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五十章 来,说说你的理想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到了市局,刚开始,徐腾和陈健被分开盘问了半个小时,后面的时间,两人就被关在一间拘留室。

    市局临时扣押的一般都是大犯重犯,要不然就是经济方面的人物,条件有好有差。

    他们这一间条件还不错,比快捷酒店差点,和青年旅馆比,条件又好点,他们要吉他就给吉他,要手机就给手机,反正都在车里。

    两人专心练吉他。

    所有人都在等,夜里两点整,虞长青终于收到了顾友骧的短信,“院长的意思,如果到了这个时间点,人还不放出来,后果自负,你懂的!”

    “混蛋,我虞长青还能被你吓着。”虞长青很不高兴,啪的一声,将手机拍在桌子上。

    他是真没想到,徐腾防范的很严密,居然有行车记录仪。

    徐腾在江泰皇庭酒店打伤人后,他去医院看过那个保安,他没有传,也不相信郭大年会传,更不相信顾友骧会传,那就只有一个答案,徐腾自己悟出来了。

    徐腾的火候还很浅,没找到关中红拳的那一路子练法,自己瞎猫碰死耗子才能抓到一点痕迹,但也确实是难得之才。

    虽说国术这个东西,传到今天已经没有太多的用武之地,可毕竟是祖传的老手艺,总不能绝传。

    虞素云从小就不好这个。

    虞长青也没有逼她练过,至于邬珍霞的儿子黄云涛,他打一开始就不高兴,文也不行,武也不行,简直就是个窝囊废,何况江泰集团早已资不抵债,吓吓外人还行。

    他是自己人,心中都明白。

    既然徐腾承认喜欢虞素云,那是天大的喜事啊,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结果倒好,所有人都看破这一点,全部将他和徐腾晾在这里,也没人来说个情,估计蒋宁远还在嘲讽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虞长青是一点招法都没了,坐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明早还有市委的会议,没办法,没脸回去见女儿,就在办公室睡一宿,只能看看明早,蒋宁远能不能给他个面子,过来接人。

    第二天一大早,阳光刚照进办公室。

    虞长青合衣睡了几个小时,急忙醒来,先给下面管事的那位刑警队长打电话,“小郭,有没有人来啊?”

    “没人啊,我这等了一宿,抽了一整包烟也没看到半个人影。”郭队长想不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要不,咱放人吧,有人证,也有物证,这真是没法再关了。我这还得给他们买早饭,好家伙,豆浆酸奶煎鸡蛋,咱平时也没吃这么好啊,姓陈的那个小子指定了酸奶品牌,还要一份巧克力慕斯蛋糕,姓徐的小子更缺德,差点没让我去他们嵍县八珍楼买素八珍虾饺。”

    “买,按他们要求去买,你要搞不清楚地方,就去对面的江工大学生食堂买,口味也应该差不多。”虞长青心里明白,徐腾有人,陈健也有人。

    他关着陈健,也是防着一手,万一都在等老蒋来救徐腾,好歹有人先要救陈健吧,毕竟是陈永年的儿子。

    来一个啊!

    结果,一个都不来。

    “口味?”郭队长惊悚如雷,“虞局,咱们关着人,还得管人口味啊。”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让你去买,你就去买。”虞长青没辙,这两个混蛋小子,他一个都惹不起。

    他本意只是想整一个机会,弄两位长辈过来,大家做个见证,让徐腾痛痛快快给个话,成就成,不成就拉倒,免得说他虞长青欺人太甚。

    不要你们订婚,先将关系确定,门当户对很适合,两家又是世交。

    虞长青现在也都明白,顾友骧猜到他的心声,将内幕泄漏给各方,让大家坐看他的笑话。

    他能看出徐腾的火候到了,已经有资格入门拜师,顾友骧又岂能看不出来?

    这真是……同行是冤家啊!

    徐腾从昨晚到现在,除了睡觉,一直都在专心练吉他,终于有点倦了。

    他休息片刻,看了看对面床位上还在轻轻拨着吉他的陈健,模仿汪头条,“来,说说你的理想?”

    “没有。”陈健很惊讶,看着徐腾,“我需要理想吗?”

    “吗的。”徐腾没想法,“你这真是太装逼了,那你总得和你亲爸较劲吧,来,说说他有多少钱?”

    “比你说的那个嵍州陈,东辰集团稍微好一点。”陈健对这方面知道的更多一些,“问题在于,整个江泰系是一个互相抵押担保的私营财团,包括鳖王的永泰集团,要垮一起垮,而且就是这几年。所以,我不需要努力,鳖王身为永泰集团的董事长,江泰的副董事长,很快就会倾家荡产。”

    “你确定?”徐腾有点晕,估测“鳖王”就是陈健的亲爸,至于儿子为什么管父亲叫王八中的王八,他不太懂。

    他倒是想起来了,江淮省有一批“泰”字头的企业,从煤炭到地产、电器、造船、水泥、钢铁、铝材、软件、手机,基本涉及江淮省的各行各业。

    江泰是最大的一家,这几年确实会破产,其他规模比较小的几家应该没问题啊。

    “确定,我在董事会,每年开两次闭门会议,财务情况很难看,老蒋也撑不住几年。”陈健仔细想想,“据说在黄信洲死前,最初的想法是将优良资产转移到其他几家集团,让江泰直接破产。后来不知道是谁说服了黄信洲,又去请老蒋出山主持大局,结果变成目前这个局面,要垮真的一起垮了。”

    “晕!”徐腾有点恐惧,他非常担心那个说客是他亲爸,徐总这种大骗子,虽然口袋没钱,装逼吹牛的本事还是很厉害的,当年混过古玩街,在嵍县是出了名的江湖骗子。

    如果徐总真的混进蒋老魔这个嵍县知青圈子,这鸟事,他完全干得出来。

    徐总是这种人,口袋有一万块,能吹嘘自己有一千万,口袋有十万,能吹嘘自己有一亿,口袋里真要有一百万,基本就朝着几十亿的方向胡吹。

    如果,你觉得徐总没必要为这种事骗我啊,他又没什么好处,恭喜你,你日狗的一定被骗了。

    绝大多数的时候,徐总吹牛都不是冲着赚钱,只是想爽一把,证明自己**炸天。

    至于后果,徐总是不考虑的,先爽一把再说。

    这一点绝对乎凡人的想象力,因为徐总有病,臆想症晚期,没救了,天生的安利总裁,不吹牛会死。

    “没关系的,海星装饰城的这笔资产大抵够我用一辈子了,省着点就行,只要我还有一口饭吃,就饿不死你和大爷。”陈健以为徐腾在担心他,还要反过来安慰徐腾。

    “呵呵。”徐腾真不担心他,海星装饰城位于西城区,正好靠近未来的江州地铁一号线,十几年后,地价会翻涨十倍。

    他担心自己,万一真是徐总这个老骗子捣的鬼,他还是赶紧闪人比较好,省得蒋老魔、虞长青这拨人将他剁成肉泥。

    这一回真是蛋碎了,他没想到,当初让徐妈跟着徐总一起去南方混生活,最后混出这个德行。

    苍天啊,大地啊!

    徐腾只能默默祈祷,徐总啊,千万别是你,做安利还是很有前途的,你可别继续折腾了,赚点小钱,你就安心囤点科技大道的商品房,一定大赚特赚,千万别玩死我们全家三口。

    “来,说说你的理想。”陈健决定换一个更安逸的话题,不谈这些惨淡的事,他不知道,徐腾现在也没理想了,就想订张机票逃跑,跑的越远越好。

    “我?”徐腾心里炸毛,我都被亲爹坑成这个逼样了,还敢谈什么理想。

    稳住,稳住。

    他已经有点稳不住了,非常怀疑,那一亿的飞来横财是徐总诈骗过来的,偷偷转移到他的帐上,“我以前的理想是安安静静写小说,一年两百万字,偶尔写点新歌玩,以后有机会,自己改编几部作品拍电视剧,拍电影。现在,你看,都成这鸟样了,还谈什么理想,混一天是一天吧。”

    “没时间写,可以找人代笔,你自己出个大纲,再改一改就行了。”陈健出个招,他其实也很希望徐腾安静写小说,那本《银河武士》,他和顾晨一直在看,很有意思,感觉比黄易这两年写的烂书要好得多。

    “晕,这太没节操。”

    “二爷,你还有多少节操?”

    “没多少了。”

    “我帮你介绍一个人,以前有一个高中同学很喜欢写武侠小说,偏科很严重,今年高考又失利,据说没再继续复读。”陈健的意思,大概是连续几次高考失利,已经没有信心再继续拼高考的那种同学,“最近听一个同学说,他真在网上连载小说,也有几十万字,我看过,没你写的好,凑活能看。”

    “什么笔名?”徐腾和陈健都在幻剑书盟看小说,现在也就这一家站点算是凑活,刚起步,偶尔有几本小说,十几万字最多了。

    “好像叫梦无边,我上次让你看过他写的小说,你说一般般,老套。”

    “哦,那你帮我联系一下吧。”徐腾想起来了,大概是有这么一个网络作者,估计是没有坚持下去,要不然就是后面换了笔名,基础挺好的,就是纯武侠,现在已经很难繁体出版。

    陈健和对方也不熟,估计,他在高中就没有几个熟悉的同学,唯一最熟悉的还将他坑很惨,了几条短信,通过几个同学才找到对方。

    没手机,只有一个家庭电话。

    徐腾静静等消息。

    陈健绕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人,对方正准备出去上班,在一家小煤矿当仓库管理员,不算累,也够呛。

    听说是做代笔,千字六十,对方没二话,现在就要买票来江州。

    “看,搞定。”陈健将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以为只要是文学爱好者就一定能写,反正有徐腾出大纲。

    “唔,我有一个更好的想法。”徐腾想想,决定做一个小说工作室,找几个代笔同时玩,他可以出无数个题材,随便大家选一个有兴趣的写完本。

    他扔在电脑里,慢慢改,一年扔一套出去。

    至于风格,他自己都没什么风格问题,能模仿黄易就行。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一遍。

    陈健无语,良久,“二爷,你的节操不是没多少,而是根本就没有。”

    “哈。”徐腾坏笑,慢慢琢磨这件事,决定连中文网一起搞,刚开局嘛,各家站点都没有好作品,他先培养一批作者栽培成神,横扫天下Ip,做游戏,拍电影,拍电视剧。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