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徐腾终于明白形意狠在哪里,为什么有资格列入三大内家拳,感情这形意拳练好了,招招都是用内劲啊。

    ****娘。

    徐腾差点被宋媛媛打成半身残废。

    虽说是个小丫头,轻轻一掌就能让徐腾双臂噼啪轻响,劲是直接冲着体内打的,每一道劲都和针扎一样疼。

    这还是喂招,真要动手,每一啄,每一掌都是虞长青全力迸的水准。

    虞长青、顾友骧能这么玩?

    最多十招就扛不住了,还是没练到位,算不得内家功夫,真打起来只能靠体力硬撑,老了基本就废掉大半。

    “不行了,下次继续。”徐腾觉得自己算是练过五六年,感情都白练,才喂了十几招就双臂疼的眼冒金星,忍不住后退。

    “这也是没办法,我还没有真正登堂,给人喂招是早了点,再等几年,等我给男神喂招,他肯定就没有这么辛苦。”宋媛媛信誓旦旦。

    “我嚓,你怎么不去死啊。”徐腾说完就后悔了,宋媛媛不是单纯的孟小梦,不是忧郁文艺的夏莉,她直接一拳冲上来,这一次可是玩真的。

    徐腾只能用自身的底子硬接,毕竟他是男的,劲大。

    好吧,算他没说。

    被宋媛媛一拳打飞三步远,要不是徐腾有底子,已经入门,生死关头拿出那一口内劲和她拼了,这一下真是不死也残。

    他用的是搬拦手卸力,居然卸不掉,宋媛媛的劲简直像是口香糖,完全粘着他打。

    这他妈真是没办法。

    徐腾完全搞不懂了,这是什么老手艺啊,怎么能这样,已经不符合物理学定律了!

    他只有勉强站稳的一点余力,好汉不吃眼前亏,急忙求饶,“六妹,二哥错了,帮忙,一定帮,不将男神卖给你,我不姓徐。”

    “你早点识相,何必吃这个苦?”宋媛媛还挺责怪,“二哥,你放心,我知道男神心里有很多苦,我愿意陪他苦一辈子,一定不会欺负他。”

    “这话我信。”徐腾信个屁,他都不敢相信,陈健万一被家暴怎么办?

    这他妈没法打啊!

    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一个多小时,又是一前一后回来的。

    宋媛媛当然开心,果然和陈健说的那样,回来就特温馨的看着他,陈健没在意,毕竟被女孩子这样看久了,习以为常。

    他是真不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这是一巴掌能将他活活打成植物人的那种。

    徐腾就没有出去时那么从容不迫了,脸色阴沉铁青,进了包间只有一句话,“三爷,我们先走吧。”

    陈健见徐腾双手插入衣兜,一直在微微颤抖,咬牙忍着疼,这才知道情况很不对劲,立即拿着两人的吉他,也不说话就和徐腾离开。

    其他四个女生一阵诧异。

    “没事,没事,二哥学校那边有点紧急的事要处理。”宋媛媛笑眯眯的说谎,她是女孩子,手艺没学全,会打不会治,只能看着徐腾熬着剧痛。

    这和虞长青那一掌的效果差不多,而且是几十掌,越到后面越是阴疼。

    出了丹桂园,徐腾已经脸色黑,示意陈健陶自己的裤口袋,“拿钥匙,你开,去顾友骧家,出事了。”

    “什么情况?”陈健取出车钥匙,立刻上路,将车开出才急切的追问,“顾友骧家在哪?”

    “我也不知道,来不及了,先去虞长青家,快。”徐腾不敢将情况都告诉陈健,但他真要撑不住了,不知道是不是上次那种骨裂,太多,就像是玻璃要碎的那一种感觉,让他觉得恐怖。

    虞长青家究竟在哪里,陈健不清楚,但不用猜也知道是明光小区。

    徐腾还记得具体的位置,两人将车停在外面,徐腾已经疼的快要无法走路,只能是陈健背着他,一路跑进明光小区的8栋2o6单元,三楼。

    他命好。

    虞长青今天正好休息,在家做饭,正熬着鸡汤,穿着一身黑不溜秋的罩衣,开门见陈健背徐腾,心里一惊,眼睛一睁,“哪一路动的手?”

    “形意,北边来的。”徐腾这才将双手从衣兜里取出来,已经乌黑紫,无法遏制的不停颤抖。

    “过来。”虞长青先进厨房关了火,直接拎着菜刀和酒精炉子出来的。

    “爸,你干什么?”虞素云听到徐腾的声音,兴冲冲的跑出来,结果就看她爸拎着菜刀,神情凶狠的冲着徐腾而去,“啊。”

    她一声尖叫,“妈,我爸疯啦。”

    徐腾也没办法解释,双臂就像是几万蚂蚁咬骨头一般的钻心疼,他没有晕过去,已经算是奇迹。

    “丫头,别嚷嚷,快将爸的药箱子拿来,你……学生都被人打废了。”虞长青将不锈钢的菜刀用火烧过,喷一口酒精,顺手一撩,在徐腾双臂划开两道斜斜弯曲的长口,不深不浅,没有伤到任何神经和血管,即便这样,还是两股血溅射出来。

    “啊?”虞素云不相信,她无法理解,有几个人能打得过徐腾,她上次亲眼见证过,三个保安被徐腾轻松撂倒,还有一个都送到广泰医院直接做手术。

    她急忙将药箱子拎出来。

    李阿姨也不吭声,听说是徐腾,心情特别不舒服,毕竟那么好的婚事被徐腾给操蛋了,她就闷声不响的替换虞长青,进厨房继续煮鸡汤,“要加什么啊?”

    “加当归,枸杞就行了。”虞长青已经用了暗劲,拿捏住分寸,帮徐腾将瘀血直接敲出来。

    他这门老手艺叫暗劲,和内劲是一个道理,练法也相似,可惜,仅能算是外门中的小内家,还是比不上真正的三大内家拳。

    将徐腾双臂瘀血都敲出来时,虞长青就像是跑完马拉松一样,全身累到酸软。

    正如宋媛媛所说,什么内劲,什么暗劲,就是脊柱内外的那股子劲,这股劲用到头,整根脊柱都是酸疼无力,就像是要瘫痪一般。

    “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啦。”虞长青现在想想,忽然现问题不对劲,对方是北边来的高手,到了江州不拜访他们这些同行?

    按照他的估测,对方年纪不大,火候尚浅,可毕竟是形意拳的真传,估计他也打不过。

    打徐腾?

    三拳基本就能打死,死得跟死鸡仔一样,还需要打几十拳?

    陈健一直没说话,他知道这是宋媛媛打的,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说对了,这女生喜欢的是他,被她喜欢上,他现在就想跳楼!

    “这伤是怎么来的?”虞长青愈觉得古怪,从虞素云手里拎过药箱子,抽出一捆子金针。

    虞素云也明白了,他爸不是要杀徐腾逼婚,而是徐腾跑上门求助。

    “她逼我学形意拳的鹤形,喂了几十招,传了半路子的练法。”徐腾虽然不信任虞长青,可还是得说,因为这种事,他是最清楚深浅的三个人之一,另外两个是顾友骧和郭大年。

    说话之间,他也看了陈健一眼,示意别透露宋媛媛的姓名来历。

    “鹤形?从鹤形练起?”虞长青默默琢磨着,连续扎了几十根,“你先忍几天吧,她火候不够,还没有资格收徒弟,强行喂招,虽说已经极力控制,但也只能到这个地步。内家拳,人人想练,可惜不是那么好练的。太极是最难的,没有二十年的苦功不能成型,八卦稍微容易一点,十年苦功加上师傅盘手,差不多也凑活。形意拳就不同了,三年成,六年打死老师傅,都说形意打死的高手最多,你知不知道,形意练死的人也最多。”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徐腾估计宋媛媛一点不清楚,喂招喂的差点将他打死在江师大。

    “对方是个姑娘,否则不会从鹤形开始,因为她是姑娘,北方的老规矩只能学两形,一蛇一鹤。从蛇形练,难度小一点,不至于这么惨,说明你们关系还没到位。那又有些奇怪了,要不是她相中的汉子,干嘛要教你呢?”虞长青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这和老门子里的那些规矩对不上号。

    徐腾见虞素云也很紧张这个问题,努了努嘴,示意两位别看我,看陈男神。

    “有趣,有趣。”虞长青起身踱步,猜测对方的来历,又是一声冷笑,“这真是有趣了,北方的形意拳姑娘,学的这么好,除了八大家,估计也没别的。鹤拳走内外双形,那就是尚云祥老爷子的那一路。嗯,沧州的姑娘,难怪,难怪?”

    他终于明白徐腾是怎么入门了,原来是有一个沧州姑娘在背后指点那个最关键的迷津。

    “别说这些神叨叨的,最烦你们练武的,好的不学,有用的不学,竟学这些没用的。”李阿姨脸色不善,还恼怒徐腾破坏婚事,训斥虞长青。“带两个孩子来喝鸡汤吧,都乘热,小云也盛一碗。”

    “走,喝鸡汤补补,你阿姨的手艺比我还是要稍微高明一点点的。”虞长青很奇怪的大笑一声,坐到饭桌前,招呼徐腾和陈健坐过来,团团坐,分母鸡。

    陈健可是一点心思都没了,这可是冲着他来的,晕,从小到大,他第一次觉得长得太帅是一种罪,活该受罪。

    虞长青喝着鸡汤,看着陈健,仔细打量,良久才点头称赞,“不错,不错,那姑娘好眼力啊,你这身材筋骨都是学内家拳的上乘之才,比起小徐,也不差多少。”

    “唔!”陈健一口鸡汤差点呛着,“我一点都不想学。”

    “那是你的事,我们做长辈的就不操心咯。”虞长青肯定是希望这事成了,笑声都越来越诡异,真是看热闹的不嫌腰疼。

    “别学,都别学,他做警察还有点用,你们做什么警察啊,好男还不当兵呢,都好好学着做生意。”李阿姨大概对天天公司那件事有点耳闻,问徐腾,“听说你在搞大学生创业,好啊,投资做生意,这是最聪明的,傻子才学什么武术。”

    “老手艺嘛,总要有几个人传承着。”虞长青的想法倒是和徐腾差不多,或许也是现实。

    徐腾不说话。

    虞长青只是救命的应急选项,宋媛媛则是稀里糊涂,一点不会治,只会打,估计日后真要缠住陈健,将她心中的男神打死了都不清楚。

    想要痊愈,还是得找顾友骧。

    徐腾看一眼陈健,心里纳闷,你又没挨打,手抖什么啊。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