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我打他,没打过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徐腾喝醉了,来不及和黄主任、黄晓燕表个态,人就被虞素云老师和宋老板送回学校。 ≧

    黄主任不知道徐腾一口气灌了半斤五粮液,断定徐腾是故意的,很生气,黄晓燕更是歇斯底里的生气抓狂。

    等到那位在江州开温泉度假酒店的吴老板跑进包厢,到处撒名片,许诺各种好处,最后还要抢着买单,摆出一副“我是小徐的老朋友,你们不让我买单,就是挡我财路,杀我父母”的疯样,两人但觉的这一切都荒唐透顶。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黄主任从退休到返聘,混了几十年都没有遇过这么混乱的场景,完全理不清头绪。

    回长江学院的路上,酒店的保安帮徐腾开车,宋老板提心吊胆的坐在副驾驶位上,比起虞大美人的父亲是江州局的副局,他更担心徐腾酒醒之后,找一批弟兄搞他和吴老板。

    他现在才知道徐腾的那本《银河武士》为何能写出很精彩的科幻武道,原来真是练家子,源自生活,高于生活。

    一路上,徐腾和虞素云嘀嘀咕咕,还在商量新生音乐节的事。

    任务重,时间紧,后天就要启动,他们还有一大堆的问题要处理。

    宋老板听的心中一动,忽然提议,“你们大学要搞音乐节,这是好事,我可以赞助哦,七八万都是小问题。”

    “赞助?”徐腾的酒意有点醒了,可还是头晕直转,没想清楚。

    “好啊,宋老板如果愿意赞助十万,我们这个音乐节就一定好办的多。”虞素云笑盈盈的,眼眸流转,看向徐腾,暗示他也多鼓励一下宋老板。

    “十万不多啊,我这个西园酒店离你们大学城很近,正好要打个广告,经常给你们学生留情侣间,钟点房,还有情趣房,水床房,再让吴老板的度假酒店出几万。十万块,很容易,明天就能到帐。”宋老板是真正的生意人,一丁点的小钱都要赚,脑子一转,已经想到了不吃亏的办法。

    “我觉得也可以!”徐腾别的不敢说,他以前真和杨滟在西园酒店开过情侣房,而且是他们的第一次。

    虽然宋老板说的这些情趣房、水床房,让虞素云脸红燥热,仔细想想,确实觉得有赞助的空间,也不算是无的放矢。

    等这辆本田雅阁开进长江学院,宋老板整个人就非常惊喜,因为地段好,沿路有很多商业地铺还在开,都是归属学院的。

    这是老生意人,一看就知道长江学院临街的两条大道,以后肯定会,最多也就是等上七年八年,赚钱肯定没问题。

    这天晚上,宋老板有点人来疯,不肯走,赖在徐腾的宿舍大肆吹嘘自己当年在台北的炒房史。

    虞素云居然觉得有趣,在旁听到夜里一点多。

    宋老板吹了一整夜,口干舌燥,喝了徐腾两大壶嵍州顶级金丝红,说到底是希望徐腾和虞素云帮他找找关系,让他在大学城的科技南路、长江西路买铺子。

    他说钱不是问题。

    这一点,徐腾和虞素云也知道,问题是蒋院长又不傻,怎么可能卖给他?

    江州大学城有长江路、九州路、科技路、航空路四大主道,都属于步行街规划,两横两纵,科技路、航空路是两纵,联通江州市的三大科技园。

    十多年后,最繁华地段的是长江路,江州四大高校的西校区都集中在这条路上,临近夜莺山、紫龙山,2oo5年以后,市区内不准兴建别墅小区,江州市的别墅区就开始云集在紫龙山一带。

    其中的翘楚就是紫龙山庄,前后四期工程,跨度长达十年,六千多栋别墅销售一空,堪称是江州地产业的传奇,近乎是将大学城的地价带上了天。

    这正是陈安邦的手笔。

    时过境迁,蒋宁远在长江学院囤积的四千多亩教育用地,倒正好是紫龙山庄的三四期工程的商业用地。

    宋老板的意思是想请徐腾、虞素云帮忙介绍,他请蒋院长吃饭,买卖不成仁义在,交个朋友也行,这真是让徐腾、虞素云为难,又不方便拒绝。

    宋老板是典型的老台客,别看有上亿的身家,其实很小气,几百块都要扣半天,最后一咬牙,同学生处签协议,赞助新生音乐节两年,一年十万。

    协议是草签的,还要院长签字。

    虞素云不敢去找蒋院长,徐腾也有点不敢去。

    宋老板稍微听他们一说,才知道长江学院虽然是民办的小学院,蒋院长却是小庙里的大佛,他决定下猛药,还是以前的烂招,直接让下面的人,将十万块的现金送到徐腾的宿舍。

    徐腾只能硬着头皮,一大清早,满身酒气的拿着草签的协议去院长办公室。

    蒋宁远在修建那株长寿松盆景,明明也有着嵍县盆景厂的标签,大概是送礼的人很特别,他很喜欢,每天都用心的打理。

    徐腾昨晚才听虞素云说起,虞家祖籍就是嵍县,虞长青的名字就是指嵍州最有名的长青松,这种松树栽培的盆景,便是江淮省最有标志性的嵍州长寿松。

    但凡是江淮省历史上最有名的那些文人墨客,都有把玩长寿松的传统,蒋宁远也不例外。

    徐腾默默在旁等着,拿着协议,不敢开口。

    蒋宁远在几米宽的大窗台边修修剪剪,喷喷水,也没有理睬徐腾,最后才将手套取下,端起盆景边的紫砂茶杯抿了一口,微微撇了一眼徐腾手臂上的瘀青,“虞长青打的?”

    “不是。”

    “哦,那是谁啊?”

    “我打他,没打过。”徐腾说的是事实。

    蒋宁远呛了一口茶,还好刚才喝的茶不多,没有喷出来。

    徐腾不想纠缠这个话题,对方和虞长青是什么关系,这和他无关,将协议送到桌子上,“院长,我给学校的新生音乐节拉了一个赞助,为期两年,每年十万,现在就差您签字认可。”

    “嗯,我看看。”蒋宁远原本以为徐腾要将这件事赖给黄晓燕,既然徐腾坦荡荡的直接承认是另一件事,他也不想多问。

    毕竟这件事,他当天夜里就已经知情,在此之前,虞长青给他打电话询问来龙去脉,他也第一时间让虞长青知道徐腾是谁,这还要继续打来打去,那就是他们的事。

    “协议不错。”蒋宁远没有想到那个宋老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反正合同是出自虞素云之手,没有任何问题,这就随手签字。

    他的笔并没有立即抬起,想了一些事,“这个破学校的破学生会,从一开始就是烂摊子,我原本以为,即便任人唯亲,换你做学生会主席也不会变的更烂了。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你倒是能将这个烂摊子收拾干净,那你就好好收拾,至少,别让我看着心烦。”

    他这番话说的隐隐愤怒,有着诸多不满,似乎从他成为院长就看什么都不顺眼。

    叹息一声,蒋宁远才放下手中的钢笔,将协议交还给徐腾。

    “知道了。”徐腾懂,换他是蒋宁远,也肯定不甘心当这个破学校的破校长,可他更不明白,蒋宁远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长江大学的副校长不做,跑到这个烂摊子上?

    省委?市委的安排?

    不可能。

    这就是一个破民办高校。

    徐腾没有多想,反正这些事和他无关,拿着协议就跑出行政楼,匆匆返回宿舍,算是给宋老板先吃一颗定心丸。

    “小徐,你有没有和蒋院长提起我啊?”宋老板急不可待,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走廊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仿佛是眼看着几千万的钞票在他面前如水一般流淌而过。

    “没敢提。”徐腾如实回答,“还是要等等,他是国家经济委员会委员,国内顶级的社会经济学家,西园酒店老总这个招牌太小,我拿不出手。你在江州,似乎也没有别的招牌可以拿得出来。”

    “哎呀,真是后悔啊,早知道,我就不在成都投资啦。”宋老板的钱,一大半都被他砸在成都化工科技园的那个塑胶厂,固定投资加上流动资本,七千多万,几年之内根本抽不出来。

    现在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到江州投资,在这里确实找不到人脉。

    “你们大6经济噢,真是不得了嘞,我现在能在你们这里投资五千万买地铺,过十年,最少也是三四亿的价,那我都可以退休啦。”宋老板急的脸色涨红,“这是我的经验嘞,以前台北六十年代搞工业园,周边土地很偏僻,根本没人要,过了十几年,番了二十倍,想买都买不到啊。我当年就很有眼光,省吃俭用买了两个铺子,十年前,我来大6投资,就是将两个铺子卖掉,换来的本钱啊。”

    “这么厉害,那我也要抓紧在大学城买房咯?”虞素云熬了一个通宵,一边起草赞助合同,一边听宋老板吹了一整夜的台北炒房记。

    徐腾也只能是默默点头,在这些方面,台商是有先天优势的,大6这些年其实就是在走台湾过去三十年的旧路,先搞外贸出口,然后展地产拉动内需,最后有了资本优势开始搞高科技。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