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六十章 六枚师太宋媛媛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宋媛媛其实是一位很有味道的美人胎子,身材自是不用说,高挑修长,眉宇间总有一种其他女生不具备的英气和自信,显得特别独立,关键是白。

    这是一种白里透红的白,和陈健宛若一种。

    如果她叫陈媛媛,徐腾甚至怀疑两人是一妈生的,身材,肌肤,都很相似。

    不对,不姓陈,也可能是一妈生的。

    何况两人同年同月,未必有点太巧。

    被宋媛媛那种异常直接,甚至有点霸气的目光盯了半天,徐腾有点杂念纷呈,开始胡思乱想打岔,一直不表态愿不愿意跟着宋媛媛去江师大。

    她在这个时刻忽然要徐腾单独跟她走,大家都很惊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难道是估计丹桂园七结义的历史即将终结,美好的时代也将成为记忆,最后时刻表白,成就成,不成就拉倒?

    终于,她对着徐腾再度开口,“我回宿舍有事,你陪我。”

    她说的特别沉稳,起身就走,一点回绝的余地都不给。

    在场所有人,不止徐腾一个人心里惊诧,这也太直接了吧,当着夏莉的面就要往宿舍里带。

    “嗨,小丫头,看不出来,比你大姐还狠啊?”蒋英毓笑眯眯的像是在看热闹,心里可有点急了,她都琢磨了很久,陈男神是没希望了,那是真正的神坑。

    她都怀疑陈健对妹子就没兴趣,玩了这么久,根本没现陈健对哪个女生有多一点的特别喜欢,基本就是对所有女生都差不多,对她们这几个稍微好点,但也仅限于此。

    夏莉不说话,像是有点不开心,又不愿意表露出来,低头静静弹吉他,就她还在弹,像是在给宋徐之恋上伴奏,弹的还是《外面的世界》。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拥有我,我拥有你,在很久很久以前,你离开我,去远方遨游。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

    “那你们先练,我陪六妹去一趟。”徐腾只能跟着宋媛媛去一趟,心里感叹,今天真是活见鬼,请客三次,每次都是他吃不饱。

    他们一前一后,匆匆而去,步履都是差不多的又快又稳。

    “二哥和小六?这是?”杨滟的嘴里估计能塞下两个鸭蛋,还是双黄蛋的那一种,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都不用太紧张,宋媛媛对二爷没什么特别的想法。”陈健很确信。

    “为什么?”蒋英毓不相信,她有另一种感觉,这小丫头是真够狠的,不知道要出什么绝招呢?

    “她喜欢我吧。”陈健耸耸肩,挺无奈。

    “呃……?”没人敢质疑。

    这里有谁不喜欢他的,站出来,看,果然没有。

    “你太难……选一个简单点的,更有机会。”蒋英毓这话差不多算是她的心声,矛盾啊,挣扎了很久。

    “你确定?”陈健很奇怪。

    “不确定。”蒋英毓有点无语,两大帅逼全他妈是祸害,只管装帅耍酷,一个温暖阳光,一个优雅从容,到现在都没上手选一个妹子,搞的周边每个妹子都觉得自己有机会一样。

    吗的,禽兽不如啊!

    现在,两大帅逼胆敢和她谈纯洁的友谊,友谊的纯洁,她就直接拎起这些智利巴斯克的酒瓶,对准他们的额头抡下去,每人五十瓶,一瓶接着一瓶抡。

    几个女生都玩不下去,总觉得有点荒诞,宋媛媛一声不吭,怎么突然对徐腾如此直接示爱,乘着她们在外聚餐,就要将徐腾领回宿舍出大招?

    陈健很淡定,感觉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一直觉得,宋媛媛对他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爱恨纠葛的那种,但他无所谓,继续弹吉他,“想问天你在哪里,我想问问我自己……想问天问大地,或是迷信问问宿命,放弃所有,抛下所有,让我漂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小哥有无数歌,每个人喜欢的都不相同。

    徐腾喜欢《我拿什么爱你》,夏莉喜欢《外面的世界》,陈健喜欢《夜夜夜夜》,蒋英毓喜欢《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江师大的校园很美,特别是有这窈窕淑女相陪的路上。

    其实不是陪,而是领路。

    宋媛媛没有回宿舍,她在前面走着,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意而行,每一步都很稳,稳中带弹,徐腾就像是尾行者。

    练过。

    绝对练过。

    徐腾已经很清楚,这何止是练过,比他高出一个段位。

    他不相信宋媛媛比蒋英毓还狠,敢直接当着夏莉的面挖墙角,拉着他去宿舍劈腿,所以答案只有一个,这丫头搞不好是想动手,仗着艺高一筹揍他一顿。

    晕,没得罪过她啊?

    江师大的所有宿舍楼是环绕着一座小山分布,这座小山上还有图书馆,周边分散着几个小公园。

    宋媛媛越走越偏僻。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她将徐腾引到一处寂静无人的花坛外,幸好这里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否则,徐腾真想喊救命。

    不喊不行。

    这一位的段位估计是虞长青、顾友骧的级别,或者说,那三位白白多练了几十年,都练到了狗肚子里。

    “好,就这里。”宋媛媛停了下来,回身看着徐腾,眼光幽冷,“我听小梦说了,她也是听韩星说的,你在外面的酒店将别人打成内伤,直接送医院去做手术。我也自己去问了,那一位保安还是退役的武警,不算是很普通的人。所以,这说明你还是瞎练成了,至少踏进入门的那一步。”

    “呵呵,韩星这小子浓眉大眼的,卖起人来还真有一手,真是将我卖的很彻底啊。”徐腾无语,他以前还真没有现韩星这么见色忘义,“他够厉害的,嘴上说是很受伤,再也不跟我们出来相亲,结果是偷偷和小梦联系,啧啧,回去不整他个七八遍的,没有办法和自己交待。”

    他胡言乱语,到处岔开话题。

    “要不要和我过两招,测一测我这一门的老手艺?”宋媛媛没他这么无聊,话题紧盯着。

    “不了。”徐腾摆摆手,这帮疯子都是有手艺的,他才不上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

    “关中红拳是外门的内家,也就两三股暗劲,算不得真正的内家,你要学我们宋家的老手艺,真正的内家拳,我可以教你。”宋媛媛一翻手,前掌后拳,鹤形手,后撤半步如崩。

    “哦。”徐腾都明白了,这是三大内家拳的形意拳,也是最狠毒的一种,杀人不偿命。

    关中红拳杀杀普通人没问题,打同行,要看谁下的功夫更深,形意拳就不一样,这玩意是内家拳最容易成型的,一年能打死普通人,六年就能打死老师傅。

    八卦、太极、形意。

    形意也是最古老的一种,历史极度悠远,与国术历史上最早的几门吐纳养生功夫有关。

    这一刻,徐腾心里弄明白的事情还有另一件。

    宋媛媛心可够狠的,看上男神了,看这架势,不得手是决不罢休,一辈子就爱他了。

    江湖儿女都是死心眼,没这口狠劲可练不了老手艺,吃不了里面的苦。

    “我倒是想学,可你要我帮的事,没什么谱,他的问题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徐腾不想出卖弟兄。

    “他的事,我都让人查清楚了,就是爱他,你想怎么着吧?”宋媛媛果然独立,异于常人,这可真是一口狠劲,估计只要徐腾现在说不帮,立刻打你一顿不商量。

    “行,我尽量帮你。”徐腾可不想吃眼前亏,这是形意门真传弟子,祖传的老手艺,别说是他,就是虞长青都未必扛得住她。

    要不然,形意拳也不叫三大内家拳。

    中华武术,三大内家,形意拳这一路子的高人名师最多。

    道理最简单,他们打死的人最多,而且很容易成型,只要根底好,有名师指点,五六年就能打遍南北,有几位甚至是天下无敌手的存在。

    《一代宗师》里面杜撰叶问和宫保田过招,那是胡扯,宫保田是什么人,清朝最后一代的大内侍卫总管,这已经是老武门里公认在那一代的最强高手。

    那一代,能和宫保田过招的也就十来个,除了陈杨两位是太极拳,其他基本都是形意拳。

    别人都已经说清楚是形意拳的真传,祖传老手艺,徐腾还和别人过不去,那不是找死吗?

    “好,你尽力帮我,我也尽力教你。”宋媛媛走了两式鹤形拳,“我家这一路是从李存义先辈那里传下来,走尚氏路子,又有所不同,基础要从虎、鹤、马、猴、蛇、龙六形,一步步练起,才能登堂入室,从有针对性的模仿,到最终无形,随手之间皆是形意。我是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祖上规矩只能练蛇鹤两路子,这两路随着族里的姑娘传到南方,从福州永春县的五枚师太化作永春蛇鹤拳,最后就是如今很有名的咏春拳。”

    “所以,你们家也依旧只传给女儿这两路子,反正都已经传出去了。”徐腾撇撇嘴,感觉老武门还是很重男轻女嘛。

    “差不多就是你这意思,学形意,一定要有人喂招,自己练,十年也是白练,咏春差不多也是一个道理。鹤拳还好说,蛇拳贴的太紧,男女授受不亲,我没办法喂你蛇形,只能传你鹤形。”宋媛媛明显是另有所指,“你要学蛇形,那也好办。”

    “你是说,我将陈健引上路,你以后喂他蛇形,他再来喂我?”徐腾终于门清,暗暗乍舌,谁说这丫头不毒不狠的,好家伙,算计的还真清楚啊。

    招都想好了。

    到时候,她和陈男神,你摸我,我摸你,摸着摸着就摸野了。

    “你放心,男神根底极佳,只要开始入门,进步一定比你快的多,五六年就有机会登堂入室。”宋媛媛倒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啧啧,六妹,你这样累不累啊,感情当年五枚就是这么喂招情郎喂失败,一气之下遁入空门变师太啊?”徐腾若有所指,你不该叫六妹,我怕你喂招喂成六枚师太。

    “时间紧,任务重,来吧。”宋媛媛明知徐腾在骂他,心里估计就男神两个字,也不管了,直接一招打过来,逼着徐腾接她的喂招。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