡相决议如此,徐家会毫不留情的撤出预定所有投资计划。

    当今世界,最有钱的政府是中国,最有钱的私有财团是The-ShunFamliy和华银财团,英国保守党想在任内给选民一份漂亮的答卷,那就必须选择一个。

    欧洲政治,徐家唯一介入最深的地方就是英国,相比美国,那要简单多了,毕竟英国的政治选举还真不是哪个财团能控制的。

    老欧洲就是老欧洲,绝非美国那种粗暴的选举模式。

    徐家更多是通过代理人和卡相及内阁之间的特殊友好关系,通过投资智库和收购媒体,通过金融街和各个产业协会,推进自身的影响力。

    十年。

    徐家在英国所花费的心血和经营是极其深厚的。

    这就是徐腾不介意让人们知道凤凰资本实际控股方的原因,到了这个份上,该公布了,该是正大光明的在英国扩大投资的时刻了。

    人类的无耻是没有极限的。

    徐家并不介意做精神英国人,徐总也不介意将护照换成真正的英国护照,除了投票权,反正也没什么差别。

    徐腾的国籍肯定不会变换,因为华银财团在国内的投资规模太大,这就是The-ShunFamliy拥有两种护照体系的原因,一切都是精心讨论过的决策。

    毫无疑问,徐家很爱国,但是,徐家更爱资本。

    徐腾此次赴欧,看似是临时的决定,其实也一直在筹备,只是提前到春节时间,而他此次到英国所谈的生意,将是在未来20年时间,为英国能源公司和苏格兰电力公司旗下的9家核电站,全面更换3代核电技术。

    这将满足英国在未来30年的能源需求,并且,他会推进英国进入低石油和天然气需求的新时代,大力推广电动力汽车,投入巨资改进英国电网体系,满足英国进入电力供暖的条件。

    徐腾和卡相的会谈非常顺利,因为凡此种种都已经谈了很多次,都是卡相和保守党的竞选政策,只是当时,保守党没有告诉英国人,将会由保守党政府和The-ShunFamliy联合实现这些政策。

    政府提供政策和一定比例的财政担保,保障投资人的收益率,而The-ShunFamliy负责投资,中英两国的银行机构负责融资,完全市场化运作。

    这些才是徐腾想要谈的生意,而不是在法国那些鸡毛蒜皮,简直是侮辱他的段位。

    他至少可以说,如果还有一个欧洲国家有救,那就只能是英国。

    匆匆的两天谈判,行程密集,一直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徐腾晚上7点才回到摄政公园的16号豪宅,家里的人都在等着他呢。

    梅嘉莉和四姨太也在,还有梅嘉莉的那个弟弟和妹妹,以及这对姐弟的实际生母,四姨太的妹妹,以及妹妹梅嘉琪的英国男友,一个在劳埃德银行工作的年轻人。

    除了这个英国青年和几个孩子,其他人心里其实都明白,梅嘉莉依旧属于这个家,她只是自己选择站在边缘,但在每年的春节,徐妈还是会坚持让她过来。

    这是一个家族团聚的时刻。

    外面下着大雪,徐腾进屋时,身上也沾了不少洁白的雪花,来不及掸落,就要抱起跑过来的大女儿,还要伸手和梅嘉鑫握手,再和梅嘉琪的男友握手,听梅嘉琪介绍一下男友的名字。

    梅嘉琪愿意带他来,就说明感情非常稳定,估计是会接受对方的求婚之类的。

    徐腾很热情,毕竟是未来的妹夫,总是一家人了。

    The-ShunFamliy并不只有七口之家,梅嘉莉和四姨太,其实也更像是他们这一家,甚至比陈健一家近多了,死党归死党,终究不是一家。

    一家人终于坐下来,在这个家里服务多年的花玲玲,也不用和平时那样太拘谨,坐下来,和夏莉一起按住几个孩子,免得她们太闹腾。

    虽然是在英式的长餐桌上,菜肴的摆放还是传统的中国特色,中间一盘剁椒鲤鱼,一盘四喜圆子。

    “在唐宁街那边的会谈怎么样?”徐总为这些生意操心太久,并不是真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彻底退休,华银财团归徐腾管理,澳门银河控股集团、家族的海外基金和英国凤凰资本公司依旧是归徐总管。

    这些年在英国和欧洲的苦心经营都是徐总的事,在美国和其他地区则归徐腾负责。

    毕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全部都要徐总操心,或者是都要徐腾操心,那都是忙不过来的。

    “差不多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资金上,加上AIG,大致也没有问题。”徐腾先喝点汤,看了看对面的梅嘉莉,大致的意思是希望她这几年辛苦点,毕竟伦敦金融街这边的工作,他是肯定忙不过。

    既然是一家人,肯定要有分工。

    “回报率不会太高,但是,胜在稳定啊。”徐总有点感叹,这些生意要是在国内,那都是第一流的好生意,在英国就很难说咯。

    英国的经济增长率,每年能达到3%就非常了不起啦,好在英国的高科技产值增长率还是不错的,教育资源好,人才多,特别是在全球吸收英语系人才的能力仅次于美国,比加拿大和澳洲还是要更强一筹。

    英国的核能人才储备是很厉害的,关键是80年代走了弯路,放弃英国发展了几十年的气冷快堆技术,去搞压水堆,结果又没有竞争过法国,一下子就衰落了。

    现在是没技术,没资金,没专家倒是不对的,只不过,英国在压水堆领域的核能专家基本被法国挖光了,这两年呢,法国也不行了。

    英国凤凰资本公司从2005年开始,确定了在英国投资核电业务后,就开始重新组建英国本土的核电开发技术公司,不惜以270亿英镑的报价,挤掉法国EDR公司,以小吞大,并购英国能源公司,又从全球挖人。

    目前,英国凤凰资本集团在英国投资的4代核电技术,就是以英国本土原有的气冷快堆技术为基础,有了这些筹码,现在不管是保守党上台,还是工党上台,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我这一次在法国访问五天,总体感觉,我们将海外资产集中在英国的思路还是正确的,法国确实不行啊。”徐腾感慨颇多。

    “好啦,大过年的,不谈这些生意上的事了,钱是赚不完的,好好吃饭。”徐妈可不满意了,春节三十晚上,父子俩都有点感慨生意不好做的意思。

    “回了家,这就是亲妈说了算啊。”徐腾哑然失笑,放下汤勺,正式吃饭。

    这一桌的年夜饭很丰盛,一家人边吃边聊,大半个小时后,徐总徐妈、四姨太就带着三个孩子去看春节联欢晚会了,徐腾、夏莉和梅嘉莉姐弟三人闲聊,因为要照顾梅嘉莉的那个妹夫,大家尽量用英语聊着,生意的事,家里的事,都很随意。

    徐腾这段时间忙忙碌碌,有点累,明天还有更多的事要处理,就想早点休息,起身告辞之后正要离席,忽然想到一件事,让那个英国妹夫到他的书房一趟,说是有一点新年礼物送给对方。

    进了书房,徐腾让对方将门关上,从抽屉里面取出一枚百达翡丽的腕表,送给对方,“你也知道,这是家族企业的业务,每个人都会有。本来应该等你正式和嘉琪结婚以后再送的,既然她带你过来见了家里人,那就先送给你吧。不用太在意,我这里至少有十几枚。”

    “哇哦!”英国妹夫很惊讶,喜出望外,但还是不敢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对了,我顺便多问一句,你是为军情局工作,还是为CIA,我想,最好别是为美国人,或者俄国人做事。”徐腾静静的看着对方,这样的背景调查当然不是由他亲自负责。

    他也是几天前,才知道对方可能是英国军情五处的雇员,到底是什么级别,暂时还不清楚。

    “您这是笑话吗,我真的有点不明白。”英国妹夫怔了一下,感觉很茫然。

    “不用担心,我们不在乎这些事,也很清楚英国内部的忧虑,而我们能够坦诚交流的信息,唐宁街基本都清楚。我今天已经和卡相交流过这件事,他保证,会以合适的方式将你调走。当然,如果你确定不愿意离开,我们也可以默许这件事,不要伤害嘉琪。The-ShunFamliy或许很神秘,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在这个家族周边游弋的各国情报人员,我知道的就有二十个,就像人们说的那样,世界就是这么复杂。”徐腾笑了笑,没什么好在意的,这个威胁度绝对不算高,CIA的那几个才厉害,都是杀人老手和情报大师,在情报界很有点名气,打入的程度还真够深呢。

    The-ShunFamliy,这个世界的权力中枢之一啊,怎么可能不吸引全球谍报机构的关注?

    卡相至少保证一点,英国这边的人优先职责是保护他和他的家人安全,其次才是搜集情报,这基本和国内差不多。

    徐腾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存在,素来是眼不见,心不烦,让他们彼此搞来搞去,别搞到他眼前就行,至于他的安全问题,哪怕是在英国也不用劳烦军情五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