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雅阁不行,换宝马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宋老板的西园酒店先赞助十万,吴老板的碧玺温泉度假酒店又赞助了两万,加上学校给的三万经费,徐腾终于可以将这个新生音乐节办出规模和气势。

    徐腾顾不得一个通宵没睡,白天开车,到处找地下乐队,他在长江艺术学院的学长,也可以说是他、齐小鹏、夏莉的吉他师傅叫郭小松,在江州的地下音乐界混了两年,认识不少人,在学院也组织了一个小松乐队。

    正好帮了不少忙。

    时间紧,任务重,明天就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

    徐腾只能请丹桂园七结义的大姐,蒋英毓帮忙,她是江师大认识的学生会干部更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朋友,大致也能帮忙。

    直到新生报到的14日上午,徐腾实在撑不住,在宿舍睡了几个小时。

    宿舍的几个同学都到了,其中一位会是多年的老朋友,难得重新结识,他特别高兴,也来不及打招呼就被虞素云一个电话喊出去了。

    长江学院的学生会确实就是一个烂摊子,从上午到晚上,错误百出,文艺部长王倩倩简直是小学生毕业,智商有问题,让徐腾恨的牙痒。

    幸好,有智障的地方,也必然有人精。

    组织部长陈真有条不紊,帮了徐腾和王倩倩不少忙,撑着校内音乐节场地的那些事,来的都是外校和社会上的人,他都不认识,但以前在高中组织过新年晚会,大致的节奏还能稳住。

    关键,这个人能搞定电气方面的乱七八糟东西。

    徐腾仔细一问,才知道是21世纪的人才啊,居然有电工证,说是复读之前在技工学校培训过半年,感觉太苦逼,又回校复读。

    原先学的是强电,现在学计算机,算是改成了弱电。

    大热天,他们租了很大的帐幕,在食堂和图书馆之间的草场上,拉出一片阴凉地带,置办这场新生音乐节,可以容纳两千多人。

    晚上7点多的时候,新生基本都到的差不多,也几乎都聚集在这里。

    汽车站那边是小松乐队撑了一天,晚上还要辛苦过来赶场,兄弟帮忙,也不谈钱,反正都是学生,有正规的场地表演已经很满足,就是车马费报销。

    有几个乐团原本是要钱的,都是在酒吧驻唱,在江州地下乐坛小有名气,徐腾好说歹说,也只是象征性的收了车马费。

    这让徐腾省出不少钱,租了规格不错的影响,请了两位专业的大牌dJ主持。

    最黑的是那位江州文艺音乐电台的主持人,本来说好是临时过来救场,最后关头却砍了徐腾五千的出场费,让徐腾脸都黑了。

    餐饮酒水,都是软饮料,有小支的兑水啤酒,主要是食堂和学院的后勤职工负责,西园酒店提供了一批比较精美的面包甜点。

    这一次的新生接待活动,校内的这场新生音乐节是重头戏,这件事不出错,整个活动就成功了。

    直到晚上9点,音乐节结束,学校的几辆大巴和小车将各方面的人送走,设备也都完好无损的拆卸,由那两家音响租赁公司的人,分别签收领回。

    徐腾将小松乐队送回江州艺术学院,回到学校,已经是夜里12点。

    校园一片狼藉。

    没关系,明早就将一切恢复,学生会明早7点以前,会和后勤部门的职工,一同打扫卫生,让一切都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新生、老生都会休息一天,后天正式开启为期半个月的军训。

    徐腾直接将这辆本田雅阁停在5栋宿舍楼的楼下,嚼着口香糖,用保温壶喝着他的嵍州红茶,心里特别满足,然后,还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思绪。

    这是他要的大学生涯吗?

    他一直在嘀咕这件事,怎么和他几年前预想的截然不同。

    今天夜里,新生楼没有断电,所有的房间都是灯火辉煌,他想,蒋宁远看到这一幕一定是很开心,这意味着所有学生都交足了住宿费和学费。

    一年一万多。

    光是新生,这些钱加起来接近五百万,一届五百万,四届新老生,每年约有两千万的入账,虽然还不能扭亏为盈,但也不至于血本无归。

    只是按照蒋宁远的十年规划,这十年里,长江学院至少要继续投入三十亿的建设资金,十年后,如果每年没有三亿左右的入账,即便学校董事会的那些资本商人有心长期投资教育,也着实是扛不住如此大规模的亏损。

    这一点,蒋宁远这种层级的大经济学家,岂能不知。

    奈何这所破学校里,如罗大池、黄主任皆是庸碌之辈,只想有个事业单位一般,稳定优厚的安逸工作,在江州过着中等中上的伪小资生活,哪有和蒋宁远共同奋进的念头。

    真正有这种志向的人,少之又少,大部分还是蒋宁远从江州大学带来的嫡系。

    何况,蒋宁远可能都是受迫于某些力量,被逼无奈,才踏入这所破学校做舵手,否则以他的学术地位和身份,何必来受这个罪,来承担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职责?

    徐腾默默感叹一声,难得在这深夜里享受了半个小时的宁静,关掉动机和空调,匆匆离开这辆小雅阁,回他的新生宿舍。

    值班室的顾大伯是安保处顾主任的亲戚,这几天,已经提前和徐腾混熟,管着5栋宿舍楼一楼的小卖部,赚点辛苦钱。

    “小徐,你怎么才来,院长和顾主任可能在你的宿舍,等你很久了,估计快有一个小时。”顾大伯看了看小卖部的挂钟,手里端着保温杯,他是庆州乡下一所镇小学的语文老师,退休四五年,为了给在上海的孩子赚点房贷钱,才托亲戚顾主任找了这份工作。

    徐腾前几天闲着无聊,和自称是围棋高手的他下了一盘,杀的他当场吐血三升,两天都没有回过神,现在终于可以坐着看好戏,哈哈坏笑。

    “晕,您都不打我电话!”徐腾真被他给吓着了,匆忙去抢电梯,还是夜里12点半,有两部电梯都是空置的。

    他的宿舍是14层南四间,最靠西的那一间,原本最是安静,此时却格外热闹,挤满人。

    门是开着的。

    “中国经济最少还有二十年的高腾飞期,所以这二十年,你们不用担心找工作的问题,前两年可能是会辛苦点,工作可能不太好,但只要你们熬过这个难关,后面都不会缺乏好机会。”

    “我们学校不能光顾着给你们找工作,还是要立足长远,培养一批在这二十年里,能抓住机遇的创业型人才,创业不一定就是创新,不一定就是高科技。并不是说,你们不是博士,不是海归,你们就没有办法创业,这个想法不对。”

    “我在学院囤积了四千多亩地,后面至少要拿出一千亩,支持你们创业,学校对你们有信心,你们对学校也要有信心,我们要做中国的斯坦福大学,培育中国的创业精英。”

    “你们这一届是我担任院长招收的第一批,里面有很多学生,可以说是我非常看好,有创业精神的这样一批青年。所以,我是非常积极的联系你们,确保你们能来我们学校求学,给我们学校一个机会,和你们共同成长。”

    这话说的多好听。

    一听就是蒋宁远那种久经世故的大知识分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徐腾岂能不知。

    蒋院长的压力山大,十年后,每年要有三四亿的收入才能维持学院的正常运转和继续投入,除了靠高额的学费、住宿费,靠周边地产的商业开,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老招数的搞三产。

    过去讲搞三产,现在讲创业,其实都是一个意思,换个更时髦的说法罢了。

    徐腾慢慢走进宿舍,不声不响,只是来当一个听众。

    蒋宁远也讲的口干舌燥,低头喝茶,余光打量着学生外围,站在门口的徐腾,“回来啦?”

    刚才还热情洋溢,激情四射,这一句又变得阴沉了,冷冷的像是满清总督,话里藏着话,得靠听话的人自己琢磨。

    “回来了。”徐腾点头,挤进围在蒋宁远周边的学生群,心里琢磨,你这老家伙不去省委当官真是可惜了。

    5栋14层都是国贸o1o1班和o1o2班的同学,也就是长江学院国际贸易专业第一届的两个试点班中,外省计划和本省计划的两批同学。

    徐腾是o1o2班,班里都是本省的男生,有两个一本分数线的同学,全部在他的宿舍。

    “顾主任。”徐腾和顾友骧握手,算是谢谢顾主任这几天的支持,这一位据说是前年从部队转业到学校的军区干部,虽然不是蒋宁远从江州大学带来的嫡系,但通过徐腾这些天的观察,应该也是蒋宁远一眼识中能干之辈,已经是院长身边的心腹。

    顾友骧微微点头,笑眯眯的问徐腾,“雅阁开的还顺手吧?”

    “还凑活。”徐腾说完就有点后悔,好歹也得说点场面话。

    “日本车嘛,雅阁也就这么回事,在部队,这车都没人开,不够扎实。”顾友骧很会圆场面。

    徐腾准备补充两句,证明自己有一辆本田雅阁就足可感恩戴德,蒋宁远神情阴郁,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先开口,“那就将雅阁的钥匙交出来,给我们顾主任开嘛。”

    “好!”徐腾没有二话,现在打嘴也晚了,索性干脆点,将钥匙交给顾友骧,笑道,“完璧归赵,毫无损,就是油费不少。”顺便拿出票。

    “会帮你报的。”顾友骧笑的有些玩味。

    这里都是国贸o1o2班的新生,大家挺纳闷,只是静静围观。

    徐腾今天来去匆匆,宿舍里只有赵普是早上来的,见过他在宿舍睡觉,其他新生都没有和他照过面,不知道他是谁,看他年纪不大,估计是学生会的干部和学长。

    “将顾院长的那辆宝马钥匙给他。”蒋宁远忽然又开口,说了一句让徐腾摸不着边际的话。

    “正好在我这里。”顾友骧早就知情,随手一掏就将车钥匙扔出来,故意扔的有点远,还好徐腾反应快,伸手敏捷,没有回身就反手一抓的捞回来。

    “好身手吧,打不过虞长青,打你顾友骧,估计没什么问题。”蒋宁远不动声色的饮茶,根本没有正眼看这个事。

    “呵呵,还是等他打赢虞长青再说吧。”顾友骧还真有点想过两手的意思。

    “怎么,想过两招?”蒋宁远似乎有点兴趣,想看看心腹大将和心腹小将动手过招的样子。

    “等他伤好了。”顾友骧眼睛瞄了徐腾的右臂一眼,“伤筋动骨一个月,这一个月别练拳,有空去我那里,我帮你再推一推。局长是打人的高手,未必是救人的好手,要不然就是故意折腾你。”

    “我也猜出来了,这两天一直阴疼,按照道理,他散了淤血不该这样。”徐腾呲呲牙,恨在心头。

    “你活该,他让你打,你就打啊,他没有将你抓进局里,告你一个袭警,已经够给我情面了。”蒋宁远厚颜无耻,将功劳都拦在身上,这就将茶杯交给身边的顾友骧,摆了摆手,示意同学们不用相送,“都早点休息吧,明天再玩一天,后天就要军训了。顾主任给你们安排的军训单位很严厉,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说完这话,他就领着顾友骧离开14o4宿舍。

    然后,所有新生都看着徐腾,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