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第一个跳楼的,出现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这个评语是那天徐腾和宋媛媛出去时,大家讨论宋媛媛是不是真喜欢徐腾,胜过陈健时,蒋英毓脱口而出,经典的一塌糊涂。

    蒋英毓这段时间一直在努力改变形象,避免两大帅逼继续将她划入花痴范畴,此前也算有点成效,结果在说这句话时,那垂涎欲滴的痴迷表情彻底出卖了她的灵魂。

    关键,这个评语得到了夏莉、杨滟、孟小梦的一致认可。

    这对陈健的自尊心伤害极大,他一直以为自己并不在乎这些很肤浅的东西,想了一夜,现自己其实很在乎“朋友圈第一男神”的名誉。

    第二天早上,徐腾刚起床,穿了一身运动衫出去锻炼身体,陈健就跟在后面,顾晨和赵普也偷偷跟着。

    天色还有点黑。

    四人迎着寒风慢跑。

    “晕,你们什么意思?”徐腾现有点不对劲,陈健跟过来偷师就算了,你们两个4o分的家伙也想抄袭,太不自量力了吧?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只是出来晨跑,没办法,人如其名,顾晨不晨跑,太可惜。”顾晨想了想,决定不急于偷师,他身高差距太大,注定被秒杀。

    “我也晨跑,人如其名,阳光普照之时,岂能不晨跑。”赵普跟着顾晨离开,去操场上,避开两大帅逼。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对这两人的刺激也不小。

    “我要习武防身,对付宋魔女。”陈健给宋媛媛起了一个新绰号,专门逼迫良家少年修炼双修神功,夺取元阳提升修为的那种魔女。

    这个真不能教。

    徐腾宁愿自己和陈健联手,还是被宋媛媛活活打成一对植物人,一起躺在人民医院的病床上,都不能让对方有机会追赶自己。

    他停下脚步,很认真的讲道理,“三爷,你这真是太不要脸了!你有你的帅逼魔法,我有我的帅逼神功,你要是非得玩魔武双修,咱们可真是没法做朋友了!”

    “什么魔武双修?”陈健没懂徐腾的意思,这个词太专业,太未来色彩,他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你也可以魔武双修,大家共同提高。主要是你的才华碾压天下,顾大魔王都不是你的对手。”

    “好吧!”徐腾不知道陈健到底是真想练武防身,还是只想捍卫“朋友圈第一男神”的名誉,但他决定改变想法,教陈健一点东西。

    在这个瞬间里,他脑海一闪,真准备将陈健卖给宋媛媛。

    因为,他不想陈健独孤一生,如果宋媛媛真的知道一切,愿意陪着他,未必是坏事,现在的关键是要防止陈健被家暴。

    话说,陈健和宋媛媛组建的家庭真要玩出家暴,徐腾都不敢想象有多惨烈,有多血腥。

    三百多米高的夜莺山,过去是长江学院偷埋垃圾和工业建设废渣的地方,老蒋有极其偏执的美学思维,将夜莺山设计成了一座自然小公园,整个学校也围绕夜莺山布局。

    徐腾平时就是在夜莺山公园练拳,地点随便,到处都是合适的地方,陈健刚开始学,他没有教红拳,而是从体委长拳起步。

    他今天出来的早,其实是想找个寂静的地方思考人生,结果被三个害红眼病的家伙跟踪了。

    他敢打赌,顾晨坚持不了一周,赵普坚持不了三天,陈健很难说,估计十几天吧。

    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事情都需要毅力和坚持,才能最终有成效,至于是一点成效,还是很多成效,一部分要看运气,还有一部分真是天生的。

    天赋、家庭、颜值……很复杂。

    徐腾只晨练了十几分钟就悄然离开夜莺山,沿着山路,提前返回宿舍,边走边思考。

    真的要思考一下。

    一个好策划,最好的策划作品是自己,自己就是最好的产品!

    在他的计划中,最初是考虑在网文、科幻文两条路线上同时出击,这是比较悲剧的情况,没有别的捞钱路线,他才会这么做。

    现在可以将网文这一项划掉了。

    因为从科幻文向电影展的路线,走的很顺利。

    他以前没写过网文,只是喜欢读,感觉上应该是非常辛苦,一年几百万字,还要坚持不懈十几年,想想都恐怖。

    既然要策划一个更高端的产品,塑造出高逼格的形象,就得换一条路线捞钱,不能再写网文,最多是投资一家中文网,担任总编,或者是执行总裁。

    人生嘛,一二三四五六七,每一步都要策划好,第一步走错,后面肯定是步步惊心,步步潦倒。

    今天是全面备考前的倒数第三个周末,再过半个月,江州的各所高校,都将6续进入期末考试的倒计时状态。

    徐腾回到宿舍继续修订《星际穿越》,争取在全面备考前,将这个稿子搞定。

    一行字没码完,蒋英毓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出事了,一大早就闹鬼,那王八蛋在学校跳楼,挂着横幅说他日狗的爱夏莉一辈子。”

    “哦!”徐腾早有预料,这是迟早的事,他还在等着本校那几个要为陈健跳楼的妹子出现呢,“我现在就过去。”

    他一边走,一边给陈健短信,通知这件事,结果陈健的手机扔在宿舍。

    救人重要。

    徐腾立刻开车上路,结果是早上的高峰期,到了江师大附近就一直堵车,心里着急,他不是急着去救跳楼,那关他屁事,他是急着去保护夏莉。

    夏莉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虽然以前在高中也有几个极端痴迷她的白痴,但在他的威慑下,根本不敢有任何过激行为,谁敢吓着夏莉,他能将对方打到退学滚蛋,都不用他出手,天天换人去打。

    陈玉龙是嵍县富陈安邦的独子,那又不怎么样,照样连情书都不敢写一封。

    只要是在同一所学校,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徐腾一直是校园最大帅逼霸主。

    这一回比较麻烦,江师大真不在他的威慑范围内。

    事情太急,一路上,杨滟又连续打了两个电话给他,他只能不管车了,随便在江师大后门找个位置停好,隔着一里多远的路狂奔。

    对方就是人渣,特意选在早餐时间,在江师大新食堂的三楼玩跳楼,这他妈能跳个屁楼。

    夏莉的宿舍距离新食堂仅有几十米远,那混蛋站在三楼顶上,基本就能看到夏莉的宿舍。

    徐腾是一路狂奔,到了9栋女生宿舍外就看到上千名学生正在围观,还有学生起哄要夏莉出来,徐腾真想一个一个的打过去。

    蒋英毓在女生宿舍门口接他,值班室的阿姨不给进,一看徐腾怒气冲冲要杀人,也不敢吭声了,只当没看到,任由徐腾一路冲上4o2宿舍。

    有几个老师和学校保安在门口守着,还有一名派出所的民警,不停的拍门,让夏莉和杨滟她们将门打开。

    局势一团乱。

    周边宿舍的女生都在看热闹。

    徐腾快步跑过去,直接推开那几个老师,“干什么呢,女生宿舍懂不懂啊。”

    “你……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为的老师估计是学生处的,不是主任就是团委书记,四十来岁,戴着黑框眼镜,一脸忧国忧民的焦急样子。

    “我不是你们学校,你管不着”徐腾这架势直接冲打人去的,虽然他答应蒋宁远不轻易出手,可这事,他不能忍,直接指着对方,“你走不走?”

    这王八蛋是要让夏莉出去劝对方别跳楼,劝几把毛,那就是一个人渣,要是在十楼跳,夏莉去劝是合情合理,这他妈神经病在三楼跳,真怂逼。

    蒋英毓也匆忙推开几个人,拍着门,“杨滟,二爷来了,让我们进去。”

    咔。

    杨滟将销子抽开,准备让徐腾进来。

    “别开,我在门口守着,等那混蛋跳完再说。”徐腾直接堵在门口,他看出来了,几个老师、保安和民警,六个人都想乘机冲进去,和夏莉面对面谈。

    谈毛,进去就直接会威胁,什么出事要你负责。

    “你想干什么?”学生处的眼镜老师急了,指着徐腾,“出了人命,你负责吗?”

    徐腾也指着他,“你有种动手啊,有警察在,我不方便直接出手,来,你先动手,我不玩个防卫过当,将你送人民医院,我就不姓赵!”

    “你姓赵是吧,好,你哪个学校的,我现在就给你们领导打电话。”眼镜老师直接将手机取出来,还没来得及拨号,眼一花,被徐腾抽走了。

    4o2,靠走廊尽头的窗户。

    徐腾直接扔了。

    手机啊,去年底刚出的新机爱立信T39,三千多呢,一个月的工资没了。

    “我……!”眼镜老师急的脸红想骂人,直接动手要拉徐腾。

    啪。

    他刚一抬手,就被扇了一巴掌。

    徐腾比他度快多了,打不过宋媛媛和虞长青,还能打不过这家伙,一巴掌抽下脸颊,顺手一撩拽走眼镜,继续从窗口扔了。

    派出所的那位民警四十岁左右,见过识广,一看情况就不妙,急忙上前拦住,“打人不对啊,扔东西更不对,现在有同学要跳楼,那个女生出来讲几句话,人身安全由我们派出所负责。”

    “有哪条法律规定女生必须出来?”

    “没有,这个不是……!”

    “那你还扯什么?”徐腾直接打断他的话,“你们要是真有闲心,那就在这里跟我耗着,不管是人死了,还是瘫了,你们负责,和我们没关系。”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到底哪个学校的。”眼镜老师盯着这一点,其实也就敢欺负一下学生,他丢了眼镜,视线有点模糊,指着徐腾火,另外两个老师和保安拼命拉着他。

    “关你屁事。”徐腾就站在门口双手捏拳,一点不急,活动一下颈部,准备大打出手。

    “这是我们学校,将他弄走。”眼镜老师已经气急败坏,被扔了手机和眼镜,还白挨了一记耳光。

    “我是女生的家属,你要不信就打给她父母,反正我就站在这里,谁敢动手,我逮住一个就往死里弄。”徐腾很嚣张,不等民警再度开口,冷冷翻一个白眼,“你别说话,我连虞长青都敢打,虽说没打过,打你稳没问题,要不要试试?”

    他这番话说的有点太霸气,副厅级的市局副局长都敢打!

    “得,我去救人。”中年民警直接放弃劝说,都懂了,转身要去现场,“没辙了,喊消防队过来吧,光是那堆纸箱棉被有什么用啊。”

    眼镜老师一把抓住对方,很生气,“他打人,你不处理?他将我手机眼镜都扔了,你手铐呢,将他拷起来!”

    “我?”中年民警一阵语噎,很尴尬,心里大骂,你有毛病,我处理他,还是他处理我都是未知数呢!

    “啊呀,跳了。”杨滟一声尖叫,兴奋的一塌糊涂。

    “不好。”中年民警惊慌的跑出去,另外两名老师也顾不得拉着眼镜老师,带着学校保安跟在民警后面,他们一口气跑出宿舍楼,才现少了一个,那位眼镜老师,学生处的那位魏主任没有跟过来。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