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耻家族 > 第六十三章 三雀手

第六十三章 三雀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从傅院士那里回来后,陈健的情况确实是明显好了很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5栋新生楼15层的天天公司,处理“江州城市网项目部”的那些事。

    这个城市网主打小资主义和大学生情怀,网站主题就是“江州,我为自己代言”。

    这也是陈健比较喜欢做的事。

    徐腾嘛,总是很擅长用人,不求对方有多少能力,至少喜欢做这件事。

    陈健没有大事,徐腾就能放心的攒点时间,安静修订稿子,下午还得去顾友骧那里扎针换药,聊聊三大内家拳之类的话题。

    基本是他主动询问,顾友骧随意解答。

    “我这门老手艺叫做金针化劲,听起来很厉害,其实老手艺中,有很多都是这种故弄玄虚的东西,因为老一辈不能理解原委,就容易想的太高深。说白了,就是将你的伤口放大,将淤血释放出去,同时刺激身体加新陈代谢罢了。”

    今天,顾友骧终于想主动的说点什么,“形意拳的鹤形,大部分打法就是啄,就像是在你双臂扎了几十根木刺,虞长青的水准比他爹差了一大截,说到底还是没学到位,一般的跌打损伤能凑活,这种内伤确实只能应急。我年轻时得罪的仇家太多,所以居无定所,也没有确切的住址。”

    他这是在解释,不将住址告诉徐腾的原因。

    徐腾默默点头。

    如果他当天知道顾友骧的住址,直接去找顾友骧,绝对要省事很多。

    “你以前说要在学校开武术社,让我帮忙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这个人,我找到了。”顾友骧看向徐腾,若有所指。

    “谁?”徐腾感觉有点不对劲,“不会是你女儿,或者是你儿子,弟弟之类的?”

    “我这种人不敢成家立业,没有儿女。有一个朋友的侄女,和顾晨算是远亲,在庆州师范学院当体育老师,庆州顾家的老手艺,她基本都学到了,有一些东西,我都不清楚。以后你要紧急找人,去找她就行。”顾友骧取出一张名片,交给徐腾,“她过些天就会到学院任职,也有兴趣开办武术社,你们一起合作吧。”

    徐腾一直有点奇怪,“我当初的意思是想请你担任教练。”

    “我并不姓顾,这个身份是假的,虞长青迫于无奈才帮的忙,目前就他和老蒋知道,别人不知道。”顾友骧微微点头,示意徐腾保密,他不能暴露会关中红拳的秘密。

    这是最好别暴露,万一暴露,别人听说他姓顾,估测是庆州顾家的人,也不至于直接联想到那个真正要找的人身上。

    这一次扎完金针,换药热敷后,徐腾感觉已经比前几天好很多,双手握拳试了试,感觉好了六七成。

    “她没有照你的筋骨要害打,当时是严重,那是她火候不够,没有控制住,估计也不知道会这么惨。所以,其实没有虞长青那一招伤的厉害,再过四五天就能全痊愈。”顾友骧笑了笑,颇有一些感慨徐腾好命的意味。

    “晕,我被打成这样,你还挺高兴啊?”徐腾心里特难受,他还当顾友骧是朋友呢。

    “当然要替你高兴,虞长青这下死心了,等你将蛇鹤双形学到手,他那半吊子的虞家红拳差不多也没资格传你了。”顾友骧慢慢悠悠,有条不紊的收拾药箱,“形意拳确实凶险,但也是一分付出,一分回报,无愧是三大内家拳,哪怕只是蛇鹤双形也不简单了。反正你们这一代人也不会用心去学,差不多就行了。”

    “嗯!”徐腾微微点头。

    “武术和中医一样,很多老手艺都是经验积累,知道怎么练,怎么用,具体是什么原理,谁也说不清楚,老一辈的说法更是云里雾里,自以为理解透彻罢了。”顾友骧冲了两杯茶,和徐腾坐在一起,吹吹茶沫子,随便闲聊,“就拿内劲来说吧,都知道是脊柱内外的劲,普通人也有,内家拳只是通过千百年的经验摸索,一代代的瞎摸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偶然找出了几条路子,能够练这个东西,用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原理,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谁也不清楚。”

    “中医的很多药方子,不都是这么来的,过去不明白,这个时代慢慢研究,大致有一些已经能搞清楚原理,有一些还是糊里糊涂,等待后人继续用科学的方法研究透彻。武术,内劲,也是一样的,传下去,这一代人搞不清楚,总有一代人会完全明白。”

    “那你和郭大年都不传吗?”

    “我不是顾家人,他不是虞家人,学到了是运气,当然也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顾友骧将茶杯放在旁边,站起身,“我今天就教你一门老手艺,正所谓三练九养,练三年的功夫,得养九年的身体。你既然接触到了内劲,不养,可能会死的比较早,顾家的关中红拳有三种养法,合称三雀手,雀是朱雀的雀,就是凤凰,老关中称作西凤,红拳的红字,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据我所知,关中红拳起源极早,差不多算是中国武术从外家向内家展的第一步。”

    所谓三雀手,正是揽雀手、腾雀手和化雀手,特别是揽雀手,已经很像是太极拳,只是更简单,更朴素。

    顾家祖上是李闯王军中的造反大将,清兵入关后,逃散至庆州,将这门关中红拳也带到了庆州闾山县。

    这门老手艺之老,恐怕胜过各家内家拳。

    三雀手各有六句口诀,没有口诀,练了也就只是五禽戏的效果,虞家会揽雀手、腾雀手,也知道对应的十二句口诀,最后一手和六句口诀,虞家并不知道。

    郭大年当初学了虞家的练法和打法,没有学到养法。

    顾友骧将虞家知道的揽雀手和腾雀手传给徐腾,这就基本断了虞长青将徐腾收为入门传承的可能,因为徐腾只要用自己知道的养法去换郭大年的练法和打法,虞长青就没啥可教了。

    徐腾总觉得顾友骧和虞长青有仇,还不是小仇,心里觉得怪异,可也不问,专心学这两种养法。

    虽然是刚开始学,效果却真的不错,活血化瘀,通气活络,周身都能感觉热腾腾的,特别是整根脊柱,心想,难怪古人称作三雀手,以为是法效朱雀的功夫。

    他练了几遍,周身热血腾腾,双目脸颊都泛红,果然是红拳。

    这才是红拳的精髓。

    他跟着顾友骧练,进步很快,每练一遍,休息半个小时,一直练到晚上。

    “好啦,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顾友骧点到为止,不再多教其他的,这就取了车钥匙准备回“家”。

    “谢谢顾师傅。”徐腾知道他不姓顾,但也只能这么称呼。

    顾友骧点点头,也不是挺在意,“其实这些老手艺吧,我说实话,这年头有人不图名利,愿意学一学,那就该烧高香啦。清末民初,国家内忧外患,武术界危机感很强烈,也很开放,但凡是个人才愿意练武,都有师傅倾囊相授,那一时期也出了一大批国术大师。如今呢,这些大师的后人还有几个正儿八经在练的?现在练武的都快被看作神经病了,再过几十年,不知道多少手艺要绝传,绝传也是活该,早做什么去了?”

    现在又不如以前了,倒退到明清两代的那光景,基本都是只传儿子,起初是受共和国初期的混乱影响,不敢再外传,后来则是纯粹和钱财地位有关。

    顾友骧能学到关中红拳,运气算好,可他付出的代价未必比郭大年小,这番话大致就是他的心声。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