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顾大魔王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这一天,确实是属于顾才子的。

    徐腾一路忍着痛揍蒋英毓的冲动,装作毫无所知,陪着大家去江师大的音乐练习室,阎小青、郭娟、周婷婷的脸色都很阴沉,她们知道蒋英毓从小就练钢琴,大学两年,还经常去练习室练琴。

    徐腾不用问,不用猜。

    蒋英毓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又是广州女生,必定学过一种古典乐器,不是钢琴,就是小提琴。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

    他们十二个人中,藏着一个更狠的。

    陈健是最无所谓的那个,他玩过几年古典吉他和小提琴,感觉无聊,没有深入,他没有这方面的兴趣,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对。

    没有任何需求。

    徐腾估测陈健的人生像水一样平静,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以至于对什么都没有特别的兴趣,甚至不需要音乐抒情感。

    夏莉也无所谓,杨滟、宋媛媛和孟小梦还是很傻的大一小妞的阶段,根本没想到,这是一场殊死的搏斗。

    赵普是最悲剧的。

    很难过的走在人群的最后面,他觉得,除了和他一起并肩行走的大哥顾晨,没有人能理解他们的心声。

    他喜欢玩,玩的很直接,台球,游戏机,扑克,从未玩过音乐,感觉很累,很娘,现在终于后悔了。

    高中三年,他都玩的很少了,一直在努力学习,最后勉强考上三本线,家里花了小十万的代价,才将他送入长江学院的试点班。

    昨天晚上,他现了一个问题。

    徐腾在调音时,准与不准,不需要特别的方法就能靠听觉分辨,陈健一直在看着,似乎要帮忙,调准了就不看了,继续做俯卧撑。

    从头到尾,只有他和顾晨毫无反应。

    所以,他说徐腾是二爷,陈健是三爷,都会玩。

    此刻,如果徐腾能洞察他的心声,一定会建议他别跟着去,因为等会儿,所有人都将受到暴雨式的打击时,他遭受的更是灭顶之灾。

    这间音乐练习室并不大,有一面镜子,有两架钢琴,也有吉他、鼓和其他乐器。

    这些都不是很好的乐器,因为是留给随便玩玩的学生。

    真正专业的音乐系学员,他们有更专业的练习室,真正会玩的学员,乐器都是随身而带,不会轻易使用别人的乐器,更不会使用低级别的乐器。

    蒋英毓是有心机的千金大小姐,她一进门就拿起一把古典吉他,随意弹了两下,笑道,“夏莉,徐腾,你们是专业玩的,给大家弹几啊,我们跟着唱。”

    总共三把吉他。

    一把古典,两把民谣。

    徐腾很清楚,他后面那个大魔王是谁,反正是无差别的一起秒杀,丢脸的又不是他,随意选出稍微好点的那把民谣吉他给夏莉,自己用另外一把古典吉他。

    他和夏莉不靠乐器取胜。

    这大概是他们两个人最不担心丢脸的地方。

    从初中开始玩,两人早有默契,玩的最好的是齐小鹏,徐腾和夏莉一般只是负责协奏,吉他主要的用途是控制节拍和音准。

    “同桌的你吧。”

    这一,差不多是他们的保留曲目,玩的最多。

    “好啊。”夏莉很喜欢这一,抱着吉他,大概弹了几个小音,确定吉他没有音准问题。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徐腾开局,这是他们习惯的方式,因为他和夏莉都是中音,他是男中音,夏莉是女中音。

    说白了,两个都没高音,而且是非常一致到g2就上不去,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在f2及以上,一律会采用转音的方式,用假音互相掩盖。

    这是最普通人的嗓子。

    他们唯一玩的东西就是合音,相似的清澈度,干净的声音,男生的低沉和女生的空灵,默契的合音,随便找一老歌就能享受时间和音乐带给他们的乐趣。

    虽然是大家都会唱的老歌,练习室里,其他人都只能静静的听着,确实是玩的很久,蛮好听。

    “我和夏莉抛砖引玉,你们继续,我们从小玩到大,更喜欢两个人安静的玩,没有表演欲,人多反而不是很自在。”徐腾只唱了一,就将吉他送给陈健,同夏莉随意找到角落坐着,将这个广阔而注定血腥的舞台让给真正要杀戮一番的人。

    陈健其实并不会玩民谣吉他,看了看旁边闲置的小提琴,有点犹豫,只是看到徐腾微微摇头的眼神,心想,也对,都已经这么遭人恨,没必要玩得太绝情,给老大和小四一条活路吧。

    他就玩民谣吉他,和徐腾一样,基本就是控制节奏和音准,唱了一《下沙》。

    这是真正的新歌,去年才出。

    他唱的并不精致,吉他弹的也不精致,却有一种莫名其妙,让人感觉自肺腑的伤心,徐腾不知道是他演技好,还是真有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伤心故事。

    他也只唱一,随便玩玩就起身不想继续。

    高手来了。

    “正好,我也特别喜欢这歌。”蒋英毓迫不及待的走出来,有些小确幸,大概觉得自己比陈男神演绎的更好。

    正如所有人的预料,她选择高大上的钢琴。

    徐腾没有提醒她避开大魔王的杀手锏,因为,他总不能说这里有大魔王,这是顾晨的秘密,他也是直到结婚以后才偶然知道的。

    他只是有一种预感,大魔王今天拼了,肯定要出杀手锏。

    因为这王八蛋看上他老婆,太没节操,居然真要硬拼,或者是因为陈男神的压力太大,不出绝招不行。

    但是,大魔王没有想过,他一出绝招,赵普就要跳楼。

    蒋英毓的这下沙很适合改编成钢琴曲,因为旋律流畅,但也仅此而已,她的声音条件很不错,明显是专业练过美声,只是更擅长弹琴,所以,大部分精力是在弹。

    或许,她想,她弹,陈男神唱,这是一个更好的匹配。

    徐腾忍着没有将她打死的冲动,因为他特意在观察大魔王,大魔王的指尖轻轻动了几下,每一次都是蒋英毓弹的不顺,或者是出错的时候。

    甚至像是有预见性一般,大魔王指尖提前一动,蒋英毓就肯定会出错。

    徐腾只有一个推测,蒋英毓刚开始弹,大魔王就知道她的水平,准确的预估到,她在什么地方过不去,什么地方肯定会出错,然后,下意识纠正她的错误。

    蒋英毓一曲弹完,正准确迎接朋友们的鼓掌和赞扬,大魔王已经突然起身,有点木纳的问大家,“我也弹这,还是巴赫。”

    别人没感觉,只是奇怪,这个貌不惊人的有点矮,有点瘦小的顾晨,也要弹钢琴?

    蒋英毓轻轻颤了一下,她意识到,这他娘绝对是一场灾难。

    陈健和夏莉都是眼睛一亮,对顾晨颇有刮目相看的感觉。

    “巴赫?巴赫?”顾晨有点入魔了,不知道是否该选择巴赫,或者是不确定选择巴赫的哪一钢琴曲,甚至没有在意蒋英毓的震惊,没有在意她还坐在钢琴前,他就走了过去,站在她旁边弹了几个键,确定手感。

    蒋英毓有点被吓到了,匆忙让开,战战兢兢的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还是一直以来忽视了他,惹出对方的反弹。

    大魔王真的入魔了。

    他坐下来,在钢琴前弹了十几个凌乱的节奏,手腕、指尖都很快很轻灵,在他身边,蒋英毓更是呆立不语,眼睛睁大。

    徐腾知道,蒋英毓是真被吓着了,急忙走将她拉过来。

    这只是刚开始,等会儿,她会被彻底碾压,一点血丝都不剩。

    “哦!”顾晨终于确定了哪一曲目,松了松肩,变得不再紧张,像是和所有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和太优秀的人在一起,那会让我更自闭。从小到大,我都是这样,为了避开别人,我报志愿时,刻意放弃一本和二本志愿,就是希望去一个安静的小地方,安静的学习。没有想到,命运真是会捉弄人,别说是一个年级,一个班,居然在一个宿舍就安排了两个很容易让我自闭的人。”

    徐腾誓,他不知道这些。

    他只知道顾晨会弹钢琴,而且是大魔王的级别,但他现在终于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滑落到长江学院,他是来欺负人的,没想到遇到陈健这个存在。

    好吧,他也算一个。

    陈健并不算特别离谱,刚过一本线,如果填错了二本志愿,掉入三本的可能性很高。

    大魔王是特别离谱,清华的分,掉到长江学院。

    徐腾以前不知道他的分数,这一次特意查看,才知道大魔王有多恐怖。

    “昨天夜里,我仔细想了很久,如果这是命运,或许,这是改编命运的好机会,大概是命运的暗示。”顾晨说到这里,终于抬起左手。

    徐腾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不是巴赫,大魔王说的不是“改变命运”,而是“改编命运”。

    这有一个旧事,他第一次听顾晨弹的是巴赫,当时惊为天人,但不知道是哪一,因为他现在都没有搞清楚。

    那时的顾晨已经三十多岁,依旧孑然一身,在他们家里,给他和杨滟的小女儿弹一很像是福音的巴赫曲,做为这个小女儿的生日礼物。

    杨滟在广州那家奢侈品代理公司上班时,接触过很多普通人无法触及的社会层面,对钢琴演奏有一定的鉴赏能力,赞叹顾晨的水准能和国内的许多大师媲美。

    顾晨有点奇怪,甚至是悲伤的说,除了他自己“改编”的命运曲,其他都达不到他父亲的程度。

    最初,徐腾和杨滟都以为他父亲死了,后来现他父亲没死,最后才突然明白,顾晨之所以悲伤,只是因为他没有办法越父亲。

    正如顾晨自己所言,和太优秀的人在一起,他容易自闭。

    徐腾已经没想法了,很好奇,也觉得悲壮,直到顾晨的左手轻轻落下,弹一个微微的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第五交响曲,钢琴独奏。

    徐腾猜到是这一,顾晨认为最接近父亲水平的那一。

    很短的时间。

    在场的十一个听众,都已经和徐腾一样,意识到这位其貌不扬的瘦小的青年是一位大魔王。

    徐腾听过一个最简单通俗的理查德版本的第五交响曲李斯特独奏,那是真正在演绎与命运的抗争,顾晨不同,他弹的有点忧伤,像是哭诉命运的折磨,在折磨中挣扎。

    顾晨将第五交响曲重新改编,与李斯特的版本截然不同,改的如此悲剧阴暗,绝非没有原因。

    这是一场无差别的蹂躏和屠杀。

    第一乐章结束时,几乎所有女生都特别伤心,有几位已经开始抽泣,她们甚至搞不清楚为何而哭,明明好听的不得了。

    第二乐章和第三乐章被大魔王演绎的更加黑暗,简直像是哭诉他被摧残的青少年时代。

    直到,顾晨开始振作。

    第四乐章变得平静,欢快中流淌出希望的光芒,离开那个令他沉沦痛苦的世界,走向平庸,但是欢乐的世界。

    过半个小时的独奏让整个练习室里鸦雀无声,起初还有几个女生的哭泣,然后就是长时间的聆听。

    大魔王弹完了,坐在那里,静静无声,纹丝不动。

    夏莉托着下腮,静寂的坐在徐腾身边,微微的依偎着他,轻轻哀叹一声。

    她和徐腾都听明白了,顾晨的童年、少年时光非常痛苦,每天被父母逼着练琴,而且无论他怎么练,怎么努力都无法让父母满意。

    徐腾想到另一件事,顾晨是记狂魔。

    他是记狂魔,这是为考试和学习,为了以后工作方便,顾晨不同,只是为了记琴谱。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