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年轻人,谁没逗逼过?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你确定?”虞长青在客厅里一惊一乍,深更半夜两点多还在打电话,“怎么可能,我看不像嘛,他就在我家里,你给我调查清楚,不要有任何差错。≧ ”

    徐腾在客房里的小床睡的模模糊糊,还能听到虞长青在打电话,调查他的身份,心中暗骂,有病,神经病,职业神经病。

    早上醒来。

    他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手臂,果然黑了一大块,这是好事,瘀血被虞长青用药酒拍了出来,这样就能上膏药了,两三天便能散去瘀血。

    膏药不断,一周之内就能好了。

    他是年轻人,好的会快一些。

    “起来。”虞长青很不客气的进门,差不多算是揣开的,丢了一叠三无药膏,“每天一贴,半个月之后就能痊愈,不会留下后患,一个月内别练拳,三脚猫的架子拳也别练。”

    “这是要赶我走咯。”徐腾黑着脸,他本来计划好了,不贴膏药,乘着这么一大块瘀黑,让虞老师好好看她爸是多么邪恶的老神经病。

    “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在你的虞老师醒来之前开车离开,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否则,你就是袭警,我五分钟内带你去市局。”

    “虞师傅,做爹做到你这个水平,晚辈佩服。”徐腾翘起大拇指,二话不说,穿上裤子就跑。姓虞的就是一个职业神经病,说到做到,他都已经这么惨了,这混蛋还能将他玩的更惨。

    他匆匆跑到楼下,坐进车里,还得看看膏药有没有问题。

    结果。

    膏药没问题。

    虞长青有问题,居然丢了一张名片,上面还写了一行字,“如果有安全问题,打11o,最好将我的电话设为快捷键。”

    “我呸!”徐腾懒得理他,开着学校这辆本田雅阁离开车库,返回长江学院。

    后勤处。

    徐腾匆匆拿着钥匙去找车辆管理室的那位师傅,结果对方不在,保安处兼管车辆管理室、档案室的顾主任倒是在办公室整理文件。

    “一大清早来还车?”顾主任有点奇怪。

    这个人,徐腾也有点记忆,也是学院原先就有的人,但他一点都不熟悉,顶多是在学校里偶尔见过。

    “昨天遇到点事,本来说好是晚上下班之前肯定能回来。”徐腾也挺抱歉,估计还得挨批评。

    “昨天。”顾主任翻了翻借车记录,很容易找到一条未归还的记录,点了点头,“徐腾和虞素云老师,借了一辆本田雅阁?虞老师那技术,你坐的不怕啊?”

    “怕,所以干脆让我开,反正我也有驾照。后来,我和对方的经理喝多了,昨晚就没回来,她请她亲爹接她,结果接到警察大院去了。”徐腾顺道解释一下,不是他不还车,出不来,关警察大院里了。

    “呵呵,你是徐腾,代理学生会主席?”顾主任笑一声,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见徐腾点了点头,“你既然有驾照,那就好办,车钥匙就留你那边的,院长昨天深更半夜打电话和我说了这个事。别的没什么,就两条,醉了就将车停在外面,打的回学校,另外,别让虞老师开车。真要出了事,咱们俩都得滚蛋。”

    徐腾一阵脸黑,终于知道虞长青昨天深更半夜给谁打电话了,感情是在告状,太你娘的黑心眼了,果然是江州第一号的职业精神病。

    “行,我保证。”徐腾还是得先保证,其实也坚决不敢再让虞大美女开车,别人开车要钱,这一位可是要命。

    “那就行,你回去吧,加油的时候记得开票,到我这里报销。”顾主任倒是很好相处,笑呵呵,似乎也没当回事,继续低头处理文件。

    徐腾拿着车钥匙,心里倒是纳闷了。

    他想不透啊,这是读大学,还是找了份院长助理的工作啊?

    好家伙。

    车都配上了。

    娘啊,我是来读书的吗?

    他整个就晕了。

    他现在再看这所长江学院,怎么看,都觉得有一股妖气。

    不过,他确实需要车。

    至少这几天,还有蚂蚁一样多而琐碎的事情要操心,到处要跑,从公关公司到小印刷公司,还得去接乐队。

    乐队这事还没谱呢。

    他也顾不得等虞素云,既然有车在手,那就直奔艺术学院请高人救场。

    在这一天里,有一个人非常痛苦。

    黄晓燕直到这天的上午,才知道学校直接跃过她这位学生会副主席,安排了一位新的代理主席,并且没有任何人通知她。

    她整个上午的课程都在旷课,到处在找和这件事有关联的老师,结果,两个关键人物一直失踪,学校团委书记罗大池和副书记虞素云都不在。

    她只好去找大伯,招生办的黄主任,依然不在,只有招生办的赵丽珍在办公室,大概说了一下,也没说清楚,让她自己去找新的代理主席,新生徐腾,并将徐腾的电话和住宿地址给她。

    她打电话,一直占线,索性就不上课了,守在5栋新生楼的14o4号宿舍,从中午等到晚上,九点多,一直就没有见到人。

    整栋宿舍楼空荡荡的,她像鬼一样,飘来飘去。

    好不容易。

    电梯有了动静,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健硕的男生,圆寸型,黑裤白衬衫,手里拿着电话,边走边打,身上还背着一个笔记本的电脑包,不时和别人说两句笑话。

    “喂!”黄晓燕等了一整天,晚饭到现在没吃,怒火冲天,声音恶狠狠的,一字一句,“你是徐腾?”

    徐腾抬起眼帘看她一眼,感觉像是来要债的,因为还在和虞素云说昨天的事,示意对方先等一下,继续同虞大美人强调,“真没什么事,而且真是我先动手,打不过,没辙。”

    她刚从她亲妈那里听说,徐腾昨天晚上手臂擦了半天的药酒,还和她亲爹讨论红拳,白拳,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她亲爸动手打人了。

    结果没想到,还是徐腾先动手,被她爸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你怎么能和他动手,他以前是在部队是特警,还是在都执勤的特警,回到地方这些年也都没闲过,你可真逗。”虞大美人正说到兴头上,晚上准备和她爸兴师问罪,但得先将事情问清楚才能倒打一耙。

    毕竟,这是徐腾先动手。

    “我哪知道啊,仗着三脚猫的功夫硬上,忒丢脸了,下次遇到您爸,我一定绕着走。”徐腾也只能苦笑,现在想想昨晚的事,他还真是太傻,明知道对手的水平只在郭大年之上,不在其下,还硬拼身手。

    他现在反复琢磨,估计虞长青和郭大年互相练过,想看看郭大年到底教了多少给他。

    “我这里有个奇怪的人等着,先挂了。暂时别和你爸计较,反正这个仇,我是迟早要报,你先让我再苦练十年。”徐腾咬牙狠,虽然估计是报不了仇,脸面上的话还是说,怎么也是练武之人,打不过怎么了,就不准说两句狠话吗?

    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当着他女儿的面说,那也行啊。

    “什么奇怪的人,我是学生会的副主席黄晓燕,你是不是徐腾?”黄晓燕等了整整一天,正在火头上,脸色铁青。

    “是。”徐腾点头,听说她的名字和名衔,大致有了点印象,取出钥匙将宿舍的门打开,“学姐,进来说吧。”

    “不了,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不管学校的任命是否符合规定,学生会的事情暂时还是由我管着。你是新来的,一是什么都不懂,二对学生会的其他同学一无所知,三是对各方面的事情都不知情,学校的水很深,你别毁了自己,懂不懂?”黄晓燕的姿态像是很成熟,也很傲慢,这番话刻意说的若有所指。

    徐腾本来就憋着尿,这会儿差点笑尿,硬忍着才没笑出声,“学姐,你确定你说的是学生会,不是黑组织社团?”

    他说实话,很多年后的黄晓燕如果还认识他,回想这番话,自己都想跳楼。

    年轻人,谁没逗逼过?

    “我该说的都说已经说了,好话说尽,你要不相信,咱们走着瞧。”黄晓燕是真的要逗逼到底,还一番特阴狠的表情,冷冷的在鼻腔里哼一声,转身就走。

    她都没走电梯,很气派的直接走了对面的楼道。

    徐腾一时忘了提醒她,这里是十四楼,想了想,走回到电梯,逐个按了向上的键,等电梯上到他这里,找几块装修工丢落在走廊里的木板,逐个搁在电梯门口。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